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姜女贵不可言 > 第12章 还归姜门

第12章 还归姜门


    皇后出身四大门阀之首的连家,太宰连阗正是她伯祖。

  想那连氏,从前朝起就是首屈一指的巨室阀阅,更是元帝从南渡到建朝一等一的大功臣。

  千疮百孔的燕朝得以延续并立足京陵、在磕磕绊绊中发展至今,离不开连氏一族的助力。

  可千算万算,没算到族中出了连闳这么个乱臣贼子!

  即便太宰连阗及时率族人与之切割,连氏也难免元气大伤,自此锋芒尽敛。

  倒是因此成全了许氏……

  先帝借许家制衡连家多年,连皇后从做太子妃起就与许良娣互别苗头。而今她做了一国之母,许良娣也成了许贵妃,两人在宫中,便如连许二家在朝中,势同水火都不足以形容。

  今日许家出了此等丑闻,连皇后岂有袖手之理?

  许八郎已被娄奂君遣家仆送返,众人的目光焦点自然而然落在本该与他休戚与共的姜佛桑身上。

  有看乐子的,也有了然的……摊上这么个夫主,怪道先前要投河呢!

  姜佛桑也如众人所愿,一张脸惨白无人色,单薄的身子瑟瑟若风中枯叶,更像是漂泊在汪洋大海中的不系孤舟。此刻,在无双眼睛注视下,她虚脱般倚靠在婢女身上,堪堪支撑着才能不倒下去。

  其苦堪悯,其情堪怜。

  “太夫人。”连皇后看向左手边的臧氏,“素闻你治家有方,值此佛诞之日,又是佛门净地,八郎君却行此淫秽……实是不该。”

  臧氏极重脸面,如今却因为最疼爱的幼子,在全京陵的女眷跟前丢尽了脸。

  尽管她的脊背仍然挺直,端肃的面容上却不免透出几分勉强。

  “老妇教子无方,还乞殿下降罪。”

  降罪?连皇后当然想。

  只是许晁刚刚凯旋,她于此时对许家发难,不但伤不了许氏根基,陛下也不会站在她这边,结果无异于自找难堪。

  何况许晏这事虽骇人听闻,真论起来也并非什么大错。

  禁男风之令已过百余年,令驰禁松,还有多少人当回事?近些年更因玄学兴盛,男风再次盛行,只是少有人玩到佛门之地、众人眼皮子底下罢了。

  降不了罪,补一巴掌还是要的。

  她将目光投向姜佛桑:“你就是故光禄大夫姜惠让的孙女?”

  姜佛桑闻言直起身,在侍女的搀扶下给连皇后行了礼。

  礼罢,臻首微抬,未语已是泫然泪下。

  连皇后一声长叹:“新婚未久,就遇此等事,亦是可怜。若有苦处,只管道来,孤为你做主。”

  姜佛桑往臧氏那边看了一眼。

  臧氏面覆沉云,递过来的眼神饱含威胁,一旁的娄氏也冲她微摇了下头。

  姜佛桑收回目光,无力垂首,声音轻颤:“谢殿下体恤,妾,并无苦处。”

  言不由衷,任谁都看得出。

  连皇后继续追问:“若当真无苦衷,先前何以寻短见?”

  姜佛桑呐呐,“妾并非有意寻死,实乃无心之失。”

  菖蒲在一旁急得不行。

  女君一番筹谋,如今又多了这么大个助力,为何不抓紧机会?她想不通,又怕延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叩首。

  “请殿下为我家女君做主!我家女君自新婚之夜就独守空房,坠河也并非意外!只因八郎君挑明他一生都不会碰女人,娶我家女君全为遮羞,还让我家女君趁早死心——”

  满室哗然!

  众人先前多少已经猜到一点,但万没想到,那许晏竟过分至此!

  他好男风竟不是贪一时新鲜,而是根本不能近女色!还对新妇说出这种话来。

  但凡有点尊严骨气,哪个女人受得了此等侮辱?这是活活要将新妇逼死啊!

  众女眷方才还有几分看笑话的心态,眼下倒真有几分同情姜女了。

  本来一介没落贵女嫁进炙手可热的许氏,不知惹了几多人眼红,现在想来,可不正是福兮祸之所倚?

  连皇后也一脸震惊地看向姜佛桑:“此言可确凿?你如实道来,不可隐瞒!”

  姜佛桑通红着眼眶,一副强忍屈辱的模样,却并不应声,只一遍遍重复:“是妾福薄,不堪为许家妇。”

  对她的卑微与识相,臧氏还算满意。

  连皇后却是震怒不已,猛拍了下案几:“你曾祖也曾位居三公,祖公亦为光禄大夫,伯父任齐郡太守,尊君先任太常博士后转大鸿胪卿,满门清华贵重,何以出此菲薄之言?!”

  未等姜佛桑回应,连皇后语锋转向臧氏:“昔日胡虏攻占洛邑,护送哀帝出京途中,哀帝被俘,光禄卿和大鸿胪皆为救驾而死;姜太守戍守齐郡,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城破之日亦自刎殉国。姜家虽不比往昔,孤却不忍看功臣勋贵之后蒙羞忍辱、遭此对待!”

  臧氏老脸沉凝,对这番大义凛然很不以为意。

  姜家的确满门忠烈,但那是对哀帝一脉而言。连皇后若当真记挂老臣之功,何以往日不见对姜家有所提携?

  说白了,一朝天子一朝臣。

  哀帝被胡虏掠去半年之久,不见当时身为琅琊王的元帝有何动作。哀帝和后继的愍、怀二帝相继崩逝的消息传来,元帝便于京陵即了大统。

  若姜家当真保下了哀帝及其子嗣,这江山又岂能轮到元帝手中?更轮不到元帝之子、也就是当今的天子继承。

  那又何来连氏女居凤位,在这对她颐指气使!

  臧氏心中甚堵。然这一切就发生在连皇后眼皮子底下,粉饰不得,更无从抵赖。

  八郎之行已是理亏在先,且可轻可重,眼下最要紧是平息事端。连皇后又搬出姜家祖上来说事,满朝贵眷都睁眼看着,她岂能再让许氏落个欺辱功臣之后的恶名?

  “殿下所言甚是。”臧氏停顿良久,饮恨启齿,“非姜氏女不堪为许家妇,实是我儿许晏配不上姜女。”

  “太夫人既有此言,”连皇后面色立缓,看向姜佛桑,“孤便许你与许晏义绝。即日起还归姜门,自此妇嫁夫娶,各不相干。”

  此言一出,殿中诸人反应各不相同。

  撇开那些事不关己的看客,许氏家眷的面上是一个赛一个得难看。

  最难看的当然要数臧氏。

  她被逼说出那番话,就已经料到连皇后有此后招,但骑虎难下,她又不得不说。

  心里想着,左不过一个便宜儿妇,原是娶来给晏儿挡箭之用,如今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然!义绝,而非和离。

  连皇后这一巴掌㧽得可真是又响又脆,不遗余力。

  早知如此,还不如同意出妇。

  倒便宜了姜女!

  (http://www.biquge.lu/book/6319/693521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