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赶到

第三百六十二章 赶到


    PS:还未修改章节,请半小时之后再看。

  “就是这里了吗?”

  原地站在山一片山峰之间,望着远处的风景,沉迷脸色,平静淡淡开口说道。

  他从很远的地方赶到这里来,执行已经过了两天时间了。

  聊天的时间里,这一片地区的组织并没有并没有继续发出,而反而沉寂了下来。

  不过就算如此,在这两天时间里,他终究还是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来到了这片区域的中央。

  如果他估计的没有错的话,在他此刻手上这个位置就是主座的中心节点。

  “头,你有把握吗?”

  在电话里少女留影的声音不断传来,其中带着声音中带着一些担忧。

  “祁阳和小远他们都已经事情在里面了,要不要再派其他人过来和Tony一起进去看看?”

  “不用了。”

  村民大量开口说道。

  “这个地方制作多半不是人多就能有用的。”

  “还是让我去看看吧。”

  原地他笑了笑:“只希望能够快点解决。”

  “过一段时间啊,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他如此说道,随后随意的开始,随意的挥了挥手。

  一点金色的神力当然在远处渐渐淡开。

  空间之中竟然产生了点点涟漪,一点点水,如同水波一般的纹理,渐渐像是储存当区,看上去十分有趣。

  在无声无息之间,空间开始破碎了,一点裂痕逐渐破开在产品的眼前展现。

  随后他伸出手,准确的抓住了空间破碎的那一关键的一个节点。

  轰!!

  一片金色的神华绽放。

  一片空间乱流开始涌现,将始终完全折叠,让中国的场景开始变化。

  等周围的场景开始稳定下来,村民发现这已经不是之前的所在那个地方了。

  眼前的地方是一片草场。

  周围看上去是一片老舅的学校,展示出一个又一个的学生展示出行走的,看上去活力,是说充满着生命气息。

  望着这一幕沉迷脸色平静,随意的抬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不出意料,此时此刻他身上同样穿着一身老旧的校服,看上去周围的学生一般是一副学生的打扮。

  “诅咒我吗?”

  他笑了笑,按照心中的指引向着一边走去。

  不多时他走到了一处地方。

  眼前是苍狼上的一个栏杆。

  在操场上孤零零的栏杆紧紧处理在那里,一片黑沙上面看着光秃秃的,像一棵老树一样孤零零的住地。

  我在旗杆上原本应该挂着上面的红旗,此刻已经不交了。

  “老陈,你在干什么?”

  远处一个声音传来。

  成名转身看去。

  那是个那就不大大概在十五六岁左右,一张清秀的脸庞,有些苍白,看上去有些虚弱,显得干干瘦瘦的。

  紧紧抬头看了一眼就走了,陈明没有在医院,随后去去,随后旁落无人的回了回首。

  金色的神力绽放,一片浩瀚的邪气涌现,磅礴的力量向前冲去,在刹那间即将眼前的旗杆斩破。

  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的旗杆瞬间断断裂,随后在旗杆断裂的那一刹那,一道道惨叫声不断发出。

  周围的世界瞬间变化了,原本的阳光明媚变成了阴冷的格调,周围一个星座原本行走各自欢笑的学生变了个模样,一张张青春明媚的脸庞渐渐变得一变得沉寂阴冷,起床脸色变得阴冷而阅读。

  一双双眼神齐刷刷望着陈明,其中包含着阅读与仇恨,就像是看到自己的仇人一样。

  所有的蓝都面目扭曲,看上去无比的恐怖与灾难。

  随后再下一刻,世界顿时变化了。

  一个个人纷纷向陈永区,张亚武转而对着陈明出去。

  我在是陈明生前在那儿旗杆子下一片正中生,也同样不断上学,在其中一道高大的身影慢慢重启一下爬出,渐渐地站在了人民眼前。

  那是个高大女子模样,一身皮肤苍白,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灰色,一双眼眸呈现出血色,此刻正want着沉默。

  原地顿时沉寂了。

  这一抹的场景十分恐怖若是换一个人来,恐怕会被吓到。

  但对于成年人来说,这一幕我仅仅只是笑呵呵罢了。

  他静静看向远处,抬头看向远处的某个方向。

  此时此刻,伴随着周围随机的转变,原本原本的气息开始改变,此刻那一道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气息顿时显露出来,被他所察觉。

  他敏锐的感觉到在远处不远处,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一道,他所熟悉的气息站在那个地方,陈记者时刻已经奄奄一息,即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于是没有丝毫犹豫,他向着那个方向走去,缓缓抬起了自己的脚步,迈出了第1步。

  在周围那一道道扭曲而狰狞的声音并没有停下,此刻伴随着沉迷的动作,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不约而同地向着陈明扑了上来。

  砰!!

  金色的神秘磅礴出一道,在半空之中,一道一道磅礴的手印呼兰压下其中,绽放着光明无量的力量,红蓝爆发。

  虚无缥缈光阴无聊,在一瞬之间数到,不同的力量在瞬间交织,共同地捏成了一道手印,呼啦一下。

  万虚印!

  轰!!

  原地瞬间变得沉寂了,一道道的风景瞬间消失,被光辉所淹没,直接泯灭,破碎到极致,只剩下点点的尘埃落在了远处,不见此前的风景。

  至于那一大道或是狰狞或是扭曲的身影,此刻也全部都不见了,被一记手印全部轰然击破,完全彻底的消失。

  陈明继续向前走去,向着自己所感应到的那个方向,慢慢迈开脚步。

  没有多久,他走到那个地方,在那里看见了自己想要看见的那个人。

  “果然是你。”

  在一片老旧的教学楼下,村民发现了那个声音。

  那是个看上去与他差不多大的人,只是身材要更加魁梧一些,再看似乎要给陈明所表现出来那样的更加凶,更加强壮,但此刻却是掩掩一些,差大半个身子都被埋在了沙土里。

  只剩下一个头颅露出来。

  在他所在的地方不远处有一条条小水小水沟,里面流淌的却不是干却不是寻常的水,而是一片片鲜血,上面有浓郁的血腥气味慢慢从中传来。

  闻上去十分刺激与刺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前打电话向陈明求救,又神秘又彻底失踪的祁阳。

  吃吃喝喝,他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被埋在了地地里面。

  似乎是察觉到陈明的气息,他努力抬了抬眼,一双眼猛睁开,看着眼前出现的沉迷。

  “你……来了……”

  淡淡而沙哑的声音在原地响起。

  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虚弱像是临死之人的声音一样低沉,而徐罗听上去十分微小。

  莫非陈明的tiny远远比苍南要强,恐怕还听不见他在说话。

  “好好的,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

  静静地站在原地望着脚下的夕阳,沉迷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祁阳的脸皮动了动嘴角,围着开口,用微小的声音开口说道:“在那之前能先把我先把我拉出来吗?”

  “当然没有问题。”

  陈斌说了瞬间如此看到,说到随后一只手臂顺手向下一拉。

  砰!!

  一阵清脆的破碎,声音不断响起。

  伴随着陈明的手臂不断用力,脚下大地开始不断破破裂,随后其阳被陈明直接拉了出来。

  在被产品救出来之后,奇痒的惨状才真正的显露出来。

  他的身躯已经破碎了胸口处的大块大胸道处,大块大块血的血肉都消失不见了,隐隐可以看见里面的内脏。

  在失职的地方,大块的肌肉同样不僵了,上面有很小的痕迹,看上去不像是像是被人硬生生啃掉的。

  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恐怖。

  他此前显露出来的头颅反而是他的身上保存最完整的地方。

  可以说伤身上伤势严重到这个地步,若是换作一般人,此刻恐怕早就已经死掉了。

  也就是西洋体内有臣民之前所种下的某种,所以只看还能维持着一口气,勉勉强强支撑到沉迷感来,将他救下。

  不过经历经历了这一次之后,他身上的伤势同样很严重,在之后落实上会至少需要尽量大半年时间才能够恢复到之前那个地步。

  当然对于此刻他来说能够把这条命保住,已经算是10分不错的了。

  “你的运气不错。”

  将其将从弟弟弟弟拉出来,忘了忘记羊身上的惨状,陈明调调门开口说道。

  “如果我再晚一天来,你恐怕就没救了。”

  “也不一定……”

  祁阳脸上露出苦笑:“我觉得我还能撑两天。”

  “或许吧。”

  村民不知可否随意的笑了笑,随后单手伸出拍了拍他的胸口。

  一颗金色的某种闪烁在刹那间被渡入他的胸口处,随后与他体内原本便存在的某种相结合,开始爆发出一股新的力量。

  全新的生机开始绽放在气缸体内,原本消耗殆尽的生命力又迎又迎来崭新的契机,本已枯竭的写期战士焕发新生,此时此刻又有了新的力量源泉。

  就有的组织破灭被抛弃,而崭新的血肉与组织开始生长,在陈明的眼前,只是短短几分钟之内,激昂的身上的伤口就有快速复原,迅速恢复到常人所拥有的拥有的模样。

  看上去似乎与常人一般,我啊,没有什么变化。

  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上来说。

  在实际上陈明玉夕阳都知道,尽管表面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但内在的伤势却永远没有那么容易愈合。

  诅咒的力量直接扔在他的体内,拍选择只此刻仍然盘踞在他血肉血肉的之中,随时有可能会爆发。

  在去除掉他体内诅咒的力量之前,他只可仍然处于危险之中,只是看上去正常一些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总比他之前那样强。

  “能起来吗?”

  原地望了望,望了望脚下的祁阳,陈斌开口说道。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走吧。”

  陈铭点了点头:“除了你之外,还有别的人要去救。”

  “还有别人?”

  凄凉有些意外:“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这么倒霉实现在这个地方?”

  “你觉得他们是为了什么才是才在这个地方实现的?”

  陈明看了他一眼。

  “啊,不会是因为我吧?”

  “恭喜你答对了。”

  看上去似乎与常人一般,我啊,没有什么变化。

  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上来说。

  在实际上陈明玉夕阳都知道,尽管表面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但内在的伤势却永远没有那么容易愈合。

  诅咒的力量直接扔在他的体内,拍选择只此刻仍然盘踞在他血肉血肉的之中,随时有可能会爆发。

  在去除掉他体内诅咒的力量之前,他只可仍然处于危险之中,只是看上去正常一些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总比他之前那样强。

  “能起来吗?”

  原地望了望,望了望脚下的祁阳,陈斌开口说道。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走吧。”

  陈铭点了点头:“除了你之外,还有别的人要去救。”

  “还有别人?”

  凄凉有些意外:“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这么倒霉实现在这个地方?”

  “你觉得他们是为了什么才是才在这个地方实现的?”

  陈明看了他一眼。

  “啊,不会是因为我吧?”

  “恭喜你答对了。”

  看上去似乎与常人一般,我啊,没有什么变化。

  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上来说。

  在实际上陈明玉夕阳都知道,尽管表面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但内在的伤势却永远没有那么容易愈合。

  诅咒的力量直接扔在他的体内,拍选择只此刻仍然盘踞在他血肉血肉的之中,随时有可能会爆发。

  在去除掉他体内诅咒的力量之前,他只可仍然处于危险之中,只是看上去正常一些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总比他之前那样强。

  “能起来吗?”

  原地望了望,望了望脚下的祁阳,陈斌开口说道。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走吧。”

  陈铭点了点头:“除了你之外,还有别的人要去救。”

  “还有别人?”

  凄凉有些意外:“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这么倒霉实现在这个地方?”

  “你觉得他们是为了什么才是才在这个地方实现的?”

  陈明看了他一眼。

  “啊,不会是因为我吧?”

  “恭喜你答对了。”

  看上去似乎与常人一般,我啊,没有什么变化。

  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上来说。

  在实际上陈明玉夕阳都知道,尽管表面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但内在的伤势却永远没有那么容易愈合。

  诅咒的力量直接扔在他的体内,拍选择只此刻仍然盘踞在他血肉血肉的之中,随时有可能会爆发。

  在去除掉他体内诅咒的力量之前,他只可仍然处于危险之中,只是看上去正常一些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总比他之前那样强。

  “能起来吗?”

  原地望了望,望了望脚下的祁阳,陈斌开口说道。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7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