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今天也在帮爹地追妻 > 第8章 晚晚霸气

第8章 晚晚霸气


    夏晚重新查看了一下小孩子的情况,直到确认没有生命危险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的助理会在这里守着,”司厌的目光停留在夏晚把脉的手上,“我们可以去领证了。”

  “老夫人情况如何?”

  “很好。”说起这个,司厌的目光上移到夏晚的脸上,带上一分暖意,“你的药方很有效。”

  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是奇效。

  多少神医都下了定论,老太太这回是阳寿已尽,但夏晚的那个药方,硬生生将老人从死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那就行。”夏晚又看了孩子一眼,这才站起身来,“走吧。”

  晚上领证机构本是不开门的,但司家总有它作为帝都世家的特权,早已经等候在那的工作人员效率极快的帮两人盖章印证。

  红本上的证件照,两人都冷着脸,但身上的气场却莫名的有些和谐。

  证件终于拿到,夏晚看向司厌,“作为我名义上的丈夫,对于有人试图撬墙角这件事,司大少爷怎么看?”

  听到丈夫那两个字,司厌眸光微闪,他唇角微勾,“不怎么看,因为,司家夫人这个位置,你既然坐上来了,那我就能让你坐稳。”

  他当然看得出来,夏晚是想借助司家来挡住傅家的纠缠,她的药方有用,司厌自然也不会食言。

  “好,多谢。”夏晚微微点头,

  话落,夏晚拿走一份结婚证,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犹豫。

  司厌站在原地,看着夏晚的背影越走越远,眉梢微扬,

  看来他这结婚工具,夏晚用的是相当顺手啊。

  “少爷?”见司厌一直看着夏晚离开的方向,秦舟终于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说。”

  “老爷让您回去。”

  听到这话,司厌的神色顿时沉下来,他收回目光,“走吧。”

  帝都司家,作为华国五大顶级家族之一,家族庞大,实力强劲,司家的老宅就坐落在帝都西北角一个能俯瞰整座城市的山巅,占地整整将近千亩。

  古朴庄重的大厅里,此刻气氛十分的凝滞,

  “司厌呢?怎么还没来?”大厅最中间坐着司家如今的掌权人,司敬,

  “就怕是不敢来吧。”司敬身边坐着一个打扮精致的贵妇,便是如今司家的当家主母,沈青。

  “家法伺候着。”司敬一掌拍在桌上,已经气急。

  就在这时,管家前来禀报,

  “老爷,大少爷已经到了。”

  “让他滚进来。”

  司厌腿还没跨进门槛呢,就听到了司敬那句中气十足的滚,

  他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十七年没有见了,这司家的几个人,当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司厌从小就被断言天煞孤星,活不过25,在他八岁那年便被送往境外,直到这一次,司家老夫人垂危,以死要挟要让司厌回来见一面,司家这才松口让司厌回来。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司厌应当是柔弱不堪,憔悴病弱的,

  然而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众人都愣住了。

  司厌身形颀长,五官如雕塑般完美,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线,漆黑的双眸似深潭,瞳孔中泛着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却又霸气十足,如天神王者降临。

  沈青瞪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司厌,“你是司厌?”

  “是啊。”司厌看向沈青,眸光冰冷,

  沈青惊疑不定的看着司厌,怎么会?明明再有三个月司厌就要死了,怎么看起来却如此的正常?

  “跪下!”见司厌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司敬心中不满,“你这逆子,到底有没有把司家的家规放在眼里?”

  司厌站着没动,他淡淡的看了司敬一眼,“你们从来也没把我当成司家人过,怎么这时候倒要我遵守家规了?”

  “孽障!”平时怎么可能有人敢如此的反抗自己,司敬心头怒火顿起,“你结婚了?你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和一个浪荡的野女人结婚,你真是丢尽了司家的脸。”

  司家手眼通天,更何况结婚注册这种事情是肯定会在系统内登记的,因而第一时间便被司家人察觉到了。

  司厌原本神色淡淡,在听到司敬嘴里“浪荡的野女人”时,眸光阴沉下来,他看向司敬,“今天我来这里,只是通知你们,我结婚了,至于对象是谁,你们管不着。”

  “把你送出去十七年,你当真以为自己能自立门户了?”司敬怒视着司厌,眼中满是对司厌的嫌恶,

  司厌冷笑一声,“话我已经说到了,我的妻子,我自己选择。”

  “滚”司敬还没说话,沈青已经十分厌恶的冲着司厌骂了一句,

  司厌扬了扬唇角,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管家有些犹豫的叫住他,“少爷。”

  司厌径直往前走,没有任何的停留。

  看着司厌远去的背影,管家心中叹息一声,

  明明是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也不知道司敬和沈青为什么不喜欢他,一出生就用“厌”这个字给他取了名,把他送出去十七年,现在刚一回来就这么剑拔弩张。

  管家摇了摇头,终究也不是他能管的了的事情,只是可惜了司厌,还有三个月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却还是不能从这个家里获取一丝一毫的温暖。

  司厌出了大宅,秦舟已经等候在车边,

  “那个孩子呢?”司厌坐进车里,突然问了一句。

  秦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司厌是在问夏晚的孩子,“还在医院,夏小姐在照顾他。”

  司厌应了一声,没有再问。

  此时的帝都医院里,夏晚坐在病床边,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小孩子。

  她此刻十分好奇,那个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宝宝是什么样子的,

  她从地狱归来,在这个世界上孑孑一身,唯有这个孩子,是与她最亲密的人。

  夏晚轻轻的握住小孩儿没有被包住的小手指,感受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悸动,夏晚唇角微弯,

  “这一世,我会给你最好的,保你一世平安。”

  明明小孩儿的全身都被纱布包裹着,根本看不出什么,但是看着面前这小小的一团,夏晚却觉得心中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她静静的看着小孩儿,直到深夜,直接靠在病床上睡了过去。

  等到夏晚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经过昨天一夜大雨,现下天已放晴,窗外甚至能隐隐看得到彩虹。

  夏晚刚准备起身,却猛然察觉到不对,她转过头去,正对上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

  (http://www.biquge.lu/book/6318/22305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