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妃倾国 > 第九十四章:做戏

第九十四章:做戏


  说罢,阮艳手中长鞭厉喝,直向晏倾抽来,在场众人皆心神一紧,怎料被这无色无味的软筋散给药倒在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唰!”

  晏倾眼前青光一现,留刃如龙旋舞,剑刃尖利,毫不留情地朝阮艳而去。鞭影横飞,密密麻麻地又快又狠,将晏倾围拢在内,晏倾手腕舞动,长剑如游龙,力挡鞭风。

  阮艳知晓晏倾武功在她之上,用毒也比她巧妙狠绝,久而久之必然不敌,所以要乱其心!阮艳趁晏倾近身之际,横臂挡住晏倾手中长剑,厉声道:“我知你护着容昭,可就是要护着他,才要杀了这个狗皇帝!”

  晏倾不语,反手下劈,一剑刺穿阮艳臂上软甲。阮艳气急,再道:“容昭与这狗皇帝向来不合,你可知晓其中原因?晏倾你如此聪明,可别装傻!”

  “我自然知晓,无需你多言!”

  晏倾蹙眉,趁机与阮艳拉开距离,她看了眼远处的人,冷声道:“祝言哥做事狠辣毫不留情,谁若是犯在他手上便绝无活路,人这一生短短数十载,既然走了便走了,何必自找不痛快。”

  这话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放她走了。

  阮艳看了眼晏倾身后的容烨,恨声:“这么个薄情寡义的男子,你又何必护着他?容昭都不与他亲近,你又何必——呃!”

  阮艳突然捂住喉咙,额间有青筋爆出,不过眨眼间便双膝跪地,直不起神来。晏倾脚下微动,下一刻却被来人止住了步子,晏倾握了握拳,没有再动。

  容昭收回眼神,悠悠闲闲地走了过来,他手上还挂着一条狐,看起来与这剑拔弩张的地方毫不相干。容昭站在阮艳身边,淡淡地俯视着地上这人,过了会儿才颇为为难道:“本王不爱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更不爱有人违逆倾倾的意思,倾倾让你走你便就该走,怎么说不动呢?”

  他言语间满是平静,可在场众人谁听不出来这话中的杀意?容烨撑着身子靠在龙椅上,苍白的嘴唇努动片刻,才道:“昭儿,放她走吧!”

  “陛下不若将这人赐给在下吧!”

  一道陌生的嗓音响起,身穿黄衫的男子踱步至阮艳身边,他长相秀美,宛若水中芙蓉,可一身气势不怒自威,谁都不敢在他的长相上多下议论。

  容烨望着他看了看,道:“你是何人?”

  黄衫男子未曾下跪行礼,只是抱了抱拳,淡声道:“在下绛门祝言。”

  “绛门?”

  容烨瞳孔微张,绛门是是什么地方?纵观天下,识毒辨毒者要么出自此地,要么惧怕此地。这绛门的门主被天下人尊奉为“毒神”,乃是毒门第一人,用毒精妙,无人能敌。他门下门徒无数,个个都是难得的人才。天下人惧怕他们,更奉承他们,就跟忌惮德高望重的医者是一个道理。

  这祝言的名号,容烨也听说过。毒神的首徒,绛门的少主,一身本事尽得毒神真传,不是可以小觑的主。

  容烨转了转眼睛,视线落在阮艳身上,此时她已满脸青紫,瘫软在地不能多言,他纵使有心饶她一命,可怎奈祝言开了口?

  想到这里,容烨点了点头:“幸好祝少主方才及时出现,帮着倾儿替朕剿灭了这群刺客,祝少主是朕的恩人,这点条件,朕自然应允,只是不知,祝少主为何要这女子?”

  祝言闻言笑了笑:“陛下不知,这阮艳原本也是我绛门弟子,后来偷拿门中至宝,犯了门规;又另投他门,妄图诓害本门,此等不忠不义不孝之徒,祝言自然是要带她回去,按门规处置。”

  容烨了然,也不再看阮艳,只是朝祝言道:“原来如此,那朕就将这阮艳交给祝少主,任凭贵门处置。”

  祝言应下,随即又从袖中拿出一个锦囊,扔给了晏倾,解释道:“在座的身上中的药并非寻常软筋散,而是疆域所流传而出的一味药,需得独特的解药才能解其药效,倾儿,你来瞧瞧。”

  “好。”

  晏倾解开锦囊,又拿起药碗放在鼻尖处闻了闻,随即才转身朝容烨道:“是解药没错,陛下?”

  “有劳倾儿。”

  容烨伸手,晏倾连忙把解药递到他手中,又转身给了李德一颗,吩咐道:“烦劳李总管,将这些药都给他们分发下去。”

  晏倾又转身走到晏椹身边,替他喂了药,蹙眉道:“这药古怪,对内力深厚者的作用更大,哥哥受苦了。”

  晏椹摇了摇头,伸手捏了捏晏倾的下巴,低骂道:“你这丫头,早就看出来了也不告诉哥哥,万一祝少主没来,你一个人该如何是好?”

  “哥哥不知,这药只有这一味解药可解,没其他法子,我告诉你你也没办法啊!”

  晏倾没有告诉晏椹,她袖中的小红早已蠢蠢欲动,是感知到了小黑的存在,它们是同类又为双生,自然是有所感应。

  过了会儿李德已经将解药发放了下去,祈初禾虽有武功傍身,但是内力不深,所以自然比晏椹好的快些。她提着裙摆跑了过来,一下就跪在晏椹身边,抱着他的胳膊不放手。

  晏倾见状笑了一声,晏椹瞪了她一眼,便转头凑到祈初禾耳边去,低声道:“这时候还不忘了演戏,真是有心了。”

  祈初禾抬头,眼中已然带了泪:“自然要时时做戏了,陛下将你当做半个儿子,肯定对你未来的妻子百般挑剔,我自然要让陛下知道,我心中牵挂着你啊!”

  晏椹闻言冷笑了一声,抬眸瞧容烨那看了一眼,果然见他一脸满意,晏椹憋了口气,只得道:“爱装便装,看你能不能装一辈子。”

  祈初禾抹了把泪,笑嘻嘻地道:“那公子便看着吧!”

  两人的讨论毫无遗留地落在了晏倾耳里,晏倾似懂非懂地看了眼两人,随即啧了一声,起身走到容怀夜身边,看了他一眼才道:“皇兄可还好?”

  容怀夜一愣,连忙道:“还好,多谢晏……弟妹和祝少主了。”


  (https://www.biquge.lu/book/61819/55062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