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上神王 >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 翻盘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 翻盘

        这一种情况之下,虽然看似细微,但是任何人都是明白,水滴石穿。

        这一种一点点的抽取若是时间长了的话,那么对于负面白衣少年来说,可是一个大威胁。

        况且越是抽取,孟凡所掌控的力量也越是强大,那么抽取的度也会随之加快,可以说看似只是普通的一点。

        但是若过了一炷香,两炷香之后,那么对于负面的白衣少年来说,他体内的力量就会流逝的越来越多,减弱了自身,滋养了孟凡!

        “不可能!”

        一瞬之间,负面的白衣少年仰天大吼,双眼之中浮现开来一种浓郁的不敢相信之意,他怎么也无法想xiang  。

        孟凡的力量竟然是能够干涉到他,若是平常的话他完全有足够的力量将孟凡拍死,不给对方抽取自身的机hui  。

        但是现在不行,他所有的力量却是在压制白衣少年,已经腾不出手,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孟凡在行动。

        如同一个小耗子一样,不断的偷取自己的东西,一点一点…

        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纵然哪怕运用一个巴掌就能够打死孟凡。

        但是很可惜连一个巴掌的力量他如今都无法腾出来,否则的话就是等于将主dong  权让给白衣少年!

        其努力了这么长时间的成果,也必然将会是成为泡影。

        “怎么会,我的真意怎么会这样…不,这不是我的真意,但是在这里怎么会有效,不可能!”

        负面的白衣少年出嘶吼,根本不敢置信这一幕是真的。

        其可是来自于神隐尽头的石碑,掌控这之间最为古老,神秘的力量,本身虽然没有人类的情绪,但是傲然可想而知。

        然而此刻之间,孟凡竟然是无视了他的法则。

        不得不说,给与他带来的震han  可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前所未有的骇然。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终究不是人类,还无法理解到人类的勾心斗角的程度,不到最后一刻,就没有不会生的事情,我说过,在你的神意之中…具有着我的气息!”

        犹如在水坝之上掘开一个小口子一样的孟凡,正在是通过自身的那一道石碑真意,来不断的抽取负面少年的力量,并且越演愈烈。

        此刻之间后者犹如一个狗皮膏药一样,想要甩掉都是不可能,冷漠的声音传遍周围,让负面白衣少年的心头跌落到达了谷底。

        吞噬武道!

        没有错,正是因为孟凡的吞噬武道,其武道本身就是海纳百川,融合一切,而在这之前白衣少年给与孟凡的一丝真意,也早已经被他彻底融合。

        仍jiu  是具有着白衣少年的气息,但是其本体却是….属于孟凡,这一点连负面的白衣少年都是忽略了。

        之前孟凡静坐的那数日,对于这石碑真意在已经化为自身,所以他的这一丝石碑真意和白衣少年的是有区别的,完全是属于孟凡,自然具有着一丝吞噬的属性。

        所以此刻之间,孟凡手中的这一道真意便是犹如一个小小的杠杆,却能够撬动整个山峰,让负面的白衣少年一瞬之间便是陷入无xian  的被dong  之内。

        面对孟凡,让他的脸都是绿了,心中别提有多么的愤怒,多么的无奈!

        “你给我住手,你知道我是谁!”

        “住手,我不会放过你的…”

        …….

        任凭负面的白衣少年如何嘶吼,但是也不见孟凡吞噬其真意的度变慢一分,并且在这一种提升之下,只会是让孟凡吞噬起来越凶狠,迅。

        导致本来是强大无双,占据的负面白衣少年,更是迅的衰弱下去,终于其身体震动,一道强大的力量骤然复苏起来,正是….本来的白衣少年。

        按照负面白衣少年的计划,此刻已经镇压的七七八八了,但是因为多出来孟凡这么一个搅屎棍子,却是让一切都变得不同。

        一刻之间,便是感觉到了在负面白衣少年的体内分成两种截然不同的部分,从他之前的全面压制到如今的相互对立。

        很显然,此消彼长,因为孟凡介入的情况之下,让本身的白衣少年复苏了,和负面白衣少年的力量对峙在了一起。

        “孟凡么…”

        清醒的一刻,白衣少年也是一瞬就明白了这一切,不由得叹息一声。

        在这之前他其实已经被负面的白衣少年夺取了意识,完全要陨落的一刻,却因为负面白衣少年镇压的力量变少而进行反扑,终究是恢复自身的意识,掌控力量。

        不过此刻之间也不代表着他就一定胜利,因为负面的白衣少年的力量还在,并且占据着大量的优势,只不过没有之前的局面坏而已,他还需要将负面的白衣少年彻底镇压下去,方才是可能恢复自身。

        “不!”

        负面白衣少年的声音传出,脸庞都是变得狰狞无比,扫向孟凡的目光恨不得立刻就是将其杀死,击穿一万次。

        若不是他,一切怎么会这样。

        本来是必胜的局面,却因为孟凡的出现而竟然翻盘。

        人类,该死的人类!

        “想不到你为了对付我,竟然是从上一个百万年开始,就暗中积蓄力量,每一次都表现的极致一样,但是其实都并非是你的极致,直至今天的爆,你竟然已经是成长到了这一种地步了!我们本来就是石碑,成为不成为人类,对于你真的这么重要么?”

        白衣少年叹息道,这一句话显然是说给另外一个自己,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沧桑,无奈,感慨。

        “放屁,什么石碑,你应该会是知道,我们意味着传承,将力量的种子散播在这天地之间,凭什么我们就不能够成为人类,成就主宰?

        和我相比,你不过是一个死人而已,根本不配拥有力量,你压制了我这么多年,还没有够么!”

        一刻之后,负面的白衣少年嘶吼道,充满了无穷的怨恨之意。

        “何必?你应该明白的,我们所拥有的责任…是我们诞生那一刻就是刻在我们骨子里面的,是给与我们力量的人赋予我们的!”

        白衣少年缓缓道。

        “什么责任,老子才不要什么责任呢,老子就要成就无上,寰宇第一!”

        负面白衣少年的力量两者相对,让整片空间都是不断扭曲,造成无以伦比的震荡。

        望着负面白衣少年那一种疯狂的神色,终究是让本来的白衣少年摇了摇头,在其眸子之中闪过一道精芒,仿佛是坚定了什么,片刻之后,一道声音也是传到孟凡的耳中。

        “孟凡,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么?”

        一言出,顿时让孟凡的心头一颤,刹那之间就是明白过来,不由得惊声道,

        “你的意思是……”

        在这之前白衣少年跟孟凡说过,若是有朝一日负面白衣青年的力量压制不住的时候,就请他杀死自己,连他一同身死。

        当然这一种请求孟凡并没有太过当真,然而如今却被白衣青年再次提了出来,尤其是感受到对方的语气,顿时让孟凡明白,后者貌似做出了什么判断。

        “按照我说的做,谢谢了…”

        白衣少年的声音再次传出,已然是变得有缥缈,无踪。

        同时可以看到在这一片空间之内陡然升腾开来一种奇异的火花,极为绚烂,仅仅一刻,无数道玄奥的符文便是从里面闪现出来,哪怕是孟凡都是为之一痴。

        因为此刻这一副场景之间蕴含着无尽的力量法理,好像都是从白衣少年体内解剖出来,纵然是孟凡也从未见过这一种景象。

        白衣少年本身在力量自我消散,解体自己!

        “你在做什么!”

        负面白衣少年从之前的咒骂变成了停顿,最后说话都是有些磕磕绊绊的,因为没有想到最后的白衣少年竟然是这么一个选ze  。

        “你在做什么….不,你疯了,你是疯了么?你应该明白的,一旦是解体….你和我的意识都会消散,都会消散…你疯了…”

        “前辈!”

        纵然是孟凡,此刻也是不忍,开口道。

        一尊盖世无敌的强者,传承自神隐之路最为古老的时代,如今竟然是要自我解体,只为这一份体内模糊的责任。

        单单是这一种勇气,哪怕孟凡都不敢说自己能够做到,实在足够惊人。

        “按照我说的做,孟凡,这也是我最好的归宿了,既能够对的起自己,又能够对的起我的责任吧!”

        面对孟凡,白衣少年微微一笑,在此刻之间都没有任何影响,有的只有是平静,自然,和那一种面对彻底消散的从容。

        一刻之下,面对白衣少年的那一种眼神,连孟凡的心头最深处的地方都是跟随着颤抖一下,咬牙问道,

        “值得么,前辈?”

        “哈哈….那又值得不值得,问问本心罢了!”

        白衣少年大笑一声,在这一刻之间,整片空间都是变成了无比的绚烂,因为白衣少年打开了某一种秘法的缘故,让无论是他还是负面的白衣少年体内的力量都是开始飞的流逝,犹如炼化自身一样,最后落入在孟凡眼中一道散着光芒的石碑虚影。

        石碑只有一米多高,和冥土之内的相差无几,只是上mian  的气息不同而已。

        瞬息,几个字也是再次传入在孟凡耳中,毫不迟疑。

        “就是现在,孟凡,拜托了,请对我出手,杀死…我!”

  (https://www.biquge.lu/book/61/4940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