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成化年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见领导

第一百一十五章 见领导

  谢宇施礼起身,一副恭敬的样子,心中却是疑惑,心说你有什么话非得背着别人跟我说的

  朱见深想了想道“你现如今可是住在城南大石雍坊西面的铁鸦胡同?”

  闻听此言谢宇更是疑惑“启禀圣上,正是”

  “那地方乌七八糟太过杂乱,早些搬离为好,况且你家中女眷又多,莫要平白的惹出什么是非,朕觉那积庆坊和安富坊就不错,你择日就换个宅子搬过去吧”朱见深说道

  谢宇不知道朱见深这话什么意思,更不知这小皇上这么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了,只得恭敬道“谢皇上您关心,臣正准备举家搬到那教忠坊去住,只是京中不比他地,这高门大院的皆是贵的离奇,就算有银子尚且还不好买到,臣如今也是正在无措”

  一听谢宇哭穷,朱见深大手一挥“这有何难,你去东辑事厂找那尚铭,就说朕的旨意让他帮你在安富坊寻个宅院去,记得早些收拾停当,朕过些日子便去你的新家去坐坐”

  谢宇彻底算是摸不着头脑了,皇上不仅让他搬家,还为此给尚公公放了血,这可真是怪事一桩,也顾不得避讳什么,不由得横下心来试探道“启禀圣上,臣下承蒙皇上您关心,已深感天恩浩荡,怎好再劳烦皇上您为小臣我家中的琐碎事操心费力,不若就此算了,臣自去寻个好去处便罢”

  “大胆,朕说如何便如何,容不得你个做臣子的推诿,你也莫要怕了那尚铭,自有朕为你做主,你家中家眷有个叫李唐妹的女子,朕甚是好奇,你来仔细与我讲讲她的来历”朱见深绕了半天,终于说起了正题

  谢宇闻言恍然,却是心中叫苦不迭,心说躲来躲去怎么还让他们俩碰上了,只得故意说道“此女乃是广西梧州土官之后,大藤峡流匪占了梧州城后,她便与其妹一起被匪人掳了去,后大藤峡被官兵破了,李唐妹连同其妹一起都被官兵作匪人的家眷抓了,想要一同押往京师邀功,不想半路途中她被官兵偷卖给了一处勾栏所在,还是小臣当时见她可怜于是将其买下,如今才助她到京师来寻妹妹的”

  “朕不想她身世竟如此的可怜,这次早朝,李阁老也与我参奏了荆湘流民一事,兹事体大一时不察便为祸端,韩雍制约手下不严,朕寻个时机要好生问上他一问,想来这李唐妹也是被人强迫,并非自甘下流,朕看不出你倒还是个菩萨心肠,有趣的紧那”说罢朱见深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谢宇

  谢宇被朱见深这一眼看的浑身一抖,心说这孙子肯定又误会了,忙辩解道“皇上明察,小臣家中尚有妻室,本身是那圣人门徒,怎会做些个买妾充房的下作事,小臣乃是真心看李唐妹可怜这才出手相助,并未存那半点旁的心思”

  朱见深一听眉头舒展道“你这谢宇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你纳不纳妾的关朕什么事,年少风流多添几房也没什么,只是别因此误了公事便好,你不像朕,想选个妃子还要瞻前顾后的,朕登基以来才刚选妃不久,还要等上个几年才能再纳妃子,这几年的光景你想办法帮那李唐妹寻个合适的身份,此事乃是朕的旨意,要用心些办,切莫做那等闲视之”

  谢宇心里这个骂啊,心说你纳妃还瞻前顾后,天天后宫文体两开花,晚年还天天嗑药的主儿,跟我装什么深沉,别看他心中腹诽的紧,嘴中却答应的干脆“小臣明白,定会办得妥当”

  “还有,李唐妹那妹妹叫什么名字,你且说与我听,朕去问上一问,好让她姐妹团圆,也算朕的一番好意”朱见深说道

  谢宇一听,这还算个好消息,忙道“回禀皇上,李唐妹的小妹名叫李唐淑,大约十来岁的年纪”

  “好,朕知道了,你去通政司后做事认真一些,别觉得知事一职官微言轻就怠慢了,一会儿随那内侍去把杂务尽皆的办了,随后就到任上打个照面,好了,今日之事你也知道事关利害,莫要出去乱说,就是那李贤问起你也要守口如瓶,好了,你且退下吧”朱见深一挥手让谢宇退下,谢宇忙施礼而退

  到了乾清宫外,夏时还在,李贤却是已经回府了,夏时此时看谢宇的眼神已经不同,等谢宇上前想要施礼那夏时手虚一扶便道“谢知事不必行此大礼,咱家心领了,你随这张公公去吧,咱家还要去见皇上,就不做陪了”

  “岂敢劳烦公公您”谢宇忙施礼恭送那夏时离去,此举看在那赵公公眼中却是大大的有趣

  谢宇不知这明朝成化初年内侍权势虽大,但尚且为百官所轻视,外臣见内侍除了少量阿谀奉承者施大礼参拜,其他外臣皆是等闲视之并不很上心,谢宇乃是阁老门生又得了圣宠,未入朝先扳倒了门达,此等身份自是不必奉承他承司礼监的内相夏时了,但谢宇依旧对夏时施了大礼而且言语间恭敬非常,这让夏时自然十分的受用,只道这谢宇不倨傲懂得做人,也不像寻常穷酸看不起他们内臣

  张公公看谢宇对内臣恭敬,也自然是对他多有礼遇,一路上小心提点,让谢宇知道了不少初入官场的规矩,张公公带着谢宇先去那针工局和巾帽局领了两套衣服,张公公和谢宇说,这两套穿戴分别是朝服与工服,致仕时那都是要还回去的,至于平时所穿的常服可以自行买办规制上也宽松了些许

  其实谢宇不知这是张公公对他多有照顾了,这针工局的衣服大多都是现量先做,官员致仕还回去的朝服,多数都是老旧破烂穿不得的货色,若是旁人不塞些银钱,这帮人一准儿拖得叫你办公时的衣服都要自己去外面先做一套出来,看在张公公的面子上,那些人里外里翻出了些样子不错的老存项,让谢宇不至于没得穿

  谢宇也是倒骚,抽个机会就在针工局把衣服换了,一身八品文官的服饰虽然有些微微的大,但是也是颇具威严,弄得谢宇大有一种cosplay的违和感,换了衣服跟在张公公身后被一路送出了宫去

  这六部三司什么的都在承天门外的棋盘街上,也就是如今的天安门六部口儿,内侍不得出宫,张公公将他送到午门就回去了,谢宇自己在棋盘街寻了半晌总算找到了负责登记官籍的吏部,进去办了手续领了腰牌印信,这才算彻底忙完

  通政使司所在的位置就在吏部街对面不远,谢宇在吏部忙完了杂事这才有时间去接收单位看看去,接待他小隶似是知道他要来一般热情异常,将谢宇迎进了通政司内,谢宇还道是大明官场对新人的待遇好,直到他到了通政司的议事大厅才觉得事情不对

  通政司的上下官员知道谢宇要来,如今已经在议事大厅里坐满了,把头坐着一名身着大红锦鸡补服的通政使,下垂手左右通政,左右参议,乃至无座站立的正七品经历都是一脸的和颜悦色,谢宇刚要下拜,那通政使起身虚一扶道“不必多礼了,谢知事才待入朝就急赶来上任,当真是肯为圣上尽心的楷模,你且见过堂上的诸位长官,寻常礼节便可,我等同僚无需大礼参拜”

  谢宇一听就觉得不对,按朝堂的规矩下级见上级肯定要行拜礼的啊,何况自己八品知事和堂上这位三品的大员可差了四级还多了,于情于理自己也不该常礼参拜啊,但人家顶头上司发话了,谢宇自然从善如流,挨个的对着诸位长官作揖施礼,谢宇特意作揖作得规矩了些,那些四五品的通政和参议还好,七品的经历一见作揖还礼,弄的谢宇直挠头,总是感觉事情哪里不对

  (https://www.biquge.lu/book/56742/4884746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