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059 小公主(28)

059 小公主(28)

  两个小时前——

  正埋头批改公文的阿润手一抖,桌子上那个价值千万金币的水晶笔架顿时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但他此刻却无暇心痛以往爱不释手的亮晶晶,失态地一把抓住传讯用的改良魔植,难以置信地喊:“宁宁大人……您方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微笑,“……您可否再说一遍。”

  然后阿润果然听到之前的讯息:“我说,魔王被卡洛琳下了暗示,我一开始以为卡洛琳是想将他安置在龙穴中做内应,但从他最近一直在我身边晃来看……对方目的应该是我才对。不出意外的话,他可能就准备动手了。提前跟你说一声,到时候千万别慌啊。”

  好,他不慌……不慌……不慌个鬼啊!

  阿润:“您都下决定了,我怎么敢反对?我就问一件事……这事儿,您跟雷诺大人说了吗?”

  对面一阵诡异的沉寂。

  “哈……哈哈……”

  他干笑,随即语气肯定道:“您果然没打算说吧。”

  银龙少年捧着通讯器,克制自己不要一时失控捏碎了它,那样就真的彻底断了联系了。

  女孩声音冷静,仔细听来却有几分心虚:“反正,反正小龙他这几天也出不来,难得有一次打入敌人内部的机会,放弃了多可惜……哎呀,你放心了,现在我很强哒,你看,你现在在我手底下还不是一招就被撂倒。”

  “那是在您没有被我近身的情况下。”阿润言辞犀利地指出其中的漏洞,他故意无视对面仿佛弥漫开的尴尬,试图劝说一波,“宁宁大人,您的魔法造诣确实很强,学习天赋也是大陆千年难得一见的稀有,但这不能改变您的身体依旧没能摆脱肉体凡胎限制的事实……如果敌人发现了这一点并加以利用的话,那您……”

  “那我会随即应变,保证不会落入下风的!”宁宁语速飞快地打断了阿润的话,并坚决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所以小龙那边就摆脱你解决了,哦对了,暂时不要告诉他我在哪里……哎?萨摩耶过来了他似乎要开始行动的样子不跟你聊了么么哒!”

  然后果断切断了通讯。

  再然后,阿润看到了慌慌张张的侍女禀告宁宁大人失踪的消息。

  面面相觑的银龙少年和阿三:“……”

  ——她还真这么干了啊。By苦笑的阿润

  ——没法,主人想要做的事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她,放心吧,她心里有数。By信心满满的白猫。

  配合着演完了一场戏,顺带处置了几个“照顾不力”的侍女,十足心累的阿润从办公桌下取出特制的魔镜,做足了心理准备。

  没办法,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与其等雷诺大人归来,发现宁宁大人不在再掀翻整个深渊,还不如早点告诉他,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再怎么样……宁宁大人还是自保无虞的吧。

  心虚的阿润这样琢磨着。

  雷诺所在的地方是魔力因子禁绝的神弃之地,那里是亚尼迦大陆远古时期用来囚禁神魔的囚牢,可想而知有多么恐怖。那里只有去路,没有回路,除了黑暗与痛苦,神弃之地不存在任何其他的东西,包括时间。

  所有进入神弃之地的人,除非自主觉醒超越时间和空间属性的力量,否则会彻底从亚涅伽大陆里消失,他们将一遍又一遍地受到痛苦循环,永不停歇,没有终点,没有解脱。

  如今唯一能拜托这种危机的,只有天生具有凌驾于黑暗属性之上天赋的黑龙,曾经涅伽花了一百五十年时间,领悟了更强大的力量,方才从囚牢里挣脱出来。

  雷诺的天赋比他父亲更高,按理来说,变得更强应该不成问题,唯一的麻烦就是他如今太小,谁也说不准他会在里面待多久。

  外界的一天,相当于神弃之地里面的十年。

  如今雷诺离开已经有七天,也就是说他在里面待了七十年。

  临走之前,雷诺特意叫给阿润这件魔镜器,表面若是宁宁出事,立刻通过这件宝物通知他。这是唯一能看到神弃之地里面情况的魔器,当年涅伽将魔镜器交给了族中最强的长老,在涅伽生死关头救了他一命。

  而如今,轮到雷诺,他却将这件宝物交给了阿润。

  阿三好奇问:“这是什么东西?”

  阿润没有解释太多,只道:“这是唯一能联系到雷诺大人的宝物。”

  阿三睁大眼:“你是想……”它蹲坐下来,晃了晃尾巴,“可是主人不是说,让你不要告诉雷诺大人的吗?等主人回来,知道了会揍你的。”

  “那也总比被暴怒的雷诺大人打死强。”

  说道这个,阿润就忍不住有些心酸,为什么这一届的龙王和王后一个比一个难搞啊?这让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怎么活?

  阿三见状,安慰地用爪子拍了拍少年的腰身。

  一脸冷漠的银龙少年表示并没有被安慰到。

  话音落,魔镜器发出耀眼光芒,投影映在半空中,显出神弃之地的画面。

  小山似的黑龙瘫在地上,腹部一道几乎洞穿他前后的豁口汩汩流淌着鲜血,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几乎找不到完整的鳞片,连以往最有力的尾巴都缺了一块肉,看起来不必宁宁在梦境中看到的幻象好到哪儿去。

  只不过一个是人身,一个是龙身。

  而真实的后者显然更加凄惨。

  这也难怪雷诺不敢把魔镜器交给宁宁。

  之所以没有昏死过去,还要拜神弃之地永远固定在一个点的时间线所赐,无论他此刻受伤有多重,不到几分钟,伤口就会恢复如初。

  “雷诺大人,雷诺大人……”

  默默闭目养精蓄锐的雷诺听到了阿润的声音,他当然记得阿润在什么情况下回启用魔镜器。

  他猛然睁开眼睛,仰头发出焦灼的嘶吼,霎时吸引来一大批觅食的魔物。

  无数黑手的触手撕扯着黑龙的身躯,雷诺置之不理,周身一震,喷涌而出的龙炎霎时将一切燃烧殆尽!

  一定是宁宁出事了!

  他要尽快出去!

  *

  在天界空狱岛的众多传闻中,流传着一段广为人知的秘密:划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的空狱岛,分别关押着神、魔、妖、人四大种族的罪犯,他们都是在时空中犯下重罪的罪犯,按照其犯罪程度,分别关押在一到九区。

  一为重,九为轻。

  其中,所有罪犯都对西一区关押的重型犯讳莫如深,传说那人是与远古神祗同一时代的大魔头,独自一魔占据了整个西一区,不许任何人探望,也永生不许离开空狱岛半步。

  原本数万年来有一位上神压制大魔头,但由于近年来那位上神闭关养伤,大魔头蠢蠢欲动,不止一次发动了逃狱,最终殃及了浑水摸鱼的苏寒,让他懵懵懂懂中恢复了最初的记忆,在这片魔法大陆上重获新生。

  同时苏寒也想起了,在第二个古代世界,激起他对位面支柱的仇恨心,导致他因崩坏小世界关押空狱岛的神秘声音,和西一区的那个魔头分明是同一人。

  为什么他会发现呢?

  自然是因为对方的声音在他被阿润押送出去的时候,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致使他体内混乱的魔气全面爆发。

  他压制不住过多的魔气,被本能的支配欲控制,顺着魔头的指引修炼了对方教给自己的亡灵魔法,一举转化了不幸撞到自己手上的人类骑士们。他们给他膨胀的力量找到了发泄口,难得轻松的感觉,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转化更多的亡灵。

  什么天界,什么上神,什么恕罪……不过是因为自身不够强大,才会不得不遵从他们的规则低调行事。

  他可是穿越者,天生就与其他的那些凡人不同,天赋予他第二次生命,却没告诉他那些事能做,那些事不能做,那他为自己谋取利益有什么不对?那些所谓的上神,又凭什么将他一关就是万年!

  只要他彻底掠夺了卡洛琳的主角气运,并以这副身体突破世界的局限,成为位面的支配者,那么……他是不是能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神”?

  神啊……

  传说这个位面也有过神,虽然如今已经销声匿迹,也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可能,但这说明这里是足够供养出神明的。哪怕这种小地方的神不能与天界那些货真价实的上神相比,但至少,他能拥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钱。

  转化的亡灵没多一个,他就能感觉到自己距离“规则”更近一分。

  虽然这样看起来不像是神,倒更像是肆意妄为的魔……

  不过无所谓了,他目前所要做的,便是达到这个位面的“至强”,然后,一点点扩大自己的力量,支配这个位面。

  只是,就在他即将沉溺与力量的支配中时,苏寒最后的一点理智回来了。

  望着地下广场密密麻麻的亡灵大军,日渐沉迷堕魔的苏寒陡然清醒,他不敢相信他都做了些什么,之前即便是坐牢,苏寒自认本质上,自己仍是最初那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新青年,因此一早就做好了劳动改造之后重新做人的决定。

  但被魔头一蛊惑就走上邪魔歪道的作为,让此时的苏寒看起来像是一个傻X。

  苏寒阴沉着脸,手掌用力敲了敲脑袋,或许是力量增多的原因,如今他明显的感觉到身体里多出另一个意识,最要命的是,对方完整地承袭了苏寒的一切,甚至拥有更强大的黑暗力量和亡灵魔法,再这样下去,真正的苏寒用不了多久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该怎么办……为什么那个魔头会找上他……为什么天界的人还不来……

  他正满脑子混乱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发现莫兰帝国的防御结界被人触动,心念一动,就发现那里站了两个熟悉的人。

  深渊的小黑龙和自己在这个位面的“姐姐”。

  要说这个世界的命运轨迹从哪里变得不一样,似乎就是从那场拍卖会之后发生的,曾经他以为是自己无意中的行为导致的蝴蝶效应,但魔王来袭之夜,苏寒才发现,这个“姐姐”似乎也很可疑,如果他猜得没错,“姐姐”应该也是一名穿越者。

  而且,应当与自己这个罪犯不同,她是通过正规途径出现在这个位面的人。

  如此一来,为什么命运轨迹更改位面却毫无反应,为什么自己明明掌握了“主角”的身体却接连受挫……如今都能得到解释。

  如果是她的话,或许有办法解决自己目前的困境。

  恰在此时,心里那股不受控制的感觉再度涌起,体内有股熟悉的力量喷薄欲出,苏寒当机立断放弃去找宁宁相会的想法,并将自己清醒的意识封存,沉入心灵世界的最深处。

  一系列流畅的动作做完,苏寒犹豫了一下,随即抹去脑海里关于宁宁曾出现在莫兰帝国的影像,当机立断陷入沉睡。

  坐在皇位之上的“苏寒”眼神恍惚了一瞬,眉间微蹙,似乎一瞬间忘了自己方才想做什么,但他摇了摇脑袋没在意,眼神满意地掠过下方密密麻麻的亡灵大军,翘起腿盘算着下一次该用什么借口寻来数量更多、质量更好的“材料。”

  ……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拖进来的理由?”

  在听着那个自称是苏寒的男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废话,宁宁不过打个哈欠的功夫,一转眼就换了个地方。

  她指着前面手舞足蹈仿佛磕了药的黑长直男人,转头看向身边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径直问道:“苏寒……应该是你的名字吧,深渊的魅魔玛尔戈,格罗萨的帝国明珠卡洛琳,都是你。”

  虽然眼前站了两个“苏寒”,确实让宁宁颇为惊讶,不过她也算见多识广了,很快就镇定下来,并发现了两者之间的不同。

  眼前这个苏寒,明显比刚才的那个理智的多,也更像是自己接触过的卡洛琳。

  就说嘛,毁灭全人类这种中二想法,怎么看都和卡洛琳的一贯处世不搭调。

  想想如今是在卡洛琳的内心世界,宁宁似乎对这一场亡灵大战有了些猜测。

  “你很聪明,不过可惜,我不能对你说太多……会被那个人察觉的。”

  苏寒……正常版本的苏寒微微低头看着宁宁,眼中流露出的是欣赏,“我能保持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已经很难了,没办法再帮到你什么。我就想问你一句,你有把握干掉他吗?”

  苏寒下巴微扬,指了指另一边状似癫狂的“苏寒”。

  宁宁皱眉:“一样的记忆,一样的经历……双重人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lu/book/55863/508154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