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厉千川没有猜错,心情不好又犯病的暮三爷,就是来安阳王府折腾的。

  早朝还未结束,他在房里其实也没睡多久,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睡了一会儿,也就满血复活了,一如他寻常没心没肺的模样。

  一起,就嚷嚷着要吃早膳,还指名道姓要吃王府里王大娘做的水晶虾饺、虎皮花生。这暮三爷虽不着调,却一向嘴甜会哄人。这王府里一直以来也就俩主子,都死安静的,难得有个热闹的来自然都是喜欢,多年以来,早已混得如同自家人。

  更何况,还是自家小姐喜欢的人。

  自然当作半个主子了。

  王大娘听闻暮三爷想吃,自然乐颠颠擦着手就下了厨房。

  没一会儿,一盘子热气腾腾地水晶虾饺就端了上来,还有一碟子浓香四溢的虎皮花生。

  早就在院子石桌上翘首以待的暮三爷倒也不客气,吃了还要兜着走,“嘿,王大娘的水晶虾饺就是好吃。也不知道是什么秘方,暮府的厨子笨,就是做不出这个味道。这不,嘴馋了好久了,今儿天还没亮,就巴巴赶过来了……”

  一边囫囵吃着,一边絮絮叨叨,也难为他发音还这么清晰。

  谁不知道今儿个这位爷是来讨酒吃的,那阵仗,跟来打劫的似的,几乎整个王府的人都被惊醒了,再看看傅管家,到这会儿都在嚷嚷腿酸,快花甲之年的老人了,怕是多少年没这般跑过了。

  这会儿却说是为了她的虾饺,王大娘心底笑着也不点破,只顺着说道,“三爷喜欢多吃点,还有呢……”

  闻言,暮三爷也不客气,眼睛一亮,正有此意地模样毫不遮掩,笑嘻嘻说道,“那王大娘,剩下的给我拿个食盒装了,我带走!”

  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厉千星端着白米粥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暮三爷这般没个正形的模样。

  日色初升,淡淡的暖意里,男子笑地温软而明朗。少女就在这明朗里,愈发缱绻地弯了眉脚,世人如何评价她都不在乎,她只想要这样的早晨,他笑着,她便也能笑着。

  “墨哥哥,虾饺要现吃。喜欢吃的话,明儿个再来就行,带回去也是冷了,再热一遍也没那味道。”她含笑,缓步而来,姿态优美,宛若足下生莲。俯下身将粥碗搁在石桌上,“墨哥哥,喝点儿粥吧。刚熬好的。”

  低身俯伏间,青丝滑落,淡淡药香丝丝缕缕荡漾开来。

  别有风情。

  暮书墨看看那碗浓香四溢卖相极好的白米粥,眸色暗了暗,终不置一词,只是笑着叫住领命正准备退下的王大娘,“那大娘,等等!”

  “三爷,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当,只是麻烦三娘,再做一份虾饺待会儿我带走。我家小侄女儿昨日被我灌醉了,想来酒醒肯定过了早膳时分,正好带回去给她尝尝。”

  这倒是真的,原本带回去也是想给她吃。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虾饺就想到昨晚那个可怜兮兮的模样,眯着眼跟自己说,“小叔,我饿了”的模样。

  仿佛鬼使神差的,又道,“或者,还有什么拿手的点心做一点儿,我一起带走。”

  也是怪不好意思的,要吃的要到安阳王府了。只是暮府他不好插手,下人们存心刁难,他就算干涉了也只会适得其反,再说,那孩子恐怕自有打算,估计也不愿自己替她出头。

  王大娘一愣,将军府的小姐?从未听着从三爷口中说出,心下不解,却也不在意。自己的手艺被人喜欢,自然是开心的,当下就福了身,到了声“好嘞!”就兴冲冲地去做糕点了。

  倒是在边上坐下的厉千星闻言,问道,“墨哥哥说的……可是云韩?”

  她和暮家人不熟,和暮家小姐更不熟,但暮云雪听说是在森罗学院的,也就剩一个暮云韩了。……只是,墨哥哥不是不甚喜欢那俩侄女么?

  他笑着解释,“没有,近日里来了个小侄女儿,我大哥的。可真是个妙人,你该和她认识认识。”

  一愣,她终日不愿出府,蜗居在自己的小小一方天地之间,自然不知前阵子沸沸扬扬的“将军府私生女”,只是却有些委屈,低了头嘟哝道,“墨哥哥是说我无趣么?”

  必然是无趣的吧。她也觉得自己挺无趣,帝都小姐们的话题她不感兴趣,人家也不愿跟她玩,哥哥终日似乎都很忙,下人们虽然服侍地很周到,却终究有一层主仆之别。

  没有朋友、没有话题,没有消遣,除了心头那点小小的心思,她的生活便如同一片空白。

  怎么会不无趣?

  暮书墨倒是没发现身边少女情绪的变化,只是低着头吃虾饺,余光扫过那碗热乎乎的白米粥,无端地想起那个孩子,捧着跟她脑袋一样大的粥,拿着勺子一口口的舀,吃的满嘴满脸的模样……

  她用和白米粥一样糯软地声音,撒着娇说,“嬷嬷,要吃粥……”

  眼底一沉,淡淡笑道,“你呀……我一直说,你在这院子里,没有病都闷出病来了,小小年纪和个老太太一样,王大娘做的那么好吃的水晶虾饺你总不吃,非要吃什么白米粥……”

  厉千星心底狠狠一抽,有些窒息。

  暮书墨抬头,继续笑着说道,“下次我带她来玩儿,或者你去将军府找她玩儿,她叫暮颜,你会喜欢她的。你们年龄相当,跟她学着点儿,小姑娘家家的要有朝气。”

  这孩子,太过于空灵。空灵到缥缈。暮书墨想,暮颜却完全不同,格外的像个泥地里打滚的泼猴。

  他抬头看过来的眼神,什么都没有,澄澈、干净、和煦,像是一个最完美的长兄关心自己妹妹。心脏的地方,又有点隐隐地痛,原来,白米粥也随着那个人走了,只有自己傻傻地坚持了这么多年……

  她捂着心脏,有些狼狈地避开了他的目光,站起来说道,“好……墨哥哥你慢慢吃,我先回去喝药了……”说完,狼狈的转身,近乎于落荒而逃。

  没有看到,身后的暮书墨,看着那碗粥,搁下了筷子,再没了吃早膳的心思。

  有些东西,你不能问,我不能说。这便很好。

  

  (https://www.biquge.lu/book/55320/504098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