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卿卿医妃 > 第五十四章 那个乞丐

第五十四章 那个乞丐

  洗肉切菜的活交给了下人,穆老板受到热情邀请,添了小凳,举起筷子吃了起来。忙活了大半天,本来按规矩,倪卿卿这小女子是不能同席的,但倪卿卿脸皮厚又不在乎这些俗礼,取了碗筷,紧挨着倪大仁站着,烫了些鱼皮,夹在了自己的香油碟里。

  新洗的菜还没呈上来,锅里的菜也越吃越少。

  朱铭昭看中了一粒肉丸,伸出筷子去夹,倪卿卿专注看着锅里,没看见朱铭昭伸来的长筷,两双筷子便一齐夹住了肉丸。

  二人互望一眼。

  “世子请。”倪卿卿很识趣地松了筷子。好吧,她得把朱世子供着,怎么能和他抢东西呢。

  “不必。”朱铭昭手腕一翻,就将那肉丸抛进了倪卿卿碗中央,“你留着自己吃。”

  在座的人,个个一大把年纪,都是人精儿,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幕。这滚水烫过的东西,即便沾了些唾液也无妨了。这世子,果然还是嫌弃倪家这小医女。

  “谢过世子。”倪卿卿倒很客气,端了碗去到梅树后面,与灵丹相互争着吃。盛贵手里拿了一双筷子,时不时去偷夹倪卿卿碗里的东西。蛋壳很满足地趴在那里,嘴里含着一根大肉骨头,啃得十分卖力气。

  下人端着托盘,终于把一盘盘切得薄薄的肉片端了上来。

  “倪姑娘,去烫些牛肉片过来。”盛贵舔着嘴,小声请求。

  “姑娘,别烫牛肉片,烫羊肉片!”灵丹小声唱着反调。

  倪卿卿允了,赶紧又挨到倪大仁身边,烫了牛肉羊肉狍子肉,装着满满一碗,又踱步到梅树后。本来火锅嘛,人多吃着才有意思。

  桌旁的人吃得尽兴,因为大夫居多,所以聊的大都是些新奇的怪症。有的吹嘘,他见过有人生下来,就有三只手四只脚。有人不屑,说他见过一生下来,身子都连在一起的。还有人说,他还在书上见过,有人生下来头都连在一起,还活得好好的。朱王爷嘿嘿一笑,说他在西凉亲眼见过,怪胎还当菩萨供着,书上说的不假,是真的。

  倪卿卿竖着耳朵听,也不觉多新奇。这些事,在这时空看着新奇,但她那个时代,早就见怪不怪。

  一桌人边吃边聊,越吃越香,越聊越起劲儿。馋得倪府的下人,直掉哈喇子。

  倪大仁抿着小酒,又说太子打算建皇家医馆,专门收治各种疑难杂症,地址选好了,草图也画好了,等明年开春就动工。其他人附和,大赞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又顺带发自肺腑地把太子大赞一番。

  碗里的肉又见了底,倪卿卿正想起身去夹菜,忽地一个顶着鸡窝头,乞丐模样的人,从拱门那边狂奔了过来。

  “馋死我了!馋死我了!快给我吃些!快给我吃些!”那人边跑边嚷。

  守在拱门边的人吓了一大跳,连忙张开手臂,要去拦下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高个乞丐。

  “放他进来!”朱铭昭忽然起身,冷着脸吩咐。

  那人便一路狂奔,畅通无阻地奔进了院子。蛋壳闻声,叼着大骨头,屁颠屁颠地朝那人跑去。

  “乖,今天我不吃骨头!”那人绕过蛋壳,挤到朱铭昭身边,举起朱铭昭的筷子,就往油汤里夹。夹了片肉,不待吹冷,就着急往嘴里塞。

  “这是......”

  倪卿卿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可是渭南郡王吗?”几个御医也以为自己老眼昏花了。这些日子,外面找他找翻了天,赏金也是一涨再涨,未曾想,这郡王爷竟是藏身在了倪府里。看郡王这饿鬼投胎的模样,定是吃了不少苦头,他们养尊处优的郡王啊,万历王朝的骄傲啊,竟也能吃下这些苦头。

  倪大仁心里惴惴难安,赶紧给孟二号了脉,还好还好,只是身子有些虚,其余并无大碍。“敢问郡王为何在此啊?”倪大仁声音有些发颤,还好郡王还活着,没死在他府上。要是尸首在他府上发现,整个倪府都要跟着陪葬。

  孟二只顾吃,根本来不及答话。

  众人又把目光投向了倪卿卿,作为孟二的爱慕者,极有可能她参与了其中。倪卿卿看着狼吞虎咽的孟二,好不心疼,拍着他的背,为他夹着菜,出声让他慢些吃。

  “好吃,好吃,再给我添点醋。”孟二含糊不清地说。倪卿卿赶紧在他的油碟里加了醋。

  “是你把他藏起来的?”朱铭昭一把扯开倪卿卿,掐了她的手腕审问。

  这朱铭昭下手真是不知轻重。倪卿卿吃痛,挣脱不开,怒道:“我也不知情!我要是知道,就亲自给孟二送汤送菜了,也不会让他沦落到这幅模样!”

  众人看了看孟二的凄惨样,对倪卿卿的话深信不疑。堂堂郡王,竟然沦落到被狗接济,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孟二边吃边转过身来,口齿不清地说:“真不关卿卿的事。是我自己从狗洞里钻进来的。本来是想藏在你家酒窖里,但你家守卫森严,我没那胆子。又刚好碰了巧,我钻进这院子的时候,这院子空着,没人在,我就摸黑,拿了被褥,藏到了倪府的假山里。”

  “那日我家姑娘正好出城,去了城外庄子。”灵丹佐证。

  “好了,说清楚了,铭昭你快把卿卿放了。”乞丐模样的孟二,埋头又吃了起来,喃喃道,“这些天食不果腹,还好有蛋壳这聪明狗子,时不时给我送点吃食。”

  “我清楚还不算,长公主和郡王妃那里,还得再交代一遍。”朱铭昭牢牢拽住倪卿卿,冷着脸吩咐,“来人,把郡王押回长公主府去。”又转过脸来,对倪卿卿道,“你也去。”

  几个护卫飞身进院,抓起了孟二。孟二舍不得丢碗,大声嚷嚷道:“好歹等我吃饱了再说啊!”

  手腕都青了,倪卿卿皱着脸,去掰朱铭昭的手指。无奈朱铭昭的手指,瘦长却十分有力,根本不愿松开。

  “松开!”倪卿卿恼怒,“再不松,我就动口咬了!孟二的事,我真不知情。不知者无罪!”

  “留着去跟长公主说。”朱铭昭拽她一把,倪卿卿一个踉跄,身子都站立不稳。

  “放开!”

  死人般平静无波的声音响起,一柄长剑,迅猛无比地朝朱铭昭刺来。

  (https://www.biquge.lu/book/56049/470481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