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威胁

第一百九十六章 威胁


    “先生.....”

  一天清晨,望着大厅中端坐的陈铭,赫姆丹欲言又止,最后脸上的表情逐渐坚定,向前走去。

  “先生可是想进天门秘境?”

  望着陈铭,他轻声开口说道。

  “你这是?”

  陈铭转过身,望着他的模样,这时也有些惊讶。

  那日血山一行之后,陈铭也算是给对方交了个底,那日所经历动一切,都被赫姆但看在眼里,让他对陈铭的信心大增。

  这并非是一尊先天,而是一尊归源,而且还是帝体,更是出生于昌州陈家,乃是名门嫡子。

  不论是修为,天赋,潜质,还是身份背景都是天下顶尖。

  正是了解到这些,才使赫姆丹下定决心,这段时日开始暗自奔走,做着准备。

  “先生,加纳部落族长赫姆丹,愿归附大乾,自此之后为您效忠,绝无反复!”

  他单膝跪地,身上穿着一身端庄严肃的黑色长袍,整个人的脸色认真且严肃,一眼望去一片神圣虔诚,像是在用生命发出誓言。

  当下,陈铭脸上露出微笑。

  对赫姆丹的投效,陈铭没有拒绝。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区区一个赫姆丹,对陈铭来说不算什么,但加上其身后的加纳部落,却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股力量。

  身为异域人,这些人在大乾之内属于被排斥隔绝的那一份子,可以放心的使用,不用担心其他问题。

  再过一段时日,等陈铭处理完此地的事,就要前往定州任职,到时候若是手下无人,却也不方便。

  而且,随着赫姆丹的正式投效,天州本土的一些隐秘,此刻也终于对陈铭所敞开,不再像之前那般,完全两眼一抹黑。

  “进入天门秘境的位置有好几处,但若是想要进去,却还需要一样东西。”

  正式投效之后,赫姆丹很快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站在陈铭身后,对其恭敬说道:“那便是天门秘境的信物,唯有获得这样东西,才能在正确的入口处进入其中!”

  “信物?”

  听着赫姆丹的讲述,陈铭皱眉:“哪里能找到?”

  “无主的信物,很难找到。”

  赫姆丹摇摇头,开口说道:“这种东西在各自家族都被当做是传家宝存在,就算是有,也被人握紧,根本不可能外流出去。”

  “想要拿到这东西,唯有去抢!”

  “抢?”

  陈铭皱眉,却没有反驳,而是继续问道:“怎么个抢法?”

  “别的地方不好说,但天州总督府上,却绝对有着信物。”

  赫姆丹开口说道,脸色郑重而认真:“前段时日,天州总督被刺杀,似乎就是为了这件信物!”

  这是唯有本土人士才知道的隐秘,让一旁的陈铭听着不由恍然,又有些默然。

  “只有这一个办法?”

  陈铭默然,望着眼前的赫姆丹,继续开口问道。

  “是的。”

  赫姆丹点点头,望着眼前陈铭的样子,还以为是他抹不开脸对天州总督下手。

  毕竟好歹是当朝武状元,在某种程度上,与天州总督都是同朝为臣,不好意思下手也是正常。

  于是,他开口劝说道:“主君,机不可失,天州秘境多年才开启一次,若是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天州总督府世镇天州,实力却未必强横,以主君之力,上前讨要,谁敢不从?”

  弱肉强食,这件事在身为异域人的赫姆丹看来天经地义。

  天州总督既无实力守住信物,被人夺走了也是活该如此。

  “说的不错。”

  陈铭点了点头,脸上似有赞赏之色,随后转身,看向一边:“你们又怎么看?”

  “什么?”

  赫姆丹一愣,下意识向着陈铭所指的方向望去。

  那是一派阴影,此刻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伴随着一个身影若隐若现。

  随后,房门别推开,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向着陈铭大步走来。

  女子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浑身气质干练而果决,此刻就这么从门外走进,脸色看上去有些难看。

  “天州总督府安轻善,拜见定州总督!”

  从外面房间走来,她看上去脸色有些难看,但望着陈铭,还是深深的低下了头,开口道:“在下不请再来,还望总督赎罪。”

  “你们的消息倒是灵通。”、

  望着身前躬身行礼的安轻善,陈铭脸色有些惊异。

  自帝京中走来,至今不过数月时间,他被任为定州总督的消息竟然就传到这里来了。

  就常理而言,这不太可能,更可能是天州总督府特意打探。

  “帝京之役,总督风采令人景仰,如今莅临天州,如何敢不多注意些。”

  安轻善脸上露笑,望着陈铭开口说着,眼神却有些闪烁。

  她所说的大体不错,帝京宫宴一战,陈铭一战成名,天下七十二州,但凡有识之士无不瞩目,派人对其调查。

  天州总督也不例外。

  至于发现陈铭的踪迹,这一点则完全是出于偶然。

  天州城中乾人本就稀少,城中的书生更是稀罕。

  陈铭平日里做一介书生打扮,本就引人注目,平日里身边又跟着赫姆丹,这么长时间过去,天州总督能发现陈铭踪迹也属正常。

  安轻善也是因此而来,却没想到刚刚来到这里,就听见赫姆丹的话语。

  当下,她脸色阴沉,望着远处的赫姆丹,眼神隐隐有些不善。

  刚刚的话,她可全部听在耳中,此人怂恿定州总督针对天州总督府,罪该万死。

  被她的视线所盯着,赫姆丹却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脸上露笑,看上去有些开心:“主君,这人来得正好,且等我将她拿下,送与主君把玩!”

  话音落下,他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表情,手上拔刀,就欲上前。

  见此,安轻善心中惊怒,脸上仍然维持着平静表情,望着陈铭凝声开口道:“外客来访,定州总督就是这样对待我天州总督的?是想造反么!”

  她厉声说道,直接抬出大乾朝廷,以此相压,试图让陈铭改变主意。

  “造反.....可别总是用这名号压我。”

  听着安轻善的话,陈铭终于开口,脸上露出了淡淡微笑:“我陈家世代诗书传家,向来忠君爱国,世代忠良,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污蔑的。”

  “前段时日,我来天州,无意中层见南圣门余孽留存,疑似蓄意谋逆,天州总督满门忠良,为保卫天州,死于南圣门贼子之手.....”

  望着安轻善,他笑了笑:“我这么说,不知道安姑娘可满意,若是不行,我还可以给你们换一个。”

  “在下家中诗书传家,旁的不说,这些本事还是有的。”

  “你.....”

  安轻善浑身冰凉,这一刻只觉浑身无比之冰冷,像是置身于寒冰之中,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口。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5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