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七十八章 落下帷幕

第七十八章 落下帷幕

  这个认知,让雨幕中的谢锦辰有些难过,这难过也不浓烈,只是酸酸涩涩地揪着难受。

  她站在他的对立面,冷冷清清地笑,一如这雨,一直凉到了他心里。

  “呵……”身旁,上阳瑞突然一阵冷笑,“原来,长公主下得一手好棋!”

  “小叔总说我的棋艺惨不忍睹,如同秋风扫落叶。由此可见,瑞王殿下的赞誉,暮颜受之有愧。”她笑地温婉而凉薄,很少有人能将这种矛盾的气质结合在一起,而暮颜却做到了,她的温软里有锋芒,她的亲切里有距离,仿佛上苍高卧云端之上俯瞰芸芸众生,慈悲怜悯,却遥不可及。

  “本王素来听闻暮家三爷棋艺精湛,只是今日长公主这一手棋下的,恐怕暮三爷也要自愧不如。”上阳瑞冷笑,方才暮颜说完,早已有人上前扣住了青影,扒下了他的上衣,证据一目了然,他都不用去看,就知道,今日这局,多半得败,心中气极,却也不愿他们好过,冷冷说道,“长公主殿下不是还囚禁在颜府中么,嘉善城的铁骑都因你出动了,谁知,你却好整以暇地待在这里,这不是拿黎民百姓闹着玩么!”

  什么事情,只要一扯到黎民百姓,风向自然变两变。

  上阳瑞听着身后质疑的声音,暗笑,都是玩人心的,所有人都一样,那些黑暗里的东西,被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谁都接受不了。

  “嘉善城门开,却不代表夕照铁骑就真的会出。”暮颜展颜一笑,明朗的笑容在这暗沉沉的天地里,如同星光乍现,“若是嘉善城门不开,瑞王殿下会有机会带着满朝文武百官,来着寝殿逼宫么?”

  “休得胡说!本王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来探望陛下么?那恐怕要让瑞王殿下失望了,陛下在本宫这几日的调理下,已经好了很多,恐怕,明日就可以上早朝了。”本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不严重如何引蛇出洞?

  上阳瑞自然以为自己身陷囹圄的消息一传到夕照,南瑾必定勃然大怒,夕照铁骑挥师北上那是必然之事,只是,他低估了南瑾和暮书墨,也低估了他们三人之间的了解和信任。

  若她暮颜身陷囹圄,那便一定是她自己愿意进的,若南瑾真的下旨命令夕照铁骑挥师北上,那一定也是故意做给别人看得——毕竟,良渚,是她的家。

  富丽堂皇的寝殿大门再一次打开,这一次,却是面若寒霜的皇帝陛下。和所有人以为的病入膏肓、行将就木完全不同,陛下的确是面色有些苍白和虚弱,但是整体状态却比往日还要好上许多。

  朝臣们,呼啦啦地跪下了,跪在满地的雨水里,一动不动。任凭雨势滂沱,兜头浇下,微微瑟缩的肩膀暴露出此刻的心惊胆战,自古以来,皇权之争都是成王败寇,而他们做臣子的,一旦选错了阵营,那便是以死谢罪的……

  今日看来,他们都……选错了。

  良渚帝却没有去管这帮人,只是失望地看着面色有些难看的上阳瑞,叹了口气,面色不忍地说道,“朕以为,你只是争强好胜,只是爱表现罢了,这几日时间,一个个证据摆到了朕的面前,可是朕一直在说服自己,只是,你终究是令朕失望了。瑞儿……你竟起了这般心思!”

  “父皇!你休要听信小人谗言,他们都是和上阳烨一条裤子的!”上阳瑞这会儿是真慌了,急急为自己脱罪,“上阳烨和我有什么不同?不过就是他拉拢的人比我厉害!只能证明他手段更加毒辣罢了!父皇!”

  他终顾不得太多了,噗通一声跪在了满地雨水里,寝宫门口的汉白玉阶本就干净如洗,这半日大雨冲刷下来,更是没有任何脏污,只是冰冷的触感刺激着他的膝盖,令他浑身一哆嗦。

  良渚帝又是一声绵长的叹息,事到如今,上阳瑞还要拉着人下水,往日里温润如玉终究只是面具,这会儿,面具生生被揭下,露出里面因着太久未见天日而格外苍白无力的面容。

  他不忍再看,看向后面跪着的朝臣,开口说道,“朕知道,只要朕一日不立这太子之位,你们便一日不得内心安宁。说到底,你们其实也不过是皇位之争的牺牲品,朕不与你们为难,今日,便安了你们的心,如若之后还有这种事情发生,便休要怪朕不留情面了。”

  说完,他招了招手,身后,福公公已经捧着一纸明黄诏书走上前,上阳瑞突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他太清楚那是什么。

  福公公朝着身旁很久没有说话的上阳烨微笑说道,“烨王殿下,接旨吧。”

  上阳烨上前一步,叩拜于地。

  福公公展开圣旨,朗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朕奉太上皇遗诏登基以来,凡军国重务,用人行政大端,未至倦勤,不敢自逸。绪应鸿续,夙夜兢兢,仰为祖宗谟烈昭缶,付托至重,承祧行庆,端在元良。今有皇子上阳逸,为宗室之嗣,天意所属,兹恪遵初诏,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授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繁四海之心。朕疾患固久,思一日万机不可久旷,兹命皇太子持玺升文华殿,分理庶政,抚军监国。百司所奏之事,皆启皇太子决之。”

  大雨滂沱中,所有人都怔怔看着,看着那个俊朗的声影扣头、谢恩、接过圣旨诏书,心中却如同惊涛骇浪席卷而过——这几乎等同于传位昭书了啊!

  而且,这样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写出诏书,也就是说,这封诏书,一早就备好了!陛下对于太子之位,早就有了决断……他们纷纷看向良渚帝,只觉得这位陛下,他们都低估了!

  良渚帝却是再无心力去面对这些事情,挥了挥手,立马上来四个御林军,两人一个,押着上阳瑞和谢锦辰下去了。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461946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