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七十四章【PK中,求收藏】

第七十四章【PK中,求收藏】

  暮云雪重新审视这个丫头。她回来这么久,她们不过见了寥寥三次。每一次,她都安静弱小、低眉顺眼。以至于,她总以为不过是一个乡下上不得台面的。

  不足为虑。

  不成想,竟是这样一个人。

  她问道,“你不怕我去告诉二叔?”

  “你不会。”

  “为何?”

  为何?因为这个人在佛堂门口站了一个时辰,无悲无喜,因为这个人看太子的眼神,平淡如水,因为这个人这般聪明,却始终放任暮云韩跟着她进进出出。

  她嗤笑一声,走前几步,凑近了暮云雪,附在她耳边说道,“暮云雪,承认吧。你不在意太子有多少红颜知己,不在意这些红颜中是否有自己的姐妹,你只在乎太子妃之位是否受到了威胁,你甚至不在乎暮恒一脉的安危,不在乎你母亲是否进了佛堂一辈子不出来,你讨厌我只是因为我给你完美无瑕的生命里,划上了泼墨般浓黑的一笔。”

  “暮云雪,你只在乎你自己。”何其凉薄的一个人。

  暮云雪一愣,深深看着暮颜。少女稍矮,因此,刚刚她只能微微踮起脚尖,凑过来的容颜精致美好,嘴角笑容笃定而残酷,眼眸里,精光乍现。

  她一直以来都在藏拙。

  暮云雪突然明白了这个事实,继而露出了进来之后的第一个微笑,也是面对暮颜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极淡极浅,只是嘴角上扬的小小弧度,她就带着这样的笑容转身,离开,前脚跨出院子的时候,扬声说道,“我依旧不太喜欢你。三妹。”

  以前是因为你是污点,如今却因为你让我忌惮。

  “我知道,大姐。”她同第一次见面一样,温和回答,我亦不太喜欢你。

  ==

  因着这俩人的来访,暮颜到达医药院钱老的院子里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下课时间了。钱老为人最是耿直古板,本就因一个人情收了暮颜这事不痛快,如今见她这般第一日上课就姗姗来迟更是不喜,越发认定了她就是不学无术靠着家里关系走后门的二世祖。

  暮恒拜托他的时候说得好听,什么“知书达理”、什么“资质聪颖”、什么“尊师重道”,他半点没有看出来!

  于是,这剩下的仅有一点时间,都被钱老用来向暮颜提问,幸好都还能答得上,一轮问题轰炸下来,钱老黑漆漆的脸色终于和缓了不少,估计觉得她是个可造之材了……

  终于挨到了饭点,暮颜在所有师兄师姐同情的眼神里偷偷松了口气,这钱老,果然一点儿都不含糊。

  “小颜!走,去吃饭!”闫梦忱走过来,很是自来熟地挽起她的胳膊就往外走,边走边笑道,“没事儿吧?你刚来不知道钱老性子,其实他人很好的。……不过刚刚你表现真是太好了!你怎么懂那么多的?你不知道,我们这些师兄师姐都没你厉害呢!”

  ……所以,师姐,这么多问题,你真的想要我回答么?暮颜抚额,“只是运气好,老师问的我都恰好见过罢了……”

  “那也是说明你见过很多啊!我就不行了……虽然感兴趣,可是我记忆力天生不好,看过了记不住……”

  俩人挽着手走着,此时正是饭点,路上三三两两都是朝饭堂走去的,沿途偶尔能听到的对话,都是关于昨晚的大事,有不以为意觉得不过是太子殿下年少风流的,有鄙视暮云韩勾引自己姐姐未婚夫的,也有心疼第一千金引狼入室的……

  再然后,论题就升级了,有人断言,这必然是将军府大房和二房不睦已久,渐生嫌隙的原因。

  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给她们一点点信息,瞬间就脑补出一大堆的“不得不说的故事”……

  闫梦忱的星火也被点燃了,凑近了暮颜问道,“刚刚你家二叔找你干嘛呀?为难你没?”

  “没有……不过就是见我也在这书院,问问知不知道具体情况罢了。这事儿为难我干啥?”她笑,“走吧,还不饿么?”

  “嗯……哦对了,你这个随从,叫瑾?”闫梦忱偷偷朝后看去,这个随从,总是站在暮颜左侧,落后半步的位置。不言不语,看着年龄也不大,怪……怪漂亮的。如此想着,耳尖却红了。

  “嗯。南瑾。”暮颜看在眼里,自家随从的魅力可真大,她笑着解释道,“南面的南,握瑾怀瑜的瑾。”

  “好名字!瑾是美玉哦!”闫梦忱惊叹道。

  原来,瑾是美玉。这是他第二次听到暮颜这般郑重其事地介绍自己的名字,也是他……这一生,第一个名字。他不知道自己这一生来自哪里,从何时开始,可从记忆初始便不曾有过属于自己的名字。他不知道沉施在听到暮颜一次次煞有介事地重申她叫沉施不叫春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他就觉得,胸腔里剧烈地跳动,宛若新生。

  这个沉默的少年,嘴角漾开几乎看不到的弧度,极其浅淡,如同冬日里早晨的阳光。

  饭堂里,今日手擀面,满满一大碗。上面有着闪亮的红烧肥肉好几块,滋滋地都能冒油,锃光瓦亮的。暮颜就在这一屋子吸溜吸溜的吃面条声音中,无从下手。

  而对面的闫梦忱同学,丝毫没有方才面对心上人的羞赧,她看着红烧肉的眼神,比看到南瑾要激动得多,一大口下去,流油的红烧肉就整整齐齐少了一半。

  瞬间,闫师姐红艳艳的唇,便也鲜艳欲滴地惑人了。

  当然,整个饭堂也有吃相极美的,南瑾。南瑾吃东西,很快,可是相当斯文,半点声音都没有,说是随从,到更像是公子哥,或者比公子哥还要有修养。

  暮颜皱着眉扒拉着碗里的面条和肥肉,闫梦忱察觉到了她的怪异,含糊的问道,“不吃么?”问话的时候,她吸溜一大口面条下肚,低头准备进攻第二块红烧肉,间隙里看过来的眼神,闪着如狼似虎的神色。

  暮颜点点头,几乎是那一瞬间,对面的筷子就伸过来了,快速来回几下,于是,闫师姐的面碗上,小山一般的红烧肉堆得满满的,而暮颜上面,只剩下了一层红色的油……

  “谢谢啊!……以后不爱吃的都给我,我不挑!”闫梦忱嘴里含着肉,口齿不清地道谢,眼睛都笑眯眯地弯了起来。看来,闫梦忱小姐,对麓山书院的红烧肉,是真爱。



------题外话------

  文文这两日在PK,喜欢的小可爱们,请按“收藏”按钮~能留个只言片语让我知道你们的喜欢,就更好了~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501755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