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斩尊者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斩尊者


    轰!!

  最为恐怖的杀伐开启,在定州城外,金色的刀芒冲天,上冲云霄,下击九幽,刀锋斩落之间,整个天地都像是被一股金色的刀域所笼罩。

  砰!!

  猛烈的冲击声响起,鲜血与碎骨四溅,随后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向远处冲出。

  顶着这恐怖的刀锋,玄吾奋力向外冲去,浑身上下坚固的躯体在颤抖,此刻上面满是裂痕。

  一道道赤色的神霞从他的伤口处喷涌,那是尊者的血液,每一滴都是最为大补的圣药,此刻却四处滴淌,滴落的到处都是。

  在远处,他大口咳血,好一会后,才勉强稳住心神,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陈铭。

  “尊者!”

  他咬牙,望着远处陈铭,眼中既有震惊,也有些惊疑。

  他在疑惑。

  此界此前受天意压制,毫无疑问,向上的道路应当被封死了才对。

  身处这种不可能的环境之中,眼前的陈铭却硬生生创造了奇迹,硬生生打破了天意压制,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晋升了尊者。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尊者!

  晋升尊者数千年,在这个领域之中沉溺了如此漫长的时光,玄吾自信,寻常晋升的尊者绝非是他敌手,会被他击败。

  而眼前的陈铭战力无匹,那股恐怖的刀意与斗战之态,几乎令他也为之颤骇。

  怎么看也不像是刚刚就晋升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当着陈铭的面,他脸色凝重,开口发问。

  不过,面对他的疑惑,陈铭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默默举刀,高高抬起。

  下一刻,玄吾心中一跳。

  锐利的刀锋再次斩落,赤金气血自陈铭躯体之上冲出,那股澎湃的血气几乎铺天盖地,将方圆百里都染成一片赤金色。

  伴随着佛血涌动,隐隐约约之间,有白衣佛土之虚影显化,梵音隐隐,似乎细微,又恍如天雷阵阵,将此地笼罩。

  无声无息之间,独属于陈铭的佛血领域张开,于刹那间镇压而下,将四面八方直接锁死。

  随后,盖世的临渊刀挥舞,临渊九式尽展而出,配合着那佛域镇压而下,化为盖世的一击。

  临渊!!

  致命的刀芒从天压落,这一刻,玄吾没有丝毫犹豫,双臂张开,恍如怀抱日月,其中一股莫名的力场之力重重并发,将刀芒之中隐含的力量不断卸掉。

  随后,借着刀锋余势,他不断后退,脸色又是一变,猛然抬头望去。

  半空之中,虚空震荡,空间荡起阵阵涟漪,像是即将被撕裂。

  而被那虚空之力激荡的中央,一记拳印从天而落,轰然砸下。

  万虚印!!

  仓促之间,此刻再躲已是不及,原地,玄吾怒吼,纵身一跃,一拳击出,打出一记金色的拳印,其中充斥着阵阵金色的符文,就这么直冲而上,迎上了陈铭。

  砰!!

  数千里河山变色,盖世的神力并发,座座山峰直接崩毁,一击陆沉。

  恐怖的神力在咆哮,在此激荡,隐隐之间,可以见得一头神龙咆哮,仰天而上,又可见一尊帝影沉浮,身带诸游万虚之意一脚踩落。

  砰!砰!砰!!

  一座座高山炸裂,万里苍穹被撕裂,河山变色,彻底变了形状。

  若非此刻他们身处荒郊野岭,仅仅是这一击,就足以将整座定州城彻底撕裂。

  “啊!!”

  一声咆哮从中响起,如天雷阵阵,又似狮吼龙吟,无比响亮,带着悲愤与不甘之意。

  伴随着一道金光亮起,玄吾从中冲出,此刻半边身躯都直接崩毁了,此刻上面的血肉在交织,还在不断重组。

  在他的胸口处,一道深深的拳印铭刻着,上面带着万虚印之余韵神魄,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身躯上,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其驱逐。

  身后,在烟尘与云雾之中,陈铭静静迈步走出,脸色平静,望着玄吾。

  “你!”

  望着陈铭,看着他逐渐接近的身影,玄吾心中闪过一股不妙的预感。

  下一刻,一切都静谧了。

  金色的长刀挥舞,径直砍落,于刹那之间,玄吾的思绪静止,彻底停在了这一刻。

  一颗人头落地,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原地,静静望着这一幕,陈铭脸色平静,默默收起长刀,抬头望向天边的苍穹。

  此时此刻,伴随着一位尊者的陨落,在天边之上,新生的天意似乎也起了阵阵涟漪。

  而在远方,在这一刻,同样有数人同时抬头,有些心悸的望向北面。

  “玄吾死了!”

  南方,一处幽深的山谷内,这一刻,白发青年脸色大变,有些震惊的望向北面。

  一股股心悸的感觉在他心头涌起。

  静静立在原地,他能够感应到,在北面那处,两股浩荡的大势彼此交织,此刻属于玄吾的那一道势已经被彻底击破,彻底失去了生机,被他所轻易感知到。

  “此界有尊者存在,而且....在正面的搏杀中将玄吾杀了!”

  白发青年脸色微变,这一刻心情无比的复杂。

  这场尊者之间的厮杀结束的太快,从开始直到现在,一共也没有多少工夫,让他就算想上去助阵也来不及了。

  而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同样说明了一些事。

  修为到了尊者这一层,彼此之间的力量都已经到了非人的程度,一般而言,就算尊者之间彼此有高下之分,真要打起来,同样不可能快速决出胜负,一场战斗下来,耗时数日都是寻常。

  而这一次的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只能说明双方的差距极大,大到了玄吾想要逃都没机会的地步。

  同为上界尊者,白发青年扪心自问,他虽自信比玄吾要强,却也强不了太多。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位神秘尊者能够斩杀玄吾,是不是也能杀他?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冷,这一刻心情无比之复杂。

  而在另一边。

  西方,伫立于一片尸骸之上,黑泽一身铠甲森然,感受着远方的大势交织,在原地沉默了许久许久,才最终转身,继续向着下一个地方走去。

  在几位上界尊者对陈铭的出现感到惊疑不定时,陈铭却默默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轰!!

  最为恐怖的杀伐开启,在定州城外,金色的刀芒冲天,上冲云霄,下击九幽,刀锋斩落之间,整个天地都像是被一股金色的刀域所笼罩。

  砰!!

  猛烈的冲击声响起,鲜血与碎骨四溅,随后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向远处冲出。

  顶着这恐怖的刀锋,玄吾奋力向外冲去,浑身上下坚固的躯体在颤抖,此刻上面满是裂痕。

  一道道赤色的神霞从他的伤口处喷涌,那是尊者的血液,每一滴都是最为大补的圣药,此刻却四处滴淌,滴落的到处都是。

  在远处,他大口咳血,好一会后,才勉强稳住心神,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陈铭。

  “尊者!”

  他咬牙,望着远处陈铭,眼中既有震惊,也有些惊疑。

  他在疑惑。

  此界此前受天意压制,毫无疑问,向上的道路应当被封死了才对。

  身处这种不可能的环境之中,眼前的陈铭却硬生生创造了奇迹,硬生生打破了天意压制,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晋升了尊者。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尊者!

  晋升尊者数千年,在这个领域之中沉溺了如此漫长的时光,玄吾自信,寻常晋升的尊者绝非是他敌手,会被他击败。

  而眼前的陈铭战力无匹,那股恐怖的刀意与斗战之态,几乎令他也为之颤骇。

  怎么看也不像是刚刚就晋升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当着陈铭的面,他脸色凝重,开口发问。

  不过,面对他的疑惑,陈铭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默默举刀,高高抬起。

  下一刻,玄吾心中一跳。

  锐利的刀锋再次斩落,赤金气血自陈铭躯体之上冲出,那股澎湃的血气几乎铺天盖地,将方圆百里都染成一片赤金色。

  伴随着佛血涌动,隐隐约约之间,有白衣佛土之虚影显化,梵音隐隐,似乎细微,又恍如天雷阵阵,将此地笼罩。

  无声无息之间,独属于陈铭的佛血领域张开,于刹那间镇压而下,将四面八方直接锁死。

  随后,盖世的临渊刀挥舞,临渊九式尽展而出,配合着那佛域镇压而下,化为盖世的一击。

  临渊!!

  致命的刀芒从天压落,这一刻,玄吾没有丝毫犹豫,双臂张开,恍如怀抱日月,其中一股莫名的力场之力重重并发,将刀芒之中隐含的力量不断卸掉。

  随后,借着刀锋余势,他不断后退,脸色又是一变,猛然抬头望去。

  半空之中,虚空震荡,空间荡起阵阵涟漪,像是即将被撕裂。

  而被那虚空之力激荡的中央,一记拳印从天而落,轰然砸下。

  万虚印!!

  仓促之间,此刻再躲已是不及,原地,玄吾怒吼,纵身一跃,一拳击出,打出一记金色的拳印,其中充斥着阵阵金色的符文,就这么直冲而上,迎上了陈铭。

  砰!!

  数千里河山变色,盖世的神力并发,座座山峰直接崩毁,一击陆沉。

  恐怖的神力在咆哮,在此激荡,隐隐之间,可以见得一头神龙咆哮,仰天而上,又可见一尊帝影沉浮,身带诸游万虚之意一脚踩落。

  砰!砰!砰!!

  一座座高山炸裂,万里苍穹被撕裂,河山变色,彻底变了形状。

  若非此刻他们身处荒郊野岭,仅仅是这一击,就足以将整座定州城彻底撕裂。

  “啊!!”

  一声咆哮从中响起,如天雷阵阵,又似狮吼龙吟,无比响亮,带着悲愤与不甘之意。

  伴随着一道金光亮起,玄吾从中冲出,此刻半边身躯都直接崩毁了,此刻上面的血肉在交织,还在不断重组。

  在他的胸口处,一道深深的拳印铭刻着,上面带着万虚印之余韵神魄,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身躯上,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其驱逐。

  身后,在烟尘与云雾之中,陈铭静静迈步走出,脸色平静,望着玄吾。

  “你!”

  望着陈铭,看着他逐渐接近的身影,玄吾心中闪过一股不妙的预感。

  下一刻,一切都静谧了。

  金色的长刀挥舞,径直砍落,于刹那之间,玄吾的思绪静止,彻底停在了这一刻。

  一颗人头落地,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原地,静静望着这一幕,陈铭脸色平静,默默收起长刀,抬头望向天边的苍穹。

  此时此刻,伴随着一位尊者的陨落,在天边之上,新生的天意似乎也起了阵阵涟漪。

  而在远方,在这一刻,同样有数人同时抬头,有些心悸的望向北面。

  “玄吾死了!”

  南方,一处幽深的山谷内,这一刻,白发青年脸色大变,有些震惊的望向北面。

  一股股心悸的感觉在他心头涌起。

  静静立在原地,他能够感应到,在北面那处,两股浩荡的大势彼此交织,此刻属于玄吾的那一道势已经被彻底击破,彻底失去了生机,被他所轻易感知到。

  “此界有尊者存在,而且....在正面的搏杀中将玄吾杀了!”

  白发青年脸色微变,这一刻心情无比的复杂。

  这场尊者之间的厮杀结束的太快,从开始直到现在,一共也没有多少工夫,让他就算想上去助阵也来不及了。

  而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同样说明了一些事。

  修为到了尊者这一层,彼此之间的力量都已经到了非人的程度,一般而言,就算尊者之间彼此有高下之分,真要打起来,同样不可能快速决出胜负,一场战斗下来,耗时数日都是寻常。

  而这一次的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只能说明双方的差距极大,大到了玄吾想要逃都没机会的地步。

  同为上界尊者,白发青年扪心自问,他虽自信比玄吾要强,却也强不了太多。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位神秘尊者能够斩杀玄吾,是不是也能杀他?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冷,这一刻心情无比之复杂。

  而在另一边。

  西方,伫立于一片尸骸之上,黑泽一身铠甲森然,感受着远方的大势交织,在原地沉默了许久许久,才最终转身,继续向着下一个地方走去。

  在几位上界尊者对陈铭的出现感到惊疑不定时,陈铭却默默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6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