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你可以教陈妈妈啊,无论这史家孙子怎么死,吟风楼都难逃干系。谁都没有亲眼见到这史孙子是怎么落的水,就算是霍庭正,谁能证明?那么史太尉的怒火谁来承担?吟风楼啊!就算这史太尉大公无私不来找吟风楼的麻烦,但是这官员之间牵扯羁绊的,万一谁要讨太尉大人欢心呢?吟风楼都是那砧板上的鱼肉。所以,对于陈妈妈来说,她更愿意搏一搏,万一活了呢?”

  暮颜给了他一个“你是不是傻啊”的眼神,吟风楼出事了陈妈妈来请他主持大局并非没有推了这事儿的意思,如今不就是给推回去了么……

  暮书墨眼角跳了跳,看着踮着脚凑到他耳边低声分析的暮颜,这个孩子,一点都不像一个女子,哪个女的会这般不忌男女,哪怕自己是她三叔,也该避讳啊!

  还有,史孙子……这什么称呼?

  但是她说的又不无道理。这个孩子,对人心的把握度,倒是通透。并且懂得低调行事,毕竟一旦救活了史孙子……啊呸!史太尉的孙子!这份荣耀,可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得到的,至少她现在的境遇,会好很多,就算老夫人或者二房想要为难,也该掂量掂量,指不定就可以把她从那个落魄小院子解救出来。

  还有她心心念念张口闭口的“白水煮青菜叶”也可以告一段落。

  他不觉得她不知道这一点。却依旧没有半分居功的意思。暮书墨深深地看了眼暮颜。

  “小叔?”暮颜被看得莫名其妙的,暮三爷却不在理他,他唤来陈妈妈,走到人群之外,低声吩咐。果然,陈妈妈低头思索了一番,叫来两个小厮,按照暮三爷交代的去做。

  其实史清易落水时间不长,掉下去之后大家手忙就乱就捞起来了,估计是惊吓过度,天气又冷,才会晕过去,没一会儿,史清易就醒了。

  见状,陈妈妈自然是千恩万谢的,她和她的整个吟风楼可都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她看着在暮三爷身边的少年,刚刚就是这个少年在支招吧?她看到了的。

  她做这一行的,对帝都权贵基本都认识,何时来了这样一个少年却是半点不知。而且看三爷对他,甚是关心,甚至有些……紧张?

  她微微留了心眼。

  暮颜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早就落入有心人眼里。她看向一边似乎也松了口气抽抽噎噎的美人。往日里那些恩客有多少甜言蜜语郎情妾意芳心所付,这会儿就有多少避如蛇蝎生怕祸及自身,就差昭告天下和美人不熟。

  一时间,吟风楼头牌楚梦姑娘周围,竟成了花园里最明显的真空地带,一个人都没有。

  暮颜摇头叹息。

  继而又笑,这不是很正常么?本就是寻欢作乐的地方……她也收了送件衣服去表表安心的心思,今日还是不要再出头了……

  没一会儿,官兵也到了。官兵前脚来,后脚史太尉带着府里的大夫也来了,戏剧的是,他在进门前,遇到了匆匆赶来的驸马爷,顿时也顾不得进来了,站在门口大吵了起来。兵部尚书兼驸马爷性子素来和善,哪里是听说独苗苗溺水生死未卜失去了理智的史太尉的对手,一时间被他拉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上红了白、白了黑,七彩纷呈。

  最后还是里面听见了动静,赶紧跑出来说明了情况,一听救活了,史太尉也顾不上吵架了,赶紧跑到河边,一看自家孙子脸色青白,一脸惊惧,但好歹活着,顿时喜极而泣,哪还生的出气来。

  连忙让大夫给诊治了,大夫顾不得喘歇,连忙把脉,把完脉顿时松了口气,对着太尉道:“太尉不必忧心,少爷是落水受惊、湖水寒气入体,开几贴方子每日喝着喝个几日也就好了。”

  太尉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孙子逛妓院,为了个妓女跟人打起来差点丢了命,这事儿半分不光彩。真闹到朝廷上,恐怕他的老脸也得丢尽了。

  当时就道了谢,抬了自家孙子,偃旗息鼓地回了太尉府。

  主角都走了,也没说怎么处理,官员们自然是问了问情况,板着脸走了走流程,陈妈妈哗啦啦地偷偷数了一沓银票笑着塞进了为首官员的手中,官员咳了咳,装模作样板着脸走了。

  一时间,吟风楼倒是安静了。出了这事儿,仿佛谁都没了那心思,也就各回各家了。

  暮书墨也打算打道回府,回头找暮颜,却见暮颜呆呆看着湖边,那眼神,很是奇怪,“怎么了?”

  “那个,就是驸马爷么?”暮颜遥遥一指,回眸问他,眼里一闪而逝奇怪的光。

  “嗯。”

  原来,那就是她亲爹。

  倾城公主驸马爷,大婚不到一年,结发妻子葬身火海,女儿入了宫多年不得见……在她仅有的那些记忆里,丝毫没有这位亲爹的任何画面。

  这位兵部尚书,听说是在开元十三年升的官,是个性子极好、能力极好、还很温和的人。只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在上阳夕颜的记忆力,一笔一画都没有?

  她微微蹙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湖边,驸马爷在跟已经吓坏了的霍庭正说话。霍祺年长相很一般,在来了将军府之后看惯了美人的暮颜眼里,实在太过于平凡,丢在人群中压根儿不会发现的那种。如此一对比,自己这个身体和他倒是没有一处相像的。

  不过,就只是这样看着,倒也觉得霍祺年性子是真的好,即使发生了这事,他和霍庭正说话也很是平和,表情中没有一点点的不耐或者生气。

  霍祺年似乎察觉到看着自己的目光,抬头看来,发现是暮家三爷,便回头交代了一句就走过来打招呼。

  他自然没有注意到男装的暮颜,看了眼也只以为是哪个小公子,只是那位小公子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又很熟悉……也不作多想,拱了手拜谢了暮三爷,言语之间自然是感恩戴德。

  今日这事明眼人都知道,必然是暮书墨主持的大局,这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处理,对于霍家来说,是再好不过。

  暮书墨也不推辞,虚虚受了礼,便告辞了霍祺年,带着暮颜往外走。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503860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