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谍 > 第二十章 手段阴损

第二十章 手段阴损

  兜裆布和脚趾间木屐留下的印记,是抗战中,很多地方部队辨认日本兵和伪军的土办法。大黄牙他们这种被派入国统区执行潜伏任务的日本特务,自然不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唐城这么说,一方面是为了说给外面走廊里的张江和他们听,一方面只是为了引逗这个中年男子开口说话。
果然,听到唐城这话,手里夹着香烟的中年男子很是不屑的冷笑一声,唐城却像是没有听到对方冷笑一般,只是张口言道。“当然,你们也有很多办法解决掉这些漏洞!比如你们可以提前将外派的情报人员,秘密集中起来,按照中国人的生活环境和习惯来提前适应潜伏生活。”
“又或者,你们甚至可以圈出来一块地方,修建一个中国式的村镇,然后让你们这些外派人员长期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生活在这个村镇里。学习中国文化、取中国名字,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穿衣打扮、和中国人一样吃饭睡觉作息。加上中国境内海量的难民,你们这些人只要换上难民的身份,自然也就摇身一变成了中国人。”
审讯室外面的张江和听到唐城这番话,以为这只是唐城的臆想和胡说,那中年男子此刻却早已经是面带惊恐之色。“你…究竟是什么人?”中年男子口中叼着的半截香烟忽然掉落在地,半张着嘴的中年男子,此刻正极力的扭过头来看向唐城,眼底里的惊恐之意已经显露出对方此刻的心情。
“我只是个普通人,是个跟大多数中国人一样的普通人!”唐城一边笑嘻嘻的言道,一边扭身对着从审讯室门口探头进来张望的周红妆打了个招呼。“看来,我刚才的话应该是有点切中重点了!”中年男子刚才虽然只说了几个字,但密切留意对方的唐城,已经从对方这几个字的发音中,听出对方的口音中隐隐带着些许关外的味道。
见唐城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疑问,那中年男子随即俯身从地上捡起半截烟蒂,便只是抽烟不再理会唐城。唐城倒是也不着恼,只是呵呵一笑,“你不说话,是怕说的多,暴露出来的东西就多!我要跟你说的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我已经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日本人在关外弄了个满洲国,听说特高科在那边有不少的训练营,专门培训可以派往国统区的潜伏特务。”唐城的右手又轻轻的搭在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肩上,唐城此刻可以明显的感觉出对方渐渐紧绷起来的肌肉。中年男子的反应很正常,突然被人猜出来路,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有类似的肌肉反应。
唐城此刻会突然说起这个,完全是因为他从中年男子意识里复制来的那段记忆,那里面不只有中年男子远在日本本土的家人,还有几张和他一起在训练营里接受训练的面孔。唐城刚开始提到的辨别日本人和中国人区别的办法,那根本就是在为有关训练营的内容在做铺垫,正因为有了之前的铺垫,他此刻提到特高科在关外建立训练营的话题,便不再显得意外。
审讯室外走廊里的张江和,此刻也全神贯注听着审讯室里的动静,唐城提到特高科在关外建立训练营大批训练潜伏特务的时候,张江和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他不明白唐城是从什么地方得知这个消息的。审讯室里的唐城,并不知道走廊里的张江和在想些什么,他现在想要做的,只是再一次逼迫对方开口说话。
“你刚才说了七个字,虽然并不连贯,但我听得出,你的口音里隐隐带着些许关外的味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从关外来的!”唐城在这句话的结尾并没有用到反问的口吻,而是用上了肯定的口吻,这就代表他已经认定了对方的来路。走廊里的张江和闻言也是一愣,审讯室里的动静,他听的清清楚楚,却没有像唐城那样,听出那中年男子口音中的破绽。
烟已经抽完的中年男子,心情已经渐渐平复下来,此刻他心里对唐城也很是好奇,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如果是换做日本本土,应该是坐在课堂里学习知识的年龄。可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年轻人,会表现的如此老练,而且这个年轻人似乎可以自由出入情报处的审讯室,难道说…?
中年男子的心里忽然升腾起一个奇怪的想法来,他忽然觉着自己似乎是抓住了一个关键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太过优异,而且拥有极大的权限,这绝对不正常。正在考虑接下来该如何问话的唐城,还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正在琢磨自己,如果被他知晓这个中年男子此刻正魂游天外寻思不相干的事情,说不定会直接赏对方一记耳光。
就在唐城张开嘴将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审讯室的门忽然被敲响,唐城抬头看过去,正好对上张江和那双眸子。张江和站在门口招手,唐城随即走了过去,“出来,我有事跟你说!”张江和把声音压的很低,语速也很快,唐城微微楞了一下,示意周红妆看住那个中年男子之后,才跨出审讯室走到张江和身边。
“特高科在满洲建立训练营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张江和没有多耽误时间,只是低声向唐城问道。“关外的行动小组,之前也有类似的消息传回来,只是日本人对满洲管制的很严,我们的人根本无法接触到真正有用的消息。你说的这个情况,能不能保证消息来源的可靠性?这一点很重要!”
张江和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态度,话中更是透出对这个消息的看重,唐城闻言有些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略微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唐城这才伸手挠着头对张江和涩声言道,“这个消息是在上海的时候,我那个外国朋友说的,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比较咱们那时候在上海,离着关外太远了。”
张江和是见过汉斯的,而且也知道汉斯在上海是个很有门路的人,这样的人自然会比普通人更加容易接触到一些敏感的消息。“我也是在判断里面那个家伙可能是日本人之后,才大胆说出那个消息的,现在看来,我的判断并没有出错。他的口音里明显带着关外的味道,我故意给了他一把椅子,可你看他的坐姿,跟日本人根本不一样…”
“所以,你就判断他是个接受过专门训练的日本人?你就凭这个,就认定特高科在关外建立训练营的消息是真的?而且里面那个也是从训练营里出来的?”唐城为自己找的借口,在张江和这里根本就无法通过。按照张江和的性格,即便此刻张江和同意了唐城的判断,他也只会认为唐城办事毛糙,差点就坏了事。
“叔,审讯有很多手段,语言欺骗和暗示也是其中的一种。”见张江和将要开启说教模式,唐城急忙出言解释起来。“我之前说了那么做,一方面是暗示对方,我们已经掌握很多讯息。另一个方面,就是想要引逗他开口说话,他说的越多,可以让咱们利用分析的内容也就越多。这三个人当中,里面这个人是咱们目前唯一还没有掌握真实身份的,动刑可能会适得其反。”
唐城的解释听着有点牵强,但并非没有道理,张江和闻言想了一阵,才终于选择了放过唐城。心中暗自松气的唐城转身回到审讯室,张江和刚才的反应也给唐城敲响警钟,再度回到审讯室的唐城,已经决定换一种审问的方式了。“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的时间很有限,你必须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
端坐在椅子里的中年男子,仍旧是一言不发,看向唐城的眼神中满是不屑与冷色,这明显就是不肯合作的意思。唐城见状也不生气,只是从外面叫进来两名刑讯手,一左一右将那中年男子从椅子里拉起来,还把一大张写着字的硬纸板竖立在中年男子胸前。被从椅子里拉起来的中年男子用力挣扎,却无法摆脱身侧两名刑讯手的钳制,只得很不情愿的冷着脸站在两人中间。
“来,看这里!”中年男子的头被强制抬起,眼前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夹在两名刑讯手中间的中年男子,这才忽然发现,离他不远处的唐城此刻正端着一部照相机,刚才闪过的白光显然是照相机工作时的闪光灯。
“别着急,下午你就能看到照片的内容,而且我们还会将照片送去上海,相信上海的一些报纸上很快便会刊发这张照片。”唐城的话听着有些没头没脑,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令中年男子脸色大变。“资深日本特工,如今迷途知返,主动向国民政府自首,并积极揭发潜伏在南京的昔日同僚。”

  (https://www.biquge.lu/book/57603/440210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