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将修仙法上交国家 > 第5章 魔术表演,不,这是灵技

第5章 魔术表演,不,这是灵技


    第三天清晨。

  凌少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小帐篷,陷入了沉思。

  “难道……古法养生真的有用?”

  “娇娇,娇娇,快起来,说不定这古法真有用。”

  ……

  不一会儿。

  凌少骑着小电驴赶向工作单位附近的街角。

  在那儿,仙风道骨,白眉胡须,留着古人长发的老道士正坐在那儿。

  和昨天一样,老道士的摊位附近同样聚着一批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他们不相信气功,只觉得在城市里很少看见道士,再者老道士的摆摊内容也相当有争议性,人们纷纷留下来围观。

  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问道:“大师,您这治病价钱要多少啊?”

  “价钱你们看着给,心意到就行了。”牧白摇头晃脑,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

  “那您的意思是,我给一分钱也算数喽?”

  长着一副奸臣脸的路人甲嘲笑道,从怀里拿出一分钱硬币。

  牧白面色保持镇定,但心想这么不要脸的人都有。

  这时凌少看不下去了,出面解围,骂道:“你那一分钱打发叫花子呢,瞧不起人是吗。”

  凌少转头走向大师,从钱包里抽出一千元道:“大师,给,这是一千元,一点小心意,请收下。”

  凌少今天坚持到三分钟三十七秒,这是他亲自用手机计时测的,感觉非常棒。

  不管古法养生功有没有用处,先求个心安理得,这和很多求庙求签的人心态是一个道理,说不定以后运气会继续保持下去。

  现在凌少还没有完全相信古法养生,但是心里已经开始疑神疑鬼,认为古法养生功可能有用。

  但二十三年来的科学世界观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凌少很纠结,一边是现代科学思想,一边是玄学道家思想,两个思想在脑中大碰撞,难解难分。

  牧白看着放在桌面上的十张红牛,还没有收取,那个长着奸臣相的路人甲看见有人给钱,当即尖叫道:“哟呵,您还请了托啊!”

  “你说什么,我可不是托,你说话注意点。”凌少猛地扭头,感到火大。

  “哈哈!我说你是托,你还急眼了,怎么的,心虚了?”路人甲吹起了哨子,跳得最欢,大声嘲笑。

  其他吃瓜群众们也默默点头,认为凌少是托。

  凌少大声反驳,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证件:“我是市医院的医生,这是我的医生证,不信过来看,如假包换,眼科2室的实习医生。”

  “连医生证都拿出来了,这年头的托都那么拼了?”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真的有人信古法养生能治那么病吧。”

  “如果是真的,医院早就倒闭了,哪里轮到着他摆摊。”

  这时,溜柯基的暴躁大妈路过,看见老道士还在摆摊,还撞见了医生当托,当即一脚轰开人群,走到凌少旁边用大嗓门道:

  “小伙子,你昨天还被大师说肾虚了,怎么今天看见你,你就在这里当托了啊,你当托人家给多少钱啊?”

  “还有你那医生证也是造假弄来的吧,真正的医生可不会干这种活。”

  溜狗大妈牵着柯基,昂着头,转头对牧白说道:

  “大师,您看我怎么样,我也想补贴家用呢,要不您也请我当个托,我包管拉八九十个客人过来跟您学古法养生。”

  面对众人的群嘲,凌少有苦说不出,而且感觉自己鲁莽过头了,不应该用医生身份怼大家。

  毕竟他是医疗体系工作者,本身就是代表着科学的一方,他本人还要回去工作。

  这事一旦曝光,他的导师怎么看他,一起共事的同事怎么看他。

  光是想到这些事,凌少就感到头皮发麻,于是辩解的话语越来越无力。

  他本人对古法养生功也只是半信半疑,被溜狗大妈嘴炮连轰几句,根本无法应对,只能仓惶逃跑。

  至于牧白本人,他知道在科学的社会教这种东西确实很难,所以众人的反应也在他的预判中,没有感到很意外。

  众人笑了一会,却看见大师老神在在,一副得道高人不受凡俗的影响模样,顿时感觉很没有意思。

  大家看热闹图什么,当然是图大师当众出糗。

  结果大师还没有出糗,那个当托的年轻人出糗笑死人。

  没瓜可吃了,该散的散,没有几人停留。

  溜狗大妈缠着牧白问当托多少钱,她也想当托,牧白全程不理会。

  他今天学会了控纸术,能操控纸片飞行,但是做不了复杂的动作,只能让它飘到定点位置这样子,无法做出多段复杂命令变换。

  他只能用单一命令控制纸片脱手飞行,直到纸面上的灵气消耗完毕,纸就会掉落。

  控纸术这个灵技用来表演街头魔术肯定够用了,但是效果还不够震撼,只能唬弄一小部分人。

  像溜狗大妈这种坚定不信党,他觉得没有必要对这种人表演控纸人,对方一定会用科学角度脑补理由,例如风吹啊,运气好之类。

  等溜狗大妈自觉没趣走人后,牧白才从背包里拿出一片片小碎纸。

  剩下的路人们目露好奇之色,这个老道士又在演哪一出?

  “我知道各位不信,本道在这里略施小法,诸位不要动,请看。”

  牧白伸手一点,十几道细小的灵气点在台面的碎纸上。

  凡人没有开启灵眸前,看不见天地灵气,所以在他们视角里,只看见十几张碎纸片突然腾空而起,晃悠悠的飞了起来,向各位路人的头顶飞去。

  有的路人感到好奇,伸手抓碎纸,也有的人后退一步。

  这导致有的纸提前被捉住,有的落了空处,缓缓飘落。

  只有小部分纸落在没有移动位置的路人头顶上,这让路人瞪圆了眼。

  “这是魔术?”

  “怎么做到的?”

  “大师,这个魔术你能再来一次吗?”

  一位路人UP主突然站出来,举起了手机。

  “这不是魔术,是灵技。”牧白强调道。

  他又一次掏出十几张碎纸片,这玩意他多的是,不怕没有,而且灵气消耗量也很小。

  随手一点,又是十几张碎片起飞。

  众人惊呼一声,碎纸片哪也没有去,跨越四米距离,以抛物线形式全部飞向路人UP主的头上,落得他满头白纸片。

  “哇哦!”

  路过的人们看见这种神奇的魔术表演,默默停下来驻足观看。

  (http://www.biquge.lu/book/6306/222381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