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偶遇

第三百九十五章 偶遇


    作为后世来者,陈铭能够体会两个时代的差异。

  任何问题的存在,都是有其原因的。

  这个时代的武道的确存在很大问题,其中的一些缺憾在陈铭看来极其明显。

  但这同样有着原因。

  对后世武者而言的某些缺陷,在这个时代可能并不是什么缺陷,亦或者说缺陷虽然存在,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眼前的情况便是如此。

  远古时的武道法门,直接勾连天地元气,在后世之人看来有所缺失,是一个巨大的缺陷,但对这个时代的人还真未必如此。

  两者所处的环境不同。

  后世的天地早已经破碎,武者若不先行锻体,将自身躯体淬炼到一个极致,打通冥冥中存在的天地之桥,根本无法感应到那冥冥之中存在的天地元气,更不用说是将其纳入体内。

  但这个缺陷,在这个时代并不存在。

  这个时代的天地远比后世的天地完善,不仅天地之间的规则完善,其中的元气更是充沛到了一种极致。

  纵使不进行修行,仅仅只是本能的呼吸,日积月累之下,体内同样会积累下庞大的元气,更不用说是刻意修行了。

  这个条件是后世之人所没法比的。

  再加上远古之时,大地之上的人族血脉尚未完全退化,其体内大多残留着些许神脉,纵使是普通人,也可以人人寿至两百载,远比后世之人强出太多。

  拥有这样的条件,这个世界的武道会是如今的这幅模样,也就可以理解了。

  没有需求就没有改变。

  在眼前的环境之下,纵使是如此简陋的修行之法,也可发挥出巨大的作用,自然就没有什么改变的必要。

  后世的修行法门之所以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想必也是经历了环境的种种异变,面对着不断衰退的天地元气,才不得不做出改善的吧。

  不过理解归理解,却不妨碍陈铭从中获取好处。

  他将特意准备好的几份法门拿出,交给了女契。

  “这等完善的淬炼法!是您自创的么?”

  望着眼前的陈铭,女契脸色大喜,这一刻态度看上去无比的恭敬。

  几乎都快给陈铭当场跪下去了。

  “我愿倾尽所有,与阁下换取!”

  略微沉思片刻之后,经过了慎重的考虑,女契做出了如此的决定,摆出了这样的态度。

  陈铭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不错,很上道。

  他之所以摆出了之前那样的态度,为的不就是这个么。

  只是随意的掏出了几门筑基之法,陈铭便换来了这个部族大部分的积蓄。

  其中便包括之前那位中年大汉所想要强夺的晶石。

  说来好笑。

  此前那位中年汉子势在必得,不惜打上门也要拿到手的东西,此刻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女契交给了陈铭。

  当然,在某种程度上,女契也并不吃亏。

  陈铭拿出的那几份法门,尽管只是最基础的筑基之法,却是陈铭所亲自推演而出的,其中甚至使用了自身的源力异能进行辅助与推演。

  单单在筑基之上,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

  就连陈铭脑海中的乱魔也赞不绝口。

  尽管只是基础篇章,但对于女契所在的部族而言,这玩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事实上,他们实际上也不缺乏太过高深的法门。

  女契所在的部族十分不凡,过去多半出现过至强者,有至强者的传承存在,并不缺乏高深的传承。

  陈铭若真要拿出一些深奥传承,除却包括大悲印在内的少数几门绝学在内,其余的对方还未必看得上眼。

  世界就是这么真实。

  独自伫立在一边,陈铭把玩着那枚晶石。

  晶石是金色的,看上去十分纯粹与美丽,一眼望上去像是一块巨大的金色宝石,此刻在阳光下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辉。

  在其上,陈铭感受到一种熟悉的律动。

  “有意思......”

  陈铭脸上露出微笑。

  他感受到体内一股暖流升起,源自他体内的异能。

  在眼前,紫色的源力界面开始浮现,此刻上面的源力数字开出不断增长。

  不容易啊。

  之前的降临玄界的十几年时间里,因为被局限在小小的一个玄界之内,陈铭的行动范围被严重限制,源力的收获寥寥无几。

  这也导致在此前的十几年时间里,他修行基本只能靠自己努力,导致现在人都快成年了,才堪堪抵达破碎巅峰之境。

  虽然说这个速度若是说出去已经足以吓倒一片人了,十个里面可以吓呆九个,剩下那个不是人......

  但这种进度到底还是让陈铭有些不满。

  此刻便好了些。

  摸着眼前的金色晶石,陈铭略微估计了一下。

  仅仅这一块金色晶石,便可以至少给他增加五万源力。

  这个数量无疑十分庞大的与恐怖。

  于是陈铭不免有些好奇。

  “这玩意是什么?”

  他指了指手上正在褪色的金色晶石,对着脑海中的乱魔开口问道。

  “不太清楚.....”

  乱魔的声音凝重:“看上去有些像是神石.....”

  “神石?”陈铭有些疑惑。

  “传说中古神陨落之后,其部分本源精血所化的珍宝,具体有什么用,老夫也并不清楚。”

  乱魔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

  知识不够用啊。

  他原以为自己一个活了好几万年的老魔头,辅佐陈铭一个后辈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却没想到陈铭身上发生的事情一个比一个刺激。

  他这一把老骨头,都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对乱魔的回答,陈铭并没在意。

  乱魔虽然是上古年间的老魔头,资历深厚,知识渊博,对一般人来说已经足够用了。

  但这不是上古,而是缘故。

  这就超出了乱魔的知识范围之内,一下子让他由一个老古董变成了一个萌新。

  原本脑海中的满腔知识,面对远古之时的一切,这一刻全变成了懵逼。

  陈铭对此表示理解,并不准备为难乱魔。

  反正他只要知道这玩意怎么用,还有怎么来就行了。

  至于具体的来历,这不重要。

  陈铭将金色的金石收起,贴身的放在包裹之中,准备贴身安置,将其中的力量快速吸取,转化为身上的源力。

  随后他转身,向着其他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张三李一本正经地收着常人眼中的垃圾。

  凤舞一脸开心的与孩子们玩闹着,看上去玩的也很开心。

  两个人过得貌似都很愉快。

  于是陈铭点了点头,也放心的离开了。

  放心的找了个地方去修行。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到了数月之后。

  带着张三李与凤舞两人,他们再次启程,向着远处走去。

  这一次队伍里面多了女契这一个向导。

  她正好有事要去城内一趟,因而顺便给陈铭几人当了一回向导,负责将他们送到距离此地最近的传送大阵内。

  对此,陈铭乐见于成。

  来到陌生的地域,身边有一个向导到底是好的。

  总比一个人乱转要好得多。

  又走了足足四五个月的时间,他们不断向前,最后来到了一座庞大的城池之外。

  眼前的城池十分的庞大。

  庞大到比陈铭过去所见的一切城池都要巨大。

  高大的城墙在城池周围伫立着,每一块城墙的砖瓦之上都刻着密密麻麻的神纹,上面隐隐之间可以看见一道道的烙印在上面铭刻着,似乎带着某种独特的神力,与整座城池化作一体。

  眼前城池的城墙便是一座最为完整的大阵,由无数个微小的阵法所组合而成,体内充斥着浩瀚的力量。

  一旦爆发,足以镇压神魔,横扫一切。

  陈铭抬了抬头,脸色有些凝重。

  “这是圣贤的手笔……”脑海中,乱魔开口说道。

  “能够布置眼前这么一座大阵,绝对是一位圣贤亲自出手,耗费无穷的时光才能够做到……”

  “甚至可能还不止一位圣贤参与……”

  乱魔的声音凝重,如此开口说道。

  尽管已经有些落伍了,但他的见识毕竟要比陈铭来的广阔,此刻一下子就看出了一些东西,认出了上面的那一种独特痕迹,属于圣贤。

  “圣贤亲自打造的城池……”

  陈铭抬头,认真注视着前方的城池。

  城池之上有道道微光闪烁,上面有一道隐形的领域在张开,悄然无声之间向着四周摸索而去,与周围的虚空相勾连。

  那股力量极其的庞大,尽管肉眼不可看见,但灵识却能够准确的感应,一旦有强大的到来到来,立刻便会感应到那种无上气机,自身的气息瞬间被压制下来。

  越是强大的盖世强者,到了这个地方所能感受到的就越是明显。

  这个意思就十分明白了。

  是龙伏着,是虎趴着。

  一个很明显的下马威。

  “到了……”

  望着远处伫立,遥遥可见的城池,女契的脸色微微一松,看上去松了一口气:“进了城池,只要通过其中的传送大阵,便可以抵达远古帝庭所在的为……”

  女契如此开口说道,随后又愣了愣,转身看向一边。

  远处,一阵波动正在传来,带着些血腥杀戮之气。

  铁血杀戮的兵戈之气滚滚涌来,在不远处的一处地域内,有人正在交锋,有滚滚的血气正在沸腾,其中的些许气息传到了这个地方。

  城池之上有道道微光闪烁,上面有一道隐形的领域在张开,悄然无声之间向着四周摸索而去,与周围的虚空相勾连。

  那股力量极其的庞大,尽管肉眼不可看见,但灵识却能够准确的感应,一旦有强大的到来到来,立刻便会感应到那种无上气机,自身的气息瞬间被压制下来。

  越是强大的盖世强者,到了这个地方所能感受到的就越是明显。

  这个意思就十分明白了。

  是龙伏着,是虎趴着。

  一个很明显的下马威。

  “到了……”

  望着远处伫立,遥遥可见的城池,女契的脸色微微一松,看上去松了一口气:“进了城池,只要通过其中的传送大阵,便可以抵达远古帝庭所在的为……”

  女契如此开口说道,随后又愣了愣,转身看向一边。

  远处,一阵波动正在传来,带着些血腥杀戮之气。

  铁血杀戮的兵戈之气滚滚涌来,在不远处的一处地域内,有人正在交锋,有滚滚的血气正在沸腾,其中的些许气息传到了这个地方。

  城池之上有道道微光闪烁,上面有一道隐形的领域在张开,悄然无声之间向着四周摸索而去,与周围的虚空相勾连。

  那股力量极其的庞大,尽管肉眼不可看见,但灵识却能够准确的感应,一旦有强大的到来到来,立刻便会感应到那种无上气机,自身的气息瞬间被压制下来。

  越是强大的盖世强者,到了这个地方所能感受到的就越是明显。

  这个意思就十分明白了。

  是龙伏着,是虎趴着。

  一个很明显的下马威。

  “到了……”

  望着远处伫立,遥遥可见的城池,女契的脸色微微一松,看上去松了一口气:“进了城池,只要通过其中的传送大阵,便可以抵达远古帝庭所在的为……”

  女契如此开口说道,随后又愣了愣,转身看向一边。

  远处,一阵波动正在传来,带着些血腥杀戮之气。

  铁血杀戮的兵戈之气滚滚涌来,在不远处的一处地域内,有人正在交锋,有滚滚的血气正在沸腾,其中的些许气息传到了这个地方。

  城池之上有道道微光闪烁,上面有一道隐形的领域在张开,悄然无声之间向着四周摸索而去,与周围的虚空相勾连。

  那股力量极其的庞大,尽管肉眼不可看见,但灵识却能够准确的感应,一旦有强大的到来到来,立刻便会感应到那种无上气机,自身的气息瞬间被压制下来。

  越是强大的盖世强者,到了这个地方所能感受到的就越是明显。

  这个意思就十分明白了。

  是龙伏着,是虎趴着。

  一个很明显的下马威。

  “到了……”

  望着远处伫立,遥遥可见的城池,女契的脸色微微一松,看上去松了一口气:“进了城池,只要通过其中的传送大阵,便可以抵达远古帝庭所在的为……”

  女契如此开口说道,随后又愣了愣,转身看向一边。

  远处,一阵波动正在传来,带着些血腥杀戮之气。

  铁血杀戮的兵戈之气滚滚涌来,在不远处的一处地域内,有人正在交锋,有滚滚的血气正在沸腾,其中的些许气息传到了这个地方。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7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