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不要恨他。”

  四个字,有些急切的口气,脱口而出。说完,谢锦辰愣了,她自己也愣了。

  气氛有些尴尬。最怕突然的安静。

  他们都清楚,这桩事情多多少少有那位陛下的影子,她也从来不是什么圣母,暮云韩只是蓄意对她下手,她便狠狠还了回去,到了谢锦辰这里,她又有什么资格让他不要恨……

  自知失言,可那个人……

  “为何?”谢锦辰灰黑色的眸子紧紧锁住了她,她脱口而出的样子估计是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担忧。她在……担忧什么?

  空气有些凝重,她感受得到来自头顶的实质性的压力,带着猜疑和窥探,想要将她看透。

  她偷偷叹了口气,抬头微笑解释道,“今日见了府中变故,便觉恨也是一种折磨自身的情绪,到了最后也许还未伤人,便先伤了自己。”

  譬如郑氏。多年来的自我折磨,终于让她在真相脱口而出之后,情绪失控宛若疯癫。

  可是,说不恨,何其艰难?

  若没有体验过匕首紧贴脖颈肌肤的冰凉,没有体验过站在悬崖上往下眺望的孤立无援,没有体验过深山之中踽踽独行的漫长黑夜,没有体验过比这更深凉黑暗无际的诡谲人心,那么,那些所谓的劝诫其实都只是浮于表层的,甚至只是一个旁观者无法感同身受的宽慰。

  于是,这话说着,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轻飘飘……

  果然,谢锦辰看了她许久,终是缓了脸色,伸手摸摸她的发丝,叹息道,“可我……做不到啊。”我也想让你只见到我最干净明朗阳光底下的一面,可是,就像这双腿一样,迟早,你也会见到黑暗中的我。

  与其让你到最后发现我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倒不如现在就让你知道,我变不成那样的好人。

  还是自己魔怔了。

  有那么一刻,不愿意他恨上自己同源的血脉,那个人,终究是她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

  她的,舅舅。

  第一次,她在他的掌心中退缩了,微微偏过的头,是下意识的拒绝。

  “我……我先回书院了。”她有些仓皇的起身,面色尴尬,“你这几日注意休息,若有不适,让青影来叫我。”

  掌心余温还在,少女柔软的发丝触感还在,他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握紧了掌心,若无其事地淡笑,“好。我让青竹送你回书院。”

  “不必了,我的马车就在门外候着。你先休息吧。”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朝外走去,走到门口突然顿了顿,悠长叹息宛若推开古老门扉,见到了封尘多年之后的真相,她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带着沧桑感的声音,说道,“谢锦辰……若有一天……就念在我今日所为,当作替他偿还了一部分罢。”

  虽然素未谋面,记忆中也没有那个万人之上的影子,只是听说,当初她的棺椁运回来的时候,他掀开白布一角,便看不下去了,忧思成疾,一病不起。

  不管是否真实还是做戏,总算是对那孩子的一份心意。寥寥几份,于是才更显得弥足珍贵。

  少女站在门口,背对着屋内,午后淡淡的暖阳从门外倾泻而下,投下一地的光影明灭。少女的身形在这明灭里,有点儿看不真切,有点儿遥远和莫名的悲伤。

  那种远,带着点虚无缥缈的云端之上的遥远,她就站在那儿,却够不着,那悲戚,似浓烈又似乎很淡薄,她在门口站了会,因为背对着谢锦辰,是以,他并没有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可是,有人看到了。

  处理了污血端着热水匆匆而来的青影,看到那个很多时候都明朗亲切的少女,能让日色都黯淡的神情,这让他再也迈不开脚步,只觉得身有千斤重。

  暮颜在门外站了会儿,见谢锦辰始终没有说话,叹气一笑,其实她也觉得这情绪来的莫名其妙的,也许真的是那血脉里的亲缘吧,不愿谢锦辰恨了他,不愿他们终有一日刀剑相向。

  更不愿谢锦辰……因这恨,丢了命。那位坐在云端之上俯瞰众生的帝王,哪是那么容易能去恨的……一朝帝王怒,顷刻间血流成河、浮尸遍野的历史上比比皆是,于他而言,谢锦辰不过那螳螂臂膀。

  日色有些晃眼,她闭了闭眼睛,朝外走去。门外,车夫已经回去了,南瑾站在马车旁,看到她出来,神色缓了缓,露出一个不太能称之为笑容的笑意。

  ==

  谢锦辰的书房里。

  谢锦辰半躺着,看着青竹为他擦腿,那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用双腿真切感受到温度。这种感觉,恍若隔世。

  “公子。”青影站在一边,有些微微的动容,“公子……以后,咱终于可以站起来了吧?”

  他问得小心翼翼,似乎害怕被人突然一棒喝醒,然后恍然发现,这真的只是一个梦。

  “是……”谢锦辰看着他觉得好笑,谁能想到,一个血雨腥风里走过的铁血儿郎,会这样小心翼翼惴惴不安患得患失,“是,从此以后,你家公子就站起来了。”

  青竹似乎也受了些影响,被感染地吸了吸鼻子,咕哝道,“暮三小姐真是个好人……”的确是个好人,自从公子遇到了她,腿好了,身体康健了,怕是心里也满了。

  提到暮颜,青影似乎才回想起来方才门口看到的景象,“三小姐方才站在门口,似乎……很难过。”

  难过?

  “嗯,对对,她进门的时候我看着就有些难过,笑地很勉强,心不在焉的样子。”青竹重重点头,补刀。

  是吗?她今日心情不好?

  是因为将军府的事情?谢锦辰蹙眉,眼前莫名晃过她急切告诉自己“不要恨他”的时候的神情……似乎,很在乎那位陛下……可是据他所知,暮颜根本不可能见过那位,那是为何?

  担心……他?

  思及此,方才那壶未开的水,突然就滋滋地冒着泡,开了。

  于是,青竹和青影都惊讶万分地发现,他们家一向很有城府不太能看得到在想什么的公子,眼底满满的笑意,嘴角漾开的弧度,宛若浸润在了蜜中,缱绻到让人粘腻。

  这是——春天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501525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