笔趣阁 > 帝冠天下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珊瑚的惩罚

第三百九十四章 珊瑚的惩罚


  又过了几日。

  一大早,百里云修同珊瑚一起用过早饭,照例去千秋殿早朝。

  珊瑚估摸着他定要忙一整天,便打算去找阿海玩,哪知找了一圈儿,怎么也没有那家伙的影子,没有人知道他跑去了哪里。

  珊瑚满脑袋地疑惑往回走,心里嘀咕着,这几天真是奇怪,哥哥不在宫里就算了,阿海怎么也老是往外跑?就连绯烟嫂嫂也跟着没了影,难道是他们背着我去哪里玩了?

  不可能不可能,珊瑚摇摇脑袋,他们才不会这么对我。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耳边突然传来说话声,把正在自言自语的珊瑚吓了一跳。

  “李修哥哥,今天怎么回来地这么早?”珊瑚抬起头,看见身旁之人,有些惊讶,等她看清楚对方的衣着之后,惊讶更盛了一分,“咦,你怎么穿着外出的衣服?”

  此时的皇帝陛下已经换下了龙袍,摘下了金冠,穿着一身绛蓝色长袍,正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她。

  “前几天听小山出宫骑马,我也有些心痒,正好今天无事,咱们一起出去散心吧!”百里云修笑道。

  珊瑚的双眼发亮,拉着他的手欢喜雀跃:“真的吗?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玩了呢!李修哥哥怎么不早说,我好提前准备一下!”

  百里云修捏了捏她的鼻尖:“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快些回去换衣服吧!”

  珊瑚忙不迭地跑回了房间,换下宫装,寻了一件轻巧利落的青玉色衣衫换上,摘下一切繁复累赘的珠钗玉环,仅在耳边留了一对玲珑剔透的珍珠耳坠。

  百里云修在外间耐心地等待着,看见珊瑚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一时间恍如隔世,有多久都没有见到如此伶俐活泼的小山了?

  两人牵着手来到宫城的一处偏门,已经有太监提前备好了马。

  珊瑚利落地翻身上马,转头问道:“李修哥哥,咱们今天去哪里散心?”

  百里云修手持着马鞭指向遥远的天边:“难得出来一趟,就去远一些的地方吧!最近春雨初歇,城外的景致一定不错,咱们一同去看看?”

  珊瑚哪有不乐意的?点头如捣蒜一般。

  她俏皮一笑:“李修哥哥,咱们来比赛吧,看谁先到城门外的送客亭!”

  百里云修故意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女侠饶命,我好久都没有活动手脚了,怎么是您的对手?”

  珊瑚哈哈大笑,率先扬起马鞭,转眼人已经飞跃出去:“我不管,输的人要受罚哦!”

  百里云修看着她的背影温柔地微笑,催促着坐骑追了上去。

  两人一路避开热闹的街市,出了城门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城外十余里的地方,一条蜿蜒而宽阔的小河欢快流淌着,河边绿草如茵,杨柳依依,春花也都探出头来。

  早已经有不少百姓们提着竹篮,带着竹席而来,占据了河边最适宜赏景的位置。

  年轻眷侣们低声缠绵,文人雅士们饮酒放歌,还有些跟着大人来的稚童,围着柳树奔跑追逐,场面热闹地都有些不像是偏远的郊外了!

  一处河湾边建着一个六角凉亭,据说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依旧伫立不倒,目睹着无数旅人在此分别,又在此相聚,是以叫做送客亭。

  珊瑚一路飞奔,远远看见了自己的目标,欢喜地扬着马鞭在半空中挥舞。

  百里云修故意扯了扯缰绳,让自己的坐骑放慢了几步,看着珊瑚一马当先,飞奔至凉亭之外。

  一路迎着暖风,珊瑚的额上溢出了汗珠,脸颊也跟着微微泛红,她跃下马背,遥遥地对百里云修挥手:“李修哥哥,你好慢哦!”

  百里云修不慌不忙地来到她身前,笑着说:“愿赌服输,说吧,要怎么罚我?”

  珊瑚一下子可犯了难:“要是阿海就好了,我有好多法子惩罚他,但是李修哥哥嘛……”

  百里云修笑道:“怎么,舍不得吗?”

  珊瑚做了一个鬼脸:“有一点,但是机会难得,不利用有些可惜了!”

  她在努力思索的时候,肚子突然不给面子地响了起来,她摸着肚皮不好意思地笑出声。

  百里云修道:“在来的路上我看见一个包子摊,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些包子回来。”

  珊瑚却突然拉住他,眼睛一亮:“我想到了!”

  百里云修一怔:“想到了什么?”

  珊瑚拉着他的手:“吃现成的东西多没意思,咱们以前不是经常上山打猎摘果子嘛,那就罚李修哥哥不许用银子,想办法找些吃的过来!”

  百里云修笑道:“我是无所谓,就是得让小山多饿会儿肚子了!”

  珊瑚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我就想吃李修哥哥亲自动手寻到的食物。”

  百里云修只得环顾四周,周围踏青的人们大多是带了餐食来的,就他俩两手空空。

  这里不是深山老林,打猎是甭想了。

  他瞅了瞅天上叽叽喳喳的麻雀,摇了摇头,这玩意儿能有多少肉?

  眼前的河里应该有鱼,只是河水湍急,他没有带钓具网兜出来,要是下水用剑去刺,他倒是有信心能抓到,但是被这么多游人围观,是不是有些太尴尬了?

  他露出一脸苦笑,用指尖弹了弹她的脑门儿:“就会给我制造难题。”

  珊瑚嘻嘻一笑,抱着他的胳膊撒娇:“但是李修哥哥会想出办法的,对不对?”

  百里云修双眸四处张望,忽然瞧见一处柳树底下,两位花甲老人正在对弈。

  他们的身后围着不少观棋之人,而身侧不远的地方,则摆着两大桌精致的酒席,似乎是打算下棋之后享用。

  百里云修心中冒出一计,他牵着珊瑚的手来到对弈的老人身后,仔细地看着两人面前的棋局。

  珊瑚一脸纳闷,不是说要找吃的吗?李修哥哥怎么跑过来看棋了?

  不一会儿,胜负已分,一位老人已经败下阵来,脸色颇为不甘。

  得胜的那位捻着花白的胡须,在众人的赞叹声中颇为得意。

  一位观棋的人赞道:“真不愧是国手,郝老爷子今日十战十胜,真是宝刀未老啊!”

  郝老爷子笑叹道:“唉,老夫纵横棋盘一辈子,也是独孤求败,寂寞得紧啊!”

  珊瑚看不懂下棋,但是听他们说话,忍不住笑出声,这人也太不谦虚了吧?

  笑声传到了对方耳朵里,郝老爷子朝珊瑚投来不满的目光,她急忙捂住嘴巴。

  郝老爷子抖动着胡须:“怎么,这位小姑娘瞧不上老夫的棋艺?”

  珊瑚把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的:“我可没说这话!”

  老爷子冷哼一声:“你虽没说,但是心中这么想了!”

  珊瑚嘴角抽搐,寻思着这位老爷子管得还真宽!

  她怕对方还要找自己麻烦,便要拉着百里云修离开。

  不成想老爷子不依不饶,嚷嚷着要让珊瑚陪他下一局,他倒要讨教讨教年轻后生的厉害!

  珊瑚脸颊上白一道红一道,嗫嚅着说自己不会下围棋。

  郝老头子讥讽一笑:“所以说,半瓶子酒的人才会瞎晃荡,连棋都不懂,好意思耻笑旁人。”

  百里云修这时插嘴道:“我来替她下一局如何?”

  郝老爷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会下围棋?”

  百里云修微笑道:“略知一二。”

  老爷子哼了一声:“这年头,懂些皮毛的年轻后生就敢出来放肆,罢了罢了,今天就让老夫我给你点教训。”

  百里云修于是便在棋盘对面坐下,手执黑子。

  珊瑚站在他身后,一面默默地给李修哥哥打气,让他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傲慢的老头子,同时又摸着自己的肚子,这样下去,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东西啊?早知道就让李修哥哥买包子吃了!

  


  (https://www.biquge.lu/book/50493/4778173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