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侯门嫡妻 > 第五十九章 公子如玉

第五十九章 公子如玉

  第59章

  场面越发混乱,沈明洹真想将这个人赶走,可若这么做了,第二日就会有人参沈家仗势欺人。沈家向来风评很好,若此事处理不好,于沈家名声有损。

  那人在地上打着滚,大喊大叫着,又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这种情况,沈妤不好出面。沈明洹怕她被冲撞到,想着赶紧打发走这个无赖。

  他勉强压下怒火,道:“你说我们的马车撞伤了你,那么我现在就派人去医馆为你诊治。”

  那人叫喊声凝滞了一瞬,又立刻哀呼起来。

  沈明洹给沈易使了个眼色,沈易将一包银子放在他身边,然后伸手去拉他。

  “行了,别闹了,我们已经给了你赔偿,现在我就带你去医馆。”

  那人的眼珠子转了转,看了手边银子一眼,却是仍然大喊大叫着:“怎么,你们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们就是仗势欺人!”

  竟是如此胡搅蛮缠!

  沈易不耐烦道:“我劝你见好就收,若真要追究下来,你一个铜板都拿不到,我家公子有要事在身才不和你计较,你别得寸进尺。”

  那人捂着双腿,对周围人道:“大家都看到了罢,他们不但不认为自己有错,还威胁我,啊啊,光天化日之下,欺负我这穷苦人,真是没天理了……”

  沈明洹忍无可忍,就要吩咐沈易将这人拉走,这时候沈妤素手拨开帘子道:“洹儿。”

  沈明洹立刻走过去,英挺的剑眉皱起:“姐姐别生气,我这就让人将他轰走。”

  沈妤仍是心平气和,“他不肯走,要么是受人指使故意来找沈家的麻烦,要么就是银子给的不够多。但无论如何,众目睽睽之下,你不能冲动行事。你先去检查一下他的伤。”

  沈明洹道:“好。”

  沈易得了沈明洹的吩咐,冷着脸俯下身要检查那人的伤势。

  那人却死死抱成一团,警惕的问:“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被撞伤了吗,我这就为你检查一番。”

  那人大叫:“你又不是大夫——”

  沈易才不听他胡言乱语,他只想拆穿这人的谎言,不由分说的与他拉扯起来。

  下一瞬,就听到一声惨叫,那人的表情很是痛苦,不似作伪。

  沈明洹和沈易俱是愕然,这人的腿竟然真的受伤了。

  那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手拍击着地面:“大家看清楚了罢,我根本没有骗他们,他们撞了人还不够,还意图诬陷我骗他们,天底下竟有这么恶毒的人……”

  车夫脑袋一空,立刻道:“公子,小的真的没有撞他啊,小的亲眼所见,是他自己靠过来直接躺在地上的。”

  世上多得是仇恨富人同情弱者的,有人看不过眼去,打抱不平道:“他的腿伤成这个样子,你们还是不承认。看你们的穿着打扮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却在大街上公然恃强凌弱,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沈明洹虽然知道世上阴险之人甚多,可他为人处事还算光明磊落,遇到这样的泼皮无赖他真是束手无策了。

  为今之计,只能先将此人送到医馆,然后再给些银子安抚,只是怕此人不配合想敲竹杠。沈家虽然不缺银子,但也不能被人用这样阴险的法子威胁。

  沈妤心念急转,正想下马车,却听见外面传来一道含笑的声音。

  “洪三,竟然敢敲诈沈小侯爷,你的胆子可越来越肥了,看来上次的教训你还没受够。”

  沈妤正准备下车,闻言愣住了。

  这时,就听见人群传来一阵骚动,有人道:“咦,这不是济世堂的段大夫吗?段大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他。

  段逸风是楮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年纪轻轻却医术高明,而且时常行仁善之事,经常为病人免费诊治,在京城甚有名望,是以大家都很是敬重他、相信他。

  段逸风一双桃花眼微微挑起,笑道伸过手去。

  那人好像被吓到了,往后缩了缩,“你……你做什么!”

  段逸风挑挑眉,“你不是受伤了吗,我身为大夫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旁边有人劝道:“是啊,段大夫医术高明,心肠又好,就让他为你诊治罢。”

  段逸风可不管洪三愿不愿意,一下子将他拽过去,先为他诊脉,又检查他的伤势。

  沈明洹和段逸风并无交情,不知道他为何参与此事,但看起来他倒是像来帮他们的。

  少倾,段逸风站起身,拂了拂袖子,语调悠然道:“你腿上的伤至少半个月了,不好好在家中养伤,又到大街上敲诈吗?”

  洪三色厉内荏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的伤明明是方才被马车撞的,你为什么要说谎?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巴结权贵,帮着他们说谎对付我!”

  段逸风笑如春风,不紧不慢道:“我身为大夫,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出来吗,你若还死不承认,大可以再请几位大夫过来,看看他们是不是与我说的一样。”

  其他大夫有可能会被沈家人收买,但是段逸风的话不能不信,方才还站在洪三那边指责沈明洹的人开始动摇了。

  段逸风摇头轻叹:“上次我见你被人打成重伤就好心提醒过你,不要整日想着走旁门左道,拿不义之财,你偏不听。这才过了几天,又来敲诈沈家,你还真是死不悔改啊。”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原来这人是惯犯。他的腿明明是旧伤,偏偏装作新伤敲诈别人,他们险些被利用了。

  思及此,方才为洪三抱不平的人纷纷开始同情沈明洹,斥责洪三。

  洪三大呼冤枉,“我没有,你别听他的,他说谎,他是故意害我!”

  立刻有人道:“休要胡言乱语,段大夫才不是这样的人。你算是什么东西,值得他害你?他好心为你治伤,你不感激也就罢了,还出言污蔑他,呸,真是个无耻小人!”

  洪三觉得他真的冤枉,虽然他的腿伤的确是旧伤,但在这之前他根本没有遇见过段逸风。

  可是,根本无人信他。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意图用旧伤代替新伤敲诈沈家。

  事情终于解决了,沈明洹松了口气,对段逸风的好感上升不少。

  他拱手道:“多谢段大夫拆穿此人,为我们避免了一场麻烦。”

  段逸风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然后看了看委顿在地的洪三,“该怎么处置,小侯爷说了算。”

  沈明洹目光冰冷的俯视着他,对沈易道:“将他送官,好好地将来龙去脉说与京兆尹。”

  有沈家给京兆尹施压,洪三必定没好果子吃。

  是以洪三忙磕头求饶。

  沈易力气很大,提着他的领子就走:“别喊了,敢做出这种恶心事,就该承担被发现的后果。”

  事情反转的太快,方才还指责沈家的人也不好意思继续待在这里,很快就散去了。

  沈明洹再次对段逸风致谢,还要邀请他改日去沈家做客。

  段逸风摆摆手道:“小侯爷太客气了。”他左右看看,低声笑道,“再者,真正想帮沈家的另有其人,我不过是个个跑腿的。”

  沈明洹茫然:“段大夫此言何意?”

  段逸风扬起唇畔:“以后小侯爷就知道了。时候不早了,在下就不耽搁小侯爷了,告辞。”

  言罢,转身离去,宽大的衣袖飘起。

  沈明洹看着他的背影,上了马:“走罢。”

  段逸风看着马车行驶,促狭的笑道:“想见就见,干嘛偷偷摸摸的?你又是让人给她递消息,让她看到沈妗和陆行舟幽会,又是让我替她解围。你自己怎么不露面,难不成要她自己发现?”

  一个男子从巷口走出来,看着段逸风。

  这是双清润幽深的眸子,如一汪清泉,倒映着无数星子,似璀璨生辉。五官精致,面如冠玉,虽然唇色微白,却丝毫不减如玉风姿。

  他穿着一袭白色衣袍,明明是最寡淡的颜色,却有一种遗世独立之感。有时候让人觉得他温润如玉,心生欢喜,有时候又让人觉得他气质清冷,难以靠近。

  即便段逸风与他相识那么久,也不能完全摸透他的心思。

  见他不说话,段逸风玩味的笑笑:“怎么,怕她嫌弃你?”

  郁珩淡淡瞥他一眼。

  段逸风又笑嘻嘻道:“京城不知多少闺秀为你痴迷,你比陆行舟长得好看多了,难道还怕得不到佳人青睐?”

  郁珩仍是不语,望着前面的马车。

  恰在此时,沈妤掀开帘子往这边看,在看到这边的人影时,目光凝住了。

  许是离得太远看不清楚,不过一瞬,她就放下了帘子。

  段逸风看见郁珩眼中的期待和失望一闪而逝,颇有些幸灾乐祸,“呦,看来,人家没有认出你。”

  (https://www.biquge.lu/book/56541/470507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