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亲:开局要我帮还十万块 > 第10章 见义勇为

第10章 见义勇为


    捷达在甲壳虫旁边一个甩尾停下,赵寻穿着大叉裤和拖鞋,在尘烟中下车,这落在沈秋谨眼里,那简直跟英雄降世一样。

  没等赵寻说话,一个汉子就手持钢棍朝着他脑袋砸过来,力道相当凶狠。

  赵寻一个小跳步后撤躲过钢棍,紧接着又是一个箭步向前,在一臂的距离下,一记勾拳打中那汉子的下巴,人软瘫瘫的就倒下了。

  打这种菜鸡如同虐菜,让赵寻很上头,他练综合格斗有十个年头了,平时只恨没地方出拳脚,没想到今天遇到活沙袋了。

  小时候赵寻有个毕生梦想,就是把赵四按在地上暴揍,所以从小就苦练综合格斗,包含泰拳散打柔术等,还有过无数实战经验,再加上经常泡健身房练出的一身腱子肌,精准打出一拳击中下巴,普通人当场就晕了。

  那时候赵四问儿子赵寻为什么这么拼练拳,赵寻笑眯眯说长得了要保护爸爸呀,赵四当时呵呵了两声,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了句,那你得加把劲。

  现场,王汉等人没料到来人竟然如此凶猛,其中一人拔出匕首逼上去,结果又是被捡起地上钢棍的赵寻敲到嘴巴,人还在奔跑就往前栽倒了,嘴里带出的鲜血还染了赵寻一身,另外再加四颗牙齿。

  就这点水平还想当悍匪,赵寻嗤之以鼻,挥了挥钢棍,朝剩下几人招招手:“你们一起上。”

  其余人被他的气势吓到了,一招一个,再也没人敢上前,突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响起,王汉深知大事不妙,仓促抬起晕倒的同伙爬上汉兰达溜了,连地上的武器都忘了捡。

  来的是及时赶到的靳洛茵,她从警车上跳下来,很奇怪赵寻怎么在这里,还帮忙打退了劫匪,但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她跑到甲壳虫旁想要把沈秋谨救出来。

  沈秋谨全身是汗,脸色很苍白,甚至还有轻微的抽搐。

  “秋谨,你这是怎么了!”靳洛茵急问道。

  “这是过度通气综合征。”赵寻走近看了看,然后从车里找了个塑料袋,直接套沈秋谨脑袋上。

  “你干什么!你想闷死她呀!”靳洛茵大叫道。

  “她这是由于太紧张引起的过度通气综合征,由于呼吸太急,导致动脉血二氧化碳分压降低,呼吸性碱中毒。”赵寻解释道。

  没一会,沈秋谨果然好转,赵寻这才把塑料袋摘下。

  溜走的汉兰达车上,王汉也没料到今天这事闹成这样,赶紧给在局里的叔叔王智全打电话通气。

  王智全说:“问题不大,把事情定性为交通肇事,赔点钱就行,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谢谢叔叔,能操作我就放心了。”

  王汉松了一口气,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交通肇事案不是刑事,哪怕他逃逸全责,也就赔个几万修车足够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反过来吪对方钱呢,毕竟他的人可是被打伤了。

  “先这样吧,我去问问,有情况我再通知你。”王智全说道。

  另一边的警厅,沈建军刚结束大会,拿着文件回到办公室,看到全是女儿打来的未接电话,他回拨,很快就接通了。

  “秋谨,爸爸刚刚在开会呢。”沈建军说道。

  “爸爸,有人要杀我!你快来救我!”沈秋谨一接通父亲的电话情绪再次崩溃,嚎啕大哭。

  啪的一声,沈建军把文件狠狠砸在桌面上,当场就失态了,“你现在在哪,跟谁在一起?”

  这时候另一个人接过电话,说道:“沈厅,是我,靳洛茵,我们在洪都路中段,秋谨应该没事,行凶人已经跑了。”

  “好,先把秋谨送去医院,另外通知指挥中心,让他们马上安排出警,我马上到。”沈建军怒目圆睁,带着几个人匆匆下楼。

  沈秋谨被靳洛茵送去了医院,沈建军到现场看了一圈后,又马上赶去医院安慰女儿,询问详细的事情经过。

  当沈秋谨说到有个男的突然杀出来救了她,沈建军问道:“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沈秋谨摇摇头,说道:“不过表姐认识,是表姐的邻居。”

  沈秋谨可没记错,当时匆匆一瞥,还觉得这个男的挺帅的呢。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还救了秋谨。”靳洛茵说道,这让她对赵寻的改观非常大,如果今天不是赵寻突然出现,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这时候甲壳虫的行车记录人被拷贝出来了,发到了沈建军的手机上。

  视频的后半段,便是甲壳虫冲出马路,几个赤膊汉子从汉兰达上跳下,拿着钢棍走过来,突然一辆灰色的捷达杀到,一个青年下车一拳就打晕劫匪,动作非常凌厉。

  沈秋谨也凑了过来,当看到杀气腾腾的劫匪,又开始紧张,大口喘气,脸色发白。

  “秋谨你怎么了!医生!医生快来!”

  医生马上赶来查看情况,然后让沈秋谨躺下,调节呼吸,没一会就好转了。

  “这是过度通气综合征,部分人群会由于焦虑紧张引起的生理反应,严重者可有晕厥、抽搐等症状,不要再刺激到病人。”医生解释道。

  “刚才在现场,秋谨也是这样的反应,赵寻当时用塑料袋套住她的头才好转过来。”靳洛茵说道。

  “赵寻?就是你那位热心邻居?”沈建军问道。

  靳洛茵点点头,现在她觉得赵寻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中虚伪的人,毕竟虚伪的人可没有这等勇气站出来见义勇为,而且还是面对拿着刀棍的老混子。

  “好,我记下了,有空找个机会好好感谢他。”沈建军说道,然后接了个电话,匆匆忙去了。

  靳洛茵可以想象,新一轮扫-黄打黑马上就要开展了。

  另一边,王汉接到了王智全的电话。

  “叔,办妥了吗?”王汉接电话就问道。

  “我办你妈个X,你特么这次闹大了!”王智全劈头盖脸就骂。

  “不会吧?也没闹出人命啊,而且我这边还有人受伤了,我也是受害者啊,那边都动手打人了,我还想告她恶人伤人呢。”

  王汉很委屈,那兄弟被赵寻砸了一棍子嘴巴,牙齿坏了一半,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医药费估计都得七八万。

  (http://www.biquge.lu/book/6316/69159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