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看不懂

第三百五十八章 看不懂


    “喂,在么?”

  “咋了?”慵懒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一处安静宽敞的卫生间,萧逸慵懒躺在浴缸,随手接过电话。

  热气不断的在冒着,温暖的空气将整个浴室打湿。

  看上去颇为潇洒。

  “齐阳出事了。”电话那一头的声音说道,是个女声,听上去颇为严肃。

  “你说什么?”

  萧远一愣:“我可不记得他最近有去做什么活?”

  “你的记性不错。”

  电话那头,刘银的声音沉默一会。

  “不过这次是他自己撞上的。”

  “这是什么运气?”

  萧远惊住。

  诅咒这种东西看似恐怖,但对于寻常人来说,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属于小概率事件。

  就算萧逸他们这些人身上带有诅咒的气息,比常人更容易发生诅咒,也同样是如此。

  如齐阳这样出去一趟,就碰上的,运气绝对没话说。

  堪比买彩票一样的运气。

  而且看这情况,似乎还出事了。

  这又属于小概率中的小概率。

  “他怎么样,还活着么?”

  萧逸脸色渐渐严肃。

  “不知道,可能还活着吧。”

  刘银严肃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些无奈。

  “他还能打电话给头求救,一时半会应该还死不了。”

  “不过接下来就难说了。”

  那个声音开口道。

  “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刘银开口:“你的能力是我们中最特殊的,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找到他。”

  “我知道了。”

  萧远脸色凝重,点了点头。

  他的能力特殊,自然是因为他的黄皮纸。

  黄皮纸的功能特殊,在这几年中渐渐显露。

  能够预知未来,哪怕仅仅是一定程度上的,这同样是十分强大的功能。

  依靠着这个功能,萧远在这些年屡屡得手,获取了不少诅咒之物。

  单论实力而言,除陈铭之外,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这也是刘银会第一个通知他的原因。

  “诅咒啊...”

  萧远从原地起身,眼神渐渐变得锋利。

  数日后。

  一片荒芜的平原上。

  “就是这里么?”

  淡淡的声音在这片区域响起。

  萧远抬头打量四方,看向四周。

  四周的地域一片荒芜,整个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生机,令人有种前所未有的压抑感觉。

  “有种莫名的感觉...”

  萧远喃喃自语:“这地方一看就有问题...”

  “一开始时是没有问题的...”

  身后传来一阵声音:“不然他也不会好好跑来这片地方旅游。”

  “结果旅着旅着把自己载进去了...”

  萧远摇摇头,觉得有些无语。

  “怎么说呢...”

  身后一个声音继续传来

  “在事情发生之前,谁能想到呢...”

  “也是...”

  萧远点头,随后转身,看向一边。

  “不过...你能不能出现再跟我说话?”

  “你这样鬼鬼祟祟的,让我很不习惯啊。”

  他如此说道,随后随手一挥。

  一点金色的神力爆发,魔种开始共鸣,击向远方。

  轰隆!

  大地微微震荡。

  一片风吹草动之后,两个人影显露出来。

  那是一个大汉,还有一个小女孩。

  大汉看上去应该四十岁左右,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沧桑,脸庞粗犷,留着胡子,看上去颇为成熟。

  女孩则看上去十二三岁左右,显得小巧玲珑,刺客穿着一身白裙,显得十分可爱。

  “慕曲,李茗...”

  萧远看了他们一眼:“只有你们两个?”

  “有我们两个还不够么?”

  名为慕曲的大汉开口说道。

  “其他人还在路上。”

  李茗如此说着。

  这两人不是别人,是当年陈铭有过一面之缘的大汉萝莉组合。

  数年过去,在陈铭成立驱魔会的时候,他们两人也毅然加入,数年下来,如今作为当初的元老之一,地位不低。

  在当初创立驱魔会的第一批元老中,除了陈铭和萧远之外,他们和齐阳的关系也是最好的。

  所以此刻立刻就赶了过来。

  “开始吧。”

  萧远淡淡开口,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皮纸。

  黄皮纸看上去古老,上面锈迹斑斑,不时有神秘的符号显现,仿佛蕴含着远古的秘密。

  而在此刻,随着萧远的动作,黄皮纸上的内容在不断显化。

  一点点血色的字迹在上面显化,密密麻麻,不断的显示出来。

  望着这一幕,慕曲和李茗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些讶异。

  眼前的这一幕对他们来说也是件稀罕事。

  尽管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但是每一次看见,都觉得这场面的很是独特。

  “真好啊。”

  慕曲有些羡慕:“有这玩意在手,不论发生什么要紧的事,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如果我有这能力,那我以后玩游戏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想的太美。”

  李茗翻了个白眼:“你以为这玩意是万能的啊!”

  “不到你快死的时候,还想显示什么?”

  “我觉得我随时都处于快死的状态。”

  慕曲面带笑容,不知羞耻:“你看看我,头发都快秃了!”

  “醒醒,你那是打游戏打的。”

  李茗毫不留情的拆穿:“赶紧干活!”

  一边,萧远脸色凝重,静静看着手上。

  在他手上,黄皮纸上还在不断浮现出神秘的字符,此刻上面的颜色越来越亮。

  萧远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他这幅模样,让一边的慕曲与李茗都为之一静,脸色不由的凝重起来。

  “怎么了?”

  “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大汉慕曲脸色凝重,开口问。

  “不...”

  萧远脸色也凝重:“我看不懂...”

  “啥?”

  慕曲与李茗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自己的东西,你看不懂?

  这是在逗我?

  “我真的看不懂。”

  萧远有些无奈。

  他真的没撒谎。

  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碰上。

  以前的时候,不管情况多么危急,场面多么恶劣,黄皮纸总能生效。

  像是这一次这种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有些奇怪...”

  他望着黄皮纸上显示的神秘字符,陷入了沉思。

  黄皮纸并不是失去了效果,上面仍然有字迹显示。

  只是这字迹,他看不懂。

  “现在怎么办。”

  他揉了揉脑袋,不由想着起这个问题。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7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