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出事

第一百八十二章 出事


    “父皇,此人如何?”

  宽敞华丽的宫殿里,青年太子泡好一杯茶,递给身前的英武中年。

  “乍看上去,像是个寻常少年,平平无奇,实际深究却让人觉得不可揣测。”

  身前,乾天子身姿英武,尽管人至中年,但身材仍然挺拔高大,如一颗青松不倒:“他身上有两股神脉,一股为帝陈氏之帝脉,至于另一股,有些似佛脉,但又有些不同,似是而非。”

  “没问题么?”

  太子出声道,一边将另一杯茶倒满,留给自己。

  “问题肯定是有,在这个时候,除了你我之外,谁能说没问题呢?”

  乾天子摇头,开口道:“就连老三他们几个,现在也不能说完全和我们一条心吧,恐怕背后都有了不少下家,各自找好了退路。”

  “四妹入南平道十年,看似无甚声势,实则已为南平道圣女,掌南平三分权柄。”

  “五弟未拜入各方教派门下,但其母淑妃,为上代霸刀门主之女,平日与霸刀来往密切。”

  “至于三弟,前段时日一直在与南域诸门接触,身上隐隐有魔气升腾。”

  说到这里,太子连山露出些迟疑:“魔门不是个好归宿,他这样下去,我担心迟早有一天会害了自己。”

  “都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货色。”

  乾天子一声轻叹,随后开口到:“皇室贵胄,朕的儿女之间,问题尚如此之大,更别说一个外人。”

  “只要确保他能为大乾所用,这也就够了。”

  “好好准备一番吧。”

  眼前的院子宽敞而华美,其上奇花异草繁多,将此地映衬的无比缤纷。

  静立于此地,乾天子笑了笑,随后开口说道:“再过半年,天象秘境将开,到那个时候,你就带人进去吧。”

  “具体能有什么造化,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宫殿内,太子低头,最后点了点头:“是。”

  片刻后。

  小心端着茶水,太子走出这华丽的宫殿,看着身后,想着方才的谈话,深深叹了口气。

  “父皇啊,您到底对我隐瞒了什么。”

  “您又有什么,是不能对我这个儿子说的呢......”

  ..........................

  “定州司尉。”

  回到了自己住处,转眼间,陈铭得到了新的任命。

  并非是调去御镜司,而是直接外放,下放到地方,为一方大员。

  “定州.....”

  念叨着这个名词,陈铭若有所思。

  大乾朝廷,这一次倒是直接将他放到了一个麻烦的位置上。

  定州地处北荒,为北方近百年来新开辟的几州之一,其上人众不多,但又临济西域诸地,与诸藩国接壤,时刻面临威胁。

  这地方,向来是遭受北荒诸国入侵的重要节点之一,算是个极为棘手的位置。

  若是寻常文官,被派到那边去,几乎可以说是流放了。

  “去定州也好,远离喧嚣,远离这帝京繁闹。”

  对自己的差事,陈铭看得很开,并不觉得有什么。

  事实上,在接连两次经历世界穿梭之后,此刻他对大乾的心思,已经很淡很淡了。

  早年出仕,除了前世残留下的些许影响,让他觉得当个公务员也不错外,就是为了大乾皇庭里的那诸多传承了。

  但到了眼前这一步,陈铭的心思已纯,诸般俗念已消,只余下纯粹的求道之心,再加上于上一个世界,继承大寂灭秘境之后,他底蕴已深,不缺神功秘籍了,因而对大乾的职务,也不再觉得有什么重要。

  之所以不挂印离去,也是摄于乾天子之威罢了。

  毕竟,这还没有过去几天呢。前脚天子刚刚对你嘉奖鼓励,后脚你便挂印离开,是不是未免太不给人面子?

  陈铭觉得,就算要离开,也不必急于一时。

  这大乾还在,而且看这模样,还可以撑上不短时日,短时间内,这身官皮还可以披一披。

  “你说是么?薇薇。”

  陈铭转身看向某个方向,突然问道。

  “啊.......”

  房间内,一张大床上,一个女子容貌半毁,手脚残缺,此刻躺着床头上张开嘴,却只能发出一阵沙哑的模糊声音。

  感受着这些,她脸色看上去很焦急,不断的试图开口说话,却怎么也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行了行了。”

  望着她这模样,陈铭哑然失笑,最后眼神还是变得柔和,伸出手抱了抱对方:“我没事。”

  “你好好休息吧。”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十几日。

  在陈铭静静休息,消化此前一战收获的时候。

  在帝京的某个地方,一种变化正在产生。

  “孩子.....我的孩子.....”

  一处小巷,一个莫名的声音正从中传来,像是从冥界深处传来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阴冷与绝望意味。

  “你听见什么声音了么?”

  两个少女从小巷路过,手中提着一些菜篮子,上面有一些刚采购来的蔬菜,还有一些刚买来的药。

  在路过小巷时,其中年纪小些的那个少女有些疑惑,对着自己的同伴问道。

  “没有啊。”

  少女的同伴一脸莫名,就这么望着她:“你是不是最近忙糊涂了?出现了幻听?”

  “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之前说话的少女点了点头,回想起之前听见的那个声音,心里莫名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她没有看见,在她身后,一个披着麻衣的佝偻身影正在那站着,此刻已经离她越来越近了。

  在微弱的阳光下,那身影缓缓抬头,一张苍白的脸庞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尖叫从小巷传来,随后又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那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原地,一具尸体无声无息的倒下,一同落下的,还有几个菜篮。

  次日。

  “叔父那边出事了?”

  安静坐在自己的庄子上,陈铭有些意外的看着来人。

  “是。”

  站在陈铭身前,来人显得很惊慌,浑身上下一直在发抖,此刻被陈铭的视线盯着,身体才慢慢恢复了过来,看上去勉强冷静了些。

  “说说,到底什么情况。”

  看着眼前明显冷静了些的来人,陈铭神色平淡,就这么开口问道。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5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