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五十一章 天心复苏

第五十一章 天心复苏


    “师兄你也一样令人意外。”一个声音从一边传来,声音听上去沙哑。

  陈铭转身看去,正好看见在身后,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正缓步从身后走来。

  老人身上衣衫褴褛,一头长长的乱发垂地,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恶臭,看样子就像是许多年不曾洗澡一般,浑身上下带着厚厚的污垢。

  在他的手脚上,几道被人砍断的锁链还锁在他的四肢上,却是之前陈铭在地牢里看见的曾归。

  望着从身后走来的曾归,陈铭暗自皱眉。

  此前在地牢中,他还没来得及将曾归从铁笼里放出来,这也就是说眼前的曾归是自己从地牢里走出来的。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正常。没有了岳山刀的镇压,区区锁链,恐怕还困不住这种积年老怪,被对方直接挣脱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曾师弟......”

  钟丘转身望着曾归,脸上带着些意外,也带着些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死。”

  “钟师兄你还不是一样。”曾归嘿嘿一笑:“你不仅还活着,甚至看这样子,比我这半人半鬼的模样可强多了。”

  “夺舍转世之法凶险无比,师兄能以半步天人之身功成,若是一旦说出去,恐怕会惊呆一片人吧。”

  “侥幸功成罢了。”钟丘摇了摇头,就这么望着曾归,眸光平和,带着淡淡的怀念:“师弟此来,可是为了岳山刀?”

  “自然。”曾归点了点头,尽管对眼前出现的钟丘感到意外,但对自己的目的却还是不屑于去掩饰:“我本以为你已身死,故欲走出笼牢,收回岳山兵,以此洗练体躯。”

  “岳山刀乃我族神兵,为兄如若身死,师弟身为我族最后一人,收回岳山刀也是应有之义。”

  望着曾归,钟丘点了点头,言谈举止之间自有一股宗师气度:“但为兄侥幸功成,这岳山刀乃我晋升天人之关键,却是不能予你了。”

  “如若师弟不介意,倒不妨先跟在我身边,等我晋升天人之后,再以岳山刀之力为你洗练躯体。”

  “你不怕我趁机对你下手?”曾归眉头一挑,看着眼前的钟丘诧异说道。

  “自然不惧。”钟丘脸色平静,自始至终没有丝毫变化:“六百年沟通洗练,我已得岳山刀灵承认,有岳山刀在,师弟你伤不了我。”

  话音落下,似乎是响应钟丘的话,原本摆放在祭坛之上的岳山刀渐绽放出光辉,其中的神兵之灵自发复苏,直接从祭坛上飞起,随后落在了钟丘的手上。

  站在原地,静静望着这一幕,曾归呆立片刻,脸上才露出苦笑:“终究,又是你赢了。”

  “只是占据部分先手罢了,师弟不必气馁。”

  钟丘脸色平静,一双眼眸之中似乎带着极致的宁静,见曾归这幅模样,也只是笑了笑:“曾师弟若是不愿,也可自行下山,等你感觉积蓄足够之后,再来寻我也不迟。”

  “哼!”曾归冷哼一声,脸上带着不屑,但是思绪片刻之后,脚步却没有丝毫动弹,仍然驻留在原地,在无声无息之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见曾归这幅模样,钟丘便知道了他的选择,脸上先是笑了笑,随后便转过身,望向一旁默默站着的陈铭:“陈铭,我记得你是这名字?”

  “长老记性不错。”陈铭微微仰头,望着前方的钟丘。

  在他说话的时候,大瑞心经悄然无声的体内流转,运转了一圈又一圈,点点滴滴的灵性之光在脑海中闪烁着,在悄然无声之间将他脑海中一切杂念所洗涤,让他此刻的心灵无比之纯粹。

  他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双纯粹自然,宛若黑宝石一般的双眸望着对面的钟丘,视线之中似带悲意,又仿佛带着悟透世事的宁静与平和。

  “你很好。”

  静静与陈铭对视着,似乎感受到一些东西,钟丘微微点头,眼神之中带着赞赏:“想不到多年之后,我岳山之中,还有你这样出色的弟子。”

  “我不会杀你,但你亦不可离开我身边。”

  看着陈铭,他开口道:“我此刻尚未恢复巅峰,此刻修为不足巅峰百一,如若消息被外人所知,恐怕会徒自引来不少麻烦。”

  “这一点,你可明白?”

  “明白。”陈铭脸色平静,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这样看着眼前的钟:“那么,你想怎么处理我?”

  “你资质绝伦,恰好又是岳山弟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到最后一步。”

  “所以,我给你一个选择。”

  钟丘笑了笑,随后手中的岳山兵高高举起,在半空中闪烁出点点金色的光辉:“接受神兵之力,成为岳山卫,随后便跟随在我身边。”

  “嘿,接受神兵之力,钟师兄你这是想害死他么?”一旁,曾归冷笑着开口道。

  “曾师弟有更好的办法?”钟丘摇摇头,接着开口道:“而且,接受神兵之力,固然有些危险,但一旦成功,同样会有极大的好处。”

  陈铭平静看着他们的谈话,最后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突然开口道:“我鲁叔的死,还有这岳山的血祭,是你的授意?”

  “自然不是。”钟丘摇了摇头:“这是下面人的自作主张。”

  “岳山兵早在一百年前便已经复苏,不再需要抽取邪魅之力供养,但为了防止消息泄露,也为了误导一些人,我并没有将此事告之其余人,反而让他们继续举行祭典,做出一副供养邪魅的模样。”

  “鲁奇的死,还有岳山弟子的血祭,便是我沉睡时,下面人自作主张所做出的事,并非是我的意思。”

  手持金色的岳山刀,他慢慢走下台阶,向着陈铭走来,一边走着,还一边开口:“还有什么问题么?”

  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他已经走到了陈铭的身前,一只手臂抓在了陈铭的肩膀上。

  一股金色的力量从岳山刀上传来,伴随着钟丘的手臂触碰,开始源源不断的传到陈铭的身上,令他的身躯开始渐渐发热,浑身上下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觉缓缓升起。

  感受着这股痛觉,陈铭下意识想要挣脱,最终身躯却没有丝毫动弹,整个身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固定,牢牢的锁在这里,令他不能有丝毫动弹。

  磅礴的力量远远不断的传来,下一刻,陈铭身上的血肉开始炸开,其上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窟窿,但随后又在青松功强悍的恢复能力之下直接愈合。

  难以言喻的痛觉从浑身上下传来,仿佛是自灵魂深处传来一般,令他整个身躯都在抽搐,脸色无比的难看。

  强忍着这股难以言喻的痛苦,在陈铭的脑海之中,大瑞心经缓缓运转,勉强在无尽的痛苦中勉强将他的理智保住,使其不至于彻底沦陷,达到理智崩溃的地步。

  “看来改造进行的还算顺利。”

  望着眼前身躯不断颤抖,身躯不断炸开,但却始终维持着稳定的陈铭,钟丘笑了笑:“想要承受神兵之力,需先承受神兵之意,这最难的一关,他已经过了,接下来便应该很顺利了。”

  “哼,你若再用力些,这小子可就真死了!”

  一旁,见陈铭最终承受住了岳山兵的压迫之力,曾归暗自松了口气。

  原地,伴随着神兵之力的不断传输,一种变化开始缓慢产生。

  紫色的源力界面自发浮现在眼前,在这一刻,神通那一栏中,不知道是否错觉,原本暗淡的天心正在缓缓亮起,其中一股莫名的力量正在缓缓扩散,对周围造成了种种变化。

  砰!

  下一刻,在钟丘两人愕然的眼神注视下,陈铭的身躯砰的一声直接炸开。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4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