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妃倾国 > 第八章:春日花宴

第八章:春日花宴


  春日多开娇花,尤其是宣王府中的花,上好土壤奉养,每日都有专人浇灌,花种品类繁多,花叶茂盛,到了春夏日,便是京城的一道奇景。

  宣王妃是爱花之人,与别家的王妃不一样,她是京城中人人羡慕的一位夫人,得夫君半生宠爱,膝下虽只有一儿,却是文武全才,貌冠京城的少年郎。

  宣王妃每年都会举办春日花宴,邀请京城各门各府的姑娘公子前来观花、畅谈,甚至还成全了许多对佳偶。

  “诶诶诶,你们说今年那晏家的晏倾会来么?”

  娇花簇簇攀艳争夺目光,却没有石路上的美人来的赏心悦目。这京城女子都生在富贵人家,生来便是肌肤细腻,举手投足都带着美感。人比花娇,说的就是这些个姑娘。

  三五个姑娘凑在一起,眼睛盯着花儿,嘴上也不停歇,说着近来京城的新鲜事,当然也少不了晏家和娄家这桩糊涂事。说到晏家,自然要提到“你一邀,我便拒”的晏倾。宣王妃举办了约莫十次春日花宴,邀请了晏倾六次,晏倾便拒绝了六次,而且每次的理由都是“卧病在床”,亏得宣王妃性子好,这才还是送了请帖上门。

  “我琢磨着应该还是不会来的!”

  “那可不一定,前几日茶楼那事儿传得是沸沸扬扬,晏倾既然出了府,这次再拒绝宣王妃,那就是不给宣王府面子。”

  “对啊,晏倾不好进宫去见太后,请了一旨退婚书吗?她摆谱摆了这么多年,太后怎么还是这么宠着她?”

  “太后与晏家已仙逝的老夫人情同姐妹,对她的孙女儿,自然要多加疼爱,和晏公子是一个道理。”

  “哟!你这口口声声都不离晏公子,莫不是想去晏家做个少夫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你!”

  “……”

  “晏家大小姐,二小姐到!”

  晏倾将请帖递给守门人,提裙踏入了门槛。她的确不太喜欢女儿家多的地方,但是这次若是再拒贴,宣王妃怕是要不高兴了。别人不高兴不要紧,可宣王妃与娘亲关系好,也算作她的长辈。

  晏倾一进去便感觉众多意味不明的眼神黏了过来,她也不怯,直接往里面走去,四处寻找着安静之地。

  “这位便是晏家大小姐?”

  一女子迎了上来,直接挡住了晏倾的路,晏倾顿下脚步,道:“正是晏倾。”

  那女子看了眼她身后的晏华,冷笑道:“晏大小姐这是终于痊愈了,也不知道你得的什么重病,需要养几年才能好?”

  晏倾闻言转身向右,直接坐到了一边儿的石凳上面,这女子一看就是个缠人的住,站着说话太累人了。

  “姑娘哪位?”

  “我是将军府二小姐娄笑。”

  娄笑今日本是冲着晏华来的,没想到晏倾竟然也会来。有晏倾在,她自然不能越过她去找一个庶女的麻烦,何况这退婚书可是晏倾请来的,若不是晏倾的原因,被退的该是晏华,而不是她哥哥,一个堂堂七尺男儿!

  “哦,晏倾得的是一种极为狠毒的病,不,应该是毒。”

  晏倾抬起头,望了望天,围观众人甚至在她脸上寻到了几分惆怅,接着便听到:“大概是五年前,有人闯入了国公府,一刀捅入晏倾腹中,晏倾虽得以保命,却被那刀上的毒药给去了半条命,不得不在府中休养。而且那毒不是寻常剧毒,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毒药,但凡是靠近晏倾三米处的人,都会被我身上的毒气沾染,一命呜呼。没办法,为了大家的安危,晏倾只能一直待在府中。”

  看着晏倾面上的苦涩,一女子捂了捂嘴,惊声道:“好可怜啊!这什么人竟然如此歹毒?”

  众人:“……你是傻子吗?她敢编你也敢信?”

  娄笑被她的无耻和从容给惊到了,她迟疑了片刻才颤声道:“你骗人!”

  晏倾摆了摆手:“我看你们都喜欢讲故事,我也给你们讲一个,有哪里不好啊!”

  “确实没什么不对!”

  笑吟吟的声音在院门口响起,众人转身,见是熟悉人影,脸色瞬间各不一样。云昱沉才懒得理会这些无聊人的变脸,只是摇着扇子窜到晏倾面前,笑呵呵地道:“我觉得你方才的故事讲得极好,你再讲一个?”

  “好啊!”

  晏倾侧手,请云昱沉坐下,又道:“我听说云小侯爷赌术奇高,胜率极大,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

  云昱沉极为配合:“哦?打什么赌啊?”

  “我听说春日花宴上每次都有比赛,或是诗词歌赋、或是乐舞歌艺,总之每年的花样都不一样,小侯爷您猜一个,若是猜对了便算我输,若是我猜对了便算我赢。”

  云昱沉闻言挑了挑眉毛,暗思道:这丫头莫非是想搞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我还是配合她才有好戏看。

  “行,依我看今年不是琴棋书画,也不是乐舞歌艺,莫非是要让大家辩花、识花不成?”

  晏倾摇了摇头,拧眉嫌弃:“云小侯爷太过无聊了,这春光大好,怎么能用来做这等无趣之事?”

  容怀夜进院子前正好听到这句话,不由插嘴问道:“那晏小姐觉得该做什么事儿才不浪费大好日子?”

  众人见是他来,连忙行礼:“小女/臣参加夜王殿下,恭请殿下千岁。”

  “今日是宣王妃举办的花宴,诸位无需多礼。”

  容怀夜踏步走到晏倾面前,俊美的面容上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只是眉眼间有了几分好奇。

  “晏小姐?”

  晏倾又坐了回去,思索了片刻才提议:“我听说宣王府有一片湖,湖水清澈明朗可以窥见池底,不若在湖中心悬挂一颗宝珠,请诸位一起争夺吧!”

  “这?咱们女子又不会武功,我们没法参与啊!”

  晏倾闻言摆了摆手,无辜道:“看他们打架才有趣儿啊!尤其是夜王殿下,我听说夜王殿下已经连续三年夺得狩猎大会头筹,诸位公子难道不想珍稀这机会,和夜王殿下在切磋一把?姑娘们也很想一睹夜王殿下风姿吧?”

  众公子闻言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他们的确有此意思,但是还得先考虑考虑夜王殿下的意思。


  (https://www.biquge.lu/book/61819/57932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