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为聘,夫人你嫁吧 > 第2章出车祸

第2章出车祸


    这场华丽的婚礼就此结束,许知初也成为了上海城豪门嘲笑的对象。

  婚礼当天,纪淮安没有出现,新娘的娘家人也没有出现,只有新娘一个人,任谁都知道纪淮安不喜欢这个妻子。

  纪家老宅

  纪家老宅住在上海城最昂贵的别墅区,已有百年之久。

  华丽的近乎奢侈的纪家老宅大厅,此时里乌云密布。

  “你们几个是淮安的得力秘书,怎么连总裁去哪儿了?你们都不知道吗?”

  “夫人,少夫人,我们真的不知道总裁去哪儿了。”其中一个年长的秘书说道,作为秘书居然跟丢了老板是他们当秘书的失误。

  而几个秘书你看我看你的。他们也不知道总裁究竟去哪里儿,昨天晚上总裁明明已经回到别墅了,可今天婚礼开始了总裁偏偏不见了,他们找遍公司,也去总裁常去的地方可就是没有找到总裁。

  唐婉坐在沙发上,一身低调的灰色定制套装,因为是参加自己儿子的婚礼,所以头发精心打理过,妆容妥当,佩戴着一套价值不菲的祖母绿首饰,整个人雍容大气,有一种历经岁月沉淀出的优雅,看着让人觉得格外的舒服和亲切。

  唐婉看向其中一位秘书问道:“淮安还没有消息吗。”

  “还没有,不过夫人!秘书当中,秘书长艾晴不在,她应该是跟着总裁的。”秘书回道。

  “那就打电话给艾晴。”唐婉的语气里有着不乏不容置喙的命令。

  “知初,你放心,等淮安回来我一定让他给你道歉,好不好?”唐婉安慰着坐在沙发上许知初。今天淮安真的太不像话了。

  自婚礼结束后,知初就一直没有说话,就一直这样心不在焉的样子,唐婉也是担心知初。

  许知初一脸冷漠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语,眼睛却是红红的,她身上的婚纱还没有换下来,纪淮安也没有出现。

  “纪夫人,你家纪淮安今天就把我家知初丢在了婚礼现场,自己却不出现,你们纪氏就这样不把我们许氏放在眼里,是吗?到现在纪淮安还是没有出现。”

  说话的正是许知初的祖父许巍渊,许巍渊手拄拐杖,满脸怒气。别看他已年过七十,可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

  当初他就不同意这门婚事,一看纪淮安那臭小子就不是真心想娶他家知初,可知初执意要嫁,他无奈,也只能同意这门婚事了,怎料……

  “知初,这种人不嫁也罢,随我回许家,我们不嫁了。”许巍渊做势就要拉着许知初回去。

  唐婉连忙阻挡,说道:“许老太爷,这件事确实是我家淮安做得不对,但是知初已经嫁入我纪家了,再回去不太合适,这样,等淮安回来之后,我们一定让他上门给许家给知初一个交代,怎么样?”

  “哼……”许老太爷冷哼一声。看向许知初,说道:“知初你自己决定吧!”

  许知初安慰道:“祖父,我没事,我已经是纪氏儿媳妇了已经无法改变了,再者说了,新婚第一天哪有就回娘家的道理。”许知初嘴角溢出一抹笑意。

  唐婉安慰的拍了拍许知初的手。唐婉无奈的叹气知初永远都是这么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这也是为什么她选择知初的原因。

  许知初看了看唐婉,笑了笑,“妈,我出去一下。

  ”便拿起手机冲了出去,她要去找纪淮安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知初天都黑了,你要去哪里?”

  “少夫人您去哪?”秘书在后面急急喊道。

  唐婉急道:“你们赶紧跟上少夫人。”

  法国

  纪氏集团分公司总裁办公室。

  此时的纪淮安站立在落地窗边,男人挺拔的身材在剪裁合体的意大利手工西装的衬托下更显帅气,纪淮安静静地看着窗外无数的高楼大厦沉思着。

  纪淮安的眉头紧锁,侧目看过来,方向是豪华硕大的电视,上面正播放着国内今日白天的婚礼。

  纪淮安眼神里一抹犀利,静静的看着电视上的婚礼。

  许知初穿着由意大利顶级裁缝手工缝制的婚纱,将许知初窈窕绰约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精致的妆容完美无瑕。

  此时的她一脸无措的站在台上,而各路媒体记者抓拍着孤零零站在台上的许知初。不用说如今的许知初已经成为了豪门的笑话了。

  “你说你逃婚就逃婚吧,你拉上我干什么啊,还把我拉到这法国来,一楠都生我气了,到时候你负责啊,”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叫韩跃,是纪淮安的发小。

  纪淮安脸色阴沉,周遭原本温暖的空气瞬间冰凉,淡淡说道:“逃婚?我不是已经娶了嘛?又何来的逃婚呢。”

  韩跃眉毛一挑,一脸的看戏:“啧啧啧,不过淮安你也真够狠的啊,把许知初就这样扔在了婚礼现场,让她独自面对记者与宾客。”

  纪淮安眼神里一抹犀利,淡淡说道:“我是答应娶她,可没答应我要出席婚礼现场。”

  韩跃嬉皮笑脸的笑着说道:“不过淮安啊,我不明白当年你爱得许知初爱的死去活来的,为什么突然就不爱了呢?,还有你和那许知语是什么情况,我可提醒你啊,许知语可是许知初的妹妹啊。”

  纪淮安淡淡的看了一眼韩跃,淡淡道:“你话太多了。”

  这是纪淮安心里永远的伤,当年许知初让他在痛苦的边缘挣扎着,那么现在他就让许知初尝尝什么是痛苦。

  韩跃无奈的耸耸肩,无奈道:“好吧,是我多嘴了。”

  韩跃肯定觉得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可不会忘记,纪淮安那天回来的样子,还把他的房间砸了,当时一片狼藉,所有一切能砸的东西他全部都砸了,并且已经砸到了不能住人的地步。

  韩跃笑嘻嘻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毕竟我是有家室的人,总在外面跑不适合。”

  纪淮安无视韩跃不正经的话。

  这时纪淮安的手机响了起来,纪淮安一瞥,瞧见了来电显示,并打算理会。

  韩跃拿起手机一看,显示是许知初,“是许知初的……怎么你不打算接?”

  纪淮安只是看着手里的文件,并打算理会,在他看来,这一切已经没有任何意思了,答应娶她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只是许知初不死心,自动断了之后,又再打,一遍接着一遍。

  纪淮安眉头一皱,直接将手机关了机,顿时办公室安静了不少。

  韩跃默默地看着纪淮安一系列的操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心里纳闷,当年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现在的纪淮安对许知初一点情面都不留。

  不知过了几时……门被人叩响,成熟稳重的女秘书走了进来,语气慌乱的说道:“纪总,不好了,夫人打来电话,说少夫人出车祸了。”

  韩跃心里:“可以回家了。”

  纪淮安淡淡地看了一眼手机,意味不明。

  半小时前……

  寂静人少的公路上,一辆急速行驶的车在黑夜中划出一抹光亮。

  车内,许知初不断的给纪淮安打电话。自

  动断了之后,又再打,一遍接着一遍。

  淮安接电话啊……淮安接电话啊。

  电话自动断了之后,许知初又继续打,却始终没有人接。许知初眼睛红红的,小声的哽咽着。她以为纪淮安愿意娶她,是爱她的,却没想到……

  许知初胡乱的用手抹了一下眼泪,却没有注意前方拐弯处出现了一辆大车,许知初脸色一变,迅速刹车……

  “碰!”

  刺耳的刹车音,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使场面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伴随着金属刮擦和撕裂的声音,

  巨物相撞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绵延不断汽车鸣笛的声音。

  公路上的交通都乱做了一团,喇叭声,还有打电话的声音都那么凌乱不堪。

  “喂,是120吗?这里是XX路,刚才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请马上派救护车……”

  另外一辆车上下来的乘客,被眼前这幕吓傻了,回过神来立即拿着手机求救

  一瞬间,许知初被撞飞了出去,只看她洁白的婚纱已经染上了血迹,而她的秀发已经沾满血迹,嘴角隐隐还有鲜血流出,在许知初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仿佛回到他和纪淮安年少的时候。

  纪淮安,我偶尔会惹你生气,但你要记得原谅我。

  两年前……

  两年前的许知初绝对是众星捧月的人物,在学校没有人敢欺负她,就凭她是许氏的二小姐,是纪淮安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许知初不高兴了就是许氏不高兴,就是纪氏不高兴,也就是纪淮安不高兴。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许知初记得她年少时送情书那一幕。

  纪氏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

  许知初一进办公室,就看见窗台站着一个白衣少年。那少年穿着白衬衣,细碎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他英俊的面容,五官精致,肤色白皙。一束阳光照进来,显得少年倾世温柔。

  (http://www.biquge.lu/book/6299/222443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