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毒发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毒发

  暮颜病了。

  那日夕照帝离开几乎是半个时辰后,南瑾就毒发了。这远远出乎了他自己的意料之外,而如今的颜府,看着松懈,实际上没有一个地方是不在掌控之下的。

  南瑾根本不可能在身中剧毒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几乎是立刻就有人将他搀扶着到了暮颜跟前……

  那是南瑾第一次见到暮颜的脸色这般死灰惨败,他看着她跌跌撞撞地冲过来,握住了他的脉搏,他知道自己已无生机,当下就伸手握住了她的,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很是疲惫的样子。

  他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些日子过得太过于温软,连日子都记差了。阳光下的温度如此让人眷恋,他不想在做回零,他只想做这个叫做南瑾的少年。

  因为瑾,是美玉啊……

  他不想告诉暮颜,自己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杀手,也不想告诉她,自己终将死去。因为组织里给他们下的药,名为风筝。

  最美的名字,最毒的药。

  他担心她难过,又担心她不难过。

  他看着暮颜,握着她的手,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附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那句话说完,暮颜就觉得,心脏的某一处被强烈地撕扯过去,摧枯拉朽般,撕裂了她全部的坚强。

  他说,“对不起,暮颜。三月承诺,我要食言了。”

  那是一种南瑾从来没有用过的带着点感情色彩的语气,也是独属于南瑾的语气。很淡,却很深刻。不舍,却又决绝。

  暮颜全身的力气突然被抽空。

  早上还阴沉沉下着雨的天,这会儿却是艳阳高照了。明晃晃地日光下,南瑾唇边的血迹显得突兀而刺眼。他本就略显苍白的脸色,这会儿更是没有一丝血色,所有的血色都在唇边。

  他这会儿闭着眼,很安静。似乎睡着了。生命在缓慢地流逝,那种流逝清晰地你能感觉得到。

  她俯下身,伸出双臂轻轻抱住了南瑾,她把头搁在他肩膀上,轻声问道,“瑾,告诉我,这是什么毒。”

  南瑾知道自己中毒,所以那么多次拒绝便也可以想明白了。

  可是说完那句话之后,南瑾再无反应。闭着眼睛仿佛陷入了沉睡,连呼吸,都平缓地不似一个身中剧毒的人。

  很安详。

  如何能告诉她?组织既然告诉了他们毒药的名称,那便是无论也找不到配方或者找不到解药的。何苦去给了她希望和期待?于是,他假装睡着了。

  暮书墨闻讯赶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暮颜,她抱着那个自从出现后就和她形影不离的南瑾,没有绝望、没有悲戚,甚至,并不能感受到她的任何情绪。

  却无端让人的心,猛地一沉。

  大悲。无泪。连空气都凝成了实质,压抑地人喘不过气来。

  “颜儿……”

  暮颜闻言,回头,甚至微微笑着,说道,“小叔。帮我看着他,我要救他。”那双墨色的瞳孔里,只有笃定、自信,和决绝。

  就算是阎王手里,她也要把人抢回来!

  “看来,我来的不晚。”少女轻笑声,从院外响起,打破一整个院子的静默。

  二八年华、碧水长裙,少女款步而入,姿态极美,步伐蹁跹。一举一动尽皆华贵天成。一手提着裙裾缓步而来的模样,仿佛神女自九天之上,缓缓走来。

  她嘴角噙着的笑意,仿佛上苍俯瞰众生,完美、怜悯、高远。

  她走地极慢,又似乎很快,呼吸之间就跨进了门,看着回眸看来的少女浅浅笑道,“你就是,老师新收的关门弟子?我是你的师姐,月婵。”

  暮书墨一怔。

  月婵——森罗学院罗老院长的关门弟子。罗老院长性子古怪,行事乖张,只凭心情喜好,最重要的是,护短又不讲理。

  而月婵,应该是最得罗老喜欢的弟子,也是最得真传的一个。

  那暮颜什么时候……?

  暮颜蹙眉,未说话,少女又淡淡开口,说了两个字,“风筝。”

  没头没尾的两个字,和此刻场景根本不搭,暮颜却发现南瑾身子一震,虽然不明白,可她太清楚这一震到底意味着什么。

  而且……这两个字若是和毒药联系在一起,她却是见过的。在那位老先生给的手札上。她看向那个宛若女神高贵的少女,一举一动高雅华贵,都似融入骨血的坚持,月婵?她不曾认识过。

  对面少女含笑说道,“断魂山脉上一别,老师甚是想念。他让我转告于你,这一次两个院校友谊赛上,他会等你,走到他面前。那个时候,你是他毕生最骄傲的弟子。”

  月婵的笑意,温柔而缱绻,都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

  断魂山脉。原来那位老者竟是森罗学院的老师。自己何其幸运,有幸识得,并受他如此大恩。

  月婵似乎轻轻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风筝,暗龙域给其组织内所有杀手都会服用的一种药物。独门秘制。顾名思义,牵制杀手的药物,每一段时间都需要服用一次解药,如此,牵制组织内的杀手只能为其服务。”

  温柔、优雅、尊贵,哪怕说着这样震撼的事情,月婵依旧是不变的温柔。她的温文尔雅,仿佛是镌刻在骨子里,揉进了血液里的东西。

  南瑾却在“暗龙域”三个字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气息都变了,他闭着眼,万念俱灰……暮颜终于还是知道了,知道他只是一个满手鲜血和生命的杀手。冰冷、残忍、血腥、杀戮、黑暗、阴影,这些词汇才是和他相关的。而那么美好的东西,他配不上。

  暮颜其实早有猜测,这时候却一点都不曾意外,她的心思早就在老先生那本手札上,风筝在那本手札的最后几页,真正的解药配方也有。甚至,其实是一种并不难配的解药,可是其中有一味极为重要的药材,几乎等同于绝迹。

  烈焰草。

  生长在高山雪域之巅,常年不化的积雪里。而且极为稀有难以存活,名为烈焰草,其实却是一株很是小巧的白色小花。

  试想一下,茫茫雪域里,找一朵小花。难怪杀手组织如此堂而皇之地用这个毒药。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486457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