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夏斯卡格草,剧毒,致幻。多位于悬崖峭壁之间,很小的一朵七瓣紫色小花。

  却是石楠草的解药。

  石楠草,和人参很是相像,却极其难寻,十年一发芽、三十年一开花、六十年才成株。只需少许就能让人下肢瘫痪无力,长期服用甚至能让人肌肉萎缩,再也站不起来。

  谢锦辰的药方里,有一味人参。估计连开药方的太医们都不知道,石楠草虽然极像人参,可是煎过之后的渣,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烟熏味。

  也难得,那位能想到这法子,恐怕宫里的石楠草,都用在了谢锦辰身上。

  她背着药篓步履轻快甚至有些熟门熟路地穿梭在树林间,一点千金小姐该有的柔弱都没有,沿途还不忘将市面上买不大到的药材顺手牵羊。

  倒是沉施,没一会儿就已经气喘吁吁了,暮颜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山中树木茂盛,遮遮挡挡的,天色比外头暗了许多。昏黄的日色透过山林间树叶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光影,偶有飞鸟扑腾着翅膀桀桀叫着飞过,掉下一片灰白色羽毛。

  气氛安静,又诡异。

  沉施缩了缩脖子,闷着头走着。

  作为一个每个月拿着一两月钱的丫头,她所能想到的最大的艰辛不过是活没有干好被主子责罚,或者饿个几顿没有饭吃,若干的好了,也有可能给与些许赏赐,或者涨一涨月钱。

  再之上的困难,她没有想过,也想不到。

  譬如面对这无边无际看不到的山路,就像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没有人群,只有未知。这个世界里的自己,渺小,无力,听天由命。

  可是走在前面的小姐,明明跟她一样瘦瘦小小的,却仿佛进了自家后花园一样,时不时蹲下去挖一株她不认识的草……

  自己出来是想保护好小姐的,怎么能拖了后腿呢?她咬着唇,努力平复气息,小心翼翼跟上。

  暮颜自然不知道小丫头心思如此复杂,她搜寻着附近的草药,夏斯卡格草在悬崖之上,如今天色已晚只能明日一早去采摘。看了看身后很是疲惫又胆怯的小丫头,便也不走了,夜里的山里太过于危险,她自己倒是无所谓,随便哪个树枝丫都可以将就一晚,但是小丫头不行啊,恐怕她连爬树都不会。

  到了这山里,小丫头才更像是一个小姐。

  暮颜暗自摇头苦笑,从药篓里翻出带来的干粮分给沉施,找了棵比较干净的大树下坐着歇息,“天色晚了,你先在这休息,我去找点干树枝生点儿火。”

  “小姐?”她害怕!呜……

  小丫头的脸都皱成一团了……

  “嘘!”她回头刚想说什么,顿时噤了声。紧张地左右看去。

  从下坡不起眼的角落,拐出一个发须皆白的老人。衣衫破旧却极为干净,破棉袄,厚布鞋,拄着拐杖,佝偻着背却精神矍铄,背上也背着药篓,抬头看到暮颜二人,很是慈祥地一笑,问:“小姑娘,你们是来采药的吧?”

  深夜,无人的深山,不明老者,神魔鬼怪。沉施打了个哆嗦,茶馆里说的都是这样的故事。虽然现在不是深夜,可也快到晚上了,一样令人害怕。

  于是她往后缩了缩,不做声。

  “是的。”暮颜点了点头,她们都背着药篓,要说不是也太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她也没有沉施那般胆小,那些个画本子终究是人们闲极无聊杜撰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但是这个老头也的确是不简单,脸不红气不喘的,她心思回转之间,却并未表露半分。

  老者似乎并没有觉察出两个姑娘的警惕,走近了放下竹篓,笑着说道,“小姑娘,这断魂山脉到了晚上可是很危险的。我看你们并非修行者,去我家住一宿吧。我家就在不远处,过去半个时辰都用不到的。”

  莫名想到《西游记》经典桥段,美女妖精化身老妇老农,诱骗唐僧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二三……只是这边自己还在抽嘴角感慨老套路,那边沉施已经欢天喜地地跳起来拍了拍屁股叫着“好啊好啊谢谢老人家”,然后屁颠屁颠地往前走了……

  ……刚刚是谁害怕的往后缩?这会儿靠近了发现这是个实实在在有温度的人,立马屁颠儿屁颠儿地走了?别以为她刚刚没看到这小妮子偷偷捏了捏人家的手臂。

  还有,刚刚是谁半死不活两腿打颤需要自己拉着走的疲累模样……

  暮颜抚了抚额,也许在那个小丫头眼里,自己很靠不住,又或者,她从来不知道,和野兽相比,哪怕是和那些莫须有的神魔鬼怪相比,人才是更危险的东西。特别是在这种山林夜间出现的,走了这一路连带气都不喘一下的老人家……

  只是如今,小丫头明显入了人家的阵营,而老者一脸慈和地笑着看她,自己再不走,难道能扔她一个人么?这老者也是个人精,刚刚明显是看出了沉施的弱点,故意凑到她跟前给她解惑的……

  算了,就去闯一闯吧,若真出了事,横竖自己尽量护着,也算给她上一课。她无奈的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草屑,对着含笑的老头行了个礼,道:“那就麻烦老人家了。我家婢女年纪小,不懂规矩,让老人家见笑了。”

  “无妨,老夫多年寡居,实在冷清。今夜有你们说说话,也是好的。”

  似乎知道暮颜的警惕,一路上,老人家什么都不问,反而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这断魂山脉的草药分布,言谈举止之间自有章法,不会过于热情,却也恰到好处。

  渐渐地,暮颜也没最初那么防备了,主动问道,“老人家在这山里住了许多年了?”

  “是啊……许多年了吧……”老人家叹了口气,感慨道,“时间太快,年纪又大了,很多事情啊都不记得了,都快忘记自己住了多少年了……”

  根据老者所说,他年轻时候是个书院的老师当年就常常进山来采药,后来年纪大了也就没什么雄心壮志了,反而觉得,这山里甚好,空气清新,人烟稀少,还有那么多的稀有草药,便也就住下了。

  最开始几年,偶尔还会回书院一段时间,后来渐渐地也不回了,反而是他的学生们,经常进山来看他。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503282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