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一章 拥抱

第一章 拥抱

  想过太多次,重逢该是什么样子的。

  比如,我站在人来人往的城门口,看着你骑马奔驰而来,风吹乱了你的发,那发尾微微拂过我的心尖,簌簌地痒。

  比如,我站在夕照群臣叩拜的祭坛上,拖着长长的,需要四个婢女抬着的裙摆,接受上天的赐福,你的目光,穿越人潮,落于我身。

  又或者比如,你高头大马意气风发,她凤冠霞帔小鸟依人,当年圣旨赐婚,终成佳偶,而我,坐在宾客席上,听你缱绻了眉眼,唤她,小夕。

  ……

  这两年,想过太多次重逢的模样,我也许已经不是我,你也许不再是你,但当日,将军府墙头,你低头看来的目光,必能穿越时光,在今日重现。

  却从未想过,重逢不过就是午后日色温软里,你推开长乐宫厚重门扉,而我,恰巧回头。

  如同从未离开。如同一直都在。

  日色温软里,少女眉目清秀、比之两年前,少了分稚气和圆润,巴掌大的小脸,显得墨色眼瞳又黑又亮,微微上挑的眼角,风情万种,她倏然转身的动作,松散了方才宫女拢好的披风,露出里面繁复华丽层层叠叠的华丽宫装。

  那种想要狠狠打她一顿屁股的咬牙切齿,就在她嘴角漾开的笑意里,倏忽不见了。

  暮书墨站在长乐宫的大门内,微微笑开,张开双臂,轻声呼唤,“颜儿……”

  声音很低,疏忽间消散在微风里,暮颜并没有听到,却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那称呼,如此熟悉,以至于不曾听到就能想起他唤她的音调。

  两年时间,暮书墨的身上,多了一份沉稳练达而少了一份年少风流,他的目光如水般清冽,眼底微微的疲惫被隐藏地很好,看着她微微笑着,笑容带着宠溺的温度。

  暮颜起身,举步朝他走去,起初走得很慢,一步一步,举止优雅、步履从容,嘴角含笑、眉目如画,长长的白色宫装,搭着火红披风,宛若女神自九天之上款步而来。渐渐地,步子越来越大,她也越走越快,风扬起披肩墨发,披风下摆刮过道旁花盆里的碎雪,雪花激扬里,少女眼角泪光乍现,一头扑进了暮书墨张开的臂膀里。

  馨香软玉在怀,再多喟叹和郁结都疏忽间消散不见。

  不想再问,为什么两年来几乎杳无音讯,连个只言片语都不愿意给他,除了万品楼就是奇货可居,竟就这般不曾想念过他么?

  这个问题,困扰了他两年,如今,却随着这乍现地含着泪光的笑意,整个人都被很好地熨帖了,半点疑惑和郁结都不曾有,这孩子,怎么会忘了他呢?

  南瑾悄悄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很仔细地带上了门。

  暮颜埋在暮书墨胸膛里,那里有力的心跳声那么清晰而快速。如何能够不想,两年的时间,足够她看清太多东西,也足够她看清自己。暮书墨于她,早就不是简单的叔侄,冥冥之中的喜欢和在意,因着距离和时间,显得愈发真切。

  可是,他是否知道真相,他是否已经娶了那位郡主,他是否知道,她才是那个从异世而来、几经坎坷丢了记忆,却依旧兜兜转转回到了原点的上阳夕颜?

  因着这些心思,便愈发不敢触及,是以,两年来总顾左而言他。如今却觉得,所有心意,都在这千里驱驰日夜兼程里,得到了答案。

  ==

  宫人们都有些好奇这个只是在皇帝和公主聊天时,才出现过的“暮小叔”,听说是良渚将军府的暮家三爷。他们不熟悉,却也看得出,这个人对于他们长公主来说,很重要。

  这位长公主其实很好说话,太上皇有时候也会来,静静地站一会儿,或者坐一会儿,很少说话,却也不尴尬,但是这个时候,他们的主子是客气又有礼的,很多时候,这位长公主都给人一种带着点疏离的亲切感。

  似乎心事重重的模样。

  只有对着陛下的时候,长公主才是没有距离的,仿佛全身心的放松,而如今,还多了这一位暮小叔。

  宫人们偷偷一边打量着男子一边沏好了茶,才偷偷退下,却也不敢背后嚼舌根,谁都知道,他们家陛下铁血手腕,若是背后嚼长公主的舌根,怕是舌头都要被拔掉。

  暮书墨看着宫人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问道,“什么时候回去?”

  这个问题他都快问了两年了,不得不说,二王的动作和他有很大关系,这两年这孩子也不说什么时候回,信件中也没问候,他郁结于心了,便撺掇着朝堂都不得安宁。

  透露一点手中内幕,给谢锦辰,谁让这厮当年还想要陛下赐婚?想得美!谢锦辰既然为瑞王办事,那必然就不会放掉这些把柄,他便又透露一点给烨王,二王闹得如火如荼,谁都干不掉谁,但是谁都又能膈应谁。

  反正太子已废,良渚帝的江山社稷,也就只能二选一。

  “还不是时候……”少女蹙眉,这夕照皇室,也终究是她的家人,何况还有南瑾在。当年南瑾失踪,到她被人追杀,若非她多心,总觉得这其中,隐隐都是同一人的手笔。至于皇后,怕也不过是个棋子罢了。

  她有些打草惊蛇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消失就是两年,如今回来就成了夕照的长公主。虽然身份上其实不假,但长公主的身份,她从未贪恋,只不过就是想借此机会留在夕照,好查出一些真相罢了,只是,时隔多年,太多痕迹都已经查不到,这件事,便有些棘手了。

  暮书墨看着她微微皱眉的模样,伸手揉揉她的发,起身替她拢好披风,还记得她体寒,如今这冬日里,也不知道多穿些,一切都做好以后,才问道,“你想在这夕照国,做什么?”

  这问题问得也是奇怪,暮颜笑嘻嘻说道,“难道小叔不觉得,我是贪恋这长公主的地位,所以才不愿意走的么?”倒是他,很直白地觉得自己应该想要做什么于是走不开……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481195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