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姜女贵不可言 > 第8章 更恶的恶人

第8章 更恶的恶人


    姜佛桑独自归来,臧氏大失所望,耷拉着眼皮拨动念珠,正眼都不瞧前来回话的她。

  回西园不久,娄奂君那边着人传话,说下月初是浴佛日,皇后遍邀世家命妇于永宁寺听经,届时许家也要去,让她这边早做准备。

  姜佛桑还未休养好,这半日下来脸色更不济,挥退从人后便卧榻休息,连午膳都未起来用。

  皎杏急得抹泪。

  自家女君怎就这般命苦!幼失依怙,出嫁又碰到中山狼!

  现下闭门不出,也不知内里情况,好还是不好……唉,她是傻了不成,遇上这种事怎么会好?

  可不好又能怎么办,姜家巴结许家还来不及,根本无人为女君撑腰。

  女君方才在臧氏面前只字未提,就是清楚提了也无用吧?哪有娘不向着儿子的。

  胳膊拧不过大腿,撞破了也只能闷着头囫囵往下过,还不如蒙在鼓里……

  皎杏越想越难受。女君下半生,怕是要浸在黄连汤里了。

  -

  一队人马驰骋在乡间土路上,所过之处烟尘狼藉,偶有行人也不见避让。

  农人还当是遇了山匪,匆忙躲避之下人仰担翻,东西散落一地。

  日头西斜的时候,这行人来到了某个村口。

  当先那人收缰勒停,马匹骤然扬蹄,落地后四蹄急踏,鼻中打出一个响嚏,发出悠长的嘶鸣,好一会儿才消停。

  萧元度错了下后槽牙,垂目剜了胯下畜牲一眼。

  这马实在不济,让他很有抽刀砍了的冲动。怪只怪他先前坠马时因迁怒射杀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坐骑,眼下只能将就。

  抬起头,半眯眼打量眼前破败的村落:“确定这回没错?”

  从京陵快马加鞭,一路未停,按说早该到的,只是问路时口音不通,被指错了地儿,耽搁了功夫。

  亲随之一谄笑着小心应答:“回公子,此处应是樊家村无疑了。”

  说完下意识捂住右脸,其上一道鞭痕瞩目,是五公子坠马前抽的,至今肿还未全消,留疤已是必然。他深怕再挨一鞭,毕竟方才就是他问错了路。

  萧元度这会儿心思在别处,并未看他,径自驱马进村。

  这时节已有炊烟飘起,放眼望去村道上没什么人,有注意到动静的人家,探头一看来者不善,又把头缩了回去。

  疤脸亲随左右一瞥,指向不远处老树根下捉虱子的闲汉:“你,过来!”

  闲汉听见有人叫,再一看对方派头,顿时双目放光。他是在都城讨过饭的,见过的世面广,可不比这些畏畏缩缩的乡邻。

  将新捉到手的虱子咯嘣咬死后,立马拍屁股起身,拱手哈腰小跑过来,龇着一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贵人、贵人有事吩咐?”

  疤脸亲随忍着冲鼻怪味问他:“村里可有叫樊琼枝的?”

  “贵人找她?”闲汉有些意外,想到樊琼枝那小模样是挺招人的,又不觉意外了,连连点头,“有有有,我给贵人领路!”

  闲汉奔着拿赏钱去的,态度格外积极,在前头一路小跑,鞋不跟脚,跑掉了一只都顾不上捡。

  没多久便到了一处篱笆院前,院门低矮简陋,一推便开。

  闲汉进了院便扯着嗓子喊:“琼枝?琼枝?你家来客了,还是贵客,快出来待客!”

  无人回应。

  闲汉回头,见当先那个头上有伤的贵人已经翻身下马,魁梧的身量踱步进院,气势磅礴的,瞧着就骇人,低矮的院落被衬得愈发局促起来。

  他目光缓慢扫视四周,辨不出个意味,倒是没了方才那副凶煞相。

  “没啥看头,头两个月刚病死了老爹,家里穷得叮当响,就剩这棵遭雷劈过的老树,连个活物都养不起……”闲汉急于表现,见堂屋也没落锁,大咧咧推门而入,浑似进的自己家,“樊琼枝,客来了!”

  萧元度负手立于院中,面色虽无异,细看的话,肩背处略有些绷紧。

  疤脸亲随看在眼里,不禁暗想,这樊琼枝究竟何方神圣,少有人能让五公子这般在意。

  正想着,闲汉挠着头皮出来:“人呢?”

  除了这间土屋,院里一览无余,再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这时候了,不在家待着,能去哪?”闲汉纳着闷,讨好地对萧元度笑笑,“贵人稍待,我去旁边问问,说不定串门去了。”

  也不用出去问了,他一路吆喝招摇,已经惊动了左邻右里,大伙不敢近前,正隔着篱笆院瞧稀奇呢。

  “四大娘,琼枝可在你家?”闲汉对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问。

  那老妪看了看他,又看看院中阵仗,缩了缩脖儿,不敢吭声。

  “欸你这老妇,问你话呢,聋了不成?信不信我……”说着脱掉仅剩的那只破鞋,作势要去打。

  那老妪抱头蹲下,浑身筛糠也似,显然被欺负惯了。

  她旁边人也不敢阻拦。

  萧元度抱臂看着这一幕,突然开口:“你平日也这般欺负过她?”

  她?谁?闲汉愣住。

  反应过来赶忙摇手:“贵人哪里话,小人哪敢……”

  萧元度可没耐心听他废话,下巴一抬。

  下面人会意,将闲汉擒住,三两下绑起,倒吊在了院中那棵半朽的树上。

  “贵人这是做甚?贵人饶命啊!”

  闲汉连连告饶,头脸很快充血,只是仍不肯说实话,一口咬定自己从未欺负过樊琼枝。

  院外围观的人深受其苦,却更怕这群人走后遭到闲汉报复,并不敢出来指证。

  亲随知道萧元度平素喜欢玩什么,将弓与箭适时递上。

  萧元度瞥了一眼,对这种惯常的乐子似有些意兴阑珊,却还是伸手接过。

  闲汉见他歪斜站着,张弓搭箭眯觑眼,一副猫戏耗子的神情,顿时骇然。

  求饶的话还未出口,只听咻得一声,箭身擦过头皮嵌入树干,黏结的头发霎时散开。

  “啊啊啊!!!”闲汉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第二箭、第三箭接连射出,懒懒散散的样子,弦都未拉满,却次次擦着紧要的地方过去。

  “说吧,欺没欺负过她?下一箭可就没这样的准头了。”

  其实第一箭的时候闲汉就已经吓破胆要招了,萧元度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下面几箭纯属戏耍。

  果然,闲汉裤裆处很快湿了一片,水沿着肚皮淅淅沥沥往下淌,倒吊着的关系,不一会儿脸也被打湿了。

  “看在带路的份上,给你洗洗脸,也解解渴。”萧元度随手将弓箭抛给下属,笑得颇有几分恶劣。

  亲随们亦跟着哄笑。

  见闲汉嘴唇紧抿,有人上前踹了一脚:“公子赏你的,好生接着,别不识好歹!”

  闲汉哪敢不听,只能哭丧着脸张开嘴巴去接那腥臭的尿液。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声。

  围观的乡民着实被萧元度的手段惊到了!

  他们意识到这可能并不是个惩奸的英雄,而是比闲汉更恶的恶人!

  害怕那箭射到自己身上,疤脸亲随出来打探樊琼枝动向时,这些人事无巨细,不敢再有任何隐瞒。

  “公子,这厮不老实,没交代全,他干得可不止偷鸡摸狗那些事,还多次非礼樊家女郎……”话音未落,就注意到公子唇角蓦地抻平了,“那樊家女郎躲避不过,天未亮便带着弟弟偷摸离了村子……”

  萧元度挫牙哼笑,阴冷地视线落在闲汉身上,全不是看活物的眼神。

  “箭来。”他再次伸手。

  “公子息怒!”这里可不是棘原,真闹出人命,没人给收尾,还可能被当作筏子,“公子气不过,教训一番也就是了,眼下寻人要紧。”

  萧元度脸色阴晴不定,目光终于从闲汉身上移开:“她离村后何往?”

  “不知去向。”怕他又爆发,紧跟着补充道,“她没有代步的牲口,还带着个半大小子,脚程快不了,咱们分头去追,快马加鞭,定能追上。”

  萧元度没再说话,阔步朝院外走去。

  疤脸亲随刚松了口气,就见那高壮身形在院门处停了下来。

  瞥到不知何时候又到了他手中的整副弓箭,疤脸亲随暗道不好!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萧元度双脚未动,半旋过身,横弓搭箭,一声狞笑后,双箭齐齐射出。

  与方才懒洋洋地戏耍不同,凌厉的破空声这回明显带了杀气。

  随着噗噗两声钝响,弓箭穿透双膝,鲜血迸溅,隐约还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凄厉不似人腔地惨叫响彻黄昏的村落,惊飞栖鸟无数。

  (http://www.biquge.lu/book/6319/691665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