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七十二章 风声渐起

第七十二章 风声渐起

  暮颜这两日,过得格外悠闲。那么多个衙役天天守着,她也不觉得膈应,自得其乐地在府中种花种草,或者找个阳光正好的角落,捧了本闲书,消磨一个午后,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长公主殿下这两日嘴馋,总嫌弃府中厨子做的饭菜甚是难吃,点名要吃万品楼的。这不是衙役守着出不去么,那便指派了衙役每一餐都排了队去买回来。

  指使起来理直气壮地毫不手软。

  墨一对她说的事情,似乎对她完全没有影响,这一点,令墨一微微有些不解,谢锦辰这种行为,其实和恩将仇报没有什么区别,在墨一看来,这是最不可饶恕的。

  暮颜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可是,她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若只是想要嫁祸给她,谢锦辰还不至于这么闲情逸致,一个那么有野心的人,绝对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更何况,聪明如谢锦辰,应该知道,就算她真的杀了高如玉,整个良渚也没办法真的把她怎么样。

  所以,她在静观其变。

  只是,窝在这颜府消息有些不灵通,她便一次次借着万品楼的手,传递了消息。饭菜衙役们自然会检查,可是他们如何能知道,万品楼除了圈养的鸽子,还有自己一套独立的暗号系统,就算你这些伙食都翻个底朝天,你都查不到什么。譬如今天,她大约可以猜到谢锦辰的目的了——他想要借此机会,引发两国战乱。

  只要是当初认识南瑾的人都知道,暮颜这个长乐长公主,远比世人一人的受宠,要受宠地多。一旦南瑾知道,暮颜受到了丁点委屈,那么倾国而起,并非不可能。

  谢锦辰,为了扳倒良渚帝,不惜引起两国战乱,以她这个两国之间最直接的纽带为诱饵。

  突然之间,那个宫阙之外,大树底下蓦然回首的如玉眉眼,有些模糊不清,他唤她,颜儿。语调一如既往地温软。

  只是就那么一瞬间,风雨起,花落成泥,那碎金日光下的缱绻眉眼,成了暗夜密林里,从背后伸出的匕首……握着匕首的主人,嘴角残忍的弧度,目光中,寒芒乍现。

  原来,谢锦辰,从我踏上归国之路,你就将这一次原封不动地设计好了,巍巍宫阙的等候,万品楼的相会,你暗中放出风声,你知高如玉一定会出现,而我,必定会见到她,并跟出去。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像是你安排好的剧本,连林依依都被你找来当作棋子,可谓用心良苦。

  暮颜将这一切都梳理了一遍,只觉得谢锦辰应该远比自己想象的更老谋深算,更冷酷无情。

  她叹了口气,终是为了这样的认知有些遗憾。

  ……

  长乐长公主受邀前往良渚作客。

  只是,这作客,却在到了良渚没两日,就被以“杀人罪”抓进了大牢里,当晚,大牢还被人纵了火试图一把火将长公主殿下烧死在大牢里。这样的风声愈演愈烈,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就传开了。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夕照皇城,竟奇怪的也很“及时”地出现了这种风声,时间差都没有发生。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这风声,就传到了南瑾和暮书墨的耳中。

  自从暮颜离开后,暮书墨和南瑾还是会每日去长乐宫用膳。也有大臣反对,觉得昔日没问题也就罢了,如今后宫已有陛下妃子,暮家三爷住在皇宫里实在有些不妥,只是,当事人对此反对之声都未在意,暮书墨依旧在帝都、皇宫之间来去自如,进出的频率连皇宫宫门守卫都暗暗咋舌——这三爷,真忙。

  不过其实,暮书墨也不常在皇宫住,他自有他在帝都的据点,也不常正儿八经地走宫门,所以宫门守卫还是低估了暮三爷的忙碌程度。

  今日,暮书墨正巧就在宫中,便去了长乐宫用晚膳,南瑾是几乎每日必去,于是,晚膳之前,俩人又凑一块下了盘棋。不得不说,南瑾就是个被杀手事业耽误的好棋手,暮书墨难逢对手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可以战地酣畅淋漓的对手,自然一有空就来皇宫找南瑾。

  只是这棋才下了一半,总管公公就低着头跑了来,小碎步踩地地都在颤,手中拂尘颠儿颠儿地甩着,暮书墨皱皱眉,这总管,往日里都退地远远的,于是抬头,挑眉,无声询问。

  公公走到两人跟前,低了头,心中七上八下的,有点儿不敢说,主要是不敢承受这俩人的怒火,“陛下,三爷,方才有小子们来说,今日出宫去采买,听到了一些风声。”如若是真的,怕这天下要腥风血雨了。

  而自己,可能是雷霆之怒的首当其冲的受害对象。

  他缩了缩脖子,看到陛下正要落子的手停了,又说道,“小子们听说,长乐长公主殿下,被良渚府衙抓起来了,说是……说是……殿下在熠彤皇城里杀了人,还说……还说……”

  原本轻轻夹在指尖的白色棋子,瞬间化为粉末,消散无痕,陛下的手却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连头都没有抬地问道,“还说什么?”声音带着风雨欲来的沉闷。

  “还说……有人在大牢纵火,蓄意将殿下直接烧……烧……烧……没了……”越来越大的沉闷气压下,那个“死”字这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说是烧没了……

  偷偷在心里抹了一把汗,额头上的他也不敢抹啊,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不敢乱动,胆战心惊的,就怕自己和方才那颗白色的棋子一样,烟消云散了。

  “哦……?这件事发生多久了?”暮书墨轻飘飘一句话,突然打破了周遭的沉闷,瞬间,空气也流动了,呼吸也顺畅了,只是总管公公丝毫不敢懈怠,半转了身子,恭敬回道,“禀三爷,说是几日了。”

  隐隐似乎有些不对劲,却也说不上了。绞尽脑汁想着,突然灵光乍现——才几日时间,这风声是如何传到夕照的?更何况,殿下满打满算去了良渚才几日时间?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46274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