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十二章 凤尾古琴

第十二章 凤尾古琴

  拍卖会还在继续。

  王老先生生前最后的一幅画,最终以九千万两的价格被三楼一间雅室里的人拍得,那间雅室自始至终没有撩开帘子,是谁便也不得而知。

  莫宇过来送咖啡的时候,提到说是帝都王家。王家在帝都豪门贵族里,不算一个很大的家族,只是一个近几年兴起的商业家族,和莫家根本没得比。

  但是,王家的小女儿,前两年进了丞相府,做了丞相府庶子的妾……

  这些都是莫宇说的,暮颜问他,难道顾客们的信息不应该保密么?

  莫宇优雅一笑,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如此,王族面前,便无需保密了。

  他说地狡黠。

  脸上却还是那张完美地恰到好处的表情,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

  楼下大厅里,最后第二件拍卖品已经搬了上来,两个少女抬上来的,看外形,似乎是一把琴。

  “诸位都知道,曾经有一位公主,风华享誉整个大陆,虽然老朽无缘得见,却也仰慕已久。”老者说到这里,停了停,似乎在卖个关子。

  暮颜一愣,怔怔看向绸布下面的事物,那是……

  她母亲的?

  老者停了停,才扬声肯定说道,“没错!这就是昔日良渚倾城公主最珍爱的一把琴——凤尾古琴!众所周知,当年倾城府一场大火烧没了,唯有这把琴,机缘巧合下留了下来,几经周转到了我莫家拍卖行里。虽被烧坏了部分再也无法修复,可是其收藏价值却是无法估量的!”

  暮颜凝眸看去,远远瞧着,那是一把很有质感的琴,即使这些年无人弹奏,可未被烧毁的部分始终泛着黑亮的光泽,像是常年被人擦拭。

  凤尾古琴,以最珍贵的梧桐木打造,通体黑亮,唯有琴尾雕刻着展翅欲飞的凤凰,传闻中,以此琴弹奏,功力深厚者,能引得百鸟朝凤,是以,名为凤尾古琴。

  “喜欢么?”暮书墨看着暮颜怔怔出神,眼中神色明灭,开口问道。这是倾城公主的遗物,唯一的一件。

  听到问话,少女似乎恍然回神,迟疑了下,才说道,“不过是一把破旧的琴罢了,我又不是痴好音律之人。”眼中神色却是淡淡落寞,若是自己买了,诸多猜测和声音又该起来了。

  “颜儿。”暮书墨正色,可以强调着问道,“喜欢么,我只问这把凤尾古琴,你想要么?”

  自然是想要的,那是她的母亲最后一件遗物。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她无缘得见,甚至,连她女儿的身份都不能公诸于众,如今,良渚帝都还有一个假的在明面上,当时自己的突然失踪,也令那位郡主的作用显得可有可无,可是,血脉亲缘里的渴望和希冀,总让她听到“倾城”二字时为之动容。

  她想,她是渴望那把琴的。

  头顶上,落下一只手,掌心温热,揉着自己发顶的动作格外轻柔和宠溺,暮书墨温柔说道,“那便是喜欢的。”异常肯定,那眼中满满的情愫,那么明显,这孩子……

  竞拍已经开始了,倾城公主烧毁的凤尾古琴,远远没有王老先生的最后一幅画作来的有价值,古琴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情怀,也只有在犹自记得当年倾城公主的人身上,才会显得更有价值。这会儿,也就二、三楼三四个人在竞拍,王家也在其中,价格抬到了三百多万两,暮书墨按了按铃,朗声喊道,“四百万两。”

  有些抽气声,他们这间雅室,从拍卖开始,就很安静,楼下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里还有人,这会儿出声,一加就加了几十万两,出手甚是大方,自然引起了多方注意。连楼下老者,都抬头看来。

  王家再次竞拍,“四百一十万两。”

  “五百万。”

  “五百一十万。”

  “六百万!”

  抽气声渐渐大了,这加价的方式,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像是傻子……还是个有钱的傻子……没看人家都是十万十万地加嘛!

  王家也很憋屈,方才王老先生的画作已经花了太多钱,这把古琴,他们的预算只有四百万两,撑死了也就五百,如今……便只能拱手让人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傻子!

  最开心的莫过于大厅里的老者,眉目含笑着看着价格攀升,只觉得今日这拍卖,是值了!说实话,他们的预算也就是三四百万两便成交的,这会儿直接翻了一倍,如何不开心,当场报了三次见无人竞拍后,一锤定音!自此,倾城公主的凤尾古琴,便归暮颜所有。

  最后一件拍卖品很是惊艳,连暮颜都狠狠惊艳了一把,是一颗巨大的珍珠,在大厅中熠熠生辉。夕照临海,渔民众多,素以盛产珍珠出名,她那日册封典礼上的珍珠,便是专供皇室御用的,每一颗大小、成色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今日竞拍的那个,却比之要大了许多。这样一颗珍珠,怕也是有价无市,估计皇家宝库里都是没有的。

  不过暮颜对这些一向没什么兴趣,便也没有参与竞拍,最后王家也没有拍,毕竟这样一颗珍珠,应该是超了他们预算太多太多。倒是不知道被三楼的哪一位,以一千万两拍走了。

  如此,本次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两个少女抬着凤尾古琴走了进来,暮书墨从怀中掏出厚厚一叠银票,数了数,交给少女身后跟着过来的莫宇,莫宇倒是没有想到,暮书墨出门直接带着这么多银票,愣怔了一下才收了,暮颜也有些吃惊,她本来就是来看看玩玩的,所以压根儿没带银票,想着自己就算拍了什么,派个人去钱庄取了也就是了。

  似乎看出少女的疑惑,暮书墨笑着拍拍她的脑袋,柔声说道,“既然来拍卖会,总要带着一些,今早一大早去取得。”

  心头有些暖,这个男子,似乎总显得替自己想地很周全,就像当年他说的,只要有他在,她就可以做那个无忧无虑的麓山书院的学子……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479488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