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二百零一章 来半斤松风散

第二百零一章 来半斤松风散


    “晴儿,我们走吧。”

  赵清望了望身旁,如此开口说道。

  “好。”

  吕晴点点头,放下手中的活,先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一阵清脆的响声从前方传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

  “你.....”

  望着前方站着的那个人,吕晴的声音有些颤抖。

  在她的身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站着,面目清秀,天资秀出,丰神俊秀,令人一见望俗,难以忘记。

  他身上穿着一袭黑袍,此刻一张俊秀的脸庞上没有丝毫血色,显得苍白而虚弱,像是重伤垂死的病人,即将死去。

  望着这个人,只是看见第一眼,吕晴便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当年,陈铭与她在一块时,她只有十岁,还是个孩子,如今已经是四年过去了。

  四年过去,她长大了不少,但陈铭的模样却没有变,仍然是当年的那副模样,没有丝毫变化,一眼就被她忍了出来。

  “长...长安哥哥.....”

  她望着陈铭,有些颤抖的喊出了这个称呼。

  陈铭的身躯顿了顿,这一刻眼神变化,变得锋利,立刻抬起头,盯着吕晴。

  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映入眼中。

  尽管相对过去长大了不少,但还是被陈铭一眼就认了出来。

  “晴儿.....”

  最终,他的脸色恢复平静,望着眼前已经变成少女的女孩,由衷的笑了笑:“好久不见。”

  “你们认识?”

  此刻,吕晴身后的赵清也回过味来,望着眼前激动的吕晴两人,脸色有些惊讶。

  “他是我的兄长.....”

  吕晴点头,望着陈铭,原本有些激动的脸色一下子黯然下去。

  故人相逢,这本是件好事,但眼前的场合却不对。

  身处这个地方,以陈铭身上的情况来看,这无疑是被人擒拿,很快就要被送入祭坛了。

  赵清也想到了这一点,叹了口气,上前抱了抱吕晴,以这种方式安慰着她。

  “你先下去休息吧,我先将他们安置好,等过一段时间,我再来想办法。”

  她小声对吕晴开口说道,随后转过身,对着陈铭三人开口说道:“请跟我来吧。”

  话音落下,她转过身,将陈铭三人带到一边。

  似乎是看在吕晴的面子上,陈铭三人没有与其他人关在一块,而是找了一处干净宽敞的牢房单独关押着。

  牢房里面甚至还有一张看山去还算不错的板床,比起其他牢房来说,算是待遇不错了。

  “你是晴儿的长辈,有些话,我就根你直说了。”

  将陈铭单独拉到牢房之中,望着眼前脸色苍白,像是濒死的陈铭,赵清叹了口气,硬下心说到:“这周围的情况,想必你也看见了。”

  “自从三年前一场变故之后,整个天门派都变了,我与清儿的师傅被杀,许多师兄弟性情大变,现如今不但是你们,就连我和晴儿都处于危险之中。”

  “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清儿还小,或许还有机会离开,将来还有大把光阴。”

  “但你若从这里离开了,那晴儿.....也就没有以后了.....”

  话音落下,原地陷入一片平静。

  静!死一般的平静!

  “你想要我这么做?”

  片刻后,陈铭有些虚弱的声音传出。

  他的声音一呛一呛的,听上去像是喉咙卡主了一样,十分沙哑,透着股虚弱。

  就这模样,说他没事恐怕都没人信!

  望着陈铭这幅模样,赵清心里也有些不忍,但想了想吕晴,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开口说道:“我希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别说晴儿说真话。”

  “以我对晴儿的了解,在知道你被关到这里之后,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来救你的,所以我希望,这段时间,你能别告诉她真相......”

  过了片刻,赵清抱着内疚,有些如释重负的走了。

  牢房里,陈铭则闭上眼睛,默默闭目养神。

  见到吕晴之后,他潜入天门派的目的就达到了。

  他原本准备立刻带吕晴离开,最后却又改变了主意。

  改变主意的原因很简单。

  他出不去!

  夜坊给陈铭的攻略里面,仅仅只提到了进入天门秘境的办法,却没有给出离开秘境的办法。

  倒是此前的赵清给了条明路。

  三天之后的祭礼,天门秘境与外界的通道将会再次打开,到时候内外将会贯通,天门秘境内部的人才可以出去,外部的人也可以进入。

  按照赵清所说,这种方式,似乎才是进入天门秘境的正确方式,至于陈铭这种,通通都是非法偷渡!有进无出的那种!

  就是不知道,过去那些通过信物进入天门秘境的先辈们,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离开了。

  通过与赵清的谈话,陈铭还得知,那些埋在地底下的尸骨,似乎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从外界运进来的。

  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尸体,他们是用什么办法搞到手的。

  反正过程绝对不会好看就是了。

  那么多人,总不可能是自愿去世的吧?

  静静在牢房里坐了一会,过了片刻,外面一阵生硬传了过来。

  “吃饭了,吃饭了!”

  一阵中气十足的呐喊声传了过来,声音听上去倒是中气十足,就是人有点不对,是个脸色苍白,看上去简直比陈铭还没有血色的女子喊出来的。

  女子身穿天门弟子专属黑衣,身后跟着几个面无表情的大汉,像是保镖一样捍卫在后。

  不过,人家保镖身上带着的是刀兵,这些人就不一样了,清一色的大碗食盆,看这模样,不像是来揍人的,倒像是来投食的。

  “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吃饭,别想什么花招!”

  在身前,女子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

  之所以这么喊是有原因的。

  武者可不是普通人,几顿饭不吃根本不算什么,个别修习有相对法门的,辟谷个大半月一样生龙活虎,根本不用担心饿死。

  之所以投食,主要还是为了喂药。

  松风散一下,管你是龙是虎,通通变成一条死虫!

  望着走到身前的壮汉,陈铭老老实实的伸手,从食盆里拿出一个烧饼。

  他现在的人设是重伤垂死的高手,为了安安稳稳扛到三天后,还是老实些吧,免得出现意外。

  当然,武者血气方刚,这里的牢房关的又那么多,肯定有几个不怕死的。

  例如陈铭同一个牢房的扎幕,现在已经扑街了,被一个壮汉举在手里吊着打,一阵毒打之后硬塞到嘴里,名副其实的不吃敬酒吃罚酒。

  “等等!”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只苍白的手身处,从陈铭手上将那块烧饼抢走。

  望着陈铭有些不善的眼神,那脸色苍白的女子笑了笑,举着手里的烧饼笑着说道:“单吃烧饼是不是有些可怜了?来,我给你加点调料!”

  话音刚落,他掏出一瓶药散,大手大脚往那烧饼上涂了整整一层,直到将那烧饼都涂成一片白色了才停下。

  “好了,尝尝。”

  望着手上硬生生被松风散涂成白色的大饼,苍白女子满意一笑,将烧饼塞到陈铭手上:“来,吃!”

  陈铭嘴角一抽,望着手上大饼,这一刻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心情。

  这大饼都被松风散涂成白色了,那纯白色的大饼看得人心慌。

  在周围,但凡看见这张大饼的人此刻都在抽搐,有些恐惧的望着那张大饼。

  这种玩意,光看着就让人心慌,真吃下去了还了得?

  但陈铭又能怎么办?只能当着女子的面,在周围人一脸敬佩的表情中将那口大饼吃下去。

  还别说,排除其他因素不谈,这松风散的味道竟然还算不错,满满的甜味。

  “这样可以了吧。”

  将一口大饼吃下,陈铭冷冷望着身前的女子,脸色还算平静,却怎么也没法掩饰那种虚弱感。

  一股强烈的虚弱感从浑身上下涌起,让陈铭暗自蹙眉,有些出乎意料。

  这松风散的效果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已经是归源,论及对药物的抵抗力,远胜周围那些后天武者,寻常毒药哪怕当水喝也没什么事,却仍然没法完全抗住这松风散。

  不过,虽然没法完全抗住,但问题也不大。

  这些天门弟子错估了陈铭的实力,区区半斤的松风散哪够,来个十斤八斤倒还马马虎虎,或许还能多起一点作用。

  不过不论怎么说,眼前这一关是应付过去了。

  牢房内,陈铭脸色苍白,面无血色,身躯有些无力的垂下,看上去简直比周围其他武者表现的还要夸张,唯独一双眼眸仍然明亮,其中的意志不衰,哪怕到了最后一刻仍然不放弃。

  他的这幅模样不说其他,就连周围看着的其余武者见了都不由夸赞,有些叹服。

  一位归源武者倾情出演,演技可谓是优秀了。

  眼前的女子满意离开,周围的地域很快平静下来。

  陈铭闭上眼睛,背靠着墙闭目养神,静静调养身躯。

  体内的血气渐渐升腾,一缕缕淡淡的神力悄然无息间浮现,将那松风散的药力悄然无声的挥发掉。

  这种变化是内在的,但在外界看来,他仍然是此前那副模样,看上去虚弱无比,让人心疼。

  很快,时间到了夜晚。

  “长安哥哥,你....还好么?”

  牢房外,一个声音悄然响起。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5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