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姜女贵不可言 > 第14章 远远不够

第14章 远远不够


    有皇后指派的女官亲陪,姜佛桑并未受到刻意为难。

  她落水后有过授意,抬进来的嫁妆基本原封未动搁置在库房,着仆从抬走即可,不需要多费心神收整。

  相应的,许家的聘礼自然也要原样奉还。

  “女郎,马车已经在外候着了。”皎杏喜忧参半地进来回禀。

  她没想到,自己就一日未跟女郎出去,突然间就天翻地覆了。是巧合,还是女郎早有打算,那为何带菖蒲却瞒着她……

  姜佛桑立于地衣之上,环顾四周。

  到底是曾住过多年的地方,临行再看两眼,便可连那场噩梦一同埋葬在记忆深处了。

  姜佛桑闭了闭眼,再睁开,幽沉的眼底浮动出点点光亮。

  “走吧。”她难得轻快地说。

  主仆二人正要出屋,不料被臧氏身边伺候的余妪拦住去路。

  余妪站在槛外,双手交叠置于腹部,一板一眼道:“太夫人差老奴来管姜六娘子要样东西。”

  皎杏挡在姜佛桑身前,浑身绷紧,她就猜到许家不会善了:“我家女郎可不曾拿许氏一针一线。”

  余妪并不理会她,一径看向姜佛桑。

  姜佛桑知她所指,让皎杏从妆台里侧的木匣里取了来,亲手交给余妪。

  “臧太夫人所赠之物实在金贵,奈何在我这并无用武之地,今日便物归原主。”

  余妪耷拉着眼皮接过,当着她的面揭开瓷盖,里面的粉末满满当当压得极板实,其上连一个指印也没有。

  余妪又看了她一眼,目光复杂。

  而后一言不发,带着人走了。

  皎杏一头雾水,不忿道:“这许氏也太悭吝了!一盒香粉而已,真以为女郎会昧她们的?”

  姜佛桑垂目轻笑。

  臧氏当然不缺这一盒香粉,她是起了疑心。只是自己还没那么蠢,当真会用臧氏给的东西去害她的心肝儿子。

  何况臧氏所给之物虽好,却也不是顶好,而她在欢楼见识过的那些五花八门的情香,也总算是派了点用场。

  若猜得没错,她和许晏共乘的那辆马车,包括白渚院的那间厢房,应该都已被搜检过了。

  良烁已经扫尾,瓷盒也原样归还,臧氏的猜疑俱未得到证实,姜佛桑踏出西园时再无人阻拦。

  来时并无多大排场,去时同样无人相送。

  连惯会做表面功夫的娄氏这次也没露面,足见姜佛桑的“义绝”给了许家多大难堪。

  “女郎……”皎杏驻足,示意她看左前方。

  出乎意料,唯一一个来送她的竟是许晏。

  他新换了衣袍,褒衣博带,矗立中途,眉清目秀依旧,却掩不住满脸疲色与狼狈。

  这半日想来不甚好过吧。

  像是猜到了她所想,许晏看过来的眼神极为阴郁。

  道左是一处竹园,因许晏爱竹而种,两人走到那边说话。

  许晏终于不再兜圈子,直接问她:“是你所为?”

  事发突然,众目睽睽,他赤身裸体地被堵在塌上,整个人如遭重击。冷静下来才觉不对,怎就那么巧?偏就这回出了事。

  姜佛桑淡笑不语。

  她当然不会承认,不过许晏也不需要她承认。

  “我瞎了眼,豢鹰不成反被鹰啄,但是姜六娘,你也勿要得意!别以为出得许家就天高地阔,做梦!连皇后能做你一时的靠山,未见得能保你一世无忧。”

  如今他在京陵高门中已是声名狼藉,入仕更是别想——先前贪欢不想入仕,和永不能再入仕,完全不是一回事。

  许晏受了家法,也知晓了自己今后的艰难处境,他怎能不恨姜佛桑!

  难怪借夫生子她都肯答应,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盘算吧?

  好深的心机,好毒的妇人!

  “不知八郎君可曾听过一句俗语,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姜佛桑侧身而站,任阳光穿透竹林洒落满身。

  “我虽非出自贫家,但比八郎君更早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永远屹立不倒的靠山,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八郎君与其在这质问我,不如反问诸自己,许氏的门第又能保你无忧至几时?”

  “你!”许晏目眦欲裂,再维持不了翩翩风采,“许家永不会倒!”

  真以为能有千秋万载的世家吗?何其天真。

  君不见,那青史册上有多少火焰生光人家,霎时便弄得灯消火灭。拭目以待好了。

  姜佛桑的笑少有得明媚,没有再与他争辩下去,手指向那些青葱翠竹:“素闻君喜竹,何妨倾耳细听,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呐。”

  许晏恨她,姜佛桑的恨又何尝比他少。

  许晏以为这些就够了吗?不,远远不够。

  离开许家,只是她要走的第一步而已。

  许晏却像是被刺激到了:“那我又该恨谁?世人庸俗,你亦庸俗,只因我好男风,难道便该死?!”

  “这话不该来问我。”姜佛桑容颜转冷。

  “事实上,你所悦者是男是女、是猪是狗,与我何干?有能耐就与世道抗争,若无抗争的能耐,又做不到无视世人眼光,至不济也可和心爱之人择一偏远之地低调相伴终老。

  “而不是似你这般,既想要世俗尊荣,又舍不下本心改不了秉性,最后干脆以一个女人的终生来殉你所谓的至情至性!天下女子何辜?我又何辜?要白白做你们的陪衬和牺牲。

  “还说甚繁衍子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从你意识到自己只爱男人那天起,便早该做好断子绝孙的准备,不是么,八郎君?”

  这是姜佛桑内心的剖白,也是她与许晏夫妇一场,鲜有的真心话。

  然而许晏显然只入耳未入心,并没有任何反省。

  他不屑的眼神明明白白写着控诉——他屈尊纡贵娶了姜佛桑,给她荣华,给她家人官职,就只是让她在闺阁后院扮演一尊泥塑木雕,当他糜烂人生的遮羞布而已。她竟然不愿?她竟敢反抗?岂有此理!不知好歹!

  对这样一个自私自利不拿女人当人之人,多说何益。

  姜佛桑只怕风头过去,许家会给许晏找第二块遮羞布。即便不为遮羞,也会为了后嗣。

  以许晏如今的声名,真正的高门贵女当然避之不及。

  怕只怕还有与她先前同样处境、做不得自己主、根本无法对许氏说“不”的人。

  纵然知晓许氏是含污纳垢的龌龊之地,也不得不睁着眼往火坑里跳……

  “下次再想拉人做垫脚石,记得问问石头的意见。石头不仅可以铺路,一不小心滑了脚,也能让你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留下最后一句忠告,姜佛桑头也不回出了许府。

  (http://www.biquge.lu/book/6319/693626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