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不行,我得陪你。”考虑都不考虑就拒绝。他们这些人一起去他不放心,这几日接连遭遇暗杀,还有那个伪装尸体的人在暗处,难保这一路不会再来一次。还有那三个至今还傻不愣登仿佛吓坏了一样回不了神的人,暮颜如何护得住?

  “没事的。马车应该还在原地,我先陪你把这些尸体送过去,等马肯走了,你就把这些人送回去,再回来找我就行,我在下一个镇子等你。”她看着南瑾不赞同的表情,宽慰道,“我又没什么仇人,难不成一个个都埋伏着等着杀我呢?去吧,尽早赶回来就行。……再说,三月之期一到,也没有人保护我了,我总该面对的。”

  最后一句话,说地随意,却略带伤感,南瑾一噎,有种陌生的情绪,飘忽而过,不太抓得住。但他也明白,若这里一定要有个人送这些人回去,显而易见只能是他,当下也就不做声地同意了。

  “这……”闫梦忱如同被人点了穴道方解,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看着破布袋一样被南瑾扛着走的尸体,颤着声问道,“这到底是……?”

  他们刚刚其实还没走多久,马车拐个弯就看到了,他们发呆的这么一会儿,南瑾已经搬了一趟来回了。闫梦忱看着这个和自己一个院子相处地也挺久的南瑾,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她从最开始的恐惧,再到南瑾那雷霆反杀之后,就一直没回过神,那一刻太过于震撼,在偏远小镇长大,就算如今进了麓山书院也算进了帝都,可是杀戮这两个字始终离她太过于遥远。

  而她的这十几年人生,简单到根本理解不了何为杀戮。

  钱曾和陈小石其实也一样,令他们最震撼的已经不是十几个黑衣人雨天拦路截杀了。特别是钱曾,曾经的皇家太医院院首,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怎么可能跟这俩学生一样直接吓傻了?可是,谁能想到,一个将军府私生女,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边上跟着的沉默寡言的少年随从,竟然呼吸之间完成了这场一面倒的杀戮?

  “没事了,他们是冲我来的。现在都过去了。”暮颜撑着伞跟在南瑾身边为他挡雨,回头安慰闫梦忱,这安慰,等于没有。

  南瑾一手一个,搬得很快,暮颜有时候需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她也不在意,真的紧紧跟着,哪怕南瑾其实浑身上下撑不撑伞没什么区别了。

  闫梦忱其实也说不大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觉,仿佛某种情绪从心脏里蔓延出来,在这雨夜里,冒着酸楚的小泡,说不太清,道不太明。好像只是雨天莫名的忧愁,又好像原本以为一个世界的人,近在咫尺,一转身就可以看见,却不曾想,他们其实——遥不可及。

  南瑾在雨里曝起的那瞬间,身上有一种光,那种光让他瞬间化身成另一个人,那个人手执匕首掀起腥风血雨宛若恶魔降世,以一人对十七人护所有人周全的背影却又似神祇降临,遥远而高不可攀。

  犹记得那个中午,少年跟在暮颜身后半步,自己问他,叫什么,暮颜说南瑾。南面的南,握瑾怀瑜的瑾,那是她余光注意到,这个沉默的少年染上了暖意的眸子……那时候她就想,这个少年真好看啊,做随从可惜了。

  如果现在告诉她,南瑾只是一个随从,一个不爱说话又有些木讷的随从,她绝对不信。

  就算她不懂很多事情,但是一个不受宠的三小姐的随从,会这么厉害?

  没一会儿,南瑾已经搬好了尸体,顺便把黑衣人首领也丢上了车,做完这些之后,他才低头看着自始至终撑着伞在自己身边的少女,低声说道,“那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等雨停。”

  “好。”暮颜点点头,将伞柄交到他手中,南瑾没要,却拗不过暮颜的坚持,最后接了伞把她送到闫梦忱伞下。

  闫梦忱的目光一直在南瑾身上,这会儿却有点不敢对视,低了头默不作声,她不太清楚自己奇怪的心理是什么。暮颜仿佛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挽着她,招呼了钱老和陈小石准备走人,也不道别,她不习惯道别。

  走了两步,身后传来南瑾低声叮嘱,“……自己小心。”

  步子一顿,她背着身,挥了挥手,又继续往前走,“好。”

  “……等我。”少年从未这般话多,竟似乎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这俩字说得很是感性。

  “好。”背对着南瑾的少女,微微一笑,笑容清丽而温暖,挽着闫梦忱的手臂,将一大半伞推到了她头顶。

  南瑾站在马车旁,目送着少女离开的背影,淡色的裙摆上,满是污渍淤泥,很是狼狈。她因为照顾闫梦忱所以大半边身子都在雨里,而另一把伞,她留给了自己。想起刚刚亦步亦趋撑着伞跟在身旁的模样,明明是一个世家小姐,却干起了小丫鬟的活。

  她很没有架子,从来不以世家千金自居,行事只凭心情,却又极其护短,对于自己人更是完全不在乎所谓尊卑。

  渐渐的,她的身影便被雨幕阻挡,看不真切。这是他们相遇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分别。他习惯了跟在她左侧,或者落后半步的位置,看着她说笑,或沉默。都是一种独有的安宁。

  就是这种安宁里,他几乎都快忘记了,总有一天,他还是会离开,而且不是像这次一般短暂,那一次,将会是永别,他再也不会回来。

  一想到这里,目光沉沉,染上了一丝烦躁的杀气,一转身几步回到马车上,翻身上车,狠狠对着马屁股一刀,马儿吃痛,长嘶一声,瞬间冲了出去,拉着马车跑了起来,根本没有刚刚死活不愿意走的模样,因着这剧烈的奔驰颠簸,车厢里滚成了一团……

  马儿在林中横冲直撞,根本没有路可言,他也不在意,只凭记忆中的大方向走,满身煞气目露寒光,就连狂躁的马都在这煞气里渐渐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跑来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500789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