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离别与星洲

第二百二十五章 离别与星洲


    德王脸色难看,面对此刻的陈铭脸色铁青:“你当真以为你吃定我了?”

  “住口!”

  一缕星力垂落,没有等陈铭出手,那老者脸色大变,狠狠一掌拍落,将他整个身躯直接拍飞,重重砸在地上,大口呛血。

  “叔父!”

  德王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不敢相信眼前的老者竟会对自己出手。

  “你这一次丢脸的还不够么!”

  老者脸色冷峻,望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德王,脸色看上去一片冰冷:“若不是此刻有外人在场,我恨不得一巴掌把你拍死!”

  他此刻心情看上去十分不佳,若非德王是其后辈,有血脉牵连,此刻恨不得与他划清界限。

  当然,他此刻心中虽然恼火,但此刻表现出来的神态,倒大半是装出来的。

  眼前的武曲星命者实力深不可测,德王落败不敌也就罢了,到底非战之罪,但人已经到了这地步,竟然还敢放狠话?

  这是生怕对方不一巴掌拍死他是么?

  他自己主动出手,就算下手再怎么重,也不至于要了他性命,但若是对方出手,那可就不一定了。

  在身前,陈铭绕有兴趣的看着对方表现,脸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都还没消气?”

  望着他这幅模样,老者心中一顿咔嚓,暗自咬了咬牙,手上用力,二话不说,又是一掌拍去。

  啊!!

  一阵惨叫声爆发。

  老者的这一掌可比之前那掌狠多了,一掌拍落,德王浑身差点没能直接炸开,此刻身上的星力隐隐,原本身上残留的些许星力直接被拍灭了。

  星点破碎,星图暗淡,这一掌之后,这位德王日后多半成了一位废王,一身修为多半就此废掉了,从此就算是个废人。

  在强悍力量的冲击下,他直接晕了过去,浑身各处都在淌血,看上去凄惨无比。

  望着这幕,陈铭深深的看了老者一眼,眼神之中似暗藏深意。

  对自己的后辈都下手如此之狠。

  这老者是个狠人。

  在对面,被陈铭那诡异的眼神注视着,老者心中却有些发毛。

  他已经做到了如此地步,对方竟然还不肯罢休?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小小年纪竟然就如此阴狠。

  是个狠人!

  “看来只能这样了.....”

  他心中叹了口气,望着倒在地上,此刻已经晕了过去的德王,表面风轻云淡,暗自却咬了咬牙,就准备上前一掌将他拍死。

  不过最后,他的动作被陈铭所打断。

  “你干什么?”

  陈铭眼神诡异,望着老者的动作,开口说道。

  “此人冒犯阁下,罪过滔天,绝不可赦!让我一巴掌把他拍死,来为阁下赔罪!”

  老者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眼前的陈铭实力深不可测,纵是寻遍整个穹元国,也找不到多少人能与之匹敌。

  德王若是不死,若是对方牵连整个穹元王室,又该如何是好?

  “为了整个王室的安危,德王你还是去死吧!”

  他心中发狠,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然而这时候,陈铭的话语从前方传来。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既已成了这幅模样,之前的事也就罢了。”

  望着倒在地上的德王,陈铭开口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老者的心刚刚放下,而后猛然再次提起。

  “我听闻,德王府上有一块天星石.....”

  望着老者,陈铭慢悠悠的说道。

  “稍后我立刻送到阁下手上。”

  老者立刻领会,话音刚落,立刻开口说道。

  听见老者的回复,陈铭这才点头。

  到了如今,德王活不活着,他并不在乎。

  他如今唯一在乎的,是他如今损失的源力能不能补回来。

  这一次打发神威,在背后,他的损失无比巨大,如今源力面板上的源力已经消失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后一点老底。

  若是不想办法回一波血,陈铭恐怕都要找个地方哭死。

  “天星石.....”

  一旁,听着陈铭两人的谈话,王灵妙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当着陈铭的面,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恰好在这时,陈铭转过身,一双眼眸幽幽,此刻正京津注视着她。

  顿时,她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数天后。

  一处安静的房间,陈铭静静坐在一把木椅之上。

  源力:2175

  武学:大悲印,大楚武经,龙象搬山法第三层(可提升),星图淬神法(可推演)........

  神通:天心,天地之灵

  血脉:武曲星命转世(初级)

  “只有这么一点?”

  将手中已经变成一片白色的水晶石放下,陈铭的脸色有些难看。

  眼前这块白色的水晶,便是当日王灵妙所持有的那块星韵石,此刻其中蕴含的源力已经被陈铭全部吸取了。

  按照正常情况来看,星韵石中的力量若是消耗完,仍然会保持晶莹的紫色,其中的力量过上一段时间仍然会慢慢恢复,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水准。

  但陈铭吸取完之后的星韵石却不一样,不仅整块星韵石的颜色变成了透明色,其中的力量似乎也没有再次恢复的迹象。

  陈铭所吸取的源力,似乎与寻常人洗礼所接受的力量并非一种,是属于构建这块星韵石碎片的本源力量,一旦被抽取出去便不会继续再生。

  这种发现令陈铭十分失望。

  更令他失望的是,这块星韵石中蕴含着的源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多。

  他之前消耗源力提升自身,在短短时间之内令这具分身获得了堪比归源之境的实力,这本身已经将他的源力消耗殆尽,只剩下区区两百。

  将这块星韵石吸取之后,他的源力也只是恢复到两千之数,并没有他之前想象的那般多。

  至于那块从德王手中要来的天星石,则根本不能为他增长源力,与星韵石属于完全不同的东西。

  “一种独特的奇珍,长期持有,视乎能加深人的潜力,容纳更多星力.....”

  看着手中握着的青色宝石,陈铭暗自摇了摇头,对此有些失望。

  增长自身潜力,使自身能容纳更多星力,这种效果,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无疑是极佳,绝对算得上一门至宝,却偏偏对陈铭没什么用。

  原因无他,陈铭的根本乃是武道,其一身实力,完全建立在一身武道修为之上,所谓的星力增幅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用处,但用处却根本没有想象中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门奇珍,留在手上,或多或少也有些作用。

  “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

  静静坐在那里,陈铭心中叹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陈铭被逼到这一步,固然让他损失了很大一笔源力,却也让他的实力得以恢复。

  从之前那老者的表现来看,他目前的实力,在这个世界应当已经算是顶尖了,至少在这周围是如此。

  拥有如此一身实力,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想要搜集源力也会轻松些。

  而且,这一次实力的提升,对陈铭来说,却是还有些惊喜。

  静静端坐在床头上,在陈铭的身躯之上,一处处窍穴开辟,其中有黑色的神力滚滚,如一片江河般咆哮。

  除此之外,在一些窍穴之中,一缕缕武曲星力在充斥着,其中隐隐可见一枚枚神秘而玄奥的神纹闪烁,在他的身躯之中闪现。

  窍穴之中凝神纹,毫无疑问,这是归源境界的标致。

  只是此刻在陈铭身上,这些意外凝聚而出的神纹却并非是来自于他自身,而是来源于他身上的星命。

  武曲!

  如神脉之中蕴含着先辈的血脉之力,可以提炼成神纹一般,这个世界的星命之中,似乎也蕴含着星辰之力的本源,伴随着陈铭开辟窍穴,其中凝聚的星辰之力自然而然的浮现,凝聚成一道道神纹。

  这个发现让人意外,也让人惊喜。

  神纹凝结不易,在正常情况下,想要凝聚一道神纹,要么身具神纹,有前人遗泽,要么精于一道,对某一领域有惊人领悟,方能自悟神纹。

  归源层次若想要破入宗师,本身便需要凝聚出足够多的神纹,按照陈铭的估计,恐怕至少需要九道方才。

  九道神纹,按照正常情况下来看,若不动用源力加成,以陈铭的天资,哪怕身具两大神脉,也至少需要数十年。

  但在这个世界,他却找到了一种捷径。

  通过星辰灌输,自星命之中提炼神脉,这种方式无疑要比独自修行快上许多,也容易上许多。

  “武曲星命......”

  静静坐在原地,陈铭心中喃喃自语。

  来到这个世界,对自己身上所背负的武曲星命,他原本没有其他想法,但现在看来,这恐怕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一笔财富。

  ...........................

  蒲长林走在路上,身上穿着一袭白衫。

  与此前相比,他此刻的气色要好看许多,不仅此前的伤势尽数痊愈,就连浑身上下原本涣散的星力都已经恢复,此刻看上去自有一派风范。

  那日的事结束之后,为了讨好陈铭,穹元王室一口气送来了许多东西,虽然其中大多数陈铭根本用不上,但对蒲长林而言却有很大用处。

  在各种奇珍异宝的供养下,只是短短数日,蒲长林过去的暗伤便恢复了不少,尽管没有恢复到全盛,却也恢复了近半实力。

  此刻,他独自一人,走到了陈铭所在的房间中。

  在房间里,他看见端坐在床上的陈铭。

  他还是此前的那副模样,容貌精致俊秀,一头长发垂落,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眸幽幽,一举一动之间,自有一股风采。

  望着此刻的陈铭,蒲长林有些失神。

  来到这个世界,陈铭从没有变过吗,只是在过去,为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陈铭的本来模样很少显露,那种强横一世的无上气魄并未展现。

  直到此刻,一切束缚尽数失去之后,蒲长林才惊觉,他的这个弟子,到底是多么优秀。

  区区十岁出头而已,便已有这种风采,未来大有可期。

  哪怕是所谓的生而知之,恐怕也比不上眼前这人。

  “我要做了.....”

  望着蒲长林,陈铭率先开口,如此说道:“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还会回来么?”

  蒲长林抬头,望着此刻的陈铭,脸色有些复杂,眼神之中既带着不舍,也带着些欣慰。

  “可能会,但更有可能不会了......”

  陈铭沉默一会,随后缓缓说道:“可能你在这里安静生活,再过一阵,便能从别人口中听见我的消息。”

  “那消息中传来的可能是我的辉煌,也可能是我的死讯。”

  他开口说道。

  陈铭注定是要离开的。

  在大乾世界,他心中还有牵挂,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之中长留。

  对这个世界而言,他注定只是个过客。

  来过,闹过,也沉溺过,其中的过程不论如何,他最终都是要离开的。

  当他从这个世界离开的那一刻,也就是他这具分身死去的那一刻。

  这个时间注定不会太长,以观星士的寿命,蒲长林只要不发生意外,迟早都能看到这一天。

  却不知道,到了那时,不知道他会作何心情?

  蒲长林陷入了沉默。

  从陈铭的话语中,他听出了决意,还是那种对未来的预见。

  “想去的话.....就去吧。”

  他开口道,眼神紧紧盯着陈铭,似乎要将他的模样记下来:“雏鸟长大了,总是要往外面飞的,这一点在,作为老师的我无权干涉。”

  “只要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师,这就足够了。”

  “我会记得的。”

  陈铭笑了笑:“人活一世,每个人都注定是要走的,我来到这个世界,就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这一点无法改变。”

  “或许我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有限,但不论如何,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师,会被我永远记在心上。”

  “我也一样。”

  蒲长林望着陈铭,这一刻看的十分认真:“铭儿,你的心,是我见过最纯粹的,相对于你的星命,相对于你的天赋,这才是最珍贵的一点。”

  “外面的世界会很经常,未来的日子还很漫长,别让自己的心变质,就这样不停的走下去。”

  “我会的。”

  陈铭笑了笑,轻声开口说道:“德王已经废掉了,这一笔账,穹元王室不会忘记,我在之时无妨,但我走之后,多半会牵连到你与师母身上。”

  “趁着我在这里还有一段时间,你最好带着师母与灵儿离开,找一个源力穹元国的地方重新开始。”

  “若是师母不愿意放弃元岳宗的基业,不想离开......”

  陈铭顿了顿,开口说道:“那就带着灵儿赶紧离开吧。”

  “继续待在这个地方,不会有好下场的。”

  穹元王室如今对蒲长林一家颇为礼遇,那种照顾算得上无微不至,但和却是建立在陈铭一身实力至上的假象。

  他们绝不可能忘记这一次的教训,尤其是王灵妙这个导致德王被废掉的罪魁祸首,更不可能被忘记。

  陈铭此刻还在,他们自然毕恭毕敬,但陈铭一旦离开,短时间内无碍,但时间一长,迟早会对蒲长林一家下手。

  对这一点,陈铭看得十分明白。

  他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守着蒲长林一家,迟早会有离开的一天。

  “我明白。”

  蒲长林点点头,开口道:“事实上,就算你不说,我也准备带着灵儿离开这个地方,找个地方重新开的我的药铺。”

  “只要灵妙她.....唉,就随她吧。”

  他摇了摇头,想到王灵妙,便一阵头疼。

  王灵妙的性格太过唯我,有时候为了达成某样目的,根本不择手段。

  前段时日,她得知天星石已经到了陈铭手上,便一个劲的央求,希望借着蒲长林的手将那枚天星石要到手上。

  对这件事,陈铭也有所耳闻,却直接无视了。

  这次的事之所以发生,完全是王灵妙一人所为,所造成的结果恶劣,给陈铭的感觉十分不好。

  相对于德王而言,对于王灵妙这个师母,他的感觉更为不佳,若非对方是蒲长林的接发妻子,恐怕他早就一巴掌将其拍死了。

  天星石对陈铭尔而言虽不重要,但若就这样给她了,却也是自寻难受。

  蒲长林也明白王灵妙的请求实在有些过分,所以这一次无论她如何恳求都没有理会,从始至终根本没在陈铭面前提起过这一件事。

  房间之中,过了一会,陈铭问起了关于那枚星韵石的事。

  这件事对他来说很重要。

  在穹元国中,他也曾问过穹元国的人,最后不仅没找到类似的东西,连这玩意的相关讯息都没能找到。

  这枚星韵石来历神秘,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其从何而来,只知道其中的力量可以用来给人洗礼,十分珍贵、

  眼前的蒲长林,便是唯一知晓那枚星韵石来历的人。

  “那枚星韵石,是我的先辈们传下来的,是我师傅一次外出时无意中获得的一件东西。”

  蒲长林脸上露出怀念,望着陈铭轻声开口道:“我曾听他说过,这件东西,是他在星洲处获得的,似乎源于某一做禁区。”

  “你想要获得星韵石,恐怕只有去那里走一趟了。”德王脸色难看,面对此刻的陈铭脸色铁青:“你当真以为你吃定我了?”

  “住口!”

  一缕星力垂落,没有等陈铭出手,那老者脸色大变,狠狠一掌拍落,将他整个身躯直接拍飞,重重砸在地上,大口呛血。

  “叔父!”

  德王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不敢相信眼前的老者竟会对自己出手。

  “你这一次丢脸的还不够么!”

  老者脸色冷峻,望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德王,脸色看上去一片冰冷:“若不是此刻有外人在场,我恨不得一巴掌把你拍死!”

  他此刻心情看上去十分不佳,若非德王是其后辈,有血脉牵连,此刻恨不得与他划清界限。

  当然,他此刻心中虽然恼火,但此刻表现出来的神态,倒大半是装出来的。

  眼前的武曲星命者实力深不可测,德王落败不敌也就罢了,到底非战之罪,但人已经到了这地步,竟然还敢放狠话?

  这是生怕对方不一巴掌拍死他是么?

  他自己主动出手,就算下手再怎么重,也不至于要了他性命,但若是对方出手,那可就不一定了。

  在身前,陈铭绕有兴趣的看着对方表现,脸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都还没消气?”

  望着他这幅模样,老者心中一顿咔嚓,暗自咬了咬牙,手上用力,二话不说,又是一掌拍去。

  啊!!

  一阵惨叫声爆发。

  老者的这一掌可比之前那掌狠多了,一掌拍落,德王浑身差点没能直接炸开,此刻身上的星力隐隐,原本身上残留的些许星力直接被拍灭了。

  星点破碎,星图暗淡,这一掌之后,这位德王日后多半成了一位废王,一身修为多半就此废掉了,从此就算是个废人。

  在强悍力量的冲击下,他直接晕了过去,浑身各处都在淌血,看上去凄惨无比。

  望着这幕,陈铭深深的看了老者一眼,眼神之中似暗藏深意。

  对自己的后辈都下手如此之狠。

  这老者是个狠人。

  在对面,被陈铭那诡异的眼神注视着,老者心中却有些发毛。

  他已经做到了如此地步,对方竟然还不肯罢休?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小小年纪竟然就如此阴狠。

  是个狠人!

  “看来只能这样了.....”

  他心中叹了口气,望着倒在地上,此刻已经晕了过去的德王,表面风轻云淡,暗自却咬了咬牙,就准备上前一掌将他拍死。

  不过最后,他的动作被陈铭所打断。

  “你干什么?”

  陈铭眼神诡异,望着老者的动作,开口说道。

  “此人冒犯阁下,罪过滔天,绝不可赦!让我一巴掌把他拍死,来为阁下赔罪!”

  老者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眼前的陈铭实力深不可测,纵是寻遍整个穹元国,也找不到多少人能与之匹敌。

  德王若是不死,若是对方牵连整个穹元王室,又该如何是好?

  “为了整个王室的安危,德王你还是去死吧!”

  他心中发狠,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然而这时候,陈铭的话语从前方传来。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既已成了这幅模样,之前的事也就罢了。”

  望着倒在地上的德王,陈铭开口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老者的心刚刚放下,而后猛然再次提起。

  “我听闻,德王府上有一块天星石.....”

  望着老者,陈铭慢悠悠的说道。

  “稍后我立刻送到阁下手上。”

  老者立刻领会,话音刚落,立刻开口说道。

  听见老者的回复,陈铭这才点头。

  到了如今,德王活不活着,他并不在乎。

  他如今唯一在乎的,是他如今损失的源力能不能补回来。

  这一次打发神威,在背后,他的损失无比巨大,如今源力面板上的源力已经消失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后一点老底。

  若是不想办法回一波血,陈铭恐怕都要找个地方哭死。

  “天星石.....”

  一旁,听着陈铭两人的谈话,王灵妙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当着陈铭的面,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恰好在这时,陈铭转过身,一双眼眸幽幽,此刻正京津注视着她。

  顿时,她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数天后。

  一处安静的房间,陈铭静静坐在一把木椅之上。

  源力:2175

  武学:大悲印,大楚武经,龙象搬山法第三层(可提升),星图淬神法(可推演)........

  神通:天心,天地之灵

  血脉:武曲星命转世(初级)

  “只有这么一点?”

  将手中已经变成一片白色的水晶石放下,陈铭的脸色有些难看。

  眼前这块白色的水晶,便是当日王灵妙所持有的那块星韵石,此刻其中蕴含的源力已经被陈铭全部吸取了。

  按照正常情况来看,星韵石中的力量若是消耗完,仍然会保持晶莹的紫色,其中的力量过上一段时间仍然会慢慢恢复,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水准。

  但陈铭吸取完之后的星韵石却不一样,不仅整块星韵石的颜色变成了透明色,其中的力量似乎也没有再次恢复的迹象。

  陈铭所吸取的源力,似乎与寻常人洗礼所接受的力量并非一种,是属于构建这块星韵石碎片的本源力量,一旦被抽取出去便不会继续再生。

  这种发现令陈铭十分失望。

  更令他失望的是,这块星韵石中蕴含着的源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多。

  他之前消耗源力提升自身,在短短时间之内令这具分身获得了堪比归源之境的实力,这本身已经将他的源力消耗殆尽,只剩下区区两百。

  将这块星韵石吸取之后,他的源力也只是恢复到两千之数,并没有他之前想象的那般多。

  至于那块从德王手中要来的天星石,则根本不能为他增长源力,与星韵石属于完全不同的东西。

  “一种独特的奇珍,长期持有,视乎能加深人的潜力,容纳更多星力.....”

  看着手中握着的青色宝石,陈铭暗自摇了摇头,对此有些失望。

  增长自身潜力,使自身能容纳更多星力,这种效果,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无疑是极佳,绝对算得上一门至宝,却偏偏对陈铭没什么用。

  原因无他,陈铭的根本乃是武道,其一身实力,完全建立在一身武道修为之上,所谓的星力增幅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用处,但用处却根本没有想象中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门奇珍,留在手上,或多或少也有些作用。

  “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

  静静坐在那里,陈铭心中叹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陈铭被逼到这一步,固然让他损失了很大一笔源力,却也让他的实力得以恢复。

  从之前那老者的表现来看,他目前的实力,在这个世界应当已经算是顶尖了,至少在这周围是如此。

  拥有如此一身实力,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想要搜集源力也会轻松些。

  而且,这一次实力的提升,对陈铭来说,却是还有些惊喜。

  静静端坐在床头上,在陈铭的身躯之上,一处处窍穴开辟,其中有黑色的神力滚滚,如一片江河般咆哮。

  除此之外,在一些窍穴之中,一缕缕武曲星力在充斥着,其中隐隐可见一枚枚神秘而玄奥的神纹闪烁,在他的身躯之中闪现。

  窍穴之中凝神纹,毫无疑问,这是归源境界的标致。

  只是此刻在陈铭身上,这些意外凝聚而出的神纹却并非是来自于他自身,而是来源于他身上的星命。

  武曲!

  如神脉之中蕴含着先辈的血脉之力,可以提炼成神纹一般,这个世界的星命之中,似乎也蕴含着星辰之力的本源,伴随着陈铭开辟窍穴,其中凝聚的星辰之力自然而然的浮现,凝聚成一道道神纹。

  这个发现让人意外,也让人惊喜。

  神纹凝结不易,在正常情况下,想要凝聚一道神纹,要么身具神纹,有前人遗泽,要么精于一道,对某一领域有惊人领悟,方能自悟神纹。

  归源层次若想要破入宗师,本身便需要凝聚出足够多的神纹,按照陈铭的估计,恐怕至少需要九道方才。

  九道神纹,按照正常情况下来看,若不动用源力加成,以陈铭的天资,哪怕身具两大神脉,也至少需要数十年。

  但在这个世界,他却找到了一种捷径。

  通过星辰灌输,自星命之中提炼神脉,这种方式无疑要比独自修行快上许多,也容易上许多。

  “武曲星命......”

  静静坐在原地,陈铭心中喃喃自语。

  来到这个世界,对自己身上所背负的武曲星命,他原本没有其他想法,但现在看来,这恐怕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一笔财富。

  ...........................

  蒲长林走在路上,身上穿着一袭白衫。

  与此前相比,他此刻的气色要好看许多,不仅此前的伤势尽数痊愈,就连浑身上下原本涣散的星力都已经恢复,此刻看上去自有一派风范。

  那日的事结束之后,为了讨好陈铭,穹元王室一口气送来了许多东西,虽然其中大多数陈铭根本用不上,但对蒲长林而言却有很大用处。

  在各种奇珍异宝的供养下,只是短短数日,蒲长林过去的暗伤便恢复了不少,尽管没有恢复到全盛,却也恢复了近半实力。

  此刻,他独自一人,走到了陈铭所在的房间中。

  在房间里,他看见端坐在床上的陈铭。

  他还是此前的那副模样,容貌精致俊秀,一头长发垂落,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眸幽幽,一举一动之间,自有一股风采。

  望着此刻的陈铭,蒲长林有些失神。

  来到这个世界,陈铭从没有变过吗,只是在过去,为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陈铭的本来模样很少显露,那种强横一世的无上气魄并未展现。

  直到此刻,一切束缚尽数失去之后,蒲长林才惊觉,他的这个弟子,到底是多么优秀。

  区区十岁出头而已,便已有这种风采,未来大有可期。

  哪怕是所谓的生而知之,恐怕也比不上眼前这人。

  “我要做了.....”

  望着蒲长林,陈铭率先开口,如此说道:“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还会回来么?”

  蒲长林抬头,望着此刻的陈铭,脸色有些复杂,眼神之中既带着不舍,也带着些欣慰。

  “可能会,但更有可能不会了......”

  陈铭沉默一会,随后缓缓说道:“可能你在这里安静生活,再过一阵,便能从别人口中听见我的消息。”

  “那消息中传来的可能是我的辉煌,也可能是我的死讯。”

  他开口说道。

  陈铭注定是要离开的。

  在大乾世界,他心中还有牵挂,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之中长留。

  对这个世界而言,他注定只是个过客。

  来过,闹过,也沉溺过,其中的过程不论如何,他最终都是要离开的。

  当他从这个世界离开的那一刻,也就是他这具分身死去的那一刻。

  这个时间注定不会太长,以观星士的寿命,蒲长林只要不发生意外,迟早都能看到这一天。

  却不知道,到了那时,不知道他会作何心情?

  蒲长林陷入了沉默。

  从陈铭的话语中,他听出了决意,还是那种对未来的预见。

  “想去的话.....就去吧。”

  他开口道,眼神紧紧盯着陈铭,似乎要将他的模样记下来:“雏鸟长大了,总是要往外面飞的,这一点在,作为老师的我无权干涉。”

  “只要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师,这就足够了。”

  “我会记得的。”

  陈铭笑了笑:“人活一世,每个人都注定是要走的,我来到这个世界,就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这一点无法改变。”

  “或许我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有限,但不论如何,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师,会被我永远记在心上。”

  “我也一样。”

  蒲长林望着陈铭,这一刻看的十分认真:“铭儿,你的心,是我见过最纯粹的,相对于你的星命,相对于你的天赋,这才是最珍贵的一点。”

  “外面的世界会很经常,未来的日子还很漫长,别让自己的心变质,就这样不停的走下去。”

  “我会的。”

  陈铭笑了笑,轻声开口说道:“德王已经废掉了,这一笔账,穹元王室不会忘记,我在之时无妨,但我走之后,多半会牵连到你与师母身上。”

  “趁着我在这里还有一段时间,你最好带着师母与灵儿离开,找一个源力穹元国的地方重新开始。”

  “若是师母不愿意放弃元岳宗的基业,不想离开......”

  陈铭顿了顿,开口说道:“那就带着灵儿赶紧离开吧。”

  “继续待在这个地方,不会有好下场的。”

  穹元王室如今对蒲长林一家颇为礼遇,那种照顾算得上无微不至,但和却是建立在陈铭一身实力至上的假象。

  他们绝不可能忘记这一次的教训,尤其是王灵妙这个导致德王被废掉的罪魁祸首,更不可能被忘记。

  陈铭此刻还在,他们自然毕恭毕敬,但陈铭一旦离开,短时间内无碍,但时间一长,迟早会对蒲长林一家下手。

  对这一点,陈铭看得十分明白。

  他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守着蒲长林一家,迟早会有离开的一天。

  “我明白。”

  蒲长林点点头,开口道:“事实上,就算你不说,我也准备带着灵儿离开这个地方,找个地方重新开的我的药铺。”

  “只要灵妙她.....唉,就随她吧。”

  他摇了摇头,想到王灵妙,便一阵头疼。

  王灵妙的性格太过唯我,有时候为了达成某样目的,根本不择手段。

  前段时日,她得知天星石已经到了陈铭手上,便一个劲的央求,希望借着蒲长林的手将那枚天星石要到手上。

  对这件事,陈铭也有所耳闻,却直接无视了。

  这次的事之所以发生,完全是王灵妙一人所为,所造成的结果恶劣,给陈铭的感觉十分不好。

  相对于德王而言,对于王灵妙这个师母,他的感觉更为不佳,若非对方是蒲长林的接发妻子,恐怕他早就一巴掌将其拍死了。

  天星石对陈铭尔而言虽不重要,但若就这样给她了,却也是自寻难受。

  蒲长林也明白王灵妙的请求实在有些过分,所以这一次无论她如何恳求都没有理会,从始至终根本没在陈铭面前提起过这一件事。

  房间之中,过了一会,陈铭问起了关于那枚星韵石的事。

  这件事对他来说很重要。

  在穹元国中,他也曾问过穹元国的人,最后不仅没找到类似的东西,连这玩意的相关讯息都没能找到。

  这枚星韵石来历神秘,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其从何而来,只知道其中的力量可以用来给人洗礼,十分珍贵、

  眼前的蒲长林,便是唯一知晓那枚星韵石来历的人。

  “那枚星韵石,是我的先辈们传下来的,是我师傅一次外出时无意中获得的一件东西。”

  蒲长林脸上露出怀念,望着陈铭轻声开口道:“我曾听他说过,这件东西,是他在星洲处获得的,似乎源于某一做禁区。”

  “你想要获得星韵石,恐怕只有去那里走一趟了。”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