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医妃:天赐萌宝来种田 > 第85章:抢回草舍

第85章:抢回草舍

  快到了晚饭的时候两人前去了明京科家里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顾沉舟又改变了主意,直接去向了屋舍的所在地。

  那屋舍原就是在之前牛棚的位置,她一直以为那旁边是别人家的,原来是自己家的!

  原是明京科的媳妇王英娟怕顾沉舟又将那屋舍占了去专门拿篱笆围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简陋了一点,但是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两间草舍,还带着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面也很是干净,至少她和小猴子住是够了,总比天天风餐露宿的好吧。

  顾沉舟跨过篱笆,然后拿起了一块大石,将门上的锁砸了开。

  旁边的春婶听见有人在旁边砸着什么东西,于是出来看了一眼,只见是顾沉舟正在砸着那草舍门上挂着的锁。

  她自是知道那屋子早就被明京科家占了去了,于是赶忙跑去了明京科家通风报信。

  顾沉舟看着远去的春婶,嘴角上扬。

  “明老大,你家的草舍被顾沉舟占了去了。”春婶气喘吁吁地跑去后告知了明京科。

  明京科一听,放下了饭碗,立即来到了草舍。

  只见顾沉舟和小猴子两人已经将草舍里面堆积的杂物全数扔了出来。

  “小寡妇,你在干什么?”明京科怒吼道。

  “你看不见啊?我在腾我家的屋子啊。”顾沉舟说着,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提出一块板,使劲一扔,扔到了明京科的脚下,差点将明京科砸了个正着,明京科吓得往后一跳,春婶也跟着往后跑了半米,生怕把自己砸了。

  这不过是给明京科一个警告而已,小寡妇三个字的警告。

  “这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了?”明京科问道顾沉舟。

  “大伯,当时就是你将我家的草舍抢了去,怎的如今却还不承认了?”小猴子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怼得明京科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一个字来。

  小猴子话音刚落,只见明京科的媳妇儿王英娟跑着前来了。

  瘦瘦的体型却是显得十分黑,或许是干农活晒的,来后便是惊讶的样子。

  “小寡妇,你这是在做什么?”刺耳的声音让顾沉舟想捂住耳朵,但是听见小寡妇三个字,她将地上的木棒拿了起来,一手拿着不断在另一只手上敲着,缓缓走到了王英娟的面前。

  王英娟看见顾沉舟的神色微怒,再加上手里还拿着木棒,只好往后退了几步。

  “你要干什么?”王英娟慢慢躲在了明京科的身后,弱弱地问道顾沉舟。

  “你刚叫我什么?”顾沉舟问道王英娟,面色冰冷,眼神中的戾气肆虐。

  她还没有结过婚呢,叫她小寡妇?她也不能任人这么诅咒她,不能忍!

  “小……小寡妇,怎么了?”王英娟躲在明京科的后面,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样,不失丝毫的畏惧,以为明京科可以保护她。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她不过是想多了而已。

  顾沉舟没有讲话,活动活动了筋骨,脑袋绕了一圈,说那时那时快,一拳出去,只见王英娟那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即就倒到了地上。

  顾沉舟打完之后还将手上的筋骨活动了一番。

  王明京科还没反应过来,半晌,只听见自己的媳妇儿在他身后大喊大叫了起来。

  “血,血。”王英娟爬起来后只感觉嘴巴火辣,于是一摸,一手的鲜血吓得她就像是炸开的锅一样,顿时大喊大叫。

  明京科转过身去看着王英娟,满嘴满手的鲜血,一时也吓得不轻。

  吓得都忘了俯身去看王英娟了。

  “你还站着干什么啊?”王英娟大喊道,明京科这才伏下了身将王英娟扶了起来。

  一旁的小猴子看见顾沉舟刚刚那相当帅气的姿势,不住地在鼓掌。

  她的跆拳道虽说没有到达什么段位,但是那也不是白交学费的!

  另一旁的春婶看见顾沉舟这番作为吓得赶忙又往后退了半米,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顾沉舟,像是在看恶魔一样。

  “牙,牙,我的牙,哎呀,我的牙啊,我的妈呀。”王英娟看见地上被打掉的牙,随即上前去捡了,捡起来了之后看着手里的牙就大哭了起来。

  哼!只有这样才能让这里的人记住她的名字!

  “小猴子,继续收拾我们的房子。”顾沉舟转身便又走向了屋舍前,和小猴子又开始劳动了起来。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她和小猴子必须得加快动作了,要不然今晚又要露宿街头了。

  “小……”明京科刚要说话,只见顾沉舟恶狠狠的眼神看向了他,他赶忙闭了嘴。

  “顾沉舟,你……你太过分了。”明京科扶着王英娟对顾沉舟大喊道。

  顾沉舟根本不在乎,她只管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爹,娘。”

  不远处明京科的儿子明树文举着个火把前来寻找自己的爹娘,众人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娘,你这是……你这是怎么了?”明树文看见王英娟满口的鲜血,随即问道。

  可是王英娟并没有回答明树文,只是看着明树文手上拿着的火把,随后一把将火把抢了过来,迅速跑到了篱笆处,想要将那草舍一把火点了,可是又想起顾沉舟的那一拳只好止步,将篱笆一把点了着。

  这一幕让顾沉舟始料未及,直到身后的火光才让她反应了过来。

  她想拿水灭火,可是这里根本没有一滴水。

  小猴子在一旁也急得不知所措,只能看着大火蔓延。

  “哈哈哈哈,顾沉舟,我得不到,你也休想得到。”王英娟大笑着对顾沉舟嚷嚷道。

  顾沉舟气急了,可是现在不是跟着个疯子计较的时候,灭火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一旁的春婶看着顾沉舟的草舍被大火侵略着在一旁乐呵地不行,之前配牛的事情总算是可以解一口气了。

  正当顾沉舟和小猴子着急的时候,其余相干的,不相干的人得意的时候,顾沉舟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原是那篱笆上的火将院子里的木板点着了,而木板离草舍还有一些距离,可是巧的是今晚的风向却是十分给力,一阵一阵的风将火向吹向了春婶家那边。

  照这样下去春婶家的房子肯定是要遭殃的,可是她却在那里得意,丝毫没有察觉。

  突然一阵大风刮了起来,这时春婶的脸色才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房子,哎呀,我的房子。”那火势将顾沉舟的屋子恰好绕开了,直接吹向了春婶家,春婶发觉时风正大,火势一时势不可挡。

  烧红了半边天,远处的村民看见这一幕赶忙赶了过来灭火。

  此时春婶和王英娟已经打成了一片,而明京科和明树文两人正在劝架。

  “王英娟,你这个娼妇,你还的我房子,你还我。”春婶死死扯着王英娟的头发大骂道。

  其余的众人都在灭火,顾沉舟和小猴子也一同在灭火,若是这火不灭只怕接下来要殃及的人就多了。

  过了好些时候,火势才被控制住了,只是春婶的房子已经化为了灰烬。

  春婶看着自己的房子,心疼不已,坐在地上无助地落泪。

  王英娟看见这一幕一时间也是惊呆了,这与她设想的完全不同,只怕是又要破财了。

  晚上众人散,只有春婶一人在灰烬前哭泣,犹如飘荡的孤魂野鬼一般。

  众人都散了之后,春婶一个人还在废墟旁边守着,没有哭泣的声音却只是落着泪,可怜的模样让人看了十分心疼。

  夜晚的风很大,外面呼呼作响,而春婶还在废墟旁守着。

  已经是子时了,屋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顾沉舟往外望了一眼,看见春婶还在自家屋子旁边坐着,想起身去看看,可是小猴子的脑袋在她的腿上枕着,压得她整条腿都麻酥酥的。

  慢慢将小猴子的脑袋移了移,将自己的腿从下面抽了出来,起身,出了去。

  只见春婶的头发已经被淋湿了,再这样下去明天肯定还得生病。

  罢了罢了,她也算是遭到报应了。

  “春婶,要不你先来我家避避雨吧。”顾沉舟举着手挡着雨,走到春婶面前对她说道。

  只见春婶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看着顾沉舟,一字不言,那眼神里像是充满了仇恨一样。

  “你这么淋一晚上的雨明天肯定要生病的。”

  顾沉舟好心劝着春婶,可是春婶却丝毫不领情,倒是把顾沉舟弄得很尴尬。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这么做是在演给谁看呢?”春婶没好气,嘲讽的语气更是明显。

  这个死胖子,还真是不知好歹!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真是不可理喻。”

  “小寡……”春婶只吐出了两个字只见顾沉舟的眼神都变了,死死盯着她等着她将话说完采取措施呢,可是谁知她却收了口,最后一个字也就没有说出口。

  今天顾沉舟打王英娟打得满地找牙的那一幕还在她脑海里回荡着呢。

  “顾沉舟,你搞清楚,那王英娟是因为要烧你的房子,这才连累了我家,你现在来这假惺惺做什么?”

  春婶刚刚还可怜的样子顿时就没了,嚣张跋扈的样子不亚于稻香村里那个疯女人。

  呵呵,那会子她不是还高兴着呢吗?怎么这下还将所有的事情都归咎到了她的头上来了。

  搞笑!她顾沉舟可不是那种不明不白的锅都背的人!

  “春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那会子他大伯娘烧我家房子的时候我看见你可是高兴着呢,如今不过是天公眷顾,倒是成了你家的祸事了,我可从始至终什么都没有干啊。”

  春婶似乎不那么悲伤的,一个平时喜欢到处蹦跶的春婶又回来了。

  春婶右手杵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可是许是因为体型肥胖,也许是因为在地上坐得太久了,一下子没有起来,刚抬起的屁股,“砰”一下又坐了回去,地上积起来的雨水坑里的水被溅地四零八散的。

  春婶看了一眼顾沉舟,似乎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今天真是倒霉!房子没了不说还要给人看笑话。

  索性将腿盘了起来,坐直在了地上。

  “顾沉舟,要是你不惹那王英娟她又怎么会放这把火?”春婶蛮横地问道顾沉舟。

  “是啊,她又是怎么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了呢?”顾沉舟故意拐着弯说道,还故意看向了春婶。

  春婶一听,原来自己那会子就是上了顾沉舟的当了,此时心里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但是想想也是自己前去找了王英娟家两口子前来的,这个亏又不得不吃。

  “我……我怎么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春婶眼神闪躲,不敢直视顾沉舟的眼睛,只好低头,吞吞吐吐不说,语调也是低了三分。

  “反正我不管,你赔我房子。”春婶说着便将手伸到了顾沉舟的面前了。

  哦,原来搞了半天是想要钱啊,她此时都和穷逼一样哪里还有钱给她?

  她刚刚不过是看她可怜所以才出来邀请她去避雨,可是这个婆娘竟将自己的心慈拿住了。

  本还怕她伤心过度会想不开呢,如今看来真是自己想多了。

  顾沉舟见状双手抱在怀里,转身走了。

  “喂。”春婶看顾沉舟不理会她,便大喊道。

  “谁烧了你的房子你去找谁赔啊,那间房子还空着你若是不想冻死在这里就进去躲躲吧。”

  “谁要你可怜?”

  话毕,她似乎又有些后悔了,随即又朝顾沉舟喊道:“这都是因为你。”随后缓缓起了身,一手挡着雨,弓着腰向着那间房子跑去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乒铃乓啷的,顾沉舟硬是被那声响吵了醒来。

  靠,大清早的,还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了?

  顾沉舟的起床气瞬间爆发,出门后发现是春婶在收拾那些在大火里还没烧坏的锅碗瓢盆。

  “喂,你大清早地在干什么啊?”顾沉舟冲着春婶大喊道。

  “当然是算算自己的损失啊。”春婶没有回头,忙碌的身影依旧一上一下地。

  算损失?难道是要去索赔了吗?

  顾沉舟看春婶算得正起劲,只好转身进了屋里去了,可是那声音却更加响亮了,顾沉舟一时气得抓狂,可是看着旁边睡得像头猪一样的小猴子又是羡慕又是生气。

  看来回笼觉是睡不了了。

  以前起得太早睡不着的话还会刷刷微博,发发朋友圈什么的,可是现在却是这么无聊。

  过了好一会儿,春婶才安静了下来,顾沉舟也睡了过去。

  此时春婶正举着一个火把向着明京科家走呢,一路上大家都跟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她,这大白天地举个火把干什么?难不成是看不见路?

  路人指指点点可是春婶丝毫不在乎,举着火把,扭着圆圆的屁股匆忙向着明京科家去了。

  “王英娟,你这个小贱人,你给老娘出来。”

  在明京科家门前,人是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而春婶举着火把在门外大喊着。

  此时明京科和王英娟还在睡觉呢,在睡梦中就听见外面大喊大叫的声音,两人在床上还在寻思,只听有人说要烧了他们的房子,于是赶紧穿衣服,明京科还没有穿好衣服就慌慌忙忙出去了。

  “京科,鞋。”王英娟将明京科的鞋扔了出来,明京科一边穿着鞋一边向着门口去了。

  “干嘛呢,干嘛呢?”明京科看自家门口围了这么多人便道。

  此时才睁大了眼睛看见春婶正举着个火把在他家门口站着。

  “春婶,你……你这是做什么啊?”明京科立即软和了下来,看着那火把不得不随时提防。

  “你说干什么?你婆娘将我家的房子烧了你还问我干什么?我今天来还你们!”

  春婶气势汹涌,说着就要往院子里面走着,手里的火把一晃一晃地,,吓得明京科不得不安慰春婶,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或者一激动将那火把丢了下去。

  虽是昨晚下过一点雨,可是早就被风干了,若是有一点的火星子飞了出去,只怕这一院子的房子都会化为灰烬,他当然得小心一点。

  “别别别,春婶,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明京科弯着腰,想要将春婶手里的火把拿下来可是被春婶躲了过。

  春婶又不傻,她才不会将明京科家的房子烧掉呢,她不过就是前来要些银子罢了,要是将明京科家的房子烧了,那自家的房子没有着落不说,更是得不到银子。

  春婶一听这明京科的语气还算不错,更是耍起脾气来了。

  “王英娟呢?叫王英娟出来,我们今天好好商讨商讨这事是个怎么个算法!”春婶头扬到一边,大喊道。

  王英娟听见后赶忙出了来,看见春婶赶紧上前去笑嘻嘻地道:“春婶,你来了啊?来,有什么话进屋里说,别站在外面。”

  说着一只手已经在春婶的胳膊上准备搀扶着她进去呢。

  看见这两口子像哈巴狗一样,春婶哪里肯乖乖进去?自是还要再耍一把威风的。

  “王英娟,你少给我来这套,若是我跟着你进去了指不定你们坏心的两口子要对我做什么呢,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也好让大家伙做个见证。”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王英娟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但是又不得不好言相待。

  “是是是,您说得是。”王英娟也是明白人,昨天她将春婶的房子烧了自是不占理的,如今春婶来了当然得供着,或许还有可能好好商议呢。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昨天你烧了我的房子,你两口子这么说?”

  王英娟的笑容尬在脸上,一听就是来要钱的,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我让京科这就去给您盖。”王英娟不舍得钱,只好将明京科这个苦力当免费的了。

  “是是是,我肯定给你盖得和原来一模一样,不,比原来还要好。”明京科附和着。

  春婶听着还算满意,还在等着王英娟和明京科后面的话,可是两人说完之后只是冲着她笑着,半晌了都没有下文。

  “完后呢?”春婶见两人不开窍于是故意提醒道。

  明京科和王英娟两人怎么会不知道春婶的小心思,只是这话谁都没有说出口,那他们两口子也是不会开口的。

  再说昨晚烧了的就只是她的房子而已,都答应她盖房子了还要怎样?

  “完后?没了呀。”王英娟看着春婶说道。

  随即春婶暴跳如雷,大喊道:“王英娟,那我房子里烧坏的家具呢?我那些东西都不要钱吗?还有我相公留给我的东西,那些东西都不要钱的吗?”

  “您先别生气,我让京科全都给您做好。”王英娟丝毫不提赔钱的事情。

  “什么?你得给我赔钱,知道不?我那里面有好些值钱的东西都烧坏了,你赔都赔不起。”

  值钱的东西?在这个村子已经多久了谁家是个啥情况谁不清楚啊?还值钱的东西呢。

  “多……多少钱?”

  王英娟问完后春婶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在王英娟面前伸出了五个指头。

  “五两银子?”一脸的震惊,五两银子可不是小数啊。

  “五十两。”春婶面不改色,似乎五十两银子很容易得来一样。

  “什么?五十两?你抢人不?”王英娟终于忍不住了,刚刚看春婶那嚣张的样子就很是不爽,不过一直在忍着而已,现在却蹬鼻子上脸,还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呢。

  一旁的明京科怕事情闹大了,于是将王英娟拉着示意她不要冲动。

  王英娟搡开了明京科的手,在一旁气得呼呼地。

  “娘亲,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啊?”小猴子一睁眼就找顾沉舟要饭吃,不过已经算是给力了,昨晚许是救火累了,小猴子也忘记了吃饭的事情,这会子喊饿也是正常。

  “等一下我们就去买点吃的去吃,我们现在去趟大伯家。”顾沉舟道。

  这屋舍白白让他们霸占了一年,不得找点赔偿啊?

  顾沉舟在不远处就看见明京科家的房子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想必是有什么事情,抱着看热闹的心里赶紧拉着小猴子前去了。

  看见春婶之后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春婶索赔来了。

  呦呵,还拿着火把呢,只是她敢烧明京科家的房子吗?烧了钱可真就一毛都拿不到了。

  昨晚在她那里没有占得半点好处,现下又来找明京科了。

  看来是有好戏看啊,看完戏之后她还要唱续集呢。

  顾沉舟带着小猴子挤进了人群当中,缓缓向前走着,找到了一个位置,看着即将接下来的好戏。

  春婶看王英娟脸色变了,气得跳脚,拿着火把大喊着要烧掉明京科家的房子。

  王英娟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有明京科在那里拉着春婶。

  “放开我,我去烧了你家的房子,我们两不相欠,以后各过各的。”

  “你少来这套,你昨晚还不是因为要看我们明家的好戏所以才喊我去收拾顾沉舟的?现在却在这里说是为着我好,呵呵。”

  王英娟双手抱在胸前,头扬在另一边大声道。

  “王英娟,你这个畜生,我今天非要把你的房子烧了不可。”

  “春婶,春婶,你不要跟她计较,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的钱我慢慢给你还,你看行不?”

  明京科一副苦瓜脸,总不能看着自己家的房子被烧了吧?

  春婶一听明京科这么说了,随即不那么激动了。

  “好,还算你们明家有个明白人。”春婶狠狠瞪了一眼王英娟说道。

  “死鬼,你疯了吗?”

  五十两银子啊,明京科就这么答应下来了,以后的日子是没盼头了。

  “可是,春婶,这五十两是不是有点多啊?”明京科放低了语气弱弱问道春婶,也是打探着春婶的口气。

  “多?我今天算了一下正好值那些价钱。”春婶道。

  “你看二十两,二十两行不行?”明京科讨价还价。

  “什么?”春婶一听这连自己出钱的一半都没有,自是不愿意,“最少二十五两。”

  “好,成交,不过我只负责给你盖房子。”春婶万万没想到明京科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等明京科答应了之后她才发觉自己上当了。

  “不行,最少四十两。”春婶反悔道。

  “刚刚大家伙可都听见了,你自己说的二十五两。”

  “是啊,是啊。”众人附和着。

  春婶一时脸色难看,这自己做的蠢事只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你们这是算完了吗?”看着热闹的顾沉舟看这事情差不多了便开了口。

  “小……顾沉舟,你还敢来?”王英娟看见顾沉舟往后退了两步,可是语气却是十分要强。

  顾沉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着王英娟,笑着道:“我有什么不敢来的?我又没杀人没放火的,再说,你这不是我的账还没清呢吗?”

  账?什么账?

  王英娟不懂,屋舍已经被她夺了去了,还有什么账?

  “什么账?”王英娟问道。

  “你霸占了我家的屋舍一年多,是不是该给我这个雇主交租金啊?”顾沉舟说完之后王英娟不语,她不晓得该如何反驳顾沉舟。

  “哪里来的租金,我帮你们看了这屋舍一年你们不给我给钱反而还跟我要?”

  还真是强词夺理,怎的还成了她要给她钱了?

  “王英娟,你不给是吧?那我现在就去报官,告诉县令老爷说你杀人放火,让她抓你去牢狱里待上个十年八年的。”

  王英娟一听顾沉舟这么说,心里发毛,她可不想去坐牢,明京科也不想被人在后面说三道四地只好拿钱封口,默默拿出钱袋将银子给了顾沉舟和春婶。

  一旁的王英娟气得两眼发红,可是却只能气着。

  得了钱的顾沉舟拿着钱就将小猴子领上去买吃的了。

  “小猴子,你想吃啥,娘亲给你……”

  顾沉舟话未说完,只见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了一家饭馆,小猴子蹦跶的人发觉自己的娘亲话讲到了一半不讲了,于是看向了顾沉舟。

  只见顾沉舟定定地在望向一处,完后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原来是凤绝御。

  凤绝御正举着一杯酒,在鼻前嗅着,纯白的衣衫伴着微微的扶风,发丝飘荡,干净的脸上洋溢地是满足,似乎世事早已与他无关了一般,那样子简直就是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

  微微仰起头,杯里的酒顺势而下,喉结吞咽的动作十分性感,顾沉舟也跟着咽了咽口水。

  此时的她真想化作凤绝御手里的那只酒杯,被他温柔对待。

  顾沉舟正看着,只见一个突兀的人入了画,而且还有些熟悉,赶紧低头一看自己身边,果然是那个小瘦猴。

  看来他此时也不饿了啊,这美男的姿色还真的可以当饭吃的哦。

  “干爹,干爹。”小猴子看见凤绝御拔腿就跑了过去。

  凤绝御将手里的酒杯放了下,转头看过去,笑容渐显,将小猴子一把抱了住。

  他不知为何对这个孩子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像他这样高冷的人见了这个孩子顿时暖得像是连冰块都能融化一般。

  “你怎么在这里?”凤绝御问道小猴子。

  “哦,我跟娘亲来买东西吃。”小猴子说着便指向了顾沉舟所在的方向,凤绝御顺着那个方向看了去,顾沉舟还在原地站着。

  看见凤绝御看向了她,伸出手来摇了摇,脸上的笑容又是高兴又是尴尬。

  随后挪步向着凤绝御的方向去了。

  “客官,您的面来了。”店小二端着两碗面走了过来,放下了面之后小猴子的肚子就开始咕噜作响了。

  还真是不争气。

  自打那面端上来之后小猴子就一直看着桌上的面,不断地咽着口水,但是始终没有开口。

  凤绝御听见小猴子的肚子饿得咕噜噜地响,于是将自己的面递到了小猴子面前。

  小猴子毫不客气地就吃了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刚准备要给他买来着,让您破费了。”

  “没事,既然碰巧那就坐下来也吃一碗吧。”凤绝御说道。

  这是男神在邀请她吗?是吗?是!

  顾沉舟平时还算是一个豪爽地人,此时却显得有些扭扭捏捏的。

  “这恐怕不太好吧?”羞红的脸不敢看凤绝御的眼睛,捋着一小撮头发道。

  “没事,坐吧。”凤绝御刚说完只见顾沉舟已经端端地坐在了他的对面,那速度确实有些快,凤绝御惊讶之余又故意在隐藏。

  风一样的速度代表了她对男神的一番心意。

  “小二,这里再来……”

  一旁坐着的京俊本想再让上两碗面的,可是当他看向桌上的面的时候,只见两只空碗整齐在面前摞着,碗里已经是什么都不剩了,而一旁的小猴子却擦着嘴。

  “再来……四碗面。”

  京俊不敢相信小猴子的速度,更不相信面前的这个小瘦猴竟能吃得下这么多东西。

  顾沉舟看着京俊的脸,冲着他笑了笑,眉头紧皱,此时的她感觉脸有些烧。

  还真是丢人啊,好歹以前在别人面前她都很收敛的,可是现在……

  “你少吃一点,坚持一下,我出去再给你买。”顾沉舟咬紧了嘴唇,低声向小猴子说道。

  可是正巧,店小二的面端上来了,小猴子的注意力全程都在面上面,根本没有听见顾沉舟的话,更别说收敛了,店小二刚把面放下,小猴子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凤绝御和京俊一时看傻了眼,顾沉舟看着这般景象不得不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小猴子的行为就像是她这个做妈的一直没给他饭吃一样,她在美男心里的形象肯定一下子大打折扣,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她不得不用手将脸堵了住,脸烧得她已经坐不住了,此时的她很是后悔坐到了美男对面。

  “吃,吃。”京俊看了看顾沉舟说道。

  顾沉舟缓缓拿起筷子,吃着碗里的面,可是小猴子却已经将眼前的面又吃完了,凤绝御见状又吩咐京俊叫了面上来。

  然后,店小二就在一直不断地往这边送着面,他们三人就看着小猴子吃。

  刚刚顾沉舟还在心里默念着求小猴子给她一点面子,可是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不一会儿,他们桌上的碗已经垒了两摞了,可是小猴子还在吃着,依旧吃得那么津津有味的,吃每一碗面都像是在吃第一碗一样。

  “这孩子不会撑坏吧?”京俊一脸的担心和不可思议,问道顾沉舟。

  “嘿嘿,不会,不会。”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么小的人是如何吃得下这么多饭的,可是他确确实实每顿都要吃这么多,要不是亲身经历了那么几次之后可能她也会担心。

  只是这个样子搞得像是他们专门来占便宜蹭饭来的一样。

  “那就好,那就好,只是这饭的量比他整个人都多。”听见孩子的亲娘都这么说了,京俊才放下了心,但是还是想打探着问一番是不是小猴子得了什么病。

  “这孩子啊,他每顿饭必须把肚子,肠子,包括大肠小肠,还有胃都吃得满满地才能觉得饱呢,两位还多担待,莫要见怪才好。”

  顾沉舟也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两人解释小猴子的这个怪癖,只好这么一通胡乱解释了,反正他们也听不懂,总是他把肚子里所有能屯粮的器官全都填满了那他就吃饱了。

  “莫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凤绝御道。

  “没有,没有,从小就这样。”顾沉舟赶忙解释道。

  “嗝。”三人正谈论着,只听见小猴子发出一阵声响。

  这个饱嗝一打才算是真的吃饱了,将眼前的碗往前推了推,笑着看着顾沉舟。

  顾沉舟看着眼前的垒地跟山一样的碗有些害怕,也不知道是为啥,小猴子的饭量一天比一天大,可是身体却还是瘦得跟杆一样。

  许是一日一日长着的缘故,可是这样下去全天下产的粮食还不够他一个人吃呢。

  不行,以后一定要控制饭量,也不是她这个当妈的抠门,只是这样下去后果真的很难想象啊,明天,就从明天开始。

  “小二,结账。”京俊喊了声小二,今天的这顿饭基本上是给小猴子一个人吃了,顾沉舟本想掏钱,可是却被京俊抢了先。

  一锭大银子直接就丢到了小二的手里去了,小二接了银子很是高兴。

  顾沉舟再一看自己腰包里的银子也抵不过那一锭银子而已,只好默默收了回去。

  “客官慢走啊。”

  她早就知道凤绝御不是一般的人,打见他第一眼起,看着那穿着打扮就是富贵人家,只是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呢?

  顾沉舟的脑海里各种脑补,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还是达官贵人家的纨绔子弟?

  人长得帅气不说还那么多财,是她顾沉舟心里的那个白马王子。

  (https://www.biquge.lu/book/55477/472352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