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无度:再遇极品男神 > 第087章 悲催的童年(三更)

第087章 悲催的童年(三更)

  女人仔细的回忆着这几年来抚养董家这个私生子的经过。还记得那年冬天,忽然有一天,董家老夫人的佣人何妈抱着一个孩子找到了自己。她说:这个孩子是董家那位大小姐生的小少爷。

  那位大少姐现在在军部当兵,不方便带孩子,让她帮着照看抚养。还说董家老夫人会按月派人给自己送钱来。自己的姑姑是董家的一个远房亲戚。

  姑姑当然知道何花现在身怀六甲,马上就快要生了。谁让何花的男人失手误伤了人命,被关进了大牢。

  她一个大肚子女人得有个进项,养活自己和儿子才行。于是,何花的姑姑便给她找这么一个差事,那就是替别人奶孩子。

  “姑姑,我这都快生了,一下子照顾两个孩子,有些照顾不过来呀!再说我男人刚进去,连个伺候我做月子的人都没有。”何花虽然很想挣这个钱,可是她却不想养别人的孩子。

  “你傻呀,有了董家这笔钱,你不就有钱雇人伺候自己了吗?再说了,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两个孩子一起养,岂不是更方便。人家董家给的抚养费可不老少。我们姑侄俩四六分,我要四,你要六,就这么说定了。

  还有,等你把董家的这个孩子养的白白胖胖的,我再跟董家的老夫人说几句好话。没准儿老夫人一开心,随便给调查部里的头头放个话,说不定你男人就能提前放出来了。”

  听了自家姑姑的话,何花心里虽然有些不高兴,生气自己的姑姑给自己介绍活计,竟然还从中抽成,可是也无可奈何,谁让形势比人强。为了救出自己的男人,何花几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

  从此,何姑的姑姑何妈,便把一个还没有满月的男婴留了下来。有了董家这笔钱,何花的手头顿时宽松了不少。于是何花便直接雇了邻居大妈,伺候自己生产时做月子。

  何花这样的乡下女人生孩子,哪里有那个闲钱去医院里生。都是随便从村里找个接生的稳婆,来自己家里接生。

  大喇叭一广播,谁谁谁,赶紧到谁谁谁家里去,谁谁谁就快要生了。听到广播的接生婆为了挣喜钱,二话不说,无论正在做任何事情都会马上放下,赶往产妇的家中去接生。

  没几天何花顺利的生下一个儿子,这是她和自己丈夫的爱情结晶。她爱极了自己的儿子,认为有了儿子,以后也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她同时抚养着两个孩子,可是一个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而另一个孩子只是自己挣钱的工具。

  何花和某些女人一样,她的心是偏的,她当然偏心自己的儿子,生怕自己的儿子吃不饱穿不暖。每次喂奶,她都先喂自己的孩子。等自己的孩子吃饱了,她才开始喂董家的那个孩子。如果那个孩子还是吃不饱,何花便熬粥给男孩儿喝。

  可是,就算是这样,自己的儿子却依然三天两头的生病。而那个不被自己重视的孩子,却身体倍儿棒吃嘛儿嘛香。这怎么能让何花不生气?于是,她开始故意不喂那个孩子奶,甚至故意饿着他,就算是米粥也不让对方吃饱。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算她这样虐待那个孩子,那个孩子照样身体棒棒的。而自己儿子的身体却越来越差,三天两头儿的感冒发烧。不是去小诊所里打针,就是吃药。看着自家孩子屁股上的针眼儿越来越多,孩子的小屁股都被打针打成了黑紫色,何花心疼坏了。

  再看看那个把自己儿子克成病秧子的男孩儿,何花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突发奇想,想要那个男孩儿和自己的儿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只要自己的儿子打一针,何花就拿针在那人孩子的屁股上狠狠的扎一下。那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竟然会让她感到无比的兴奋。

  就这样,何花对那个孩子的虐待,越来越变本加利。只要她自己不开心,就会折磨那个孩子。直到孩子们快两岁的时候,两个孩子在水坑边玩耍。

  谁知道自己的儿子和那个孩子同时掉到了小水坑里。那么小一个水坑,两个孩子玩闹的时候,双双掉了进去。可是对方却没事,而自己的儿子由于体弱多病,竟然受凉差点儿一命呜呼。

  就在那一天,何花用笤帚疙瘩狠狠的责打了那个孩子。直打的那个孩子满院子乱跑,哭着满地求饶,何花还是觉得不解恨。

  终于有一天何花满意了,因为那个该死的克星终于病倒了,他可以和自己的儿子一起,真正的做到有难同当。

  也是在那天后不久,那个孩子忽然失踪了一个多月,再后来,他自己又不知道为什么?又好死不死的跑了回来。没了那个孩子在身边克自己的儿子,何花儿子的身体似乎渐渐的好了起来。可是,就在那个孩了回来的当天,自己的儿子再一次病倒了。

  这下子,何花是真的怒了,她把一切罪责都怪到了那个孩子身上。何花本来就没有上过什么学,大字不识几个。于是,她更加的相信算命先生的话。那个孩子是自己儿子的克星,生来命硬克父克母,所以孩子的家人才会把他送给别人养。

  何花那天再次拿起笤帚疙瘩,追着那个孩子满院子跑。可是,从这次开始,何花再也没有逮到过对方。

  于是乎,何花忽然厌倦了那个孩子生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反正,现在凭着自己给别人家绣花,浆洗衣服也攒了一些钱。她觉得就算离开董家的那笔钱,自己和儿子也不会饿死。

  便想着把孩子送还给董家,可是何花给自己的姑姑捎信去,过了好几天姑姑才过来。告诉她原来这个孩子是大少姐和野男人所生的私生子,是见不得光的。何花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董家人不愿意把孩子留在他们自己家里养。而是要花钱放到乡下雇人扶养。

  于是,何花的胆子便大了起来,她直接告诉自己姑姑,不要抚养这个多余的拖油瓶。还要挟自己的姑姑,要么让董家人想办法,把自己的男人从大牢里放出来。要么,就把孩子领走。还有就是姑姑必须把董家的钱,全部交给自己。什么三七开,四六开,去他妈滴。

  否则休怪她六亲不认,放着自己体弱多病的孩子不好好照顾,去抚养一个董家大小姐和野男人生的小野种。

  不久后,何花的男人果然被放了回来。姑姑不知道为什么?宁可把董家的钱全都交给自己,也不愿意把那个孩子领走。

  就这样一养就是四年多。只是那个孩子越来越沉默。再后来,只要自己每次想打那个孩子。自己的儿子就会犯病,这下子何花是真的吓到了。

  以前是自己的儿子生病,她就折磨那个野孩子。逐渐变成了只要自己敢欺负那个野孩子,哪怕自己只要略微动一下心思。自己的儿子就会大病一场。

  再后来,只要何花的儿子一生病。何花也不带儿子去看大夫了。只要自己诚心诚意的,规规矩矩的给那个野孩子磕头认错。自己儿子身上的病,就会慢慢的恢复好转。就连自家男人也是,三天两头的生病。董家人给的那些钱,到最后都不够自家男人和儿子看病吃药。

  何花最后又突发奇想,直接给那个小野种,立了一块儿长生牌位。只要儿子和男人一生病,她就跑到小野种的长生牌位前磕头认错,以及真诚的忏悔。

  甚至每天一柱香,就像拜佛一样虔诚的祈祷自己的男人和儿子身体健康平安顺遂。

  而那个小野种也三天两头的玩儿失踪,每次回来都脏兮兮的。问他去哪儿了?他也不吱声,只会点头摇头。

  后来何花才发现,那个孩子有次回来,竟然抓了一条烤熟的蛇,吃的那叫一个香。有时候,也会吃烤熟的麻雀、蝗虫、知了猴、蝈蝈等等东西,反正一切能吃的东西,他都会抓来吃……

  “少将军,这就是以往的经过。我真的错了,其实从他两岁开始,我就已经不敢打他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放着我做的饭不吃,偏要吃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就是一个怪物,是妖精。否则,为什么我男人和儿子生病,我只要一跪下求他,向他深深的忏悔,我男人和儿子的病就会不药而愈。

  他得的那个痴呆病,肯定不是我害的。一定是他胡乱吃东西,不小心中了毒。你想呀,那些长虫,蜈蚣,蝗虫,谁知道哪个有毒?对,对了,一定是毒蛇,他不是喜欢吃蛇吗?一定是中了蛇毒,才导致他自己中毒犯了病。

  我错了,我求求你,一切的坏事恶事都是我干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其实,我刚开始挺喜欢他的。

  对,一定是那个算命先生,是他胡说八道,硬说他的命硬,克到了我的儿子。

  可是,你怪我没有教好你的儿子,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儿责任吗?我就奇了怪了,既然你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你为什么不亲自教抚养。”何花的一句话,直接问住了咱们这位少将大人董雅微。

  “是啊,为什么不自己养?除了奶奶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生的。要不是那次做试管婴儿,也不会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可是,这些话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就算自己的爷爷都不知道,一直以为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生的试管婴儿。”

  “何花,你不配做母亲。自己的儿子是宝贝,却把别人的孩子当成了垃圾。更何况我董家这几年待你们一家人并不薄。每个月给你五千金币,足够你们一家人吃喝玩儿乐了。还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们一家人一边花着我们董家给你的钱,一边却虐待着我的儿子。

  你真该死,你们全家都该死。你总说你的男子和儿子都是无辜的,做恶的罪魁祸首是是。那么,我问你,在你打我儿子的时候,你的男人和你儿子可曾为他求过情?可曾出手护着他,让他少挨两下打?看你呆愣的表情,我就知道,你的男人和儿子并没有。”

  董雅微向来觉得自己是铁石心肠,从来杀人不眨眼。可是听了何花这个女人的讲述,楚小昊的童年往事,还是被惊倒了。这个愚昧无知的女人,她要比自己狠上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不要,不对啊,我每个月只收到六成的金币,只有六百金币。就算后来姑姑给我付全款,也只不过一千个金币而已。”

  何花刚刚愣神想的不是别的,都到这时候了,她还在想着金币,想着自己这些年到底少挣了多少钱。只能说掉进钱眼儿里的这个女人,真的很无知很残忍,也很悲哀。。

  本该在房间里睡觉的楚小昊,此时却坐在地牢外的一颗大树上。他侧耳倾听着那个女人,心惊胆战的讲述着自己的童年过往。稚嫩的小脸上无悲无喜,一脸的平静。就那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远方。

  还好,是自己。如果是弟弟小天,他一定会受不了吧!小时候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有时候真的会被那个女人修理的很惨。各种针扎,火筷子烫,最平常不过的就是笤帚疙瘩追着打。

  爸爸,妈咪,小天,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你们现在还好吗?我有点儿想你们了......

  “少主,我们的人已经把董老头密室里的宝贝洗劫一空了。你就不要伤心了,姓董的女人之所以能那么快抓到那个坏女人的男人和儿子,也是我们故意把人送到他们面前的。

  还有啊,那个女人的私人医生,也终于承受不住大刑,招供了。就连当年医院里配合他们作案的医生和护士,也全部抓到了。是不是快到收网的时候了?”

  小召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小主子,自己虽然在雷音殿长大,从小受到了各种残酷的训练,可是相比少主所经历的苦难,那都是小巫见大巫。真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无耻的一家人,所做的恶事残忍到令人发指。

  (https://www.biquge.lu/book/55467/470482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