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策,邪尊本纪 > 第二百五十三章卑鄙一些

第二百五十三章卑鄙一些

  “真的,想听你再叫我一声,哥。”

  阮君听到他这句话身子立刻僵住了,她僵硬地别开眼不敢再看他已经定格的眼神,那声哥哥却是徘徊在唇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帝溟天看到这一幕眼睛猛地一缩:“阮君,他是你哥!”

  哥哥,是,他是她的哥哥。

  她是阮家的人,她的哥哥亦是阮家的人,他叫阮辰。可是后来,他不叫阮辰了,他叫叶辰。陌生的名字,陌生的称呼,陌生的家族。

  她被叶家抛下了,因为她是弱者,是女孩子。

  他没有来找她。

  之后,他成了叶家的掌权人,她是阮家的唯一一个幸存者。

  她再见他是在魔族宫宴上,他成了魔族的人,她是灵族的护法。

  战场之上,各为其主,他杀的灵族人,她护得是灵族人。他为的是叶家的荣耀,她护的是阮家的荣光。

  叶晨,阮君。

  她眼角聚集起了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落下了灰色的印子。

  她低下身子,将他抱在怀中,手闭合上他涣散的双眼:“阮辰,哥哥,我们,回家了。”

  不知不觉之间,她的脸上已经都是泪水。

  ——————

  叶晨死了,帝溟天心中升起浓重的哀凉。

  他果然不会杀了她。

  叶晨,这个陪他最长久的人死了。他心中珍视的那些东西已经一点点地消失殆尽。

  如今,他想要抓住的就只有......

  帝溟天手中的刀紧紧地攥起来,双目变得赤红。

  炙热的灵力覆在手中这柄刀的刀身上,看着独孤朔,刀身也变得赤红起来划出的弧度尽管依旧优美,但是注定有着杀戮的气息与通身冰寒的天问剑碰撞在一起交织出如仙似梦的雾境。

  独孤朔出手毫不迟疑,剑势大开大合,不似顾北辰那种犹如刀劈山峰般的刚劲,也没有楚泠修以灵力聚合而成变化莫测的绚丽,剑身蒙上了一层黑雾,朴实无华。剑身轻薄却稳,整体犹如他的身份一样,丞相之子,世家大族,求的是一个光明正大,君子如风。

  而帝溟天则完全不同,他的身法如同他的行军一般,刀走偏锋。甚至可以说是凌厉刁钻与着纳兰邪羽相似的杀手特有的犀利与精准。

  刀剑相撞,衣袍翻飞,相擦,相离。血痕交织。

  独孤朔已经为灵仙高阶的实力,帝溟天却还是稍逊一筹,但是叶晨给纳兰邪羽下的蛊毒无疑成了独孤朔最深的忌惮,因此两两相拼竟然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烈刀与天问剑再次相撞,衣角翻飞:这是拼上了灵力了!

  帝溟天嘴角划过不羁的笑容:“独孤朔,你不该杀我。”

  独孤朔手中的灵力加大了输出:“你该庆幸叶晨给你下了这么好的一副蛊毒。”

  夺妻之恨,杀父之仇,灭门之仇。甚至是想要对他的女儿下手,这些他都会一笔笔地讨回来。不仅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羽儿。

  他辛辛苦苦在帝溟天的阴谋的基础上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局重回之前,就是想要弥补之前她聚灵阵的遗憾,他一定要护住她不论是他,还是纳兰邪羽都要全身而退。

  即使要将他生擒,他也一定不会输上半分。

  灵力相撞之间两个人的脸色越来越白,独孤朔看着帝溟天脸上渐渐出现青色,灵力经脉已有要喷涌而出的迹象,连忙撤手,却被帝溟天的灵力一击而中,嘴角瞬间喷出血来。

  帝溟天看着独孤朔冷冷一笑,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方才阮君与叶晨打斗的时候一直是他独孤朔稳占上风,但是即使是灵仙高阶又如何想要活捉他,简直是天方夜谭。

  就让他再卑鄙一些吧,借着身上与她紧密相连的蛊毒的便利,杀了独孤朔。

  那样,阿羽就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而此时的三国战场之上,顾北辰看着再度夺下来的一座城池,脸上出现了久违的不安。

  身后慕容绾绕道他身前来,擦去他脸上沾着的血迹:“你在担心他们?”

  “独孤朔虽然计谋智计都不输任何人,可是他的软肋太明显了。”

  “你既然担心又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反而答应了容烨的请求,让他回去。”慕容绾担忧道:”你努力了这么久,谋划了这么久真的甘心不亲手了解帝溟天吗?“

  顾北辰握住她的手腕,没有让她再劳累,看着盛岛的方向:“帝溟天将魔族的精兵调走了一部分去盛岛,这缓解了战场上的压力,楚泠修不懂得战场调兵遣将,我根本离不开。”顾北辰眼眸中出现一丝担忧:“而且,这说到底当初是独孤朔的爹种下的恶果,株连九族是株连独孤朔全族,顾家不过是被诛的其中那一门。我做到这一步,所有的路都给他铺好了,我要的就是他亲手了结这一切。”

  “不后悔?”

  “不后悔!有你和烨秋那小子我也不会在执迷在复仇的网中。”

  慕容绾先是安心不少,然后就是嘴角狠狠地抽了一抽,看着顾北辰:所以就把这些重担全部丢给独孤朔和纳兰邪羽,你可真是个好哥哥。

  殊不知,在顾北辰的计划中有元彻那一环,他能够带着记忆而来也全是因为元彻那个人,他是创世神,纳兰邪羽身上有着他所图的。

  他不会让纳兰邪羽死,而纳兰邪羽绝对不会让独孤朔死。

  所以,这最终赢得,一定是他们这一方。

  可是,计谋永远只能是计谋。

  当元彻带着纳兰邪羽感到的时候,已经没有能够站起来的人。

  纳兰邪羽一眼就看到了身处其中的独孤朔,眼底猛然一缩,嘴角更是抑制不住的颤抖,她推开元彻就向着独孤朔跑去了。

  她能活着就说明帝溟天一定活着。

  那独孤朔呢?

  独孤朔,他是不是……

  她想到这里脚步就是一错,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

  废了好大的劲她才跑到那处瘫在地上的玄衣之处,纳兰邪羽连忙扶起独孤朔入手的全是黏稠的感觉,她对这种液体太熟悉了。

  (https://www.biquge.lu/book/56786/47048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