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三十二章 袭杀与被袭

第三十二章 袭杀与被袭


    淡淡的月光在大地之上播撒,乍一看上去像是披了一层银霜。

  在小镇外的一条小路上,一队车马在道路上行驶着,车轮在小道上不断滚向前方,与大地碰撞,发出了碰碰的声响。

  几个身影慢慢出现在前路上,此刻正静静伫立在前方。

  那是两个披着斗笠与蓑衣的身影,此刻就这么静静站在那,似是在等待着别人过来。

  这种独特的模样,在瞬间吸引了眼前车队的注意。

  “朋友,你们想做什么?”

  一个长相魁梧的中年汉子从马车上走下,望着眼前堵在路上的身影,脸色凝重的开口说道:“可否将路让开。”

  “我若是不让呢?”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像是刻意压低。

  “那我们就只好不客气了。”

  听见声音,中年汉子脸色一凝,脸上却浮现出一点煞气:“我乃是应州黄家之人,乖乖将路让开,不让别怪我不客气!”

  “黄家,看来没找错人。”

  轻轻抬了抬头,在前方,其中一个身影转身望来,如此开口说道。

  来者不善!!

  中年大汉脸色一变,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呼啸之声。

  砰!!

  漆黑的夜幕之中,一道猛烈的刀芒在原地突然亮起,直接带着庞大恐怖的力量径直向前,很合冲到人群中央。

  眼前的身影猛然一闪,等到中年大汉回过神来,却正好看见一人已经站到了马车之前,此刻手中握着一把黑色长刀,直接对着眼前马车狠狠劈下。

  砰!!

  最为猛烈的声音在原地爆发,在此猛烈一刀之下,眼前的马车如同一块豆腐一般被其直接击碎,其上无数碎片快速飞舞,在瞬眼间溅射四方,向着四面八方径直冲去。

  两个身影快速从破碎的马车中冲出,各自持着兵刃向陈铭冲去。

  “马车里面还藏了人么?”

  望着马车中冲出来的身影,感受着眼前呼啸而来的劲风,陈铭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后左臂挥出,直接化掌为拳,迎上眼前兵刃。

  他五指合拢,一根根手指如同虬龙般强劲错节,就这么合在手心处,看似平平无奇的向前挥出一拳。

  砰!!

  一拳击下,无比刚猛无比强劲的劲风在此刻呼啸,在刹那间爆发出恐怖的声响,如同一头猛虎低鸣,发出令人恐惧的咆哮之声,径直与一把银色的短剑撞在一起,发出金铁交织的清脆声音。

  零零落落的碎片散了一地,在对面那人不敢置信的眼神注视下,陈铭一拳如虎,碧色的混元劲气直接在此刻爆发,在将其手上短剑击碎的同时,也令其整个身影快速被击飞出去,直接飞出去了七八米远。

  在后方,见到这一幕,苏明转身看去,正好看见倒地那人胸口前出现一道深深的口子,此刻整个胸口都被那一拳直接贯穿了,眼前是不活了。

  “啊!!”

  一声咆哮从一边传来,随后一道魁梧的身影一跃而下,直接加入了战局。

  看见陈铭的动作,之前开口的中年汉子怒吼一声,直接一跃而下,手中一把长刀直接劈下。

  伴随着他的动作,在眼前,另一人手上握着一把软剑,也在此刻疯狂出手,试图将陈铭击毙在此。

  “无谓的挣扎。”

  感受着身前身后同时袭来的劲风,陈铭脸色平静,只是望着眼前的身影,直接一刀挥出。

  砰!!

  一刀挥出,一股如山如岳,如临如海的恐怖气势直接浮现,一股无比纯粹的杀戮精艺在这一刀中展现得无比纯粹。

  半空之中,更有庞大的碧色光辉正在闪烁,隐隐之间化为刀痕斩落,仿佛要将眼前两人直接凌迟。

  临渊!!

  砰!!

  恐怖的气势在刹那之间爆发,庞大的力量在呼啸。原地,猛烈无边的气势令人惊悚,如同化为绝世无匹的一刀向前击出,径直砍在了两人身上。

  碰...碰...

  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随后半空之中缕缕血花开始挥洒,一点点的血腥味在四周弥漫,给这附近添了点颜色。

  在地上,两具被一刀两断的尸体同时落在了地上,此刻头颅与身躯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一张脸庞上犹自带着令人惊悚的扭曲表情,就这么静静砸在了地上,没有引起一点波澜。

  碧色的劲气在半空之中荡漾,在一片碧光流转之中,陈铭静静转过身,视野望向身前。

  在身前,随着这两人伏诛,眼前这一条长长的车队已经涣散。

  有侍卫持刀向前,似乎还想奋起反抗,也有人不顾一切的回程,直接远走幺幺。

  轰!!

  下一刻,震天的响声在原地扩散。

  见前方有人冲来,陈铭脸色冷峻,没有多少言语,直接一刀砍下。

  庞大的劲气瞬间扩散而出,雄厚的混元劲气在瞬间以长刀为载体爆发出来,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条令人数米长的锐利刀芒,直接一斩而下,如同切豆腐一般将眼前这十几人砍的支离破碎。

  浓烈的血腥气渐渐逸散,点点血花在原地展开,将一副血肉构成的血色图画尽情显露而出。

  望着眼前这血腥场面,在后方,苏明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浑身上下都在轻轻颤抖,看着陈铭的眼神此刻带着深深的敬畏。

  与不管其他,只管大杀特杀的陈铭不同,对于眼前这群人的底细,他是十分清楚的。

  此前出手的那个中年汉子乃是黄家赫赫有名的刀法高手,一手上好刀法哪怕在这龙水也是一流好手。而从马车中冲出来的两人也都不弱,不在那中年汉子之下。

  这样的三名大高手,在陈铭的面前,就这么说杀就被杀了,看这模样甚至不必杀鸡难到哪去。

  如此恐怖的一幕着实令他胆寒,回忆着此前那一派书生的柔弱模样,此刻浑身上下都在轻轻颤抖。

  “苏兄.....”在前方,陈铭的声音传来。

  听见声音,苏明忍不住打了个机灵,连忙开口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站在原地,望着此刻苏明的模样,陈铭有些诧异,但也没怎么在意,直接开口说道:“帮我盯着周围。”

  见苏明点了点头,他便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大步走向前,走到那辆被他一刀砍碎的马车中。

  宽敞的马车此刻已经四分五裂,不过在马车的残骸之中,一些显眼的东西还是轻易可以看见。

  那是一大一小两个木盒,此刻就这么静静躺在那里。

  “这倒是意外之喜。”

  将两个木盒用长刀一齐挑开,看着其中一个木盒中摆着的金色药瓶,陈铭脸上露出了笑意:“倒是忘了,金连丹也被这些人拍走了。”

  轻轻伸出手,确认了没什么问题之后,陈铭直接伸手将其中的东西全部取走,随后转身向外走去。

  在外面,苏明正在地上不断走动,不时的在各个尸体上摸索着,从中掏出的东西在地面积累下了厚厚一堆。

  “公子。”

  经过了一段时间适应,苏明的脸色似乎也恢复了正常,此刻望着陈铭拱了拱手:“这里的东西不少,各类银票与碎银加起来足有两万两,还有黄家此前采购单的许多上好兵刃,价值至少在一万两以上。”

  “还算不错。”陈铭点了点头,望了望眼前堆积了一地的兵刃,想了想后开口道:“银票碎银直接给我,至于这些兵刃,你回头找人过来出手吧,事后给我一份即可。”

  “多谢公子。”听闻这话,苏明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望着陈铭连忙保证道:“还请公子放心,最多三天,我就能找人将这批货出手。”

  陈铭点了点头,见苏明还在这忙碌,却也没说什么,直接转身向着自己的马车方向走去。

  没有一会,他追上了自己的车队,直接在几名护卫惊讶的眼神注视下上了马车。

  登上了自己的马车,陈铭没有做别的,只是将自己刚刚获得的战利品拿了出来。

  一件手掌大小的铜像静静展露身前,铜像上一条条密密麻麻的脉络图在上面清晰刻画着,看上去十分复杂。

  “这玩意该怎么看?”

  望着眼前这小巧精致的铜像,陈铭揉了揉眼睛,有些疑惑的开口自语道。

  这段时间以来,他也着实看了不少功法秘籍,不过这些秘籍基本都是用文字书写的,就算写的拗口难懂了些,但好歹内容就摆在那里。

  而眼前的铜像,却是没有任何文字说明,让人难以琢磨。

  “那个拍卖行既然把这东西拍出来,就应该找到了这玩意的观阅办法,不然黄家那群人也不可能认账。”

  “不行的话,就回头派人去问问吧”

  望着眼前的铜像,陈铭满不在意的想道。

  至于这种做法很可能暴露出自己便是截杀凶手这一事实,陈铭并不算太在意。

  黄家毕竟不是湘州人士,其家族远在应州,在龙水郡城中算不上地头蛇,只能算是外人。

  从龙水到应州这一来一回,消息必然有着滞后,等到黄家查到陈铭头上来时,陈铭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他在龙水并没有暴露自己陈家嫡子的身份,哪怕是那些龙水镖局的老人,也只知道他是岳山弟子,也是吕梁师弟而已。

  而岳山在这湘州乃是绝对的一霸,其弟子在官府之中多有任职,黄家敢不敢查到岳山上去还不一定。

  何况,从刚刚那些守卫的武功来看,陈铭对这黄家的实力抱着一定的怀疑态度,最后派出来追杀的所谓高手是不是他对手还真不一定。

  正是因为这些,所以陈铭才对眼前的事毫无心理负担,就这么坐在马车内,静静看着手中的小巧铜像,想要从中看出一点东西。

  思索了许久,过了一会,陈铭皱起眉,尝试着将一点内气输入其中。

  而后下一刻,隐隐之间似乎有某种变化开始产生。

  在陈铭的手心上,随着内气的输入,一点热气开始升腾,被陈铭所准确捕捉到。

  “似乎有点效果。”

  感受着手中的热气,陈铭心中一喜,手中的力气不由加大,一点点内气顺着手心直接流淌,缓缓注入到眼前的铜像之中。

  伴随着内气的不断注入,一点点变化开始产生。

  一股独特的意境缓慢滋生,在眼前,暗黄的铜像似乎活了过来,在眼前开始演示,将一门强悍的练体法门缓缓展现出来,其中的精义在陈铭眼前毫无掩饰的流露而出。

  淡淡的暗黄光辉开始闪烁。

  伴随着内气的流转,在眼前的铜像上,那一条条密密麻麻的经络图似乎在发光,其中点点光辉顺着其中的脉络开始流转,将一幅幅复杂的内气运转图录展现在陈铭眼前。

  庞大的武学精义开始不断流转,随着铜像的不断复苏,开始不断流淌到陈铭脑海之中,令他的意志直接沉溺进去。

  而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在源力界面的武学那栏,一行新的武学名称缓缓凝聚成型。

  原地一时安静下去,在周围,唯有马车车轮碾压石子的声音不断响起。

  这种情况过去了许久许久,直到在某一刻,一股炽热无比的恶意猛然间升起,将陈铭从沉溺状态中惊醒。

  “谁!!”

  一阵疾呼声猛然从外传来,在周围,马车缓慢的停下,随后几个护卫猛然爆发出一阵疾呼,夹带着一股呼啸的猛烈风声。

  砰!!

  巨大的震裂响声猛然响起,在原地,马车的四壁开始碎裂,随后一个身影猛然冲了过来。

  那是个身材干瘦的身影,浑身上下披着一身蓑衣,头上还披着斗笠,将整个呻吟彻底遮掩下去。

  他径直的冲来,在望见马车中的陈铭之后,立刻便是毫无犹豫的一掌击下。

  一掌击下,猛烈的掌风在四周呼啸,其中隐隐夹带着无形劲气的爆裂之声,带着雄厚的内气直冲在外。

  感受着这雄厚掌风,陈铭若有所觉的抬起了头,随后下意识挥出一掌。

  一只白皙的手掌瞬间击出,手掌看上去细腻而白皙,其上每一条纹理每一寸肌肤都很细腻,看上去就像是个不事重活的书生一般,发出了软绵绵的一击。

  看着陈铭这一掌,那来袭的身影并未在意,直接冷笑一声,随后气势不改的冲向前方。

  砰!!

  猛烈无比的碰撞声在刹那之间轰然爆发,在下一刻,那人脸上满脸骇然,只觉手上一股无可比拟,无可抵御的磅礴之力轰然压下,如同一座大山压顶般,将他狠狠推到外面,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感,他忍不住低声喊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一个声音从前方瞬间传来,声音听上去倒是十分轻柔。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