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反派饲养手册 > 059 魔尊,我劫财不劫色(19)

059 魔尊,我劫财不劫色(19)

  作者君考试很顺利,今天晚上加更,爱你们。

  系统安慰道:[主人乖哦,只要你脾气好好的,就不会成为怨鬼啦,还有就是打架的时候记得护住脸啊。]

  楚歌嘴角抽了抽,“我谢谢你的提醒啊。”

  系统害羞地说道:[嘤嘤嘤,主人不用谢人家啦。]

  鬼知道一个机械音在你耳朵里强行卖萌是一种多么诡异的体验,好吧,很快就真的是鬼知道了。

  罗浮问道:“江姑娘,你在想什么想地这样出神。”他坐在楚歌的旁边,言语间又往她旁边靠了一步。

  楚歌也跟着往旁边靠了一步,而后容岚嗔怪道:“江掌门,你再往我旁边靠的话,我就要被你挤到长凳外了。”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然后听到系统在她的脑海里吐槽道:“呵,总有刁民觊觎我家主人。”

  顾惊鸿站了起来,他身材颀长,姿态闲适优雅,只是说出来的话语就不是那么优雅可爱了,他冷冷地说道:“本尊和你们一起去,你们这些三脚猫的功夫,到时候给你们收尸都觉得丢人。”

  他冷哼一声,言罢起身离开了。

  顾惊鸿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楼梯的末端,随即是一声关门声。

  拂衣一直冒着两只耳朵在听楼上的动静,在关门声响起来的那一刻,拂衣就把自己的脚翘到了桌子上,而后也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绾儿姐姐,尊上必然是喜欢你的,你看他平日里是多么怕麻烦的一个人,如今却要和我们一起去杀我师父。”

  楚歌收敛了脸上的神情,眉眼清冷,她都快要变成一个女鬼了,何苦再节外生枝,同顾惊鸿有不该的羁绊……

  人鬼殊途,阴阳两隔。

  她说道:“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另外三人俱是陡然间看向了她。

  拂衣惊讶地说道:“那个人是谁啊?他叫什么名字?长得难道比我们尊上还好看不成?”

  罗浮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他目光一直注视着江绾,他自然也明白,她说这话并不是托词,而是出自真心。

  楚歌的嘴角轻轻地翘了起来,她的声音陡然间温柔了下来,她说道:“他是一个秘密,是我的秘密。他和顾惊鸿一样好看,但是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也很狡猾,就像是一只狐狸一样。”

  她想起来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她和他一起在东宫里面,他为她做的莲藕排骨汤,醇香浓郁,香甜软糯。

  容岚垂着头,两只手一直拧着自己的裙摆。她低声说道:“江掌门,定然是很喜欢,很喜欢他吧。”看起来有些失落,却还强装欢笑。

  楚歌的面容上露出怀念的神色,而后说道:“是,很喜欢,很喜欢。这辈子只会喜欢他一个人。”

  就像是他在程序里面编写的那一样,他也会只喜欢她一个人。

  “但他已经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楚歌垂眸道。

  这句话一出,罗浮脸上的神情松动,轻快了不少。在他看来,死人是永远都争夺不过活人的。

  正对着房间的窗户,顾惊鸿迎着风站着,他的手臂上站着一只通体黑色,眼珠子是深红色的乌鸦,乌鸦呱呱呱叫着,它的脚上系着一个小竹筒,是塞北寄过来的信。

  顾惊鸿打开了竹筒,修长的手指将单薄的纸摊开,而后神色不虞地把纸条随手扔掉了。他伸出手向着乌鸦的脖子袭击而去。

  乌鸦察觉到了他的恶意,红色的眼珠子里闪过红光,反倒伸出爪子向着顾惊鸿袭来。

  他的动作敏捷而迅速,随着咔嚓一声骨头碎掉的声音,乌鸦的动作停止在了空中,还保持着攻击的姿态。

  顾惊鸿把乌鸦的尸体扔出了窗外,“自不量力……虽然,勇气可嘉。”他低垂着眼睛,冷峻的面容出现了一丝难得的动容。

  第二日,他们把客栈锁好门,楚歌写了一封信,打算遇到驿站的时候,就把信件寄给无为派在这里的据点,把客栈收纳到他们的势力中。

  因为只有三匹马,楚歌带着容岚共乘一匹马。

  在挣扎反对无效的情况下,罗浮和拂衣共骑一匹马,两人互怼了一路。

  在下一个城镇楚歌付钱又买了两匹马,这才缓解了他们之间的仇恨值。顺便把信件也寄出去了。

  五人暂时分开,买一些旅程的衣物和用品,顾惊鸿跟在楚歌的后面,但隔着两步的距离,亦步亦趋。

  楚歌顿住了脚步,而后做出了决定,她都快要死了,顾惊鸿还离得她这么远,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她快步走向了顾惊鸿的面前,嘴角抿着,说道:“顾惊鸿,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

  顾惊鸿惯来冷淡的面容却陡然间温和了下来,而后眼睛灿若繁星一般,说道:“我心悦你。”

  他的目光很坚定,是认定了她。

  比上一次说要娶她的时候更加笃定。

  楚歌觉得从顾惊鸿口中说出心悦你这个词是一件很奇异的事情,或者说是令她感到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嘴角扬起,说道:“顾惊鸿,刚刚我把遗书寄出去了,我死了的话,无为派就归你了,你可千万要帮我守好了。”

  顾惊鸿身上却散发出冷气,眼睛红了,酝酿着黑色的风暴,“我不许你死,若你死了,我一定会给你报仇,也绝不苟活。”

  这情话说的就和恐吓一样。

  楚歌无奈地叹了口气,双手搭在了顾惊鸿的两个肩膀上,伏在他的耳边,“这次若是与千面人决一死战,能够活下来的话,你便再问我一次嫁不嫁,可好?”

  顾惊鸿慢慢地伸出手,回抱住了楚歌,久违地露出了笑容,在楚歌耳边说道:“一言为定。绾绾。”

  “一言为定。”

  楚歌脸上带着缱绻的哀伤。

  抱歉,又要食言了。

  下一次我们遇见的时候,我不会让你等那么久,才握住你的手。

  她总是不够勇敢,总是不太明白,其实他一直等在原地,只要她一个回头,就能看见他。

  她不会再食言了,再也不会了。

  顾惊鸿,其实,楚歌也心悦你。


  https://www.biquge.lu/book/55556/470481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