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厉先生,情难自禁! > 第237章:大结局

第237章:大结局

  纪暖暖来到书房,就看桌子上的摆着一个文件夹,她立即打开,看着里面厚厚的资料。

  心好像被人握住,越收越紧。

  这上面的资料,都是关于厉北寒的,是他离开之后,发生过的事情。

  这些资料中,还夹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人,她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杜汐雯!

  这么说,让厉北寒身份暴露的人,就是杜汐雯?!

  纪暖暖看到最后,已经能确定现在厉北寒究竟在什么地方。

  其实,并不像夜忱说的,已经能保证安全了,其实还是在很危险的地方。

  纪暖暖抽出最后一张资料,朝外走去。

  “刀疤,在我发给你的位置等我。”

  半个小时后,纪暖暖来到约定的位置,刀疤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你是不是知道厉北寒出事了?”纪暖暖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刀疤看了纪暖暖一眼,没有再隐瞒,轻轻地点点头。

  “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老大在临走前交待过,他发生的任何情况,都不可以向你透露。”

  “你一直与厉北寒,在保持着联系,对不对?”

  “是的。”

  纪暖暖的心里憋着一股气。

  厉北寒竟然一次都没有和她联系过!

  “走!”

  “纪小姐,我们现在去哪?”

  “去找他!”

  “不!不可以!”

  “我知道,你手下还有人,如果我现在还在这里坐等,我怕我会疯!我要见到他,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他面前!”

  刀疤正准备开口,就听纪暖暖再次说道:“我就不相信,你不想去找他!”

  这一句话,让刀疤无法反驳。

  他当然想!可是,老大给他的任务就是,好好的保护好纪小姐。

  “厉北寒之所以,肯配合,是不是他知道,我现在的身份?”

  “是的。”

  “是你告诉他的?”

  “是。”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不准告诉他,我的任何行踪!”

  刀疤一脸为难,可是纪小姐生起气来,和老大有得一拼,他都不敢反驳。

  纪暖暖直接会在驾驶位,“我开车,你来安排行程。”

  刀疤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夜忱又带老爷子打了两局游戏,想着纪暖暖应该也消化完那些消息了,连忙朝书房走去。

  书房里已经空无一人,夜忱马上跑下楼朝保姆询问道:“我姐呢?”

  “小姐一个小时前又出去了,不知道去哪了。”

  “她出去了?”夜忱的心猛然一沉,飞快的朝楼上跑去,他马上翻开那一叠资料,突然发现最后一张不见了,那正是昨天发来的,厉北寒最新行踪!

  “不好了!我怎么这么大意啊!”

  夜忱马上朝楼下跑去。

  纪老爷子着夜忱,连忙问道:“你姐去哪了?”

  “爷爷,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你一个人乖乖的吃饭哈!”

  夜忱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马上帮我查一个信息,一个叫纪暖暖的女孩,有没订机票!一查到,马上和我联系!”

  夜忱挂了电话,马上从车库里把他的跑车开了出来,朝机场的方向开去!

  千万不要是他想的这种结果!

  还没有到机场,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夜少,查到了,她定的是国际航班,十五分钟前就已经起飞了!”

  夜忱一拳捶在沙发上。

  “马上联络一下,我记得,有一个X国的任务。”

  “夜少,你不可以……”

  “查!”

  “是的,就在今天。”

  夜忱马上调转车头,朝另一个方向开去。

  他如果现在去,会赶在姐姐前面到达。

  一但出了国,姐姐会走哪条路,谁也不知道,他得在姐姐到达之后,确保她的安全。

  夜先生和夜夫人约了楚天乾夫妇,他们在路上碰到,一起回来。

  看到家里只有老爷子一个人的时候,有些震惊,这两个孩子是结伴出去了吗?怎么都不在?

  “你们随便,我马上就下来。”夜先生朝楼上走去,一推开书房,就看到桌子上的方件。

  他的心情顿时一沉。马上朝楼下走去。

  “今天小姐有没有来过我的书房?”

  “先生,小姐在书房里有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

  夜夫人朝夜先生望去,“怎么了?是不发生什么事了?”

  “我得出去一趟。”

  “你去哪?这两个孩子又跑哪去了?”

  “这两个孩子可能是贪玩,最近不是有一个很火的电影上映了吗,他们估计是看电影去了。”

  夜先生一走出家门,马上就拨夜忱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又拨通纪暖暖的电话,也关机了。

  他马上又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先生,夜少一起前往X国了,我刚刚才知道消息,飞机已经起飞,我正准备向你汇报。”

  “暖暖,也就是我女儿,在不在飞机上?”

  “没有。”

  “没有?!”夜先生的心情更加沉重,“马上让我夜忱取得联系。”

  “是!”

  一分钟后,夜先生的电话响了起来,里面传来夜忱的声音。

  “爸,我姐知道事情的经过了,是我太大意,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我必须要去保护我姐!”

  “你姐现在在哪?”

  “她已经乘坐国际航班出国了!”

  “我不是交待过你,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让你姐知道吗?!”

  “我并没有告诉我姐,是宋邑烆多事!”

  “宋邑烆?”

  “是的,如果不是他告诉我姐,厉北寒出事了,我姐也不会失去理智。”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也绝不能让你姐出任何意外!”

  “是!”

  纪暖暖下了飞机,刀疤就安排好了下一段的行程,整个过程无缝衔接,这是纪暖暖要求的,不要浪费任何时间!

  纪暖暖一离开国内,杜汐雯就查到消息,开始利用她黑客的身份,追查纪暖暖的行踪。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完全没有回头路。

  K先生的人,也在到处找她的消息,准备暗杀她!

  所以,在她死之前,她一定要拉一个垫背的!

  她得不到的,纪暖暖也别想得到。如果她杀了纪暖暖,厉北寒即使活着,也会痛苦一世!

  他让她这么痛苦,这是他应该承受的!

  杜汐雯盯着屏幕,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依现在的行踪来看,纪暖暖一定是走最近的一条路,那条路,可不太平!

  ……

  刀疤几次想要联系厉北寒,都没有敢出声。

  他现在夹在中间,好煎熬。

  吉普车了,纪暖暖穿着一套劲装,靴子上别着几把匕首,刀疤看到纪暖暖这样的打扮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穿过前面那个湖,就驶出了安全区域。”刀疤指着前方。

  纪暖暖拿起望远镜望去,“我看在盘查什么。”

  “不用担心,不是再查武器。”

  纪暖暖松了一口气。

  “很容易就过去了,但是要想回来就难了。”

  纪暖暖马上明白了,怪不得,她看到一辆进来的车子。出去的车子,也就零星的几辆。

  前面就是危险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战争。

  ……

  七个小时后,夜忱来到X国的驻地。

  “厉北寒现在在什么地方?”

  “今天刚做第三次手术,应该还在医务室。”

  夜忱马上朝医务室走去。

  厉北寒还在手术台上,脸色极差,一旁的盘子里,还装着一些碎弹片。

  他看到夜忱,愣了一下。

  他已经知道,夜忱就是暖暖的亲弟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夜忱看着厉北寒浑身是伤的样子,有些犹豫,这个时候,他再告诉厉北寒他姐的情况,会不会对厉北寒来说,是雪上加霜?

  厉北寒已经感觉到什么了,不顾身上的伤,马上站起来,“是不是暖暖她……”

  夜忱真的是服了,厉北寒这都能猜出来。

  在厉北寒灼的的目光下,他缓缓点点头。

  “暖暖她出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

  “我姐知道你的事情了,就失去理智,直接来找你。”

  “她在哪?!”厉北寒的心都要碎了。

  “她还没有到,我是直达,最快可以比她快四个小时。”

  厉北寒马上看着一旁的墙壁上挂着的地图,指向一条线。

  四个小时的行程,那么,暖暖现在应该刚入危险区!

  厉北寒拿起一旁的外套,朝外走去。

  “老大!”言谨尘刚刚取药回来,就见厉北寒竟然已经出来了,而且神色匆匆的样子!“老大,你要做什么?”

  “上车!”厉北寒不由分说,直接命令。

  “厉北寒,你现在情况,不可能长途跋涉,我现在就会赶过去,接应我姐!”夜忱马上说道。

  “你也跟上!”厉北寒现在已经顾不上任何事情。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纪暖暖,确定她平安无事!

  “厉北寒,你……”夜忱发现,厉北寒的衣服,都被血染红了!

  “杜汐雯并没有死,她可是这个世界上顶尖的黑客!她很有可能,已经撑握了暖暖的行踪!”

  夜忱马上就闭嘴了。

  杜汐雯那个女人,他虽然没有正面接触过,可是也通过别人的描述了解过!绝非善类!更是一个极为难缠的角色。

  夜忱不再出声,马上坐到车子上。

  厉北寒开着车子,飞一样驶出这里。

  “厉北寒怎么擅自离开了!”

  “是夜少把人带走的!”

  厉北寒马上给刀疤发了消息。

  刀疤一看消息,魂都快吓没了,老大怎么知道的?

  “怎么了?”纪暖暖轻声询问。

  “纪小姐,老大已经知道我们来了,他现在要确定我们的位置。”

  “那你发给他。”

  “好!”刀疤马上把地址发了过去。

  厉北寒看着地址,就算是以最开的速度开过去,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汇合。

  这一个多小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这就是他一直都不敢和暖暖联系的最主要的原因,他怕她会听出什么来,不想让她过度担心。

  厉北寒又打了个电话,沉声吩咐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查清楚杜汐雯的行踪!”

  夜忱听着厉北寒的吩咐,心里一阵疑惑。

  其实,如果厉北寒自己愿意,他们是不可能抓得到厉北寒的。

  不过,他们找厉北寒,也并不是为了抓捕他。

  他感觉,厉北寒应该对这里,比他们还熟悉,能调动的力量,或许比他们的还要强大的多。

  “姐……姐夫,你是为了我姐吧?”夜忱结结巴巴的唤了一声,问出自己的疑惑。

  厉北寒回过头看了一眼夜忱,“在我的生命里,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

  夜忱悄然在心里给厉北寒竖了一个大拇指,单凭这一点,不知道要甩宋邑烆多少倍。

  “我这一关,你算是过了。”

  厉北寒笑了笑。

  “姐夫小心。”夜忱轻声提醒。

  前面有几辆车子迎面开过来,看样子气势汹汹。

  厉北寒没有踩刹车,反而更加加快车速,那几辆车看清车上坐着的人,顿时打了方向盘,主动让道。

  夜忱知道,那是当地的一群好斗份子,恶迹斑斑。

  可是竟然这么怕厉北寒!

  “我曾经在这里待过两年,这里只要是能数得上来的,我全都认识。”厉北寒轻声解释。

  夜忱又对厉北寒多了几分崇拜。

  “姐夫,要是咱们平安回去了,你和我姐会过什么的样的生活?”

  “我们会马上结婚,生孩子。”

  夜忱:……

  他还刚成年呢!要不要这么直接粗暴。

  “我是说,你还是一样经营娱乐公司吗?我觉得这样太屈材了,你有没有考虑过别的?”

  厉北寒没有回答,他知道夜忱的意思。

  他已经厌倦这种生活,一但能结束这种生活,他一定会选择和暖暖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暖暖竟然是总统先生的女儿。

  她的身份,已经和以前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

  夜忱见厉北寒没有出声,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

  纪暖暖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厉北寒了,心里一阵激动。

  刀疤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刚刚老大已经提醒了,杜汐雯也在这里,但是一直隐藏着,就像一只毒蛇,随时准备窜出来,咬人一口。

  他已经把追踪器,放了一个在纪暖暖的身上,也让随行人,提高警惕。

  车上的装备也十分精良,可是他还是怕出什么意外。

  突然,前方冲出来几辆车子,迅速朝他们这个方向靠了过来。

  “迅速警戒!”刀疤一声令下。

  纪暖暖就看到,坐在越野车上那一道不算陌生的身影。

  杜汐雯穿着一条紧身裤,上身配着一个吊带,身上披着一条艳红的纱巾,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在这样的环境里,格外引人注目。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枪响。纪暖暖迅速的趴了下去。

  “纪小姐,你找机会下车,去后面。”

  “好!”

  纪暖暖慢慢朝车子后面走去,几个人牢牢的护在她的周围。

  杜汐雯的手下,死的死,伤的伤,她又背叛了K先生,所以现在身边只有这么几个人,一时间,也赚不到什么便宜。

  但是,她就是冲着纪暖暖来的,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她要把纪暖暖抓住,亲手杀了纪暖暖,然后再把整个过程拍给厉北寒看!

  这就是厉北寒所以承受的后果!

  局面一直僵持了半个小时,杜汐雯突然亲自上阵。不想再拖延,她知道,厉北寒一定在往这边赶来!

  刀疤一见杜汐雯动手,马上冲上前去。

  杜汐雯看准一个机会,突然朝纪暖暖的方向冲去。

  纪暖暖刚想站起来,一把枪指着她的头。

  “开枪啊!我知道你想杀了我。”纪暖暖冷冷一笑,没有一点惧意。

  “那你知道的还挺清楚。”

  “厉北寒永远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不管你怎么使出浑身解数,他都不会正眼瞧你一眼。”

  “你!”杜汐雯被激怒了!

  突然抬起手,朝纪暖暖的脑门砸去。

  与此同时,纪暖暖看准机会握着杜汐雯的手腕,猛得一拽,直接把杜汐雯从肩头摔了下去!

  杜汐雯迅速抬起双腿,朝纪暖暖的腿上扫去。

  纪暖暖失去平衡,往地上倒去。

  杜汐雯收起枪,直接抽出一把匕首,准备狠狠的朝纪暖暖刺去!纪暖暖也趁机摸出身上的刀,一只手掌先撑地,突然翻身而起。

  速度竟然比杜汐雯还要快。

  杜汐雯翻身起来时,感觉到胳膊一阵刺痛。

  竟然被纪暖暖趁机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好,很好!我还不知道,你竟然也有这么好的身手。”杜汐雯看向纪暖暖,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

  “我的身手算不算好还不知道,但是对付你绰绰有余!”

  杜汐雯朝纪暖暖冲了过去,纪暖暖马上迎战。

  “我不知道,究竟哪一点不如你!厉北寒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我们有着同样的身份做着同样的事,甚至几次出生入死!最合适她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你!”

  “合不合适也是你自认为而已,他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杜汐雯抬起腿朝纪暖暖踢去,纪暖暖被她踢中,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

  杜汐雯乘胜追击,,握着手中的匕首直接朝纪暖暖刺去!

  纪暖暖马上转身躲开这一击,迅速翻身而起。

  杜汐雯再次追了上去。

  这是属于她们两个恩怨,纪暖暖并不想一直躲在别人的身后,她想和杜汐雯亲手做个了结!

  突然,杜汐雯拿出身上的另一把刀,朝纪暖暖刺去。

  纪暖暖闪躲不及,身上被划了一道伤口,她没有躲,直接握着匕首,朝杜汐雯的脖间插了下去!

  “啊!”杜汐雯吃痛,身子一阵痉挛。

  “杜汐雯你虽然是一个顶尖的黑客,,但是别的地方真的不怎么样,尤其是你的人品。”纪暖暖飞起一脚,朝杜汐雯踹去。

  杜汐雯倒在地上,刀疤迅速走过来,制服杜汐雯。

  杜汐雯的肩窝里,还插着纪暖暖手中的匕首,一回头,她才发现,她带来的人,全都被控制了。

  就这么结束了吗?

  她一直都没有把纪暖暖放在眼里,他更不相信自己会败在纪暖暖的手里,被纪暖暖伤成这个样子!

  她竟然最后会裁在纪暖暖的手里!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刀疤,马这些人全都控制住,装在一个车子里,我们继续赶路。”纪暖暖轻声吩咐,已经自己打开车子上的医药箱,扯出纱布,朝自己的腰间缠去。

  “纪小姐,你的伤口……”

  “没事了,速度快点,继续赶路。”

  纪暖暖坐到车子上,看着肩膀上插着一把匕首的杜汐雯,又将目光转过来。

  厉北寒以前过的就是这种日子?

  怪不得,他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

  纪暖暖捂着伤口,才眨眼的时间,血就把纱布染湿了。伤口似乎有点深,不断的在流血。这么紧紧的勒住,不知道能不能起到暂时止血的作用。

  车子再次启动,纪暖暖迷迷糊糊靠在椅背上。

  她依稀听到,刀疤在和谁说话。

  “老大,杜汐雯在我们这里,我们没事,只是纪小姐受了一点伤。”

  “纪小姐……纪小姐!”

  纪暖暖听到这一声急切的呼唤了,她可能是出血量太大了,所以已经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她想要回应一声,却发现自己跟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最后,残留的那一点点意识,也彻底的消失了。

  厉北寒看到前面的那辆车子,又猛踩了一下油门,这已经是这台车子,最极限的速度!

  夜忱坐在车子上,脸色发白,他也喜欢速度与激情,可是这也太恐怖了!

  “老大!”刀疤兴奋的唤了一声。

  厉北寒停好车子,直接朝刀疤那辆车子走去。

  纪暖暖就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厉北寒紧紧的抱着她,更发现,她的体温极低。

  “暖暖,暖暖……”他颤抖的唤了两声。

  纪暖暖没有任何回应。

  “言谨尘!”

  言谨尘已经跑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药箱。

  仔细检查了一下纪暖暖的情况。

  “失血过多!现在最重要的是止血!”言谨尘马上熟练的处理着。

  解开纱布,就见到一条长长的刀口,而且很深。

  言谨尘直接把手指伸进刀口里,他要确定,腹内有没有充血!

  他这样的操作,都没能把纪暖暖弄醒。

  “这里的医疗条件不行。”

  夜忱也跑了过来,他立即询问道,“去哪个医院?我马上联络!”

  “圣伦华医院,离这里最近的,而且是附近医疗条件最好的!”

  “没问题!我马上联系。”

  纪暖暖昏迷了十二个小时,在这十二个小时里,她接受了一场大手术,腥内积血,差一点失去性命!

  还好在医疗条件好的医院,及时的接受了手术。

  再醒来时,她感觉,像是一生那么漫长。

  “厉北寒……厉北寒……”

  厉北寒猛得直起身子,握着纪暖暖的手,“暖宝,我在,暖宝,你终于醒了。”

  纪暖暖听到厉北寒的声音,努力的睁开双眼,想要看清这个她日思夜想,,这个让他提心吊胆,夜不能寐,爱到疯狂的男人。

  “暖宝。”厉北寒紧紧握着纪暖暖的手,贴在他的脸颊上。

  “看来,我们生孩子的计划,又要往后推一推了。”她有些可惜的说道。

  厉北寒快被他气笑了,“暖宝,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不在乎这一时。”

  “以后,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对不对。”

  “不会!”

  “厉北寒,我爱你。”

  “我也爱你。”

  全书完

  后记

  (一)

  纪暖暖伤势好转,可以出院,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

  夜忱特意安排了专机,接厉北寒和纪暖暖回国。

  厉北寒把纪暖暖安顿好之后,走下飞机,刀疤就在下面守着。

  “老大,杜汐雯……”

  “做了。”

  “可是K先生那边,我们怕不好交待,虽然K先生下了命令要杀了杜汐雯,可是K先生毕竟还是有些不舍,要不然,杜汐雯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那是K先生的意思,现在,你只需要执行我的意思。”

  “明白!”

  (二)

  “厉北寒,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星灿娱乐的法人成了我?为什么你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都要转到我的名下?”

  “我今天去复查了,医生突然告诉我,我的肠胃功能可能不太好。”

  “啊?怎么样?严重吗?”纪暖暖马上担心的不得了。

  其实,厉北寒比她的伤势更严重。

  回来之后,恢复了好久。

  “不严重,就说我以后,只能吃软饭了!老婆,你要养我。”

  纪暖暖:……

  (三)

  记者招待会上,乔焱握着言谨尘的手,走上台。

  台下的闪光灯不断的闪烁着。

  乔焱和言谨尘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震惊了整个娱乐圈,乔焱的一瞬间脱分三百万!

  出柜,虚伪,借刘思汝来挡枪,种种负面消息,围绕着乔焱。

  一直号称收视率保证的乔焱,这一次,被粉丝们抛弃,因为这些负面消息,电影无法如约上映,直接损失几个亿。

  经过再三考虑,乔焱决定,不想再做缩头乌龟。

  他要勇敢的站出来,直视那些侮辱谩骂他的人,更正视他与言谨尘的这一份感情。

  “我也没有想过,会爱上言先生,也许,就是爱情的奇妙之处,能让一个,变成另一个陌生的自己,可是,也是最真实的自己,我今天向大有隆重的宣布,我的爱人,言谨尘先生。”

  “乔焱,你既然和言谨尘在一起,为什么要卑鄙拿刘思汝来做挡箭牌?”

  “大家误会了,我一直在澄清,却一直在被有心人带节奏,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些狗血的剧情,似乎不符合任何一个人的YY和想象!”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刘思汝从幕后走出来。

  “我和乔焱,的确是有错的地方,我们欺骗了大家,因为我们并非真正的情侣,一切只是工作需要,但是我承认我一直很爱慕乔焱。”

  “乔焱就是我小时候珍藏在盒子里的一颗大白兔奶糖,想起他,我就会幸福的笑,看着他,我就会觉得超级满足!我不会因为我的这份感情,想去占有他。相反如果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会衷心的祝福选择,我也会为他感到高兴。”

  “我在和乔焱组CP的这一年,我得到了很多很多的好处,名气也越来越大。我觉得对我最珍贵的,还是乔焱对我毫无保留的指导,这一年的时间他就像我的一个导师指引着我的职业方向。我想做个演员,好好的演绎每一个角色,仅此而已。乔焱也是一个好演员,今天,借此机会,我要送上我对他和杨先生的祝福。”

  “祝你们幸福。”

  媒体一直在借刘思汝带节奏,如今刘思汝亲自出场,说明情况,他们也不敢再乱问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突然,一个人朝坐在一旁的纪暖暖望去。

  “作为新手的新任总裁,纪小姐,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纪暖暖突然被点到名字,抬起头看着台下的记者。

  “我没有任何看法。”纪暖暖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别人两口子的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我和也没有什么关系!你谈个恋爱,天天有人盯着你,你们又是什么感觉?”

  那个记者被怼的无话可说。

  “八姐是个什么鬼公司?不过,我对收购你们公司,倒是有点兴趣。”

  纪暖暖此言一出,底下顿时传来一阵倒抽气的声音。

  “从今天起,我准备退出娱乐圈,永久退出,不再复出。”

  “不!乔焱,你不可以抛弃我们!”

  “对不起,我更不可抛弃的,是我的言先生!”

  言谨尘朝乔焱望去,当众搂着乔焱,来了一个法式深吻。

  “拍下来,放婚礼上!”纪暖暖马上喊道。

  真是好香艳的一幕啊!

  狼血沸腾!

  (三)

  “暖暖,来,把这个靠腰上,前三个月不许再忙工作上的事情了!一定要好好的养胎,你看你瘦的,得多吃一点补补。”夜夫人端着汤,哄着纪暖暖喝一点汤。

  纪暖暖看着围在身旁的家人,心里一阵温暖。

  她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怀上了她和厉北寒的宝宝。

  只是朝厉北寒的方向望去,顿时觉得厉北寒一个人远远的坐着,有些可怜是怎么回事。

  “来来来,爷爷刚刚充好的暖宝宝,暖暖手。”

  “暖暖,你想吃什么,爸爸帮你做。”

  “姐,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

  厉北寒被这一家人,堵的远远,自己的媳妇啊,自己的娃,为什么他现在想靠近一下都难?

  家里已经有三个男人宠着他的老婆了,他的排名只能占第四。

  所以,他满心的期待暖暖怀的是个女儿,好分散一下家里人的注意。

  九个月后……

  厉北寒抱着怀里的儿子,心都要碎了。

  不过,他也只能自我安慰。

  也好,现在被嫌弃的人又多了一个,他终于不再孤独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暖暖给大家鞠躬了。

  至此,全书完~~

  依然爱你们,爱到不要不要的~~

  (https://www.biquge.lu/book/56103/477058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