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第三百八十九章


    “算了......左右也是迟早的事……”

  原地,回想着此前所发生的一切,陈铭摇了摇头。

  这的确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

  陈铭这个目标实在太过显眼了。

  他这一次转世,身带四大顶尖血脉于一体,浑身上下的资质,天赋与身份都摆在那里,那种不同寻常之处,迟早都会被别人发现。

  其他人只要不瞎,迟早都能发现这件事情,到时候顺藤摸瓜,摸到他的身上也就丝毫不意外了。

  陈铭就算这一次不暴露出来,等过一些时日之后,迟早也会暴露出来。

  都是迟早的事情。

  伴随着整个世界开始复苏,那一些上古时期便开始沉寂的老怪物,也会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

  到了那个时候,伴随着世界的层次不断攀升,武者的层次开始提升,陈铭就算隐藏的再好,迟早也会被其他人揪出来。

  此刻不过是把事情提前了一些,在某种程度上,也算不得什么。

  一念至此,陈铭心中渐渐平静,摇了摇头后,便转过身,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走去。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房间里安静的坐着,如之前那般,在房间里安静看着书。

  看这样子,仿佛没有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一般。

  过了片刻,在房间之外,凤舞小心翼翼地从房间外走过,向房间之中探了一眼。

  在房间之中,陈铭仍然在那里坐着,看这样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见这一幕,她暗自松了口气,随后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房间之中,感受着凤舞的离开,陈铭摇了摇头,随后也起身,独自去休息了。

  时间便这样慢慢过去。

  到了第二日的时候,他们继续启程,向着元州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陈铭总觉得,在经历那一晚上的事情之后,凤舞似乎变得活泼了不少。

  像是心头的一块大石被挪开,此刻显得轻松了许多,谈话之间那种活力根本无法掩饰,让人不由自主的便被其感染。

  观察到这一点,回想到那一日凤舞与那名女子所说的话,陈铭不由摇了摇头,却也没说什么。

  以他们的脚程,若是一心一意想要赶回元州所在的地方,不过两三日时间便可以赶到。

  不过在陈铭的带领之下,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慢悠悠的在四处走着,望着四方的景色。

  陈铭并不急着回归元魔宗内。

  他想要回去,不过是因为想要借着元魔宗的渠道,去寻找杨业几人罢了。

  这件事情并不着急,毕竟,此刻距离他们转世已经足足过了十几年的时间。

  杨业他们三人若是此刻还安好,到了现在应该都已经成长起来了,不需要他去多担忧什么。

  比起这件事情,陈铭此刻更想做的,是好好游览眼前这大好河山。

  来到这一界十几年时间,最初的两三年时间里,陈铭一直被局限在那一处小小的山村之中,不能出去,所见的人与物都被局限在那一处地方,看不见多少东西。

  而随后的十几年时间里,陈铭又身处元魔宗中,时时刻刻处于元魔尊等人的眼皮底子底下,因此也看不见多少东西,只能看见元魔宗内的景色罢了。

  这一次陈铭从元魔宗内离开,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他第一次下山,第一次真正开始观察这个世界。

  陈铭一路在四处游览着,观察着这个世界。

  他一边游览,一边也与脑海之中的乱魔沟通,了解了一些事情。

  “破碎之上.......便是武道传说之境……”

  在脑海之中,乱魔淡淡开口说道,对着陈铭开始讲解:“破碎之境,其中的重点在于让自身体内的唯一真种崩毁,从中诞生一个虚无的武道领域,在这虚无的武道领域之中,孕育出独属于自己的武道之神……”

  “你此刻修为已至破碎之巅,武道之神已然大成,一举一动之间都可以牵引武道……”

  “而武道传说之境,却又不同……”

  他对着陈铭认真讲解道。

  “武道传说,是破碎之境的进一步演化,想要晋升传说,唯有将自身的武道之魂进一步凝练,以此反馈自身,凝炼出独属于自己的武道之躯……”

  “凝炼武道之躯?”

  陈铭有些明悟,此刻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不错……”

  在脑海中,乱魔的声音继续响起:“凝练武道之躯的这个过程,就是将自身的武道神魂不断锤炼,加持在自己身躯之上的一个过程……”

  “你的武道之魂是什么样的,最后所凝聚成的武道之躯多半也是什么样的……”

  在脑海中,乱魔不断给陈铭进行讲解。

  他是上古年间的无上大魔,一生修为远远在破碎之境之上,此刻给陈铭讲解这些,属于绰绰有余。

  在他的讲解之下,陈铭顿时明白了破碎之境后的风景。

  破碎之境之上,便是要凝练自身的武道之躯,将自身所凝聚的武道之魂反馈到躯体之上,最后做到肉身与武道之魂合一,一举一动之间,便带着凝聚的力量。

  等自身的武道之魂彻底融入躯体之上时,便彻底进入了另一个层次,可以称之为武道传说。

  对于这个层次,在元魔宗内呆着的那些时间,陈铭其实也隐约知道一些。

  不过元魔宗的层次到底有限,尽管对这个层次有所描述,但到底没有乱魔所说的这么具体。

  在乱魔的描述之中,陈铭彻底明白了前方的方向,也明白了前方的道路该如何行走。

  这一点对于陈铭而言才是最关键的。

  武道修行到了他这个地步,其实这世间大多数的神功法门,对他而言都已经失去了作用。

  比起那些神功秘法而言,此刻对陈铭更加重要的,是前方道路该如何走。

  只要知道了前方的道路该如何行走,以陈铭的天赋资质,迟早都可以摸索到一条路向前,没有必要依赖于所谓的神功秘籍。

  对于陈铭的态度,乱魔十分赞赏。

  “那些所谓的神功秘籍,本来就只是筑基之物……”

  在陈铭的脑海之中,他淡淡开口说道:“最初刚刚筑及之时到也罢了,但到了你这个层次,所需要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自己的感悟……”

  “若是到了你这个层次,还要去依靠所谓的神功秘法去修行,那么到了最后,多半会在不知不觉间,沦为他人的傀儡……”

  “要知道那些所谓的神功秘籍之中,被别人所做的手脚可不少啊……”

  他如此开口说道,给陈铭介绍了一番这其中的关键。

  一般而言,到了一层次之后,若是继续依靠所谓的神功秘籍去修行,那么到最后多半会产生大问题。

  神功秘典到底是他人所创造的,其中蕴含着他人的感悟与力量,对于别人而言,到底不是自己的路。

  行走他人摸索过的道路,尽管会安全许多,但是却也会产生一些问题,到了最后,很可能会成为他人的傀儡,不知不觉之间便为他人做了嫁衣。

  很多所谓的神功秘籍之中都被创始者留下了后门,后来者若是修行到了一定的层次,还不将其抛弃,到了最后,创始者只要一念之间,便可以将后来者直接夺舍,一生修为尽数沦为他人所得。

  这就是无比残酷的现实。

  魔门中人的功法尤其如此。

  在梦魇之中不乏有后辈修行了魔道前辈的攻伐结果被一些大魔夺蛇转世的例子。

  乱摸便知道不少啊,在这段时间里给小明讲了不少这种故事。

  “包括我自己在内,其实不也是这样吗?”

  在小明的脑海之中,他有些自嘲:“我见那尊欲望来魔的本人修行过来,一路走得顺畅,但到最后也差一点被那尊域外邪魔所夺舍,一身修行,尽数沦为他人所得。”

  “我的例子就可以看出这种事情是有多么危险了……”

  对于乱魔的说法,小明脸色挺尖,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啊。

  不过对于乱抹的说法,他心中也无比的赞同。

  修行他人的法门走上巅峰,这到底是一件具有很大风险的事情。

  小明落实将来不想被他人所知,那么迟早便该走上自己的路。

  所以从获得乱魔之后,他从没有像乱魔跑要过任何神功秘典,只是询问了一番前方的境界,并没有去问其他的事情。

  乱魔也很明智的,没有开口主动告知他什么事情,只是默默当一个介绍者,小明想问什么他便答什么。

  平时的时候,他更多的是沉浸在小明的体内,依靠着小明体内的摩羯啊恢复自身。

  两者相安无事,就这么平静的度过。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睡觉睡觉,直到过去数天之后。

  下一日清晨,小明带着父母,两人来到了一个地方。

  眼前的地狱看上去是一片荒芜的山村,周围看上去是别人十分的顾忌,没有多少人烟,一片凋零的景象。

  在前方一个小山村静静伫立在那里。

  小明来到这一处小山村。

  眼前的山村看上去十分平凡,周围的一草一木,还有周围的人都看上去也没什么特殊的,一切都如一个寻常的小,纯洛阳没有适合的特别。

  望着眼前的坠落,在小明的时候,关二爷与父母两人有些意外,但是望着前方小明的身影还是没有说些什么。

  他们跟随着小明向前走去,一路走入了眼前的小山村内。

  顺着过去模糊的印象,小明一路向前走去找到了一栋老旧的屋舍内。

  老旧的屋舍此刻看上去10分的破败,其中并没有多少人在。

  让小明有些意外的是,此时此刻其中住着的并非是他那熟悉的人,而是几个陌生人。

  “少年郎你找谁?”

  此刻伴随着小明的走间,在屋舍之内,一个看上去40出头的妇人走了出来,望着眼前的小明有些惊讶。

  眼前的小明一看便不是眼前这座山庄里的人。

  这一片山庄十分贫苦,周围的人连一下完好的衣裳都很难找到,更不用说是如眼前的小明值班,身上穿着整洁,气质不凡,一看别人身份不凡。

  小明的气质与这一片小村庄格格不入,显得十分突兀。

  “老人家……”

  小明忘了一眼生前的老妇人,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随后开口问道:“这里原来住着的那户人家现在去哪了?”

  “他们啊……”

  老夫人有些意外,也有些了然:“他们早就从这里搬走了?”

  “搬走了?”

  小明愣了愣:“什么时候的事情?”

  望着眼前的坠落,在小明的时候,关二爷与父母两人有些意外,但是望着前方小明的身影还是没有说些什么。

  他们跟随着小明向前走去,一路走入了眼前的小山村内。

  顺着过去模糊的印象,小明一路向前走去找到了一栋老旧的屋舍内。

  老旧的屋舍此刻看上去10分的破败,其中并没有多少人在。

  让小明有些意外的是,此时此刻其中住着的并非是他那熟悉的人,而是几个陌生人。

  “少年郎你找谁?”

  此刻伴随着小明的走间,在屋舍之内,一个看上去40出头的妇人走了出来,望着眼前的小明有些惊讶。

  眼前的小明一看便不是眼前这座山庄里的人。

  这一片山庄十分贫苦,周围的人连一下完好的衣裳都很难找到,更不用说是如眼前的小明值班,身上穿着整洁,气质不凡,一看别人身份不凡。

  小明的气质与这一片小村庄格格不入,显得十分突兀。

  “老人家……”

  小明忘了一眼生前的老妇人,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随后开口问道:“这里原来住着的那户人家现在去哪了?”

  “他们啊……”

  老夫人有些意外,也有些了然:“他们早就从这里搬走了?”

  “搬走了?”

  小明愣了愣:“什么时候的事情?”

  小明忘了一眼生前的老妇人,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随后开口问道:“这里原来住着的那户人家现在去哪了?”

  “他们啊……”

  老夫人有些意外,也有些了然:“他们早就从这里搬走了?”

  “搬走了?”

  小明愣了愣:“什么时候的事情?”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7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