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八十六章 月家战帖

第八十六章 月家战帖

  她不明白,为何这位出生并不高贵、没有贵族教养礼仪的女子,却受了这样的宠爱,幸运地仿佛上天眷顾,听说,也不过是救了陛下一命罢了,难道一国公主的尊贵荣华还不够还她的救命之恩么?

  她笑,却比哭还难看,口中腹中满满的苦涩……她抬头去看这位年少的陛下,可是陛下根本不看她,陛下只看着那个少女。

  眉目间都是温软下来的迹象,看得她心中愈发酸涩,那酸涩又有些虚无缥缈握不住的不真实感,只想将手伸进内腑好好揉揉,“为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好东西都是你的,人也都是你的?不过就因为你更早认识陛下,救了他一命么?”

  近乎于尖锐的诘问。

  连表情都有些狰狞。

  暮颜与南瑾的相识的过程和原因,其实并没有什么官方说法,所谓救了一命也不过是坊间传出的流言,并没有谁真的摆到明面上来,毕竟,南瑾的过去,对于世人来说,是一段足够颠覆夕照江山的历史,就连那个杀手组织,都在之前已经被清缴。

  这会儿,竟成了被人轻飘飘拿出来一句“不过救了一命”的说辞。

  原本心中的不忍,便被某些不愉取代,她就是这样的人,可以慈悲,可以怜悯,可是,更护短不讲理。南瑾的过去,注定成为再不能提起、也无人能知道的历史,可是那些血腥杀戮,那些黑暗中孤立无援、那些除了自己手中的匕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的寂寞、那些连活下去的理由都没有的岁月,不该被这样轻慢。

  她缓缓起身,裙摆拖曳间,款步走到德妃跟前,缓缓蹲下,平视着跪着的德妃,勾唇一笑,她本就眉眼微微上挑,这会儿如此一笑,更添了几分惊艳时光的明艳,她笑着问道,“我既救了他,难道他不该,以身相许么?”

  以身相许!

  少女清浅的声音,宛若重雷炸响,德妃霍然抬头,瞳孔大睁,“你们——”

  少女笑意未变,眼眸秋波般荡漾,德妃尖锐地大喊,“你们怎么敢!”

  暮颜嗤笑一声,道,“不管我们敢不敢,你们都这样猜测了不是么?别以为本宫不知道宫中流言,原以为,流言止于智者,可谁曾想,这后宫之中,尽皆无脑之人。……德妃,南瑾很好,往后会有很多喜欢他的姑娘,也许后宫终将三千佳丽,而你,要一个个恨过去么?那你……该如何自处?”

  说罢,她再不管似乎呆愣住的德妃,起身就径直朝外走去,厚厚鞋底踏过德妃精致的宫装。德妃就像是突然被人卸了气的皮球,一下瘫软在了地上。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满心满腹的不愉快、纠葛,心心念念地将他心中眼中的人剔除,仿佛走火入魔了一般,想着只要那个人不在了,他就会看到自己了……明明曾经,自己那么喜欢这位长公主殿下。

  暮三爷哼了一声,也起身走了。

  南瑾一声不吭,也走了。随后,圣旨便下来了,德妃降级成了贵人,寝宫也从原来的单独的宫殿搬到了安贵人一处,罚俸、禁足半年。

  没有人知道那日后宫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位妃子家眷无论怎么打听,都打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连她们本人都不愿多说,到了最后,只说是冲撞了陛下。

  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这些人同时冲撞了陛下?

  知道的不敢说,不知道的不敢问。于是,这件事就这样莫名其妙得偃旗息鼓了……但是所有人似乎都隐隐觉得,这件事和长乐宫脱不了干系,毕竟,长乐宫那位主子一回来,这事儿就发生了,也因此,那些如同雪花一样飘洒过来的拜帖,这几日竟一封都没有。

  长乐宫,着实清净了不少。

  只是,这份清净,也终于在那个和往常一样,日色温软的午后,被打破了。

  之前的拜帖是怎么处理的暮颜其实并不知情,反正她左右也不觉得有什么要紧。可是,这一日,她实在闲极无聊,在院中半眯着眼看天空飞鸟扑簌簌飞过的时候,有个小宫女抱着一叠拜帖走过,暮颜突然鬼使神差地叫住了那个宫女。

  拜帖很多,真的是厚厚一沓,暮颜随手抽了几本翻着,辞藻华丽,长篇大论像个老奶奶的裹脚布一样,只是内容却极其空泛,中心思想只有一句话两个字——求见。

  暮颜扯着嘴角,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无聊,刚要把拜帖递回去,突然那一叠帖子里,掉出了一张薄薄的信封,在一本本厚厚的拜帖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暮颜下意识捡了起来,目光触及信封右下角,一顿——一个格外熟悉的月形标记。那月形标记在午后暖阳里,反射着金色的光,小巧、精致的月形,和她始终贴身带着的玉佩一模一样。

  连大小都不差分毫。

  暮颜目光一沉,心中一紧,月蝉的消息太久没有听到了,上回师兄来信就说月蝉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许久未曾回森罗学院了,如今,这样一封信,夹在这厚厚一沓的拜帖里,有种强烈的不安感。

  暮颜轻轻攥着手中的信封,不动声色地将其余拜帖递给小宫女,挥了挥手,“都退下吧。”

  身后小平带着众人离开,暮颜才打开手中信笺,信笺短短几句话,却是散发着浓烈的煞气——天烬月家,以月蝉性命为码,恭候殿下驾到。

  肃杀、血腥,信封右下角那枚月形标记,似乎都泛着淡淡猩红。

  果然,出事了。

  暮颜甚至奇怪地扯了扯嘴角,这月家,真是搞笑,以自己家最小的女儿性命,要挟她?扯完之后,却满腹悲凉,世人皆知,月家天才月蝉,是森罗学院老院长的得意弟子,行走四国之间都有特殊的通行证,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帝王,都要客客气气称呼一声,月姑娘。

  却没人知道,月蝉从不得月家喜欢,甚至,月家因此引以为耻!

  因为名医世家的月蝉,更精通毒术!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460723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