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分道扬镳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分道扬镳


  冯老三内心一惊,可随机又想到,自己被抓也不是什么秘密,林朝龙知道也不足为奇,于是笑道:“我每年都几进几出,林先生到底指得哪一次?”

  “郑秋山那一次!”

  冯老三呵呵笑了起来:“死的那个警察?他倒是跟我打过不少交道。”

  林朝龙也笑了起来:“是吗?那你一定对他交代了不少的事情,我很好奇,你都跟他说了什么?”

  冯老三头皮一阵阵发紧,他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这辈子净跟警察打交道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清楚得很,那个郑秋山出车祸死了吧?”

  林朝龙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这个世界上意外实在是太多,谁也不知道会活到什么时候,所以还是尽量少说话,少得罪人,你说是不是?”

  冯老三噤若寒蝉,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甚至能够清晰感觉到来自于林朝龙身上的凛然杀机,看不到的危险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冯老三不敢继续逗留下去,他不再想谈什么生意,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里,远离林朝龙这个危险人物。

  冯老三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林总,我还有事,先走了,您的话我明白。”

  林朝龙的瞳孔骤然收缩,双目中的精光如同两道利箭射向冯老三,冯老三吓得打了个激灵,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多余,慌忙起身道:“我……我真该走了。”

  “不送!”林朝龙的语气风轻云淡。

  冯老三仓惶离开了林朝龙的办公室,逃离了天宇集团的办公区,等他来到了闹市方才松了口气。

  转身回望天宇集团的方向,冯老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想起刚才林朝龙所说的那句话,难道自己此前对郑秋山说过的话已经传到了林朝龙的耳朵里?

  想起郑秋山突如其来的那场车祸,又联想起林朝龙阴森的表情,冯老三越发感到害怕起来。站在斑马线前的路口,望着来来往往的车流犹豫许久都没敢通过马路。

  冯老三摸了摸蓝布包里的钱,这十二万够他一段时间的开销了,他决定离开这座城市,永远也不再回来,再也不要和林朝龙打交道,想起刚才他杀机凛凛的目光,仍然一阵阵心悸。

  正午的阳光毫无遮拦地照在身上,让他从心底产生燥热,冯老三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到身后仿佛有人在跟踪自己。

  他回过头去,觉得每个人看他的眼光都似乎不怀好意。冯老三紧紧抱着他的蓝布包,他必须逃离,必须马上逃离这里。

  冯老三快步奔跑着,心中的恐惧感越来越强,他漫无目的地奔走着,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只想着尽快逃离周围的人群。

  站在人行天桥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这些人随时都要冲上来抢夺他的钱,冯老三大喊着:“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周围路人因为他歇斯底里的喊叫声而向他看去,有人拿出手机对他拍照。

  冯老三惶恐地大叫着:“别杀我,别杀我……我把钱全都给你们,全都给你们……”

  他把手中装满蓝布包裹的钱向空中扔去,然后又在众人的注目下,翻越天桥腾空一跃,这感觉好像在飞翔……

  张弛迷路了,他跟着白小米在山谷里兜了整整一上午的圈子,仍然找不到离开山谷的道路,天很热,山谷内没有水源,谷底四处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周遭的环境看起来似乎都差不多,宛如进入了一个迷魂阵。

  在烈日下行走是一件极其损耗体力的事情,两人都很渴,感觉嗓子都在冒烟。

  白小米抱怨道:“你到底认不认得路啊?我怎么感觉咱们又走回原来的地方了?”她双手搭在额前,借以遮挡从上方直射的阳光,眯起双眸观察着周围的山峰,看起来似乎都差不多。

  明明是她主动请缨带路的,却抱怨起了张弛。

  张弛其实有更多事情等着去办,他不但丢了丹炉,而且连入学通知书也丢了,现在又晚了报到,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就越不利,逾期不去报到,都有被学校除名的可能。

  自从离开北辰,他就开始厄运不断,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好像这一切是从他遇到白小米开始的。

  不过张弛并没有因此而急躁,事到如今急也没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走出目前的困境。

  白小米的注意力被高空中的一个黑色物体所吸引,她认出那应该是一架无人机,马上从地上抓起一个石块,瞄准无人机用力丢了过去,虽然用尽了全力,可因为无人机飞行的高度远超她的射程,没可能利用这种方式将无人机打下来。

  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不是经常有手榴弹打下战斗机的镜头吗?怎么打个无人机都那么费劲?

  白小米道:“坏了,咱们的行踪可能已经暴露了。”

  在这荒山野岭无人机的出现绝非偶然,应该是那些绑匪在察觉他们逃走之后,利用无人机展开搜索。

  张弛也紧张了起来,他指了指右前方山坡上的大片树林,他们刚才之所以没有选择进入树林,就是担心迷路。

  可现在只能进入其中了,也只有利用树林的隐蔽才可能躲过无人机的追踪。

  两人迅速进入树林,张弛留意了一下白小米,发现她的表情变得有些紧张,安慰她道:“放心吧,他们没那么快追到这里。”

  白小米点了点头,咬了咬嘴唇显得有些难为情道:“我有点事,去去就来。”

  她把手中的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张弛,转身向右侧密林中走去。

  张弛望着白小米匆匆离去的背影,猜测她可能又去解决个人问题了,张弛提醒道:“别走太远啊,我就在这里等你。”

  两人同舟共济,好不容易才逃到这里,他可不想再节外生枝。别说是遇到绑匪,就是遇到豺狼虎豹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白小米转过身来,可怜兮兮道:“你要等我哦,千万别把我一个人留下。”

  张弛笑道:“放心吧,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你。”

  白小米甜甜笑了起来,笑容宛如一抹阳光,她抬起右手拇指和食指在胸前比了个心的形状,然后在一步三回头地走入密林之中。

  张弛闲着也是闲着,从口袋中摸出一块碎瓷片,在树干上画了个标记,防止走错方向。

  他们现在处于谷底,周围遍布山峰,想要找到道路,最好的办法就是爬到峰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不过目前两人体力损耗都很大,而且后有追兵,当务之急是要摆脱敌人。

  张弛等了好一会儿不见白小米归来,心中开始感到不妙,唤了几声,也没有得到白小米的回应,担心白小米遭遇意外,于是朝着她刚才所走的方向寻去。

  走出二十多米,在其中一棵树干上看到一行新鲜刻下的字迹——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张大仙人突然响起了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连夫妻都是这个样子,更何况萍水相逢的他们。

  白小米的离去也不难理解,虽然两人现在同坐一条船上,可脱险之后,张弛必然会逼迫白小米交还他的东西。

  白小米选择逃离也是未雨绸缪,只是张大仙人难免还是生出了被人利用后无情抛弃的感觉。很不爽!

  捏了捏白小米留下的黑塑料袋,本以为是超薄卫生棉,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几贴膏药,看来是留给自己疗伤用的,还算她有点良心。

  张弛深知这些绑匪穷凶极恶,尽管自己不是他们的目标,可如果落在他们手上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离去之前又看了看树上的字,分明是用刀锋刻出。

  张弛心中越发觉得奇怪,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藏了一把刀。从白小米的种种行径来看,她绝不是表面看上去的单纯少女,对自己不知隐瞒了多少事情。

  张弛不敢继续逗留,向树林深处继续行进,按照他的经验,草木丰茂之地通常会有水源,天界神木灵草讲究个仙风玉露,人间草木也离不开阳光水分。

  张大仙人在树林中摸索了一个多小时,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听到前方传来水流潺潺之声,循着水声寻去,拨开层层缠绕的树枝藤曼,前方林中现出一条如玉龙般蜿蜒的小溪。

  饥渴难耐的张弛欣喜若狂地奔了过去,来到溪边,躬下身去,捧起清澈的溪水大口大口痛饮了起来。

  虽是夏日,溪水却沁凉冷冽,喝下之后,舒爽的感觉胜过琼浆玉液。饱饮之后,张弛方才想起观察周围的状况。

  周遭寂静,偶尔听到鸟鸣之声,并无人踪,可他却不敢掉以轻心,虽然这条小溪位于密林深处,可并不代表着他已经逃出了绑匪的控制范围。

  那些绑匪既然能够选择在废弃的古火窑中囚禁他们,应该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

  换成自己处在敌人的立场上,寻找目标一定会重点搜索附近的水源。想到这一层,张弛不由感觉到处境危险。他不敢在水源附近逗留太久,饮水之后,很快又进入林中藏身。


  (https://www.biquge.lu/book/62559/504308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