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今天也在帮爹地追妻 > 第9章 展露医术

第9章 展露医术


    原本紧闭着双眼的小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睁着水溜溜的眼睛,好奇又惶恐的看着夏晚。

  他从没有见过白悠悠,现下自然也没认出来,白悠悠便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母子间的血脉联系总是很奇妙的,他从心底里觉得面前这个人很亲近,因而一直看着她。

  见小孩儿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夏晚以为是自己脸上的胎记吓到了他,她将口罩拉起来,然后走到床边握住小孩儿的手,

  “我是你妈妈。”

  小孩儿眼睛微微瞪大,大概三秒后,他把手从夏晚手里抽出来,然后闭上了眼睛,眼角有泪水流下。

  察觉到手中温度的消失,夏晚薄唇轻抿,“抱歉,我不是故意不找你的,以后我都不会再丢下你了。”

  儿子对她失望,她能理解,以后的日子里,她必然不会再丢下这个孩子了。

  小孩儿依然紧闭着眼睛,但是眼睫毛却一直在跳动,眼角的泪水也一直都在流,

  夏晚伸出手去,轻轻的拂去他眼角的泪水,然后低下头,隔着纱布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小孩子的睫毛跳动的更快了,小手也不自觉地握紧。

  夏晚坐回到椅子上,静静的守着他,逐渐的,小孩子的气息开始平静下来,陷入了沉睡。

  此时的傅家大宅里,傅磬脖子上缠着绷带,正怒气冲冲的质问着下属,

  “找到夏晚的人了吗??”

  “找到了,”下属将一沓照片递到傅磬面前,“她昨晚和一个男子在帝都医院门口出现过,我们一直派人盯着,她现在还在医院照顾她的孩子。”

  看到照片上的夏晚和司厌,傅磬怒意更甚,

  “怪不得临时逃婚,原来是因为有了野男人,”

  原本他还准备用感情诱哄夏晚,让夏晚心甘情愿的把药方给他,眼看着夏晚就对他倾心了,哪里想到横生变故。

  现下,傅磬也完全失去了耐心,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直接来硬的,他就不信,在真刀真枪面前,夏晚还能不交出那药方来?

  “你们继续盯着,下午跟着我一起,去把夏晚给绑回来。”

  “是。”

  “滚吧。”傅磬摆了摆手,颇为不耐。

  下属们离开没多久,夏纤纤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傅哥哥,听说你受伤了,你还好吗?我想去看你,啊,哎哟”电话那边传来夏纤纤的痛呼声,一下子就把傅磬心中的怜惜勾了起来。

  “纤儿你没事吧?”傅磬担心夏纤纤的身体,着急的连自己身上的伤都忘记了。

  “傅哥哥不要担心我......”夏纤纤轻声细语的,“我很好”

  “好什么啊,小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总是怕别人担心你,今天早上你都吐血了,你不能再瞒着傅少爷了。”这时,夏纤纤身边的保姆突然出声,

  “王姨,不是让你不要说嘛”夏纤纤嗔怪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

  “纤儿,她说的是真的?”傅磬皱起眉头,“你现在病的这么严重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咳咳,咳咳,”夏纤纤咳嗽两声,“没有,傅哥哥你别听她瞎说,我”

  “好了,你别说了,你等着,我今天就去把药方给夺回来,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傅哥哥,你真好,”夏纤纤唇角扬起一抹微笑,娇滴滴的冲着傅磬撒娇。

  “傻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傅磬柔声安慰着夏纤纤,“等我拿到药方,我就去夏家提亲,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真的吗?好,我等你,傅哥哥~”

  夏纤纤一声声傅哥哥叫的傅磬的魂都快飘没了,恨不能现下就去夏家把夏纤纤给娶了。

  傅磬陪着夏纤纤聊了许久,直到逼近午后的时候,两人才挂断电话。

  ---

  帝都医院里,睡了一觉后,小孩子又醒了,他醒来的第一时间便是看向旁边,

  夏晚正坐在那里。

  察觉到小孩儿醒了,夏晚看向他,对上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夏晚心中一软,

  她从来没有过做妈妈的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小孩子相处,只能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小孩子看着她,目光中有着明显的委屈,“你不是我妈妈。”

  “我是。”

  “我没有妈妈,他们都说我是野狗生的,”小孩子用最轻的语气,说着最让人心痛的话,“我是小野狗,我没有妈妈。”

  从他能够听懂话的时候起,所有人都是这么叫他的,他不敢相信,自己还有妈妈。

  听到小孩子的话,夏晚只觉得,前世被万箭穿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心痛,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都弥补不了她对这个孩子的亏欠。

  小孩儿不懂为什么面前这个戴着口罩的人突然这么难过,而且他居然也跟着有些难过,他静静的看着夏晚,能够很清晰的感知到,面前这个人和之前那些叫他小野狗的人是不一样的。

  夏晚咬着牙,把到了眼角的泪水逼回去,她抬起头,冲着小孩儿笑了一下,“不叫那个名字,我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好不好?”

  夏晚想了想,“叫锦辰,繁花似锦的锦,星辰万里的辰,好不好?”

  小孩子在福利院能有口吃的活下来就不错了,更不用想会有人教他读书写字,

  所以他听不懂夏晚的话,但是他知道,这两个字很好听,比小野狗好听的多,

  他不敢说自己喜欢,但是夏晚却看出来了,夏晚拍了拍他的手,“辰辰最乖了,以后我们就叫夏锦辰。”

  辰辰.........

  小孩儿眼睛眨动了一下,在福利院的时候,他总是躲在一旁偷偷的看那个衣着光鲜的院长孙子被人抱在怀里,又亲又抱的喊“霖霖”,那时候他就很羡慕,

  而现在,他也被人喊辰辰了........

  小孩儿的目光稍微软化了些,他动了动口,似乎要说些什么,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给撞开了。

  听到动静,夏晚转过头去,对上的便是那张最让她恶心的脸,

  “这就是那个野种?”傅磬不善的看向小孩儿,

  刚才稍微放松了一些戒备的小孩子,在傅磬这样的目光下,直接被吓哭了。

  夏晚回头看了一眼,安抚性的拍了拍小孩子的胳膊,但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哪里见过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身上吓的都有些发抖。

  夏晚冷下脸,“出去说。”

  “不,就在这”傅磬刚准备拒绝,猝然对上夏晚那双已经有些赤红的眼睛,昨夜差点死在夏晚手里的阴影此刻倏然浮现出来,傅磬硬生生改了口,“行,后花园等你。”

  等到傅磬他们离开,夏晚点了小孩子的安宁穴,看着他熟睡之后,这才往后花园走。

  花园里,傅磬早已经把外面守着的十几个特级保镖都叫了进来,这才有了几分底气,他趾高气昂的看着夏晚,

  “把你身上的药方交出来。”

  (http://www.biquge.lu/book/6318/690964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