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妃倾国 > 第六十五章:深入虎穴

第六十五章:深入虎穴


  晏倾这几日都跟着元子瑜四处游玩,元子瑜对她是越来越放心了,再加上晏倾使了个计策,特意雇了些人来演一出强抢民女的俗气戏码,更让元子瑜坚信她不会武功,是个柔弱女子,而非别人的爪牙。

  这一日,晏倾正和元子瑜在郊外放风筝,一人突来御马而来,跑到元子瑜耳边说了几句话,元子瑜蹙了蹙眉,冷声道:“先稳住他,我马上去。”

  “是!”

  来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晏倾懒懒地捡起风筝,知晓这一定是出了大事儿了。

  元子瑜转身看向晏倾,眼里有过挣扎,晏倾眼睛一转,连忙跑了过去,担忧道:“世子爷,出了何事,您怎么忧心忡忡的?”

  元子瑜理了理她的纷乱发丝,沉声道:“我那边出了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姝儿,你先回去可好?”

  “不好不好,前几日也是让姝儿先回去,可是……”

  晏倾说罢就要掉下泪来,元子瑜一慌,几乎立马想到了前几日终姝差点受辱的事情,再见美人掉泪,柔弱可怜,元子瑜心里就更加犹豫不定了。

  晏倾连忙又道:“无论世子爷去哪儿,都不要丢下终姝一个人,终姝真的好怕啊!”

  “可是……”

  “终姝绝对不会耽搁世子爷的要事,若您是去谈正事儿,终姝也一定不会乱听乱看的,求求您了。”

  晏倾脸上的泪珠子一滴一滴的接着落,元子瑜心里疼惜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答应下来,带着晏倾上了马,御马离开。

  暗处的人走了出来,弋阳撇了撇嘴,忍不住嘀咕道:“晏小姐真的好会啊!要是我也会当真的。”

  他身前的容昭也勾了勾唇,笑道:“当个千金小姐还真是委屈她了,就这模样,该去搭个戏台子。”

  弋阳闻言笑了笑,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连忙道:“元子瑜是真的相信晏小姐还是故意心存试探?”

  “黎致传了消息,容坚秘密出京,现在看来是来了江州。至于元子瑜是否相信她,本王觉得倒是信的,他看那小丫头的眼神,不简单。”

  男人最是了解男人,尽管容昭还未尝男女情事,但是一个男人的眼神意味,他还是能轻易看透的。元子瑜看晏倾的眼神,有喜爱,有疼惜,可有一份蠢蠢欲动的欲望。

  ☆

  元子瑜感觉到身边人的胆怯和紧张,不由低声安慰道:“别怕,里面不是什么恐怖的地方,有我在呢!”

  晏倾抬头看了他一眼,重重地点下了脑袋,声音却是低垂颤抖的:“姝儿最信世子爷了。”

  元子瑜闻言宽慰一笑,带着终姝进入了石门。他们从郊外一直跑到了另外一边,此处有一座山,看起来普通无常,却没想到山壁之间藏了机关,能打开一座石门。

  踏入石门,里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四周都点着烛火,下明上暗又不透风,晏倾默默地拉住了元子瑜的手,元子瑜转头看了她一眼,笑笑宽慰。

  走过数十米的通道,元子瑜带着晏倾一拐,拐进了真正的秘密地方。只见约莫一座宫殿大的地盘,里面确实打铁铸件的敲打声、烧火声。晏倾眯了眯眼,果然是在秘密制作武器。

  “世子爷可算是来了。”

  一道陌生的人影出现在前方,与容烨有些相似的面容代表着来人的身份,正是秘密出京的肃王容坚。

  元子瑜带着晏倾走了过去,笑道:“肃王爷怎么亲自来了?这地方离京城可是远着呢!”

  “本王来是想告诉元世子,现在就是我们最好的时机,不能再等了。”

  容坚的眼神落到晏倾身上,又冷又警惕,晏倾身子一颤,下意识地躲到元子瑜身后,元子瑜拍了拍他的手,笑道:“这位是终姝姑娘,我的朋友。”

  “什么朋友如此亲密?世子爷连秘密都要全数交托?”

  容坚已经拔出了腰侧的剑,欲要灭口,晏倾扯了扯元子瑜的手臂,元子瑜脸色一冷,不满道:“肃王爷这是要对本世子动手?”

  “子瑜莫要生气,我父王也只是担心秘密暴露而已。”

  容青岩从后方出现,朝着容坚行了礼才向元子瑜道:“都是朋友,何须为了小事心生芥蒂?这件事情本来就很重要,终姝姑娘的确不该知道,不过她也只是一个小姑娘,不若子瑜将她交给我,我带出去可好?”

  “不妥!这无疑是放虎归山!”

  容坚坚持要拿晏倾的小命儿,晏倾看了眼不敢说一句坚定重话的元子瑜,大脑快速转动起来。

  “二位无需为此争吵,我有一个办法。”

  说话的人是褚劲,他看了眼浑身不安的终姝,冷声道:“安南教之所以号称江湖第一毒教,并非是我们自吹自擂。我们安南教有一种药,服用此药者可以暂且失去神智,等半月后再饮解药,她醒来也会记忆紊乱,不足为惧。”

  褚劲说的这药晏倾知道,它不是毒而是药,所以尽管晏倾不受百毒危险,但也无法抵抗这药的作用,晏倾眯了眯眼,早知道就该把这伤她父亲的凶手可砍了,现在还来坏她的好事儿!

  容青岩看了眼女子纤细的身影,没有出声;元子瑜犹豫起来;容坚却是蹙了蹙眉,随后点头道:“本王也不是非要杀世子爷的朋友,实在是这事情太过隐秘,不能出一点差错,既然褚长老献出了良策,我们各退一步,就这样如何?”

  元子瑜当然知道他因为一时的怜惜而带上终姝来此地是不够谨慎的,他承认自己对终姝动了心思,但也绝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得罪盟友……元子瑜转头看了看终姝苍白的脸,狠心道:“姝儿,非是我要害你,但这药也没有多大的坏处,只会让你忘记一些事情,等你醒来,我还是会一样疼你的。”

  “世子爷……”

  晏倾痛苦地摇了摇头,心里却在骂娘:这药的确是没什么大坏处,轻者让人记忆混乱,重者也就是让人变成个神志不清的小傻子而已。


  (https://www.biquge.lu/book/61819/55703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