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一百二十章 善意

第一百二十章 善意


    “你是谁?”

  看着眼前从一旁角落中走出的黑甲女子,陈铭皱眉,开口问道。

  在他冷然的视线注视下,在对面,那个女子缓缓躬身,对着陈铭深深一拜,随后开口说道:“在下幽兰,并非是天峰派之人,这一次过来,仅仅只是受人之托,过来寻两位公子罢了。”

  “既是受人之托,却不知是受了谁的托?”

  陈铭脸色冷然,脸上神情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改变,始终带着点滴的警惕:“我们兄弟两人身份卑微,可不认识能够请得起阁下的贵人。”

  他不得不警惕。

  身处危境之中,他们本身就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若是心中不警惕些,恐怕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眼前的女子身为堂堂通神,理论上本不该与他们有所交集。

  毕竟不论是徐清还是陈铭,之前都不过是天峰派的寻常弟子,就算能够接触到一些天峰派的长老,也不可能有人专门在这种情况下来找他们。

  能够找来的,不是追兵,就多半是不怀好意。

  “公子多虑了。”

  站在眼前,暗自观察着陈铭的反应,幽兰却笑了笑,随后开口说道:“此前在执法殿上,公子您大发神威,以一敌九,此等场景至今令人心惊,谁敢说您是身份低微之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

  听着幽兰的话,陈铭皱了皱眉,不由开口打断。

  “我受人之托,前来祝两位公子一臂之力,只是现在这等情况,以我的微薄实力,恐怕是没法帮上什么忙了。”

  站在对面,幽兰笑了笑,随后指了指一旁倒在地上的宋灵:“倒是这位小姐,此刻身负重伤,我倒是可以帮上一点忙。”

  “若是愿意,二位可以将这位小姑娘交给我,我会带她到一个妥善的地方好好静养,以确保她的性命无忧。”

  “我凭什么信你?”

  陈铭冷声开口,如此反问道。

  “公子你还有别的选择么?”

  听着陈铭的话,幽兰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随后笑着开口说道:“以这位姑娘的状况,最多一个多时辰,她就会一命呜呼。”

  “而你们此刻,又哪来的时间去帮她治伤?”

  她反问道:“要知道,自从公子您大闹执法殿后,整个天峰派都在震怒,此刻已经有数位闭关已久的太上长老下山,要将您与这位徐公子追回呢。”

  “况且,若是公子怀疑我有什么目的的话,其实也大可不必。”

  站在原地,她笑了笑,随后指着徐清开口说道:“我的身份,这位徐公子想必已经能猜到一些吧。”

  话音落下,陈铭转身,看向一旁的徐清。

  此刻,徐清手上拿着一把剑,正努力依靠着剑鞘的支撑站起来,望着眼前的幽兰深深的叹了口气,才开口说道:“大哥,将灵儿交给她吧。”

  “她是我一个熟人的手下,灵儿交给她,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你确定?”陈铭皱着眉,如此开口反问道。

  只是,没有等徐清开口回答,他便徒自摇了摇头,单手将宋灵抱着,交到了幽兰手中。

  “将她好好照顾好,我们兄弟两人欠你一个人情。”

  看着眼前站着的幽兰,他淡淡开口说道:‘这一次只要我们还能活着,“他日若有所需,我们必义不容辞。”

  “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必如此。”

  站在陈铭身前,将宋灵从陈铭手上接过,幽兰笑了下了,随后开口说道:“顺便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东面的蛮域之内,近期有人蛮人蛮兽作乱,周围局势一片混乱。”

  “你们若是能够成功逃到那里,当有一线生机。”

  “东面么.......”听见这个消息,陈铭愣了愣,随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才开口感谢道:“多谢。”

  “不客气。”

  幽兰笑了笑,随后抱着手上的宋灵,就这么向着远处慢慢走去,很快离开了这个地方。

  静静站在原地,陈铭默默注视着幽兰的背影。

  一直等到幽兰的背影从视线中彻底消失,他才转身,看向一旁的徐清:“休息够了么?”

  “休息够了的话,就继续上路。”

  望着远处,他淡淡的开口说道。

  在陈铭两人开始继续赶路的这个空档,在另一边。

  迈过茂密的丛林,幽兰走过了一座高山,最后来到了一片平地上。

  在那里,一个身穿白衣,容貌绝美的少女正静静站在那里,此刻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默默的转身看向身后。

  “小姐。”

  一路从远处跋涉而来,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游廊将手上的松陵放下,随后对着眼前的少女深深一拜,而后开口说道:“您交待我的事,我办完了。”

  “她已经被带回来了么。”

  看着游廊怀里抱着的宋灵,白凤轻轻点头,随后开口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情况不是太好。”

  看着白枫,幽兰摇了摇头:“徐公子的武功被废,此刻整个人看上去状态不佳。、”

  “而那位刘公子也是如此,据我所观察的情况来看,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全靠着一口气撑下来。”

  “以一人击众,更逆势将宋曲击成重伤,他会有这种伤势,并不算奇怪。”

  听着幽兰的讲述,白枫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轻叹道:“幽姨,你觉得,他们成功活着离开的可能有多大?”

  “那就要看他们的动作是不是够快了。”

  幽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若是动作够快,或许可以在天峰派反应过来之前提前离开,但若是动作不够快......那........”

  她脸上露出些迟疑,如此开口说道,眉宇间看上去对陈铭两人活着离开并不看好。

  “唉......”

  听着幽兰的讲述,白凤深深叹了口气,随后也释然的笑了笑:“算了,该做的事情,也已经都做了,剩下来的,就看天意吧。”

  “不论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我都不再欠他什么了。”

  “小姐......”

  看着白枫此刻的这幅模样,幽兰脸上露出迟疑之色,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一夜里,你和他在大年密藏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发生了一些,让人愉快,但也让人伤心的事。”

  站在幽兰身旁,白凤笑了笑:“不过,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也不需要再介怀什么。”

  她看着幽兰怀里静静躺着的宋灵,如此开口说道:“爹他现在,还是之前的那副老样子么?”

  “是的。”

  幽兰点了点头:“自从小姐你偷偷离开之后,老爷他便经常发火,看上去十分生气与想念。”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去吧。”白凤点了点头,如此开口说道。

  “那小姐,你的婚事......”幽兰脸上露出迟疑。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白凤转过身,静静看着幽兰怀里的宋灵,眼眸之中似乎有种种情绪在流转:“我自认不是见异思迁,嫌贫爱富的女子,他若愿放下一切随我离开,那哪怕他现在沦为一介废人,我也绝不介意。”

  “但他既然选了别人,那我也不需要再执着了。”

  “过去的,就且让他过去吧。”

  远处微风吹拂,拂过她绝美的脸庞,也将她的长发吹起。

  在远方的风语下,她喃喃自语的开口说道,眼眸中情绪带着些复杂。

  时间正在流逝中过去。

  很快,三天的时间过去。

  按照幽火的指引,陈铭开始向着东边前行,想要离开古域,进入到蛮域之中,最后再想办法穿过蛮域,进入天火一族所在的天州。

  他们的计划安排的很好,从开始的路程一路演算,直到最后的路程都算的很好。

  只是意外总是在发生。

  一处山崖上,陈铭浑身浴血,脸色冷峻,一掌将一个中年男人击得呛血,直接倒在了地上。

  随后,他看了看手臂上新添的一道口子,看着上面流淌的鲜血,没有怎么在意,直接面无表情的将一旁的徐清背起,最后继续向前走去。

  “为什么....不杀我?”

  身后,一阵微弱的声音传来。

  只见在原地,那个被陈铭一掌打成重伤的中年人大口呛血,此刻右手扶着一棵树搀扶起身,看着陈铭如此开口问道。

  “你与我无冤无仇。”

  身前,陈铭的声音传来:“我自小在天峰派内长大,所衣所食皆为天峰派所给予,此为养育之恩。”

  “如今反出天峰,本已不该,若是再将你们打死,致使天峰损失惨重,又岂能过得了良心?”

  行走在路上,陈铭淡淡开口说道。

  这的确是他心里的真话。

  尽管穿越的时间已经不短,但前世和平氛围下养成的认知还在影响着他。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就是陈铭的认知。

  这个世界的天峰派,从未亏欠过陈铭的前身,不仅将身为孤儿的前身收养,更交其读书习武,给了一份职务,将其养育至今........

  就如陈铭所说的那样,对于陈铭及其前身而言,天峰派对其只有恩德,而无仇怨。

  如今反出天峰派已是迫不得已,若是再接连将天峰派的这些长老干掉,陈铭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事实上,不仅仅是眼前这个追来的长老,就连之前在执法殿里的那些几位,陈铭同样没有下重手,只是恰到好处的将其击伤罢了。

  这是陈铭心中所存的一点善意,至于对方领不领情又是一回事。

  “如此......”

  身后,那个中年长老似乎没想到陈铭会这么说,一时间直接愣在了原地。

  前方,陈铭却没有去管他,只是背着徐清,继续向前走去。

  “刑堂的岳师叔已经在这附近,马上就会追到这里。”

  身后,见陈铭的身影继续向前,中年长老迟疑了一下,最后开口说道:“看在你今日所为,你若被岳师叔所擒,吾必帮你求情,保你一命!”

  前方,静静背着徐清,听见这话,陈铭的身躯顿了顿,随后又继续迈出。

  “多谢。”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4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