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见帝

第三百九十九章 见帝


    陈铭默默向前,跟随着老者向前走去。

  他的步伐很轻,十分的轻微,一边跟在老者的身后,一边也慢悠悠地观察着四周,欣赏着四周风景。

  远古时的风景与后世有很大不同,尤其在此地这一个被古之大帝所祝福过的神圣之地,更是显得独特。

  眼前这一片地域之中,一片片深沉的烙印在此地显现,其内有道道痕迹残留,那是大道的法则,此刻就这么清晰地在这个地方显化,没有丝毫掩饰的展露在世人的眼前。

  神秘无边的大道开始剥离下朦胧的面纱,就这么赤裸裸地展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前。

  在朦胧之间,有道道法则的痕迹在交织着,其中有种种异象自发显现,残留着的道则痕迹激发,自发地浮现出种种宏伟场景。

  神圣,伟岸,又让人敬畏。

  这个地方仿佛传说中神明所在的住所,其内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神圣,纵使是随意的一点东西拿出去,放到外界都是绝世的珍宝。

  纵使原本是寻常的东西,在这个地方长期沐浴古之大帝的气息,久而久之也会产生蜕变,从根本上变得不同,转化成另外一种形态。

  陈铭感受着其中的气机交感,感受着那一种道印,这一刻整个身躯都在发光。

  帝陈氏血脉复苏之后,他体内的灵胎也开始自发复苏了,此刻感应到这一片天地的活跃,开始自发地被激活。

  密密麻麻的灵纹在陈铭的身躯之上浮现,这一刻像是一道道纹身在陈铭的身躯之上蔓延,笼罩。

  每一点纹理,每一道痕迹看上去都是如此的玄奥,如此的梦幻,充满了一种大道法则的无边奥义。

  他在尝试,尝试着以自身的灵胎将周围世界的法则烙印,铭刻在自己的身躯之上。

  天地灵胎本就是天地所孕育而出的一种气质,天生与道相合,理论上来讲可以称之为天地之子,不论身在何地都能与那一片的天地相合,轻易牵动天地的法则之力,让自身时刻处于最巅峰之中。

  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其本身便是一位道子,能够轻易的进入悟道之境之中,令寻常武者所艳羡。

  而此刻,眼前这一片地域之内的大道法则如此活跃,陈铭体内的灵胎也受到了反应,开始自发的复苏,与周围那密密麻麻的大道法则开始接触,尝试着将他们牵引到体内,烙印到自身的血脉深处。

  毫无疑问,这是十分惊人的一件事情。

  此地乃古之大帝的居所,其中所烙印的大道法则不可揣测,连一位圣贤来了都要心惊,为此感叹不已。

  陈铭若是能以灵胎之力将此地所蕴含的道则烙印,缓缓消化,足以让他自身的修为狠狠向前提升一截,达到一个更加恐怖的层次,铺平未来的道路。

  老者望了望陈铭,感受着他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灵纹浮现,还有那一种仿佛天地之子一般的旺盛气机,脸上露出淡淡微笑,不以为意。

  他们继续向前,不断地向前行进着。

  微风吹拂过大地,眼前的这一片庭院之中,淡淡的微风吹拂着,一眼看去让人觉得有些微凉。

  陈铭抬起头,望向前方。

  此刻,他们来到了一座大殿之前。

  大殿看上去一片金色,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仿佛一座普通的大殿,与凡人所铸造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大殿的外部,似乎感受到他们的到来,大殿的大门自发地敞开,一股牵引力从中传出,似乎表达出一种独特的意境。

  “这是……在欢迎我们吗……”

  张三李眼神一凝,如此说道。

  “当然……”

  老者点了点头,一张古朴无华的脸上露出微笑,看上去平静中带着些淡然,有一种摄人神魄的气质:“他是我们的客人,你们作为他的随从,自然也是我们的客人……”

  他转过身,一身灰袍在风中轻舞,一头斑白的长发看上去给他添了一份沧桑,此刻面对陈铭,认真的望着他。

  不知为何,陈铭总觉得老者的视线有些古怪,仅仅只是这一眼望去,便将他整个人望了个个彻底一般。

  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从灵魂的本质到肉身的血脉,凡此种种,在老者这一眼下全都无所遁形,彻底的被老者看了个透彻。

  紫色的微光闪烁,这一刻像是一道隐藏已久的门户被撼动,一股淡淡的波动从陈铭的身躯内部传出,这一瞬间升起了一种朦胧的感觉,遮蔽了陈铭的身躯上下,让这一片的空间彻底被隔绝了。

  老者的视线瞬间被阻断,双眸之中所显化而出的场景一并消失,再次归于平凡。

  他像是返璞归真,这一刻脸上笑容不变,只是摇了摇头,看上去有些叹息:“果然没法看透……”

  陈铭心中凛然,不动声色,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望着眼前的老者,这一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眼前老者的实力明显达到了一个他无法想象的层次,外表的模样仅仅只是返璞归真的升华,论及真正的本质,恐怕早已超脱常人的想象,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地。

  面对这样的一尊存在,说句不好听的,陈铭不论做什么,恐怕都逃不过对方的手掌心。

  除非他当机立断,立刻离开这个世界。

  不过帝陈氏的殿堂已经在眼前,已经与陈铭如此接近了。

  陈铭若是就这么离开,就这么发动自身异能逃离此地,未免也太过可惜,也太过遗憾了些。

  “不必紧张……”

  老者笑了笑,似乎感受到陈铭心中的情绪,不由出声:“年轻时候的职业病犯了,不由多看了几眼……”

  “你别担心,相对于你周围那几位,你好歹还没被看得清楚……”

  他看了看陈铭身后的张三李与凤舞两人,张嘴一笑:“那两位可是比你惨多了,前前后后不知道被多少人看了个底朝天……”

  陈铭:“……”

  按你这么说……我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么?

  陈铭心中无力吐槽,最后也只能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冷淡:“可以进去了吗?”

  “当然……当然……”

  老者点了点头,脸上带着笑容,走进了前方的大门之中,在前方率先带路。

  跟随着老者,陈铭走进了眼前的殿堂。

  在走进殿堂的那一刻,一阵源自灵魂深处的轰鸣声猛然响起。

  如同灵魂本源之中所传出的轰鸣,在迈入殿堂的那一刻,无比巨大的声响从中传出,在一时之间,时空仿佛错乱了,一切大道法则都仿佛颠倒,上下未行,天地倒覆。

  一切的东西都被改变,时空错乱,万物在此地消逝,逐渐不见。

  这个地方像是变成了一片虚无,任何外在的一切在这个地方都没办法找到,不论是外界所存在的那种大道法则,还是种种天地元气,乃至于世间万物,在这个地方都彻底变成了虚无,没有任何存在的可能。

  在眼前的这一个地方,唯有一道气息独尊。

  浩瀚的威严在此地逸散,这一刻荡漾了四方。

  陈铭抬了抬头,勉强提起自身神力,注视向前方。

  在他的双眸之中,一道道场景显化,这一刻,他仿佛看见了一个无边伟岸,无比神圣的身影,正伫立在前方的大厅中央。

  那个身影无边的伟岸,无比的神圣,单单论形体而言,任何的言语都无法形容,仅仅只是自身的法体舒展开来,就堪比一整个大世界,伟岸而不可琢磨,神圣而不可玷污。

  他身上的气息强大,强大到一种极致,浑身上下的每一缕气息逸散出去,都足以压塌一个小世界,让乾坤崩塌,世界腐朽,万物都为之凋零,无法承受那种盖世的威严。

  而在此刻,似乎感受到陈铭的视线注视而来,那个无比伟岸,无比神圣的身影投下了一道视线,一双紫色的眸子垂落,其中带着些温和,就这么与陈铭对视着。

  轰!!

  原地有大道法则在此轰鸣,这一刻无尽的力量都在升起,在眼前的这一片地域之中升腾。

  隐约之间,陈铭仿佛看见了世界毁灭,星辰破碎的恐怖之景,这一刻尽数在眼前闪烁,尽情演绎着自身的奥秘。

  他体内的帝陈氏血脉在自发的复苏,这一刻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被触发到极致,其中蕴含着的帝陈神力开始活跃,加持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多了一种气质,一眼望去仿佛一尊天帝降临,无比的神圣与伟岸。

  莫名的多了一种与前方那一道身影一般无二的气息与威严。

  当原地的异象消失,陈铭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前方的场景已经变化了。

  一切辉煌的场景归于虚无,前方那磅礴无边,仿如什么灭世一般的场景渐渐归于平静,一切的景象都渐渐归于虚无,只有一道看似寻常的身影伫立。

  那是个伟岸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一身黑袍,一头长发如黑瀑垂落,容貌俊美,仪表堂堂,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此刻一双温润的眼眸垂落,注视在陈铭的身上,其中似带着些期待,也似乎带着些释怀。

  (http://www.biquge.lu/book/53319/205227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