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后名之谋取天下 > 第一百七十一章:逸王妃

第一百七十一章:逸王妃

  君玉澜并不会因为沈吟辰的一句不离开而放下心来,因为君玉澜知道现在的沈吟辰忘记了过去的一切,这个时候的她说过的话,日后未必还能记得,还能做到。

  那个时候的沈吟辰,绝情的面孔依旧驻扎在君玉澜的噩梦之中,弥久不散,就算是现在沈吟辰还陪在他的身边,也不代表沈吟辰对过去的事情选择了原谅。

  相反,沈吟辰在遗梦的情况下,忘记了对于她想要拼命记住的事情。

  那些仇恨和伤痛,编织成了一个梦,这个梦,牢牢地缚住了了君玉澜,但是沈吟辰把这个给忘记了。

  自此以后,君玉澜在贪恋这抹温暖的同时,害怕着沈吟辰的突然想起,就像是以前,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一分情面也没有留下。

  后面的事情,沈吟辰没有多在意,因为袁临茵,她兴致缺缺,君玉澜见着她兴致不高,就带着她回去了。

  君玉澜回去了之后,很多人片刻后也就选择了离开。

  楚月盈在君玉澜向她砸了茶盏之后,就一言不发,虽然她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内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过去了十四年,终于,这个世界上,再一次出现了一个苏银沉,可以被君玉澜放在心尖上的人。

  她只是觉得可笑又心痛

  可笑的是,君玉澜口中信誓旦旦的爱就这样被别人所取代,心痛的是,他宁愿选择这样的一个人,却还是对她心狠如此。

  逼得她,不得不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最终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这让楚月盈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在质疑自己的决定。

  人们零零散散的离开。

  柯心绯带着钟烟离开的脚步慢了几分。

  钟枭带着钟析早就已经远去了,钟玦被沈吟言给拉走了,钟玦的事情他们管不着,也不想管,这个孩子,是钟家之外不该存在的人,若有一日钟玦脱离钟家也不会有人意外。

  钟玦的父亲钟尧就跟钟家格格不入,他和陈氏的孩子,自然不会被钟家所容纳。

  钟烟跟在柯心绯的身后,前面有小太监引路,比起席面上的灯火通明,离宫的时候,每一条路,第一条长廊,那些灯盏在微风中摇摇晃晃,烛火也在轻轻的晃动,照的人的影子随着烛火的晃动在不停地摇摆,钟烟盯着柯心绯的影子,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鬼。

  又恐惧又憎恶。

  钟烟这样子的眼神,只有在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她的时候,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只是,没有想到,今日里谁都不见的钟恬,竟是在这长廊之上,不期而遇,就这样直直地撞上了,避无可避。

  钟恬的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公公,通融一下,德妃娘娘身体不适,我们这些做家眷的总要探望一下。”钟烟在柯心绯眼神的试一下,说着就把一袋子碎银子塞进了引路公公的袖子里面。

  那公公掂了掂袖子里面的重量,脸上堆满了笑,说道:“钟夫人和钟小姐可是要快点的,毕竟这宫门就要落钥了,总是要赶在宫门落钥之前出宫的,其余的就请自便吧。”

  探望的话什么时候不能探望,偏偏是在这种时候,还是在这种场景下,怎么看怎么别扭。

  柯心绯上去对钟恬行礼,“参见德妃娘娘。”

  钟恬冷眼看着她,没有上手去搀扶。

  当然柯心绯自然是知道钟恬不会上手的,她避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选择接近呢,柯心绯自己站直了身子,盯着周边环境的钟烟一言不发,就当做是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不想给自己扯上什么麻烦事。

  “德妃娘娘身体抱恙还前来送行,我这个做母亲的当真是感激不尽。”柯心绯向钟恬走进了一步,带着压迫人的威势,钟恬的身体变得僵硬,但是她强撑着不再往后退一步。

  钟恬冷着脸,说道:“本宫没有事,也不是来给你送行的。”

  “那也就是说,德妃娘娘是在摆着个架子,连自己的生身母亲都不想承认了是吗?”柯心绯问道。

  对于钟恬今日里做的事情,柯心绯可是不满意到了极点。

  “德妃,你进了宫之后,就以为自己可以摆脱钟家了,恬儿,我知道你心里面都是怎么想得,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命脉掌握在我的手里面,钟家是你永远逃脱不了的宿命。”柯心绯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足够让钟恬听清楚,足够让钟恬的心为之胆颤。

  钟恬的脸色终是变了。

  她看着旁边将自己置之度外高高挂起的钟烟,钟恬就心里面就不舒服,钟烟怎么可以装的跟一个没事人一样,难道想要逃离这种混乱地方的人难道没有她吗?

  钟恬突然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往前迈了一步,凑到了柯心绯的面前,两个人差不多高,只是钟恬的目光划过了柯心绯,落在了钟烟的身上。

  钟烟和钟恬,四目相对,眼神之中刀光剑影。

  这让钟恬笑了出来,对柯心绯说道:“母亲与其关注我这个在宫中一无是处人,不如多把精力放在姐姐身上,不知道母亲还记不记得当时在凉州城的时候,姐姐在逸王殿下跳的那场舞蹈,可是让逸王殿下一直都是念念不忘呢。”

  没等钟烟上来说什么,钟恬继续道:“母亲你现在也明白,宫中这情形,不会有我什么事的,一年两年甚至是很多年都不会有什么变化,可是对于,可是对于母亲来讲,可不止有我一个选择。”

  柯心绯没有转身,她盯着眼前的钟恬,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钟恬和钟烟的眼神交汇,钟烟无声地警告她不要给她添麻烦。

  只是这个样子,钟恬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她握住了柯心绯的手,在柯心绯犹疑的目光之下,加定了她的想法,钟恬说:“母亲,你是最懂我的,我是不可能会说假话的,更何况,在钟家这种时候,对于母亲来讲最有用的不是我,是姐姐才对,幸好当初进宫的人不是姐姐,不然,”

  钟恬身体向前探,轻声说道:“就是在可惜母亲手里的这枚棋子了。”

  刚才的那些话柯心绯还以为钟恬是转了性子,没想到她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冥顽不灵,不过这种时候,柯心绯来不及跟钟恬算账,“你这些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钟恬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反握住,柯心绯拽着她的手,使上了几分力道,钟恬感觉到了疼痛,只是她没有能力从柯心绯的手里面逃脱出来。

  她强忍住自己就要扭曲变形的脸,笑着说道:“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消息来源不是很多,何必在意。”

  “快说。”柯心绯沉着声音,她的嗓音向来不是具有什么威胁力的,酥酥软软的,但是柯心绯的声音沉下来,就像是魔音灌耳,让人不自觉地感到恐惧。

  钟恬选择妥协,把事情交代了出来,“今日夜里,在御花园中遇见了逸王殿下,他把我认成了姐姐,还夸赞说,姐姐跳的舞是极好的。”

  事情只说了一半,后面的事情,钟恬自然是不会交代的。

  柯心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你还遇到什么人了吗?”

  钟恬坚定地回答:“没有了。”

  柯心绯松开了钟恬的手,饶有意思的看着钟恬,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拍了拍钟恬的肩膀,“你这个丫头,不得不说你有的几分灵性,也被你自己糟践光了,往后日子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就算是你不想,我也得让你翻出风浪,不然怎么称得上是钟家人。”

  钟恬那个被柯心绯握住的手,在微微颤抖,“母亲教训的是。”

  柯心绯转身离开,钟烟还站在远处看着她。

  钟烟说道:“恬儿,平日里,我待你不薄。”

  钟恬用袖子掩住受伤的手,低下了头,“姐姐,别装了,你哪里是为了我,你全都是为了你自己,你一直都在给你自己寻找一条出路,不惜利用我,咱们之间的感情早就已经断了。”

  “你还在生气,因为舞服的事情?”钟烟问道。

  “这种,都是小事,早在很久之前,姐姐你在我的眼中和那些钟家人没什么区别,一样的冷血和不近人情,”钟恬回忆起过去的事情,就像是有无数虫子在自己的后背上爬过,又恐惧又恶心,却还是一动都不敢动,“我们这些人,极度的自私自利,只要是对我们有利的事情,我们都会去做。”

  钟烟深深地看了钟恬一眼,没有再跟钟恬继续说下去,跟上柯心绯离去的脚步,两个人逐渐在钟恬的视线之中走远。

  她看见了什么?

  钟恬问自己,她在钟烟的眼中看见了怜悯。

  她怎么会需要这种东西的存在。

  真是笑话。

  钟恬坚定自己的步伐继续往前走去,她不相信自己就真的没有办法脱离钟家,若是待在皇宫之中不可以,那她就去做别的努力,总会有办法的。

  总会有办法的。

  钟恬这样告诉自己。

  沈吟辰把她送回华容宫中之后,她想过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宫里面不动,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御花园的事情,她找不到逸王,但是还可以跟沈吟辰进行沟通,她想知道,沈吟辰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为什么会直接把自己送回了华容宫。

  况且,钟恬看得出来,沈吟辰此人武功高强,深不可测。

  这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在皇宫之中接受圣恩宠眷?

  只是可惜,等到钟恬赶到湘院的时候,湘院里里外外都是人,进进出出的,忙忙碌碌的,当真是跟自己冷清的华容宫不一样。

  来的不是时候。

  听说,皇帝君玉墨日日留宿在贤妃沈吟辰的湘院之中,想必是今日也不会例外,据当时的情形,沈吟辰是不太想让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这个时候,怕也是进不了湘院的门。

  这里的灯火通明,和自己那里一片死寂来讲,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人和人之间,是不能相互比较的。

  钟恬这样警告自己,深吸一口气,就这样回去了。

  或许今日夜里,她就不该出宫门,就应该躺在自己的床上,数着时间过。

  钟恬猜对了,就算是这个时候,她让人来通报,君玉澜也不会让她进门的,只会把她赶出去。

  这个时候的沈吟辰,心里面还是抑郁难平,脸上写满了不开心,自己缩在床边,离着君玉澜远远的。

  君玉澜问她:“你这是怎么了?”

  沈吟辰手脚并用,在床上爬到君玉澜的身边,揪住了君玉澜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君玉墨不喜欢临茵姐姐?”

  君玉澜哭笑不得,“我怎么知道,你若是实在想知道,明日里我帮你去问问他?”

  “别别别。”沈吟辰赶忙拦住他,抱住他的胳膊,“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是这么问了,临茵姐姐也就算是毁了,这种事情可是不能乱说的。我实在是恼了,才会问出这样的话,我想着临茵姐姐这么美,人还这么好,怎么会有人见了她会不心动,可偏偏这个君玉墨就是出乎人的意料。”

  “我这不也是对她没有什么想法。”君玉澜说道,轻柔的目光落在沈吟辰的身上,就像是他身边的人是绝世珍宝。

  “这怎么一样,你心里面有我呀,”沈吟辰反驳他的话,又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你是说,君玉墨心里面其实是有人的,对不对?”

  君玉澜笑而不语。

  “你前几天不还说君玉墨心里没有心上人,你骗我。”沈吟辰不依不饶,誓要讨一个说法。

  “你想想,皇兄都已经是三十而立的人了,他的年纪比我还大,虽然他没有明确的表明过他喜欢过谁,但是这么多年在外,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就算是有心上人,我们也是不得而知的。”君玉澜解释道。

  沈吟辰不接受,还是跟他闹。

  君玉澜无奈妥协,“你若是觉得可以,我可以下旨赐婚,将袁家五姑娘赐予皇兄做皇妃。”

  

  (https://www.biquge.lu/book/51806/439097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